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是嗎?」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但是,老頭,你覺得你成功過嗎?遠的不說,說近的,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曾經慫恿過踏空仙帝是吧,但,踏空仙帝最後他把你弄出來了嗎?不說他有沒有這個能耐把你弄出來,就算他能把你弄出來,嘿……」說到這裡,他冷笑一聲。


「烏鴉,你能狂到什麼時候呢,小心陰溝里翻了船,如果有一天你被某一位仙帝滅了,那就實在是太讓人可惜了。」斷崖之下的人也是冷笑一聲,說道。

「是嗎?仙帝而己,不管哪個仙帝,他敢跨越我劃下的禁忌,我就滅了他!我又不是沒屠過仙帝!」李七夜此時雙目一寒,緩緩地說道:「你應該見一見當年我在上面做的事情,仙帝也好,眾神諸天也罷,犯了我的原則,我必屠之!」

說到這裡,李七夜又笑了一下,說道:「老頭,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當年你慫恿踏空仙帝去做什麼事,可惜,我鎮守人皇界之時,我暸望九界之時,他給我乖乖地盤著!他安心當他的仙帝!否則!」

「嘿,烏鴉,你敢不敢弄我出去,你我來賭一個時代!我知道你是主宰了一個又一個時代,你已經號稱萬古無上了。要不要試一下慘敗的滋味!」斷崖之下的人冷笑著說道。

「老頭。不管你這是不是激將法。不過,說句不好聽的,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還把我當作是當年的那隻烏鴉,坦白說,就算你能從這裡出來,你也一樣不是我的對手!當年在上面,在那裡。我一樣是逃出來了,我一樣是坑了一把,你覺得我能不能把你坑死呢!」李七夜很平靜地說道。

「哼——」斷崖之下的人冷哼一聲,然後冷冷地說道:「也罷,既然如此,你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李七夜也不在意,悠閑地說道:「老頭,這一次來,除了看一看你,跟你聊一聊。再談一談當年的秘密之外,還有就是來向你告別了。你也清楚。既然我奪回了身體,那就意味著我是要大幹一場,千百萬年以來的搏奕,終究是要落下帷幄的時候了,成也好,敗也罷,等我再殺上去的時候,我就將是永恆,再也不會回來了,所以,就讓你我來一個告別吧……」

「……不管當年你我是怎麼樣的恩怨仇恨,不管你是不是個混蛋,怎麼說好呢,當年我殺上去曾經用了你的一些後手,這也應該感謝你,沒有你這些秘密,我不知道需要浪費多少心血。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這一場征戰最終會有一個結局!可惜,只怕你看不到這一場結局。」說到這裡,李七夜騎著木馬轉身離去。

「死烏鴉——」當李七夜沒走多遠,斷崖之下傳來聲音,說道:「你覺得你勝得了嗎?」

「敗又如何?」李七夜笑了一下,自在洒脫,悠閑地說道:「對於芸芸眾生來說,登臨仙帝,已經是一生成就。對於我來說,只是需要一個答案而己,眾神諸天也好,賊老天也罷,都擋不住我的步伐,我需要一個答案!在這一條路上,不過是過去的人,還是我,都付出太多了,需要一個答案的時候了。」

「在時間長河之中,付出太多的又何止是你!但,你要知道,萬古以來,從來沒有人成功過!」斷崖之下的人沉聲地說道。

「是嗎?或者,有人成功過,只不過你我不知而己。」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在這一條路上已經是堆滿了枯骨,多少人是孜孜不倦,多少人為了一個最終的幻想,而倒在了這一條路上!不過這一世如何,捅破天也好,失敗也罷,總之,我需要一個答案!」李七夜瀟脫一笑,說道。

斷崖之下的人沉默起來,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他緩緩地說道:「烏鴉,秘密我是不會親口告訴你的,需要你自己去尋找。我可以給你一個提示,一切秘密,都藏在了我的記憶之中,都藏在了我的秘密之中!」

「我就此謝過了。」李七夜轉過身來,看著斷崖,最終緩緩地說道:「老頭,再見了,希望我們後會無期!」這話說得十分真誠!

