Blog

「救出來了!」徐離子益臉上帶著冷芒,伸手一揮,一道身影便是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正是陳戰鏢。


不過,此時的陳戰鏢,卻是狼狽不以,原本健壯的身軀,都是有些乾癟起來,彷彿瘦了幾圈一般,身上布滿了道道的傷痕,傷痕之上有著道道的神則流轉,一股股煉化之力,在傷口之中散發而出。

「大哥……」陳戰鏢雖然狀態差到了極點,但是還是能夠認出洛天來的,眼神虛弱,嘴角扯了扯,露出了陳戰鏢那標誌性有些憨憨的笑容,不過在幾人的眼中看來,卻是比哭還難看。

「我們找到戰鏢的時候,他被封住了修為,而且肉身被一道神鎖給鎖住了,不斷的煉化著!」徐離子益雙眼通紅的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森森的寒意。

「不過,我到是有些好奇,他們為什麼沒有殺了戰鏢?」鄭欣幾人雖然也是殺意瀰漫,但是卻也沒有失去理智。

「他們想要蠻七踏,而且還有個神魂,想要奪舍我!最後不知道什麼原因失敗了!」陳戰鏢臉上帶著虛弱之色,雖然有些憨,但是陳戰鏢也不是傻子,沖著洛天幾人開口。

「戰鏢,放心,這個仇,我會給你報!」洛天心中殺意凜然,雖然虛弱,但是身上卻是泛起了陣陣冰冷的氣息。

「不過……大哥……我好餓……我都好多天沒有吃飯了!」陳戰鏢可憐兮兮的沖著洛天幾人開口。

「哈哈,這都忘不了吃!」聽到陳戰鏢的話,鄭欣幾人陰沉的臉色,好轉了許多。

「你們還他嗎看著幹什麼,還不去給我們準備吃的,要很多吃的,沒聽見么?」徐離子益沖著圍攏在眾人身旁的神族的人們開口,這還是第一次陳戰鏢受這麼大的罪。

雖然眼下找不到孫弘揚和南宮無敵兩人,還有那個想要奪舍陳戰鏢的那道神魂,幾人將憤怒,轉移到了神族的人們身上。

「是……是……是……」看到洛天他們想找的人沒什麼大礙,神族的人們也是狠狠的鬆了口氣,生怕陳戰鏢有什麼事,幾人將怒火發泄到神族的身上。

「對了,我們還在煉神獄中找到了另外兩個人,因此耽誤了點時間,你們看看怎麼處理?」鄭欣幾人再次開口,伸手一揮,兩道身影再次出現在了洛天幾人的視線當中。

兩人比起陳戰鏢來更加凄慘,身材消瘦,彷彿皮包骨一般,身上泛起虛弱的氣息,如同快要散架一樣。

「老神王,孫勝天?」 腹黑總裁,我要離婚 洛天仔細的辨認了一下才辨認了出來,實在是兩人都快拖了相了。

「是我族的老神王!」神族的人們臉上露出震動之色,也是仔細的辨認了一翻,才認出了孫勝天。

「怪不得我們找不到老神王和新任神王,原來是被那兩個王八蛋給關到了煉神獄!」

「畜生!」神族的人們瞬間爆發起來,忍不住開口大罵起孫弘揚和南宮無敵兩人。

「不過,另外一個,為什麼與滅辰神王不太像?」隨後人們便是看向了另外一道瘦弱無比的身影,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是孫飛文!」孫夢如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走到了另外一個乾癟的身影跟前,取出了丹藥送進了那乾癟身影的口中。

「是他!」洛天幾人也是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目光之中帶著感嘆之色。

孫飛文,曾經神族的神子,地位顯赫,與孫夢如的關係也是非常好,整個神族除了將孫夢如帶大,已經隕落的大長老之外,唯一一個對孫夢如好的人。

不過,後來萬古不滅體孫滅辰的出現,卻是讓讓孫飛文的光芒暗淡下來,逐漸的淡出了人們的視線。

「那孫滅辰呢?」隨後眾人便是疑惑不以,按照道理來說,連孫勝天和孫飛文都在煉神獄里,孫滅辰應該也在才對。

「我們找了,沒有找到!」貂得助幾人輕輕的搖了搖頭,目光看向洛天。

「要不要將他們兩個解決掉?若是讓他們活過來,說不定還會對我們四聖星域不利!」隨後幾人的臉上便是露出殺意,目光看向洛天,等待著洛天的抉擇。

聽到幾人的話,神族的人們頓時緊張起來,畢竟如今的神族實力大減,沒有紀元巔峰修為的強者,好不容易看到了孫勝天和孫飛文兩人,若是兩人恢復,或許還會讓神族恢復一些元氣。

