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晉陞二品是其次,關鍵是人家還打破了黎師兄當年創造的記錄啊!」


眾人口中的黎師兄不是旁人,正是今日的百草堂堂座,黎洪!

或許就連洛川自己也沒想到,原來之前刻在三層塔身上的那道花形徽記,竟然是屬於黎洪的。

冥冥之中,洛川才剛剛晉陞二品藥師,就已經狠狠地踩了黎洪一腳!

若是此時的洛川得知這一消息,恐怕得樂得鼻涕泡兒都出來了。

隨著聚攏在藥王塔腳下的人群越來越多,就連原本藏身在丹房內的謝長驚都得知了洛川破紀錄成為二品藥師的消息,他猶豫了片刻,還是猛地站起身來。

「紅豆姑娘,你就留在這裡不要亂走,我去藥王塔那邊打探一下。」

紅豆有些擔心地說道:「長京哥哥小心些。」

謝長京笑著點點頭,隨即懷著忐忑的心情走出了丹房,向著藥王塔的方向去了。

一路上,他很快就遇到了扎堆去看熱鬧的聶玄宇和李大壯等一眾守堂弟子,心中頓時有了底氣,也不再小心翼翼了。

至少謝長京有信心,在眾目睽睽之下,就算是黎洪也不敢對自己怎麼樣!

很快來到藥王塔腳下,謝長京看著三層塔樓所綻放的璀璨金光,以及其上那無比眼熟的紅豆徽記,立刻心中大喜。

卻不是因為洛川晉陞了二品藥師,也不是因為洛川破了黎洪的記錄。

而是因為這至少說明洛川還活著!

雖然謝長京並不知道洛川是如何從敵人手下逃脫的,又為何進了這藥王塔,但只要他平安無事,謝長京就足以謝天謝地了。

正在這時,謝長京突然眼角一寒,正看到堂座師兄黎洪,帶著手下一名葯童,也出現在了場中。

能讓黎洪除了宗門重大活動之外的原因,移步走出廬房,這可是不多見的一幕!

若是謝長京沒有記錯的話,上一次洛川破紀錄升任藥師的時候,事情雖然鬧得很大,但黎洪仍舊沒有出現!

見狀,謝長京不禁暗暗皺起了眉頭。

片刻之後,他並沒有擠進人群中與一眾藥師一起驚嘆,也沒有帶領聶老三和李大壯等人為洛川助威,而是悄然從藥王塔離開,朝著百草堂後山去了。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之前洛師兄被敵人追殺,就是往後山的方向逃離的……

===================================

PS:感謝『晚風973127096』8元紅包打賞,感謝『雨眠714642544』8元紅包打賞,話說為啥你們的名字後面都帶了一串數字啊,好神秘的樣子…… 謝長京悄無聲息地離開了,沒有驚動任何人,就連黎洪也沒能發現。

自然也沒人知道他要去哪裡,去做什麼。

但走了一個謝長京,卻有更多的人正在朝藥王塔趕去,不管是來自三山五堂的人,還是那些獨自修行的弟子,不管是外門的還是內門的,都被藥王塔所散發出來的金光給驚動了。

片刻之後,勛祿堂內那座暗室的大門再次被推開,白衣少年急匆匆地來到熊原身前,沉聲道:「稟報師尊,藥王塔三層樓的記錄又被人破了!」

熊原執筆的手微微一頓,疑聲道:「今年百草堂怎麼鬧出這麼多幺蛾子,之前出了一個洛川就夠噁心的了,怎麼又來一個?查到是誰破的記錄了嗎?」

白衣少年搖搖頭:「夏師弟已經去打探了,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的。」

熊原沉吟了片刻,問道:「之前百草堂的那些一品藥師,你平日里應該都有聯繫吧?」

白衣少年笑道:「師尊請放心,此番不管是誰破了那三層塔的記錄,晉陞二品藥師,也絕對得給我勛祿堂幾分薄面!」

「那就好。」熊原點了點頭道:「如此,咱們總算可以找到人能壓那洛川一頭了,等消息確實之後,你立刻聯繫對方,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也要把那人拉到我這一方的陣營中來!」