說完之後,李七夜轉身離去,沒有再停留,眨眼之間,他消失在了幽徑之中。

「萬古呀,多麼漫長,何等的煎熬!當年,萬界之上,唯我獨尊!」斷崖之下響起了悵然的嘆息之聲,喃喃地說道:「不死不滅!哈!賊老天,我會看著你滅亡的那一天!」

最終,斷崖之下一片寂靜,再也沒有了聲音,沒有人知道這裡面隱藏著一個世人所無法想象也永遠不可能知道的秘密!

李七夜離開了斷崖,他在枯石院遊盪起來,在枯石院中,有著很多神奇的景觀,有很多讓人無法想象的事情,但是,對於這些,李七夜都已經是習以為常了。

如果有人能來枯石院,能一觀枯石院的各種景觀,那絕對是一輩子無法忘記,而然,這一次到了李七夜的眼中,那都已經成了普通不能再普通的事情,因為這些景觀他已經不止一次見到了。

要知道,在那遙遠的歲月,李七夜可不止一次是摸索著枯石院,在當世只怕沒有誰比他更了解枯石院了。

李七夜遊盪在枯石院之中,他好像是在尋找什麼一樣,每一個地方,他都仔細地看一遍。

在枯石院有著一條又一條的幽徑,這一條條的幽徑通往枯石院的四面八方,而且,枯石院是廣闊無比,甚至沒有幾個人知道枯石院有多大,所以,想逛遍整個枯石院,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李七夜走過了枯石院的一個地方又一個地方,然而,都沒有發現他所要尋找的東西,不過,李七夜並不著急,他是耐心十足,依然是每一個地方慢慢地尋找。

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枯石院的一個湖泊之中,李七夜停下了腳步,讓木馬駐足在了湖邊。

這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湖泊,湖水一片平靜,在湖中,沒有魚蝦,這湖水如同死水一樣,它就像是枯石院一樣,充滿了死寂。

李七夜的目光落在了湖邊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然後李七夜騎著木馬走了過去。

在這湖邊的不起眼角落雜草叢生,在那裡有一個小小的石窩,這石窩乃是以一株株的石草所織成的,與其說是石草所織成不如說這石窩是一個石盤更為恰當。

在這樣的一個石窩裡蹲著一隻鴨子,當然,這是一隻石鴨,這鴨子看起來像是用石頭雕刻而成的,不過,看起來雕功無可挑剔,栩栩如生,渾然天成,給人一種鬼斧神工的感覺。

就在這石鴨子蹲著的石窩之中,竟然有八隻石蛋,與其說是八隻石蛋不如說是八塊石頭更恰當一些。

這八隻石蛋大小不一樣,形狀也不一樣,有圓有扁有方,有藍色,有綠色,也有泛白色……

這樣的八顆石頭放在石窩之中,又是在石鴨子蹲著的身下,這就會讓人聯想到這八顆石頭就是石鴨子所下的石蛋。

看到石鴨子,看到石蛋,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喃喃地說道:「果然是了不得,你真是每一個時代挪一次窩呀。」

李七夜看著眼前的石鴨子,悠閑地笑著說道:「不愧是一代無雙的存在,千百萬年了,你是戲耍了萬世眾生,你是戲弄了多少的人。」

如果有外人看到李七夜在對著一隻石鴨子說話,那麼,他一定會認為李七夜瘋了。

不管李七夜怎麼說話,石鴨子依然是石鴨子,它是不會活過來的。而李七夜一點都不在意,伸手去摸了摸石鴨子。

這石鴨子摸起來就是石質的感覺,這絕對不是幻象,是實實在在的石頭。

但是,是不是石頭,李七夜心裏面一清二楚,而且,這裡面涉及的秘密,外人也是不知道的。

李七夜又伸手去摸了摸那八隻石蛋,八隻石蛋依然也是石質,而且,與這隻石鴨子一樣,這八隻石蛋是無法搖動的,似乎,這八隻石蛋和石鴨子是生了根一樣,它們已經與這大地連成了一體,你無法把石鴨子和石蛋拿起來。

