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是男人也沒哪不好啊,攪基多完美!」


穆雨沫小聲嘀咕,腐女心立刻炸了,可惜她不是男的,不然她一定會去攪基!

「妻主……」

「嗯。」

慕雪依也習慣了他這樣叫自己,只是淡淡的應了一聲。

「妻主。」

水炎冽又喚了一次,似乎怎麼喚都喚不夠。

措及不妨的狗糧讓幾人忍不住別開眼,這波狗糧,她不吃!

「妻主,我……」

這回還沒說完,一道清冷的聲音打斷了他:「到了。」

洛雨塵先行下了馬車,心裡澀澀的,也不知出於什麼心裡,就忍不住打斷了他們之間的談話。

「噢……」

水炎冽也下了馬車,故意隔開了兩人,自己站在慕雪依身邊,挽住她的手。

讓他意外的是,慕雪依竟然沒有甩開。

「慕雪依,我們談談吧。」

總裁的蜜糖寶貝 穆雨沫思索再三,還是決定和她談談,看樣子,水炎冽是深陷不出了,如此這般,照慕雪依這冷血的性子,就算有個人會受傷。

那個人也絕對會是水炎冽!

「嗯。」

慕雪依目光淡淡的掃過她,那雙眼眸是深不見底的黑暗,冷若寒潭,落在她身上,似是早已將她看穿來。

美男個個好過分 跟著她過去,兩人誰都沒有先開口,直到穆雨沫打破了這片寂靜。

「你想過和他在一起嗎?」

「沒有。」

連思考都沒有就說了出來。

「那你對他抱有什麼態度?玩?視而不見?可有可無?」

若真是第一種,穆雨沫都想揍她了,當然,想揍是一回事,揍不揍得過又是另一回事了。

慕雪依冷清的眼眸閃過暗光,沒有回答,心動是沒有的,玩?她沒有那個閑情。

視而不見?她只是覺得沒必要去理會,他喜歡她是他的事,和她無關,只要別妨礙她,她不會去管。

可有可無倒是真的。

「時間已到。」

「慕雪依,你有過在乎的人嗎?」

穆雨沫嘆了口氣,換了個話題問道,無法把慕雪依和以前看的穿越文里的女主聯繫到一起。

至少人家還有情有義的,她簡直就是個冷血動物!

「……有。」

「她是什麼人?」

「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

這個她自然是慕雪依的母親,不過也僅僅是以前在乎而已,現在啊,人都死了,還在乎做什麼?給自己找煩惱么? 「抱歉,我不知道……」

穆雨沫一愣,旋即真心實意的道歉,雖然她不知道,但是她揭人傷疤確實不太好。

「有話直說。」

她態度淡淡的,穆雨沫嘆了一口氣,這才開口道:「他是真心喜歡你的,而且我弟顏值杠杠的,除了有時候任性了點,還是很好的,我覺得你可以考慮考慮。」

「還有么?」

慕雪依抬頭看了眼天色,時間不早了。

看著她這個樣子,穆雨沫有些窩火,但面上還是笑道:「雖然插手你的事情很不好,但那也是關於我弟的事情,所以我想說的是,在女尊國有三夫四侍是正常的。」

她又道:「雖然你我是個現代人,和這裡的思想觀念不一樣,但個人覺得還是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強加於人,你可以三夫四侍,但是我希望……你別傷了他。」

「然後?」

慕雪依忽的抬起頭,臉上的陰影漸漸消失,纖長烏黑的睫羽微動,斂住了眸中不知名的情緒。

「誒,雖然話是這麼說,但還是最好只有我弟一個,如果是後宮佳麗三千,看你不得zygd而死。」

「在這之前,我可以先讓你zygd而死。」

慕雪依勾唇,笑得冷血詭魅,雖美,卻讓人感到背後陰冷,危險嗜血。

「……不了不了,我突然想起我們不是要去見女皇嗎?快走吧!」

「不用了。」

慕雪依淡淡的說道,站在那紋絲不動,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

「啥?」

她又道:「來了。」

「什麼來了,慕雪依,你能不能說清楚啊?」

「人來了。」

「……」

「把冒充二皇女之人抓起來!」

一聲令下,侍衛便把二人包圍了,準確的來說,目標是穆雨沫。

「母皇,你這是做什麼?」

伴女皇左邊的水炎冽皺眉,見這幾個侍衛把穆雨沫擒住了,更加不滿道:「那是我的皇姐,母皇,快放開她!」

「梓兒,她不是你二皇姐,朕身邊的才是你真正的二皇姐!」

梓兒是水炎冽的小名。

水雲皇同樣皺眉,想不到這一年來她都被這個人給矇騙了!

銳利的眼中閃過殺意,居然敢冒充她的孩子,活得不耐煩了?

「母皇,我只認識那一個二皇姐,您身邊的那個……僅僅是名義上的,而另一個,才是我所認知的。」

水炎冽反駁道,他和以前的水雨沫甚至沒有對過一句話,明明是親人,卻像是陌生人一樣。

而穆雨沫這個陌生人,早已被他當成了姐姐!

「冽兒!」

水雲皇縱然不悅,但對於這個自己寵愛多年的兒子還是不忍發脾氣的,所以只是呵斥了聲。

「母皇,放過皇姐好不好?而且二皇女還是皇姐救的,如果不是皇姐,您現在也看不到二皇女!」

「什麼?」

水雲皇眯起眼睛,看向被侍衛擒住的女人,除去氣質和性情,那張臉和她的女兒確實是一模一樣!

