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有你在,就是我安心的根源。」


季昆鵬再一次地連聲開口,說話間他的手就握住秦夢秋的胳膊,倒也並沒有逾矩的地方。

秦夢秋只感覺心跳如雷,心慌失措。

這樣的接觸,實在讓她感到不安。

「昆鵬,皇上吉人自有天象,我也會極盡全力的,你就別太擔心。」

秦夢秋的說話間,季昆鵬將自己的身子往前挪了挪,如此一來,也就離秦夢秋更加近了。

秦夢秋大驚失色,一句不要險些脫口而出。

「謝謝,要是沒有你,我真不知道會怎麼樣。」

季昆鵬輕輕一嘆,再次沉聲而語。

他握緊了秦夢秋的胳膊,似乎是在找著依靠。

秦夢秋好幾次都想要將他的手給甩開,可卻又遲遲不動,最終還是放棄了自己的這樣一種想法。

兩個人就這樣子緊挨著,秦夢秋在側卧,而季昆鵬則是在她的身後,握著她的胳膊,兩人不斷地交談著,聲聲交流著。

當第一縷晨光灑進帳篷的時候,秦夢秋輕輕地吁了一口,懸著的那顆心,也放鬆不少。

並且在她的身後,也傳來一聲輕吁,似乎季昆鵬的感覺,也是與秦夢秋完全相同。

「季兄,秦姑娘,你們起了嗎?」

在這時候,帳篷外傳來了李忠旭王子的聲音。

秦夢秋趕緊就翻身坐起,季昆鵬的手就由她身上落開,再次輕輕吁了一口氣,只不過,兩人在對視一眼之間,卻也都還是有些失落和遺憾的感覺。

兩人的應聲間,李忠旭鑽入了帳篷,看著地面上的兩個地鋪,並且還有兩套床上用品之類的東西,李忠旭明顯是輕輕吐了口氣,臉上的焦急也還是化為了笑意。

「大家聽好了,趕緊收拾營地,還有埋灶做飯,吃了早飯我們就上路!」

李忠旭走出帳篷,大聲招呼著他的手下。

朴河更加是趕緊吩咐下去,營地里熱鬧起來,一切就有序地進行了起來。

「高興個什麼勁啊,真搞不明白這傢伙是怎麼當上王子的。」

看著李忠旭一副興奮的模樣,季昆鵬十分不屑,口中不滿地說著話。

聽到季昆鵬的這麼一句話,秦夢秋也就馬上想要笑。

很想告訴季昆鵬,他和你一樣,都是因為有一個好老子才當上了王子的。

只不過秦夢秋的心性可沒有這麼火辣,就此淡然一笑,輕輕搖了搖頭。

就在大家收拾帳篷,並且有人埋鍋造飯的時候。

突然之間,地面一陣震顫起來,有著一陣急劇的馬蹄聲隨之傳來。

「大家注意,警戒!」

季昆鵬和秦夢秋的臉色為之一變,李忠旭也還是趕緊命令了下去。

朴河也大聲叫嚷,迅速之間,所有的人都是行動了起來。

很快,一大隊旌旗鮮明的將士出現,當先一人居然金盔金甲,胯下騎著一匹金錦毛高頭大馬,十分威風。

看著神武大旗邊的一個萬字旗,季昆鵬冷哼了一聲。

「原來是他啊!」

聽著季昆鵬的話,秦夢秋不由得輕聲問著話:「你認識他?」

「大將軍之子,萬猜城,一個最喜歡臭屁的混蛋。」

季昆鵬沉聲說著話,這小子不僅臭屁,還狂妄自大,目無尊上。

在萬猜城的眼裡邊,恐怕除了他的老子大將軍萬天刑之外,沒有誰能夠入得了他的眼吧。

「你和他不和?」

秦夢秋擰了擰眉頭,這其間的氣氛似乎是有些微妙,讓人不安呢。

「和,怎麼會不和呢,一起長大的嘛。」

季昆鵬笑了笑,說話間卻有些咬牙切齒。 將楚塵騙過來!

榮東沒有理會葉少皇的話,閉著眼睛。

「你自己不珍惜生命,也要為你的父母著想啊,榮氏集團,可只有你這麼一個太子爺。」

葉少皇冷笑,大步地走過去,在閃電的電腦記錄上,有復原出來的電話號碼,榮東的手機卡已經重新裝回在他的手機上,葉少皇拿起了手機,撥打了楚塵的電話,按下了免提,放在了榮東的面前。

「機會只有一次,你自己好好把握吧。」

電話很快接通。

「榮東。」

楚塵的聲音!

