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方前輩,我們又見面了,別來無恙啊!」


謝瑩迎上來,歡快的笑聲傳來。

旁邊的謝虎也向方正恭敬的一禮。

「好久不見,看來你們的修為又增進了。」

方正擺了擺手,示意兩人不用多禮,然後也笑了起來。

謝瑩和謝虎看上去都過得很不錯,而且方正還隱約的感受到,她們比當初還要深厚得多的妖息。

看來沒有見面的這段時間,這兩兄妹的本命妖獸,又變強了不少,反映到她們身上,才會顯得妖息比當初深厚。

「這都是托方正前輩的福。」

謝瑩頓時又瑩瑩一笑。

因為有杜三娘關照的原因,她們兩兄妹在這裡幫忙的收入,比魚龍店還高,而且要更加清閑穩定,以至於培育本命妖獸方面,有了明顯的進展。

而杜三娘特意將原本的手下撤走,收她們兩兄妹在手下的原因,她當然一清二楚。

聽到謝瑩的話,謝虎也在旁邊出聲感謝起來。

方正呵呵一笑,眼看算是朋友的兩人,因為自己的關係過得不錯,他也難免一些小愉悅。

不過他也沒有忘記正事,再寒暄幾句之後,當即問道:「杜執事在島上吧?」

正聊得興起的謝瑩一怔,旋即小臉一紅,吐吐小舌頭道:「呃,方正前輩,我都忘了,杜執事說你來就通知她呢。」

「小妹,你陪我方正前輩吧,我馬上去通知杜執事。」

旁邊的謝虎也有些尷尬,實在是他們看到方正太開心了,一時間也有些忘乎所以,這時候他連忙補救道。

話音剛落,謝虎頓時外貌一變,然後急沖了出去。

「沒事,也不是很急。」

方正無所謂的道了一聲,倒是多看了謝虎兩眼。

很顯然,此時急著趕路的謝虎,已然讓本命妖獸附身,所以外貌才出現了一些變化。

不過他離開得太快了,一時間方正倒是看不出什麼來。

話說回來,方正認識謝瑩和謝虎的時間,也不算短了,甚至比認識杜三娘還要久,但到了現在,卻還是不知道她們的本命妖獸是什麼。

當然了,就算如此,方正也沒有問。

因為本命妖獸,對於妖修來說,就跟小說中修仙者的主修功法一樣,都是比較忌諱的,如無必要,最好不要多問。

謝瑩倒沒有這個忌諱。或者說她並不介意方正知道,所以這時她發現方正的疑惑之後,頓時笑著解釋道:「方正前輩,我哥的本命妖獸是紅貓。」

隨即又補充道:「我的呢,是藍兔。」

紅貓藍兔?

方正一怔,然後點了點頭:「你們的本命妖獸潛力都不錯。」

確實不錯。

所謂紅貓,正是一種火屬性的貓類妖獸,至於藍兔,則是水屬性的兔類妖獸,據方正所知,這樣的妖獸,在黃階階段,還是實力不顯,但到了玄階,一般都會比普通的玄階妖獸要強。

得到方正稱讚,謝瑩似乎很開心,頓時又跟方正笑盈盈的聊起來,不過她卻識趣的沒有去問方正的本命妖獸。

這倒是讓方正暗鬆了一口氣。

而使用了本名妖獸紅貓之力的謝虎,速度顯然很快,不倒片刻,便已經跟杜三娘來到這裡。

杜三娘見到方正,頓時少不了一番調笑。

方正倒也有些習慣了。

緊接著,當趙莽也聞訊趕來之後,三人頓時告別了謝瑩謝虎,就此出發。

他們此去,自然就是去見司馬交長老。

在途中的時候,由於方正跟司馬交素未謀面,沒有過任何接觸,所以杜三娘又貼切而詳細的介紹了一番。

簡單來說,這位司馬交的性格比較桀驁,屬於那種峙才而驕的人。

對此方正並不奇怪,有實力的人的確容易驕傲,這就跟有錢人容易飄一樣。

而這位司馬交長老,作為玄階巔峰之修,桀驁一些,也是正常。

倒是這位司馬交長老的本命妖獸,讓方正十分驚訝。

據杜三娘所說,這位司馬交長老的本命妖獸,赫然也是罕見的妖獸,泥蛟龍!