對於這樣的情況李七夜一點都不驚訝,他把每一隻的石蛋摸了一遍,然後是胸有成竹。

「了不起——」李七夜把每隻石蛋都摸了一遍之後,李七夜笑了笑,說道:「竟然讓你快要成功了,這實在是了不得,你一旦成功了,那絕對是嚇死人。」

然而,不管李七夜說什麼,石鴨子依然是石鴨子,石蛋依然是石蛋,沒有任何動靜,似乎只是要七夜是自言自語一般。

李七夜也不意外,悠閑地說道:「這一世,我是必奪天命,你是考慮這一世出世,還是下一個時代出世呢?」(未完待續。。) 對於石鴨子一點都沒反應,李七夜也不在意,他笑了一下,說道:「如果你不回應,那我就當作你這一世出世了,這麼說來,你是我的勁敵了,那我考慮一下是不是把你砸了,這是一個不錯的想法,你覺得呢。」

然而,石鴨子依然沒有半點的反應,李七夜摸了摸下巴,笑著說道:「好吧,既然有人認為我是開玩笑,那好,我看一下哪個石頭比較硬,先砸一砸試試。」

說著,李七夜打開了命宮,把第十三命宮之中的那一隻石蛋取了出來,這個石蛋可是來歷嚇死人,李七夜取出這隻石蛋之後,在手中掂了掂,準備砸過去。

「嗡——」的一聲,就在李七夜要把這隻石蛋砸過去的時候,終於,那隻鴨子泛起了一輪又一輪的光芒,這一輪又一輪的光芒泛起之時,那隻鴨子終於如融化一樣,在這個時候,一隻鴨子出現在了眼前,這是一隻看起來很普通的鴨子。

「小子,算你狠,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在這個時候,這隻鴨子口吐人語,聲音蒼老,似乎它的聲音從另一個時空傳來一樣。

「這就對了嘛,大家有事好商量嘛。」李七夜笑起來,然後掂了掂手中的石蛋,說道:「看來,我這顆石頭比你硬很多。」

李七夜這隻石頭可是來歷嚇死人,是在天古屍地得到的,它是吞噬了無數的星辰萬物水,而它本身隱藏著驚成駭俗的秘密。

此時,這隻鴨子也一樣也是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李七夜手中的那顆石頭。

「哼。有屁快放。」鴨子盯著李七夜的那顆石頭一會兒。然後收回目光。緩緩地說道。

李七夜收起了自己的石蛋,然後掏出一塊石頭,慢吞吞地說道:「我這裡有一塊石頭,我想你一定是想得到吧。」

「你是從哪裡得到的。」看到李七夜手中的這塊石頭,鴨子不由目光一凝,宛如星辰綻放了璀璨無比的光芒一樣。

「這個嘛,撿到的。」李七夜笑了笑,對於鴨子那璀璨的目光一點都不在意。

李七夜這顆石頭正是在石人坊拍賣所得的那塊石頭。這塊石頭號稱是頑世仙帝所留下的石頭,具體用途外人不知道。

李七夜看著鴨子,悠閑地說道:「你現在有八顆石頭,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欠一顆,剛才我試了一下,你缺的這一顆那可是主魂。不好意思,我手中的這一顆石頭正好是三魂之中的主魂。」

鴨子盯著李七夜手中的這顆頑世仙帝留下來的石頭,一時之間沒說話。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你我談談條件如何。我給你這顆石頭,我只要一樣東西。我要求很低的。」

「嘿,小子,我可不是隨便跟人談條件的,如果你知道我的來歷,更不應該跟我談條件,你說是不。」這隻鴨子嘿嘿地笑了一下。

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你這就錯了,就算是眾神諸天,我都一樣能談條件,我知道你是很逆天,但是,論逆天,比一比斷崖之下的那個老頭如何?當年斷崖之下的那個老頭被我坑得要死要活,你覺得我能不能把你坑了呢?」