而且冽兒方才說是這個女人救了雨沫,難道不是這個女人害了雨沫嗎?

「母皇,這是真的。」 「呵,說不定她是故意這般呢!」

女皇冷笑一聲,敢冒充沫兒?而且沫兒這些年受的苦她都看在眼裡,但這一年不一樣!

「……回母皇,確實是這樣的,是穆姑娘救了沫兒。」

水雨沫低垂著眉眼,令人看不清她的神色,唯唯諾諾,有幾分怯懦之意。

和女皇印象中的二皇女是一個人。

女皇看著她這副連大氣都不敢喘的樣子,心下有幾分失望,沫兒這般軟弱的樣子,叫她如何能安心把這江山帝位交給她?

「沫兒,你確定嗎?說出來,母皇會為你做主的。」

做主?

呵,母皇,你捨得么?那可是你最疼愛的大皇女啊……

那懦弱的眉眼之下,暗藏著譏誚諷刺。

縱然心裡萬分不屑,水雨沫面上一套還是得做的,她怯懦的眼神看向女皇身後的大皇女水天優。

水天優回以一笑,清麗美艷的臉上溫柔似水,像是在安慰自己受驚的妹妹。

水雨沫卻是露出懼怕的眼神,慌亂的收回自己的目光,甚至是腳打顫的退後兩步。

她不停的搖頭,喃喃著:「不要殺我,不要……我不要皇位,不會是你的絆腳石……」

話一說完,就昏倒過去,聲音雖小,但在場的人都聽見了。

女皇臉色微沉,深深的看了一眼身後的大皇女。

水天優眸中冷光劃過,卻隱藏得極好,她抬步,一臉急切的上前,大聲喊道:「來人啊,快喊太醫,快啊!」

很快,太醫便來了,女皇把人安排到了新的寢宮,太醫檢查出水雨沫身上嚴重的傷勢和體內的慢性毒藥。

水天優本想跟著進寢宮,卻被女皇下了逐客令,她只好回去自己的寢宮,之後便大發雷霆。

瓷器被摔得滿地都是,怒容滿面,猙獰可怕,她遲遲不殺水雨沫的原因是因為她身上有藥王令!

可是今天得到消息,水雨沫身上根本沒有妖王令,反而被那個冒牌貨給救了,這叫她如何甘心?

水天優看著地上瑟瑟發抖的男僕,她陰冷一笑,一腳踹了過去。

瞬間,男僕被踹開到地上,吐了一口血便昏死過去。

沒用的廢物!

水天優轉而看向鏡中的自己,她冷笑一聲:「呵,我倒是要看看,那毒你要怎麼解!」

哦對了,那毒可是無解的,還是慢慢等死吧!

昭陽宮裡面,太醫來來回回的跑,女皇一臉陰沉的站在門外等候,身為帝王的氣勢毫無保留的往外瀉,壓得令人喘不過氣來。

一邊的水炎冽和慕雪依說說笑笑,雖然是他在說,也是他在笑,反正對他來說都已經習慣了。

穆雨沫看著渾身低氣壓的女皇,不禁感嘆,這就是帝王的氣勢嗎?

而洛雨塵則只是站在一旁,微斂清眸,不知在想些什麼。

倒是女皇有些詫異的看向水炎冽,在她印象中,這孩子一直是蠻橫跋扈的性子,對人愛答不理的,有時候,連她也沒辦法。

而今個兒……是轉性子了?

他身邊之人,莫非是攝政王? 「既然這般,一年前你為何不說你並非二皇女?」

水雲皇凌厲的目光掃過她,不怒自威,在一年前的明林狩獵,偶然走散之後,二皇女就性情大變。

「我真的沒有說嗎?」

穆雨沫笑了,當初她說了好幾遍她不是二皇女,她們倒是把她當作神經病看著。

「朕就不先跟你提這筆賬!」

水雲皇冷哼一聲,拂袖離去,進了寢宮,去看水雨沫了。

「沫兒,感覺如何?好些了嗎?」

「我、我沒事。」

水雨沫有些受寵若驚,似是不敢相信冷落自己多年的母皇會突然這麼關心自己。

實際上也確實狐疑,這個老狐狸怎麼突然這麼關心自己。

莫非……她有什麼目的?

她垂下眼眸,幽冷的寒光劃過,這些年來,所有欠她的債,也都該還了!

水天優,水琳,她一個都不會放過!

呵……

水琳是水雲皇的名字,因為水雨沫隱藏的好,她並沒有發現出她的異樣。

慕雪依站在門邊,聽著水炎冽說話,她揉了揉眉心,冷淡抬眸,丹唇微動。

「靜。」

言下之意就是他太吵了。

水炎冽乖乖的閉上的嘴巴,雖然沒有說話了,但那雙明亮清澈的眼睛卻一直盯著她看。

水雲皇雖然在寢宮裡面,但也時時刻刻關注著外面的動靜,難得見到自己寵愛的兒子這麼安靜乖巧,倒是一怔。

旋即又是一嘆,她看人的目光向來老辣,看得出只是水炎冽的一廂情願。

「你好好休息,等會母皇派人送你回你的府上。」

嗤,果然還是那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