「幾位,不能啊,我們可以發誓以後再也不對付四聖星域,還請留下老神王和神子!」神族的人們頓時跪倒下來,目光看向洛天,眼下神族已經危險無比,孫勝天和孫飛文已經是神族最後的希望了。

「算了,救活了吧!」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孫飛文有著孫夢如的關係,是必須要救的,而孫勝天在洛天的眼中也是一個懂事理的人,更何況,洛天現在真的完全不懼孫勝天。

聽到洛天的話,幾人也沒有疑意,將丹藥送到了孫勝天的口中,等待著兩人的蘇醒。

濃郁的草木之力帶著強大的生機,在兩人的身上流轉起來,僅僅片刻,兩人便是緩緩的睜開了雙眼,雖然依然虛弱,但是眼中卻是有著一絲光彩。

「老神王,好久不見!」洛天臉色同樣蒼白,看著孫勝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洛天!」孫勝天和孫飛文同時開口,隨後眼中便是露出陣陣的感嘆,若是放在以前,兩人怎麼也不會相信,會有一天,洛天會來救他們。

「先休養吧,眼下不是說話的時候!」洛天苦笑了一聲,此時幾人的狀態都不太好。

「嗯……」孫勝天點了點頭,整個人彷彿都彷彿蒼老了不少一般,顯然這段時間,也是經歷了不少事。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動身修羅域

時間緩緩流逝,洛天幾人繼續在神族之中休養起來,不過,貂得助幾人,卻是沒有繼續光臨神王大墓,用孫克念的話說,好的東西,要慢慢的開啟。

不過鄭欣幾人卻知道,孫克念是怕孫勝天恢復之後,找他拚命,畢竟之前他們已經弄到了不少好東西。

而江難軒幫助開啟煉神獄恢復過來之後,便是回到了四聖星域,洛天不在,四聖星域還要人主持,龍傑也是回到了妖域,沒有久留。

神族恢復了短暫的平靜,讓神族的人們長長的出了口氣,不過卻也是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伺候著洛天幾人。

足足過了兩個月的時間,洛天恢復了不少,緩緩的走出了神族為他準備的閉關之地。

「好飽啊!」陳戰鏢比洛天早恢復了將近一個月,這一個月可以說是陳戰鏢最幸福的一個月,每天神族都會為陳戰鏢準備珍饈美味,讓陳戰鏢能夠飽餐一頓。

「戰鏢,以後你住在神族吧,相信住上個十年八年的,這神族都能夠被你吃窮了!」鄭欣幾人臉上帶著笑意,目光看向陳戰鏢身前的一口口大鍋,隨著實力的增強,陳戰鏢在吃的上更加瘋狂,用鄭欣幾人的話來說,就是殘暴。

神族的人們看著陳戰鏢,嘴角抽搐,聽到鄭欣幾人的話,心中真的升起整個神族會被陳戰鏢吃窮的念頭來。

「大家都恢復了啊?」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走進了大殿之中,讓眾人的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洛天,你恢復了啊?」眾人紛紛起身,目光之中帶著笑意,看向洛天。

「大哥!」陳戰鏢再次恢復到了那個健壯的身軀,來到了洛天的身前,瓮聲瓮氣的開口。

嬌妻成長日記 「不錯,恢復了就行了!」洛天習慣性的拍了拍陳戰鏢的肩膀,隨後輕聲開口:「既然都恢復了,我們去拜訪一下老神王,就離開吧!」

「洛天……」洛天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道聲音便是在大殿之中回蕩起來,一道身影,站在了大殿之外,目光看向洛天幾人。

「孫飛文,你個王八蛋,當年跟洛天一起打老子的悶棍!」看到孫飛文站在那裡,孫克念頓時想起了陳年往事。

「孫克念,你特么還有臉說,你在我們神族這些天,做了什麼,快點將從我們神王墓中盜走的東西交出來,要不然老子跟你拚命!」孫飛文一看到孫克念,也是彷彿看到了仇人一般,這些天,神族發生的事情,孫飛文也是徹底聽說了。