泥蛟龍這種妖獸,方正也是知道的。

所謂泥蛟龍,正是土屬性的蛟龍。

而蛟龍,則跟龍龜龍鯉一樣,都是擁有龍之血脈的妖獸。

只不過,跟龍龜龍鯉不一樣的是,蛟龍擁有的龍之血脈比較濃郁,甚至超越了本身類別,所以被稱之為蛟龍,而不是像龍龜龍鯉這樣的龍蛟。

擁有這樣的本命妖獸,這位司馬交長老的實力自然十分強大。

方正倒是有些想見識一番了。

……

PS:求推薦,求收藏,求評論,求打賞!!! 司馬交。

是一個跟趙莽歲數差不多的中年男人。

長著一張馬臉,看起來有些囂張。

而他的性格,也的確如杜三娘所說一般,有些桀驁。

當方正三人趕來與其匯合時,除了對玄階後期的趙莽有些客氣之外,對於玄階中期的杜三娘和玄階前期的方正,這位司馬交長老都顯得有些敷衍。

杜三娘頓時暗自苦笑。

司馬交看輕她無所謂,但不能看輕方正啊!

這個時候,她也有些明白了,儘管她和趙莽對方正一直倍加推崇,但在司馬交看來,顯然還是更看重明擺著有玄階後期修為的趙莽。

趙莽也發現了這一點,有心想說什麼,但卻不知道怎麼去說。

方正看見兩人表情,頓時隱約猜到了兩人所想,暗自搖搖頭,示意自己沒關係。

的確沒關係。

這位司馬交長老看不看重他,在方正看來,一點都不重要。

實際上,這次輔助對方擊殺玄階巔峰妖獸的行動,在他看來,只是一場交易而已。

他們這邊付出勞動力,而司馬交則為他們提供進入隕龍島的機會。

等到進入隕龍島之後,就算司馬交跟方正分道揚鑣,方正也是無所謂的。

看到方正表示沒關係,趙莽和杜三娘都鬆了一口氣。

「走吧,那頭妖獸所在的位置距離有點遠。」

司馬交並沒有注意方正三人的小動作,在其島嶼里安排一番之後,當即帶頭離開了島嶼,沒入了大海之中。

方正三人自然沒有異議,都各自喚出妖獸,跟上司馬交。

轟隆隆!!!