「是!」

正說著,突然白衣少年腰間的玉玦閃過一抹清光,他趕緊將其拿到手中,看向玉玦上顯示的信息。

一看之下,白衣少年頓時愣住了。

熊原暗暗皺眉,問道:「怎麼了?小夏那邊有消息了?」

「有是有了……」白衣少年面帶苦笑,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如何把玉玦上顯現的消息告訴熊原。

見狀,熊原的心中也突然升起了一絲不祥的預感,沉聲道:「說。」

「據夏師弟傳回來的消息……」白衣少年的眼中透著無比的震撼,長嘆了一口氣:「那藥王塔第三層塔身上所出現的新印記……與第二層相同!」

熊原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微微一怔,這才瞪大了眼睛:「你是說……」

「破第三層記錄的人,又是洛川!」

屋內頓時變得如死一般的沉寂,片刻之後,才傳出了一聲脆響。

似乎是熊原手中的玉筆被他從中折斷了。

逼婚36計:冷爺的心尖愛妻 同一時間,在凌劍宗某處幽深的洞府中,徐子安猛地從打坐中驚醒過來,然後一招手,不多時,馮笑便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藥王塔那邊又出事了?」

馮笑點點頭:「弟子也是剛剛聽人說起,好像是三層樓的記錄被人給破了,不知道是哪位藥師又有了突破。」

徐子安沉吟了片刻,隨即從懷中掏出了一面銅鏡,上面流光一閃,立刻出現了此時藥王塔附近的畫面,就連場中的每一個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更別說,那三層塔樓上光芒四射的紅豆徽記。

「這是……」馮笑對此徽記自然是記憶猶新,當即一副見了鬼的模樣,連聲音也情不自禁地拔高了幾度。

相比起來,徐子安真不愧是見慣了大風大浪之人,雖然也顯得有些驚訝,但很快就回過神來,暢聲大笑道:「哈哈,居然又是此子!為師果然沒有看走眼啊!」

馮笑依舊是滿臉的不可置信,驚聲道:「可是……這怎麼可能!這個洛川距離成為一品藥師才過了多久? 要麼愛情,要麼流浪 滿打滿算也就兩個月的時間吧,竟然這麼快就晉陞二品了?而且又破了一層塔樓的記錄!」

徐子安笑著搖搖頭:「此子乃人中龍鳳,我凌劍宗的棟樑之才,又豈是可以用常理度之的?不得不說,柳老弟真是撿到寶了啊……」

馮笑臉上苦笑連連,沉默了片刻之後,這才忽地問道:「那師尊……這次,咱們還……送禮么?」

「送!當然得送!」徐子安大笑道:「既然此子在葯道上有不俗的天賦,你就把為師收藏了多年的那本葯卷送給他吧。」

馮笑頓時滿目驚駭:「您是說……那可是師尊您當年……」

徐子安擺擺手:「東西再好,為師用不了,也只能堆在府內蒙塵,還不如送給有識之輩,也能結個善緣,人情債這種東西,怎麼能嫌多呢?」

馮笑無奈,只能嘆道:「弟子明白了。」

馮笑領命而去了,但還不等他來到藥王塔下,便在途中遇到了一個在意料之外,卻又情理之中的老熟人。

對方的身上依舊散發著生人勿近的寒意,但眉宇間卻透著淡淡的喜色,頓時把馮笑給看得一愣一愣的。

來凌劍宗這麼多年了,什麼時候見這冰山美人的態度如此親善過?