葉少皇的眼神瞬間變得冰冷了起來,眼眸直盯著榮東。

榮東的嘴唇顫抖,看著手機。

電話那頭,楚塵已經來到了皇甫家。

當手機鈴聲響起來的時候,楚塵都覺得有些意外,榮東極少會給他打電話,絕大多數都是發信息跟他聯繫。

半晌,電話那頭沒有傳出什麼聲音。

楚塵頓時心生了一股不好的感覺,忍不住再喊了一聲,「榮東。」

酒吧包廂,榮東努力地平息了自己的情緒,看了一眼葉少皇,又抬頭看了一眼閃電海豹,海豹直接給榮東做出了一個割喉的動作,意思很顯然,如果榮東敢亂說話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楚少。」

榮東的手顫顫巍巍地拿起了手機,「這段時間跟著你做事,我……很開心。」

楚塵蹙眉。

他意識到了,榮東那邊或許發生了什麼狀況了。

榮東從來不會對他說這種話。

榮東頓了一下之後,聲音再次響起來,「當您線人,三生有幸。」

說罷,榮東將手機猛然地朝著遠處的牆壁猛然地砸了過去,然後用盡了力氣站了起來,朝著閃電海豹怒吼起來,雙眸睜大,腰桿筆直,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來啊!來啊!來啊!」

這一刻,榮東感覺自己渾身都充滿著力量。

十七歲的生命或許有些惋惜,可是,榮東發現,自己竟然一點也不害怕。

就連榮東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能夠作出這個舉動來。

就在這一瞬間,榮東感覺,就算沒有完成夢想,也無所謂了,沒有遺憾,至少現在,他站著,怒吼兩個來自黑鐮雇傭兵的亡命之徒,都不帶害怕的。

葉少皇回過神,憤怒無比,衝上去,再一次將榮東打趴下。

韓建一直都在同步地轉述榮東的話給楚塵,這時候,海豹的神色憤怒,大步上去,雙手提起了榮東,要直接將榮東摔死。

「等一下。」閃電喝住了海豹,走過去將摔在地上的手機撿起來。

手機早就已經被摔碎,處於黑屏的狀態。

閃電輕車熟路地將手機卡取下,用另外一個手機裝上,然後再次接通了楚塵的電話。

「楚塵,你的人在我手裡。」閃電開口。

這時的楚塵已經走出了皇甫家門口,他的身後跟著宋秋,宋秋滿臉疑惑地看著楚塵。

楚塵接通電話的同時,擺手示意宋秋去開車。

「你說的什麼鬼話?讓能說話的人來跟我說話。」楚塵表示聽不懂閃電的話。

「楚塵,我的聲音你應該不陌生吧。」葉少皇拿過了手機,開口說話了,聲音帶著幾分嘲諷,「你倒是有幾分本事啊,居然能夠策反榮東,讓他替你辦事,還這麼死心塌地的!可惜啊,也不知道你會不會給他收屍。」

楚塵咬牙切齒,眼神一冷,「葉少皇,榮東呢?讓我跟他說兩句。」

「你如果還想跟榮東說兩句話的話,那就當面跟他說吧。」葉少皇說道,「鎏金酒吧,對了,友情提醒你一句,現在酒吧里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雇傭兵,你如果報警,大張旗鼓過來的話,我不敢保證,酒吧會不會血流成河。」

「我現在在羊城,到不了這麼快。」楚塵沉聲地開口,這時宋秋已經開車過來,楚塵上車之後朝著宋秋說了一聲,「鎏金酒吧。」

鎏金酒吧是禪城一家規模很大的酒吧,宋秋也沒少去,自然非常熟悉,也沒有多問,立即猛踩油門就沖了出去。

「放心,我們可以等你。」葉少皇說道,「不過,我不能保證,榮東能不能等到你過來了,所以,你越快越好。」

葉少皇說完,立即便掛斷了電話,朝著閃電說道,「楚塵來了。不過,他從羊城過來,最快的速度來到鎏金酒吧,至少也需要一個小時。」

閃電微笑,「這可真是個意外的收穫,想不到,這個誘餌的作用還挺大。」

「那就今晚,將楚塵送上路。」海豹的目光喋血,殺氣騰騰。

車內。

楚塵催促宋秋以最快的速度趕往鎏金酒店,同時,楚塵登錄了『釣者』後台,立即給萬冰山發消息。

酒吧外,萬冰山的手機突然震動,拿出來看了一眼,身子立即坐直了,「『釣者』前輩居然知道我在鎏金酒吧。」

很快,萬冰山的神色凝重了起來。

『釣者』前輩發消息的速度極快,告訴了萬冰山,楚塵報警,鎏金酒吧,有人挾持榮東,逼迫楚塵前往鎏金酒吧,楚塵現在已經在前往鎏金酒吧的路上,『釣者』前輩強調,要求偵查十五組務必確保榮東的生命安全。

萬冰山看著看著,也有點懵了。

楚塵和榮東不是仇人嗎?要挾榮東來逼迫楚塵就範?這是什麼神仙操作!

然而,『釣者』前輩的命令,萬冰山不敢質疑,立即回復消息,「收到。」

楚塵略微地鬆了一口氣,幸好自己今天突然間決定,讓偵查十五組去監視葉少皇,這樣陰差陽錯之下,他能夠以最快的速度安排人靠近鎏金酒吧。

特戰局成員的能力,楚塵信得過。

「姐夫,發生什麼事了?」宋秋終於找到機會來問了。

姐夫接了電話之後就這麼急匆匆地跑了,甚至,姐夫似乎忘了,姐姐還在皇甫家。

「葉少皇勾結黑鐮雇傭兵,挾持了榮東,我不過去的話,他們就殺榮東。」楚塵開口。

聞言。

宋秋腦子裡瞬間冒出了無數個問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