「放屁,要不是老子去救你,你早就在煉神獄中被煉死了,做為報答,你就不能付出點代價?」孫克念大口反駁,臉上帶著不屑。

「救我的是洛天他們,跟你有什麼關係?」孫飛文顯然也不是什麼能吃虧的主,同孫克念開始大吵起來。

「沒錯,我也感覺孫克念這傢伙,有些不太厚道,要不要我們一起出手,將這吃獨食的傢伙再給扒一次?」貂得助幾人也是看熱鬧的不嫌事大,目光不懷好意的在孫克念的身上掃視起來。

「你們要幹什麼?」孫克念看著幾人朝著他圍攏過來,雙眼頓時變的謹慎起來,他知道這幾個王八真的是什麼都能敢幹的主。

「沒什麼,就是小弟最近手頭有點緊,想要管孫兄借點而已!」幾人將孫克念圍攏起來,摩拳擦掌,等待著第一個人先出手。

「好了,別鬧了,老神王怎麼樣了?」洛天看著幾個活寶,頓時感覺有些頭疼起來,目光看向孫飛文。

「已經恢復了,一直在等著你出關呢!」聽到洛天的話,孫飛文幾人的臉色一正,孫飛文沖著洛天開口回應。

「走吧,帶我去看一看!」洛天長長的出了口氣,他需要孫勝天一個明確的態度。

「不必了,我來了!」洛天的話音剛剛落下,老神王孫勝天便是出現在了大殿的門口。

不過此時的孫勝天卻是沒有曾經的鋒芒,整個人更像是一個老者,雖然修為什麼的都恢復了,但是臉上卻是露出一股疲憊之意。

「參見前輩!」洛天微微躬了躬身,目光看向孫勝天,心中卻是微微一驚,不知道為什麼,孫勝天給他的感覺有些變化,雖然孫勝天現在看起來像是一個老者,但是卻讓洛天心中升起了一股忌憚之感。

「此次,多謝了!」孫勝天臉上帶著笑意,沖著洛天抱了抱拳,兩人如今修為一樣,完全可以平輩論交了。

「前輩,之前為何落到如此地步?還有,孫滅辰兄現在在哪裡?」洛天直接開口,詢問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惑,就連神族的人們都是臉上帶著疑惑,看向孫勝天,不知道孫勝天為何會出現在煉神獄之中。

「唉,不過是被暗算了而已,至於滅辰他或許已經不在了!」 鳳主天下:極品廢材大小姐 孫勝天開口,目光之中帶著一絲哀傷。

「不對啊,我之前雖然受到了重傷,但是卻是看見孫滅辰他從那個牢房之中走出去了!」陳戰鏢開口,想到了之前的情形。

「奪舍!」孫飛文開口,目光之中帶著一絲仇恨,接過了陳戰鏢的話。

「我們之所以被暗算,是因為我們不同意神魔兩族的合併,畢竟兩族的恩怨有著很長的一段時間了,若是合併起來,最後也必然會分崩離析,說不定還會掀起兩族的大戰!」

「不過,之後孫弘揚便是同南宮無敵出手將我們偷襲,而且還有一個很強大的傢伙,暗中幫助他們,到現在我們也不知道對方是誰,不過後來我們在煉神獄中,卻是感覺到了一個強大的神魂!」

「我的資質雖然很好,但是卻很普通,因此對方沒有奪舍我和老神王!」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最先想要奪舍的是陳戰鏢,不過最後好像失敗了,當時在奪舍陳戰鏢的時候,好像觸動了陳戰鏢身體之中的某個東西,最後慘叫著從陳戰鏢的身體之中出來了!」 血凰重生:豪門腹黑小姐 孫飛文開口,目光看向陳戰鏢。

「應該是蠻族的王者為自己後人留下的保命的東西吧!」隨後人們心中便是有些明悟過來,畢竟陳戰鏢是古王親子,但是卻放在了人族之中,不可能什麼東西都沒給陳戰鏢留下,任由其自生自滅。

「所以,那個強大的神魂,只能退而求其次,奪舍了滅辰!」孫勝天顯然也是知道當時的情況,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悲傷,畢竟孫滅辰是他的兒子。

「一切都對上了,一定是我們進攻神族的時候,那個傢伙正在奪舍孫滅辰,因此沒有出手,而我們將孫弘揚和南宮無敵以及神魔兩族的強者打的逃亡之際,那個傢伙剛剛奪舍完孫滅辰,根本來不及滅殺戰鏢他們三個,從煉神獄中破開了煉神獄逃走了!」