「莫師姐?你……」

聞言,莫有雪眼中的喜意驟然而散,重新恢復了如寒冰一般的清冷,緩緩開口道:「別忘了,他是我東峰的人。」

馮笑有些尷尬地笑了笑:「那是當然,我只是奉師尊之名,去給洛師弟道賀的。」

莫有雪輕輕蹙眉,隨即眼中的光線重新變得柔和了起來,不咸不淡地說道:「上次在百草堂,多謝了。」

馮笑知道,莫有雪說的是那次刑堂來人的事情,當即擺擺手道:「不過是順手而為罷了,若當日真讓刑堂的人蹬鼻子上了臉,我與師尊也面上無光。」

莫有雪微微頷首,這個話題就此打住,兩人相互沉默著一路向藥王塔而去。

路上又遇到了不少別的師弟師妹匆匆趕來,見兩大親傳弟子攜手而至,紛紛面帶惶恐地上前見了禮,乾脆就結伴而行了。

馮笑倒是做足了禮數,一一與來人打了招呼,至於莫有雪,則保持著一如既往的冷漠,連半個字都懶得說,眾人對此早習以為常,也不會因此而羞惱,反而目光中的敬畏之色更重了幾分。

就在眾人快要走到藥王塔的時候,突然有一道身影當面迎來,在見到馮笑后微微一愣,再看四周那數十位師兄、師姐所組成的龐大陣容,頓時覺得喉頭有些發乾。

巧的是,馮笑正好認識這人,他曾經有一次去勛祿堂辦事的時候,就是此人負責接待的。

「黃昭?」

來人正是黃昭,見馮笑認出了自己,當即躬身垂首道:「見過馮師兄,見過諸位師兄師姐……」

黃昭沒有向莫有雪見禮,按理來說,這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但莫有雪卻絲毫沒有動怒,反而和顏悅色地問道:「現在什麼情況?」

黃昭這才連連開口道:「稟告師姐,現在三山五堂的人都來了,包括勛祿堂和刑堂的人,但暫時藥王塔還沒有新的動靜!」

黃昭的這番話裡面信息量很大,比如他所特意提到的勛祿堂和刑堂。

這說明,洛川的這一次壯舉,已經徹底驚動了整個凌劍宗的高層,就算熊原和竇景行再怎麼不願意承認,現如今的洛川都不是他們能夠輕易動得了的人了!

除此之外,黃昭還提到一點,那就是藥王塔沒有新的動靜,這說明什麼?

說明洛川還沒有出塔!

說明他還在繼續向著更高層的塔樓發起衝擊!

那麼現在的洛川到底闖到第幾層了?

藥王塔的第四層並沒有發出金光,但這隻能說明洛川沒能,或者尚未破掉四層樓的記錄,卻並不代表洛川沒有通過第四層的考核。

兩個月之內從一品藥師晉陞二品,而且還破掉了三層塔樓的記錄,這一系列的奇迹已經足以令整個凌劍宗嘆為觀止了,而洛川還沒有停下腳步!

得知了此消息的馮笑等人再一次被震撼,至於莫有雪,則輕輕在嘴角掀起了一絲漣漪。

於是接下來,馮笑與莫有雪這兩大凌劍宗親傳弟子便在眾人的簇擁下,慢步來到了藥王塔的腳下,即便是先來之人也不得不讓開了一條通道,讓兩位師兄、師姐走到最前列。

「嘖嘖,真沒想到,竟然連馮師兄和莫師姐也來了啊!」

「雖說這洛川這兩月之內連升兩品,連破兩層記錄,但這丹藥之術畢竟只是小道,沒道理驚動親傳弟子這般的存在吧!」

「既然你說丹藥之術是小道,那你怎麼也來看了?」

「我……」

一時之間,圍繞著馮笑與莫有雪的竊竊私語不絕於耳,讓人不得不感慨,自今年的外門招考一役之後,近兩個多月所有爆炸性的消息,似乎都是與洛川有關的。

比如突然從一個不能修行的廢物變成了降星五重的強者。

再比如當眾以基礎劍技戰勝了莫有雪,奪得外門榜首。

還有當眾頂撞熊長老,最後還讓熊長老鎩羽而歸。

以及在葯道比斗中戰勝五品藥師孫興昌,晉陞一品藥師,創造藥王塔二層樓新紀錄。

還有刑堂在百草堂吃癟的事情……

再有,就是今天。

然而,眾人沒有想到的是,馮笑與莫有雪的到來,並不是這場盛會的最**,因為就在約莫半刻鐘的時間之後,一片杏黃色的星輝自夜空翩然灑下,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手持短杖,出現在了眾生面前。