「哼,我是無欲無求,何來坑我。」鴨子明顯對李七夜不爽得很。

「比如說這顆石頭。」李七夜把手中的這顆石頭扔了扔,然後悠閑地說道:「我知道你了不得,但是,你我不怕坦開來說,我並不怕你,或者說,我不會把你的威脅放在心上,如果我真的要幹掉你,當年鴻天女帝來的時候,我就可以讓她把你永遠滅了,但,我沒有讓她滅了你,那是因為我心裏面善良,你說是吧。」

「我這個人,不求回報。」李七夜笑著說道:「而且,我想要的東西很簡單。如果你不代出一點代價,就想拿到這顆石頭,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你想強搶,你也可以嘗試一下,我倒好奇,以你現在這樣的狀態,你離開這石窩能撐得了多久,能承受多嚴重的石化!」

鴨子盯著李七夜很久,最終,他選擇了交易,緩緩地說道:「你要什麼!」

「我要的東西很簡單,我聽說,你當年得了一瓶碧落水,所以,我不要其他的東西,只要你那一瓶的碧落水。」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碧落水?」鴨子想了想,說道:「時間太久遠了,我有點想不起來了,好像是有那麼一樣東西,這東西沒有什麼用處,你要來幹什麼?」

「嘿,這你就別坑我了,你坑坑別人還可以,坑我,那可不行。」 蒼青之劍 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別人不知道你是怎麼樣的手段,但,我可明白得很。你這話說得有一定的道理,世人或者不知道碧落水是有什麼用,而且,世人所說的那一般的碧落水跟你手中的這一瓶碧落水,那可不一樣!」

說到這裡,李七夜看著鴨子,說道:「你心裏面清楚得很,這瓶碧落水是有什麼樣的用途。而且,我比你更清楚,當年我可是去過那個地方,你覺得我不知道碧落水的用途嗎?」

「嘿,小子,你果然了不得。」鴨子嘿嘿地笑了一下,他搖了搖頭,說道:「小子,你應該知道,這瓶碧落水對於我而言,那可是無價之寶。」

「這顆石頭對於你來說,那也一樣是無價之寶。你覺得這顆石頭珍貴,還是那瓶碧落水珍貴?」李七夜扔了搖手中的這顆石頭,說道:「你應該滿足才對,我只是要你一瓶碧落水而己,如果我狠一點,我要的可就不止是一瓶碧落水了,說不定,我是要你當年在枯石院得到的那件東西!」

「你是怎麼知道的!」聽到李七夜這話,鴨子頓時盯著李七夜,緩緩地說道。就算看不到他的神態,也知道此時他是十分的嚴肅。

對於鴨子的神態,李七夜一點都不在意,說道:「對於我來說,不知道的秘密還真不多。再說了,我在枯石院折騰了那麼久,知道一些秘密也是正常的事情,你說是吧。」

鴨子哼了一聲,對於李七夜是十分不爽,不過,他也沒有再說什麼。

李七夜看著鴨子,說道:「一句話,換還是不換,如果你不願意換的話,我把這顆石頭扔了,扔到最遠最遠最遠的地方去,看你能不能找得到。」

「就算你有碧落水也沒用。」鴨子搖了搖頭說道:「另外一件東西,可是萬古難得,你得到碧落水又能如何。」

「不要忘記了,我可是去過那地方的人,再說了,你太小看我的能耐了,我可是主宰萬古的人。我可與你不一樣,你的長生,是趴在這裡變成一顆石頭,我的長生是行走九界,你覺得,我要弄到另外一件東西難嗎?」李七夜笑著說道。

鴨子看了李七夜好一會兒,最終,他有些心不甘情不願把一個瓶子扔給了李七夜,說道:「拿去吧,這東西我可是花費了不少心血才得到的,我一直想去那地方看看,就是缺另外一件東西。」

「你現在能離開這裡嗎?」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就算你能離開了,你覺得有多大機率得到另外一件東西?你覺得你要花多久來等待,一世?二世,三世?又或者十世?」