四人駕馭著妖獸在大海上航行,聲勢頗為壯大。

值得一提的是,趙莽和杜三娘,還有司馬交,用來海上趕路的妖獸,都是黃階後期或巔峰期的龍鯉。

只有方正的,是渾身五彩琉璃的玄階前期五行鯤。

趙莽和杜三娘,已經習慣了方正妖獸眾多的情況,並且經過接觸,也了解方正不願談論自身妖獸的意思,所以此時只是看了一眼,並沒有多說。

「咦?」

倒是司馬交,驚疑一聲之後,便毫無顧忌的問道:「方執事,你這頭妖獸是?」

方正瞥了他一眼,淡淡回道:「五行天。」

由於十分看好五行鯤的潛力,同時也明白五行鯤的能力很難隱藏,所以方正早就預料到會被人關注,此時自然應對自如。

「五行天?沒聽過啊,這是什麼種類妖獸?有什麼能力?」

司馬交顯然被五行鯤的賣相徹底驚異道了,這時候反而繼續追問道。

方正卻搖了搖頭:「我也不是很清楚。」

聞言,司馬交頓時臉色一沉。

作為妖獸的主人,怎麼可能不清楚其妖獸的種類,就算不清楚種類,至少也知道其能力,方正這個樣子,擺明就是不願意跟他多說。

司馬交當即有些不悅了,但方正不說,他也不好強迫。

杜三娘見氣氛不對,連忙打圓場道:「哎呀,司馬長老,現在我們開始出發了,你先跟我們介紹一下那頭玄階巔峰妖獸吧,好讓我們心裡有個底啊!」

司馬交聞言,也就順著杜三娘給的台階,開始講述起來。

原來,他這一次要圖謀的玄階巔峰妖獸,名為泥召蟹。

這是一種方正都沒有聽聞過的妖獸。

所以當司馬交講述起來時,方正也凝神傾聽起來。

司馬交所說的,也跟方正的第一印象相同,這種泥召蟹,赫然是一種土屬性的蟹類妖獸。

只是這泥召蟹,頗有些奇異,它的肉身之力,竟然是生長出大量泥蟹,然後寄生在身上,關鍵時候,還能操控大量泥蟹對敵。

而到了玄階之後,這種泥召蟹能夠生長出大量泥蟹的肉身之力,自然變得更強了,而且還會衍生出相應的土屬性天賦能力,增強自身,甚至也會增強那些泥蟹。

簡單來說,對付這種泥召蟹,就相當於對付一個獸群。

而這顯然也是司馬交需要方正三人輔助的原因。

聽完這些之後,趙莽和杜三娘都若有所思,顯然在腦里設想著和這種泥召蟹戰鬥時的情形。

倒是方正沒想那麼多,只是嘖嘖稱奇。

這泥召蟹,天賦能力先不說,但這肉身之力,竟然是生蟹?

真有趣啊!

「等等,生蟹?」

但忽然之間,方正又為之一怔。

生出大量泥蟹,這樣的肉身之力,看似屬於土屬性,但仔細一想,似乎裡面還參雜著繁衍之力啊!

繁衍之力?

這不是他最近所煩惱的問題根源嗎?

想到這裡,方正頓時目光一閃,也開始若有所思起來。

…… 五天後…

這個時候,跟在司馬交身後,在海里前進的方正三人,臉色都不太好看。

剛出發的時候,司馬交說目標泥召蟹所在的位置距離有點遠。

誰知道,何止是有點遠,簡直就是非常遠!

因為此時此刻,他們一行四人,已經離開了魚龍海域!

而且看樣子,還有挺久沒到的樣子!

就連司馬交似乎也有些過意不去了,當即裝模作樣的提醒道:「現在我們已經進入蝦蟹海域了,都小心點。」

蝦蟹海域,正是盛產蝦蟹妖獸的海域,跟龜仙海域和血鯊海域一樣,都算是距離魚龍海域較近的海域。

事實上也根本不用司馬交提醒。

這一點,方正三人自然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倒是關於路程問題,方正不得不發聲了:「司馬長老,這次的路程這麼遠,萬一我們在這裡行動的時候,隕龍島出世了怎麼辦?我們能及時趕回去嗎?」

趙莽和杜三娘聞言,臉上也露出了憂色,顯然都有這個擔憂。

要是為了斬殺泥召蟹,而錯過了隕龍島一行,那已經不能說是得不償失了,簡直就是本末倒置啊!

司馬交聞言,頓時冷哼一聲:「放心吧,我怎能沒想到這個問題,據我所知,隕龍島就算出世,為了讓我們進入,各海域門派也要花費十天八天時間準備。」

方正三人,這才安心一些。

倒是司馬交,因為方正的質疑,頓時又生出了一些不悅。

在他不看重方正的情況之下,方正質疑之舉,在他看來,無疑於冒犯。

恰在這時,眾人前方的海面,忽然洶湧澎湃起來。

轟隆隆!!

名偵探世界里的巫師 海浪狂涌中,海面黑影一現,隨即海面一分,七八頭妖獸當即出現在方正等人面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