當即有眼尖之輩倉惶跪倒在地,沉聲道:「恭迎太上長老!」

==========================================

PS:感謝『雨眠714642544』、『我挺帥』、『博弈哥』2元打賞。 如果說馮笑和莫有雪的到來已經足夠震撼的話,那麼這位老者的出現,則帶給眾人的不止是驚訝,而是驚嚇了。

那可是凌劍宗的太上長老啊!

整個宗門內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存在!

就連徐子林和陳安這兩位凌劍宗副掌門,在面對太上長老的時候都必須保持絕對的謙恭!

毫無疑問的是,太上長老在整個凌劍宗內都是屬於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人物,不少宗門弟子哪怕入門數十年,也從未有幸一睹其真容。

所以當今日太上長老出現在眾生眼前的時候,很多人根本就沒想到,這位宗門內最神秘的劍道巨擘,竟然是一位女子!

因此更準確地說,此時降臨在藥王塔上空的那道星光投影,並不是一位老者,而是一位老嫗。

太上長老當然沒有以本尊親至,而是以無上神通降下了一抹星輝投影,但即便如此,也足以讓眾人膽戰心驚了,一眾弟子如潮水般跪下,躬身而拜,就連身為核心弟子的黎洪和蔡長諱等人也紛紛以單膝及地,給予了太上長老最大的尊重。

場中唯一沒有行跪拜之禮的,只有馮笑和莫有雪。

他們乃凌劍宗弟子序列中最頂尖的存在,在這小祁山內,跪天跪地跪師尊,其餘人皆可不跪!

不管來人是太上長老,還是掌門胡天南!

這便是親傳弟子的特權!

但哪怕不跪,兩人也必須彎下腰身,垂首執弟子禮,以示對太上長老的敬重。

這麼一來,馮笑與莫有雪的身影在人群中就顯得十分扎眼了,太上長老將目光掃向二人,似乎也有些意外。

「你們兩個小傢伙怎麼也來了?」

獨孤伽羅不孤獨 堂堂凌劍宗親傳弟子,落在太上長老的口中,卻變成了「小傢伙」,不禁讓人苦笑連連,卻又不得不接受。

馮笑不敢怠慢,當即開口應道:「弟子承師尊之命,是特來恭賀洛師弟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

太上長老沒有對此發表意見,而是問向莫有雪:「那麼雪丫頭你呢?」

毫無疑問的是,太上長老的這聲稱呼顯得頗為親昵,看向莫有雪的目色中也滿是慈愛之意,讓人羨艷不已。

但在莫有雪的臉上,卻並沒有露出如當日在勛祿堂寶閣外,對那守閣老人般的嬌嗔,而是冰冷依舊。

「稟太上長老,洛師弟乃是我東峰良才,此番入塔再創佳績,自然我東峰與有榮焉,又豈有不到之理?」

太上長老笑著搖搖頭:「看來雪丫頭對老身還是頗有怨言啊。」

莫有雪冷聲道:「弟子不敢。」

兩人的這番對話讓人聽得摸不著頭腦,唯一知曉些內情的馮笑則是苦笑連連,不敢妄自多言。

太上長老看著莫有雪,正想要再說些什麼,卻突然神色微動,轉頭看向藥王塔。

一眾弟子見狀,也紛紛跟隨其目光朝那金光熠熠的塔身看去,卻是什麼也沒看出來。

見狀,太上長老一揮袖,頓時有一片水光憑空乍現,於藥王塔外凝結成了一塊水鏡,其內波紋蕩漾,不多時便呈現出了一道人影。

不是別人,正是此時身處藥王塔內的洛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