「哼,當年你是花了多久等待另一件東西?」鴨子冷哼了一聲,說道。

李七夜笑著說道:「另外一件東西,說的是機緣,很難強求,不過,我這個人喜歡強求,上一次我是強行要這一件東西,不多不少,花了五世的等待,才把它弄到手。」

李七夜這話讓鴨子沉默起來,這種狩獵等待只有那種真正長生不死的人才能等待得了,他這種化作石頭的長生,是無法等待這種東西。

李七夜收起了碧落水,把頑世仙帝的那塊石頭扔給了鴨子,笑著說道:「恭喜你,你終於等齊了,三魂六魄,這總算是完整了。」

鴨子冷哼了一聲,他看著李七夜,沉吟了一下,說道:「小子,我們再做一筆交易如何,你剛才那顆石頭給我,我把枯石院得到的那件東西給你,你覺得如何?」

鴨子所說的那顆石頭指的是李七夜的星辰萬物蛋。

「不行。」李七夜笑著搖頭說道:「我這顆星辰萬物蛋是無價,什麼都換不了,除非你拿賊老天來換了。」

「哼,你可知道,我這件東西也是逆天無比,極為了得不。」鴨子不由誘惑李七夜說道:「如果你得到我這件東西,在未來,九天十地,萬域諸神,那都是聞風喪膽。」

李七夜笑著說道:「我知道你在這裡得到的寶物,但是,在我看來,我的這顆蛋比你的寶物更貴珍。」

「哼,不交易就拉倒,有眼不識寶物。」鴨子悻悻地哼了一聲,李七夜不願意交易,他也只好放棄了。

「我們交易愉快,我也不打擾你了,你繼續長生不死,希望你能再活出一世了。」李七夜笑了笑,然後,轉身騎著木馬就要走。

「小子——」在李七夜要走的時候,鴨子叫住了李七夜,說道。(未完待續。。) 李七夜停下了步伐,轉過身來,看著鴨子,笑了笑,說道:「不知有什麼指教呢?」

鴨子沉吟了一下,然後看著李七夜,說道:「很多事情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是,有些事心裏面總是有一個懸念。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曾經說過,你是上去過是吧。」

「沒錯,不止一次,不知道你想要問什麼呢?」李七夜輕輕地點頭說道。

鴨子沉吟了好一會兒,說道:「很多事情,都已經遺忘了,不知,不知上面,上面怎麼了?」

「我明白了。」李七夜莞爾一笑,說道:「有所思,必有所念。既然你都遺忘了,我也說不了具體,我只能說,很好,不管是對於哪一個種族來說,不管是對於誰來說,繁衍是一件好事,這是一個種族的印記,也是一個人的印記。」

鴨子聽到這樣的話,不由沉默了一下,此時此刻,也沒有人知道他心裏面想的是什麼。

「說實在,在這件事上,我覺得你是做得還是蠻可以的。」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雖然說,有人說你是個王八蛋,有人說你是個混蛋,也有人說像是人渣,不,應該說你是一個石渣……」說到這裡,李七夜不由笑得有些開心。

「不管別人怎麼說你了,其實在這件事上,我覺得是蠻爽的,你所做的事情,對於眾神諸天來說,那是比吃了一隻蒼蠅還要噁心。說實在,對於那群王八蛋我是一向都不怎麼待見。」說到這裡,李七夜笑得有些惡趣味。

沉默的鴨子在這個時候看著李七夜。說道:「那你現在呢。未來你會做怎麼樣的事情呢?」

「你不要來揣測我。」李七夜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說道:「我跟你不一樣,我這個人是沒有什麼責任感而言,我所做的一切,那是為了我自己,至於其他的嘛,我從來沒去想過。」

「是嗎?」鴨子看著李七夜,說道:「雖然說。我是沒離開過這裡,但是,我也聽一些仙帝說過你的事情,我聽明仁仙帝說過一些東西,聽說,你說守護過人族,難道,你就沒有想過再做一些事情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