洛天低聲自語,目光之中帶著一絲凝重,想到了自己之前同軒轅穹對話之時的那股危機感,應該正是來自那個藏在暗中的神魂,而且很有可能就是那個鎮魂師。

「那也就是說,現在的孫滅辰很有可能已經不是孫滅辰了?很有可能是那個之前出手的鎮魂師?」貂得助幾人臉上露出明悟之色。

「可怕的鎮魂師,竟然能夠將孫滅辰奪舍!」隨後人們便是震撼於鎮魂師的強大。

「到底是誰呢?」所有人心中都是蒙上了一層陰霾,感覺這個敵人有些強大。

一時間所有人都是有些同情的看著孫勝天,這樣一個資質逆天的兒子,就如此被人奪舍了,白髮人送黑髮人。

「前輩節哀吧,說不定以滅辰兄的資質,還有一線生機!」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沒想到自己曾經強大的對手會是這樣的結局,不禁為孫滅辰感到有些惋惜。

萬古不滅體,同樣也是逆天無比,同級之中同樣也是能夠有望證道,堪比紀元之主和王者親子級別的強者,最終卻是白白成全了他人。

洛天也不過是勸說一下而已,他身為鎮魂師,他同樣知道鎮魂師的強大,若真的被鎮魂師奪舍,那麼以鎮魂是對於神魂的了解,基本上沒什麼翻盤的可能。

「算了,只能說滅辰的命不好吧!」孫勝天輕聲嘆息,隨後目光看向洛天:「不管如何,此次多謝你了,若不是你們,這一次說不定我很有可能在煉神獄之中被磨滅了。

「我當年的保證依然有效,只要我是神族的神王,那麼神族便一日不會與四聖星域為敵!」孫勝天輕聲開口,直接做出了承諾。

「那晚輩們就不打擾了,先行告辭了!」洛天輕聲開口,緩緩的站起身來,對著孫勝天還有孫飛文抱了抱拳,自己做的已經算很好了,若是換做是其他人,說不定會落井下石,當時直接將孫勝天和孫飛文給宰了,直接執掌神族也不一定。

「那我就不留你們了,眼下神族或許已經成了多事之秋!」孫勝天輕聲開口,目光看向洛天。

「我們走吧!」洛天點了點頭,沖著貂得助幾人開口,隨後聲音在神族的神山之上升起:「猴子,該走了!」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我帶你們去

「好嘞!」妖晨臉上帶著陣陣的神光,身形閃動,朝著洛天幾人離去的方向追去。

「終於走了!」金色的傀儡,從地面之上爬了起來,跟隨在妖晨的身後,飛離了神族大陸。

「走了?」神族的人們看著那道道的金光,臉上露出激動之色。

「終於走了,這幫瘟神,這幫蝗蟲!」目送著洛天幾人離開神族大陸,神族的人們頓時歡呼起來,一個個彷彿虛脫了一般,跌坐在了地面之上。

不過,歡呼之後,神族的人們卻是陷入到了沉默之中,現在的神族實在是太慘了一些。

如今九域的整體實力都是提升了很多,神魔兩域身為九域第一大域,其他宗門的實力自然也是強大無比,甚至有些宗門也是有著紀元巔峰的存在。

而眼下,神族只有孫勝天還有孫飛文兩人是紀元巔峰,神族的人們擔心兩人或許震懾不住那些宗門。

之前洛天他們在神族之中雖然讓神族的人們氣憤不已,但是有著洛天這個金字招牌在,根本就沒人敢對神族不鬼,眼下洛天幾人離去,對於洛天幾人的忌憚,自然便不存在了。

「好了,大家去各干各自的事情吧!從今天開始,孫飛文便是我神族的新任神王!」

「我神族屹立在九域這麼多年,曾經出現過比這還要艱難的情況,不過最終也都挺過來了,大家不要分了心神,拿出我們之前的驕傲來!」孫勝天的聲音在神族大陸之上響起,聲音之中依然帶著強勢之意。

「是!」聽到孫勝天的話,神族的人們稍微有了一點信心,雖然神族現在千瘡百孔,但是終究是他們的根,若是神族被滅了,那麼他們的下場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

對此,洛天幾人卻沒有太過在意,他們已經做到仁至義盡了,至於接下來神族的死活,跟他們沒有太大的關係了。

不過,洛天卻是為孫飛文留下了大量的丹藥,畢竟兩人曾經有過一些交情,洛天還是希望孫飛文能夠活的好好的。

「孫飛文現在算是上位了吧!」貂得助幾人跟在洛天的身後,低聲談論著。

「魔族那裡應該不用太過擔心,畢竟眼下魔族的實力雖然損失了一半,但是也比神族強了太多,更何況李天之還有任洪哲兩人已經回到了魔族,有著一件紀元之寶,想必沒人敢動!」洛天低聲自語,並沒有打算再前往魔族,他們在妖域和神魔域耽擱的時間的確有些久了。

「小祖宗,我錯了,你還是讓我變回神魂吧,我還沒跟夠你!」不過幾人飛行時,古永康卻是不斷的沖著洛天哀求起來。

「怎麼了?」洛天臉上帶著笑意,他知道,這段時間與傀儡融合在了一起的古永康一定是受了不少的折磨。

「我……」古永康想要說話,但是看了看妖晨,隨後輕輕的搖了搖頭。

「我就是想追隨小祖宗你,我捨不得小祖宗啊,我之前以為我變成了傀儡,還可以為小祖宗效力,但是沒想到……」

「其實我的心,還是在小祖宗這裡的!」古永康沖著洛天傳音,他可不敢當這妖晨的面說出來,這段日子堪稱古永康有生以來精神上最受折磨的幾個月。

「沒辦法了,你已經跟傀儡融合在了一起了,沒有辦法分離了!」洛天長長的出了口氣,勸說古永康徹底死了這條心。

「我上輩子真是造了什麼孽啊!」古永康心中大聲哀嚎,但是洛天都說沒有辦法了,那就是真的沒辦法了。

幾人飛行了三天的時間,終於橫穿了神魔域,走進了修羅域之中。

「這就就是修羅域啊!」剛一進入修羅域,眾人便是紛紛感嘆起來,目光之中帶著一絲感嘆。

洛天幾人都是第一次來到修羅域,剛一進入修羅域,眾人便是聞到了一股血腥味,感覺到了不遠處有著一場大戰,兩人都是聖人境,彼此廝殺著,震動這片星空。

修羅域整個星空呈現出一片暗紅色,不同於火域的火紅,而是彷彿鮮血一般的紅色。

「這就是修羅域的生存法則,強者生存!弱者只能被欺壓!」洛天龐大的神識散發出去,瞬間便是感到了陣陣的殺機在幾人的周圍。

「真是個殘酷的星域!」洛天長長的嘆息一翻,隨後臉上邊是露出陣陣的光芒,身上紀元巔峰的氣勢瞬間散發而出,讓周圍那暗藏的殺機瞬間便是消失不見。

「這個星域,我也喜歡!」妖晨舔了舔嘴唇,感覺自己跟洛天出來這一趟真的是出來對了,之前在神魔域便是讓他打很爽,眼下進入到這修羅域,讓妖晨更加激動起來。

隨後妖晨便是彷彿一匹脫韁的野馬一般,消失在了眾人的洛天幾人的視線當中。

「你們找到白骨森林了,給我傳個音,我隨後就到!」妖晨的聲音在洛天幾人的耳中響起。

「真是只猴子,一刻都呆不住啊!」看到妖晨的模樣,洛天實在是有些無語。

「我們接下來怎麼辦?那個所謂的白骨森林到底在哪裡啊,我們只知道,白骨森林在修羅域,卻不知道在修羅域的哪個方位啊!」隨後貂得助幾人便是有些為難起來。

「那還不好辦!」鄭欣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身形閃動消失在原地,瞬間出現在了幾人萬丈之外,伸手朝著虛空一抓。

「一個小小的紀元初期,竟然敢對我們有殺意!」鄭欣臉上帶著不屑,手中拎出來一個身形矮小的年輕人。

雖然稱為年輕人,但是能夠修鍊到紀元初期,肯定也不是什麼幾十歲,就好像洛天他們如今都已經是幾百歲的年紀了,但是依然還是年輕人的模樣,眼前這個青年,說不定比起洛天他們的年歲還要大上不少。

不過相比於那些動輒就是幾萬歲的老傢伙們,洛天他們的確可以稱之為年輕人了。

「大人,我錯了,我就是路過而已!」那名年輕人被鄭欣抓在了手中,臉色瞬間蒼白起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