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本想靠著僅存的兩萬塊······可是誰知道,不僅輸完了!還欠了人家這麼多!」陳一惠當時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了!可是幸運女神雖然沒讓她在YAMAL號上贏得她父親的手術費,反而讓她輸完了!還差點就被別人······


可幸運女神偏偏又很眷顧她,讓她遇上了那個該死的「臭流氓!」還被眼前這個傢伙正摟著自己曼腰,可是自己竟然一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

「十賭十輸!你不知道嘛?」

「不是十賭九輸嘛?」陳一惠試圖還想反駁一下,看著還要和自己犟嘴的陳一惠,皇甫一辰捏了捏的臉蛋。

「我說是什麼就是什麼!你又不懂!」陳一惠也沒在意皇甫一辰捏自己的臉,反而是破涕為笑,帶著淚的眸子眯成了一條線,眼角流出了一滴晶瑩剔透的淚珠。

「手術費多少錢?」皇甫一辰的大手輕撫在陳一惠的臉頰上。大拇指抹去那滴淚珠:

「別哭了~我會難受的。」

「謝謝!」

「手術費多少錢!」皇甫一次再次問道,不過這次帶著一些強硬的口氣,因為他看出來了陳一惠並不想說。

「四······四十多萬!」陳一惠被這麼一吼終於說了出來。

「不多嘛!我給你出!」皇甫一辰的顯的很豪氣,不過陳一惠不這麼想,她不想自己欠這個男人什麼!陳一惠不傻,反而十分的聰明,她從第一次見皇甫一辰的時候就知道他絕對是普通人,就算自己有點姿色可是也配不上這個家族少爺,他們豪門不都是要門當戶對嘛!

「不!我自己·······」

皇甫一辰用力一摟,將陳一惠攔到了自己懷裡,而且兩人的鼻子已經緊緊的貼在一起了,皇甫一辰搖晃著腦袋,兩人的鼻子也不由得摩擦了兩下,這讓親密的舉動,陳一惠臉一陣陣的發紅。

「你是我皇甫一辰『睡』過的女人!所以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可是錢當我是借的好嘛?我以後一定還給你!一定!」看著陳一惠堅定的眼神,皇甫一辰只好點點頭。

「好!我答應你,權當是你先借的!」

「嗯!」陳一惠點點頭,雲開霧散,她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小嘴親親的在皇甫一辰的臉頰上蜻蜓點水般的啄了一下。

皇甫一辰被這麼冷不丁的親了一下,感覺臉上竟然有些發熱!怎麼可能?自己以前從來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你這是什麼表情?沒被女孩子親過?」陳一惠站了起來,然後伸手遞向皇甫一辰,示意他從地上站起來。

「不是!第一次被你親!」皇甫一辰看著陳一惠遞過來的手,然後僅僅的抓住,皇甫一辰感覺陳一惠滑嫩的手,故意的用力拽了一下,直接就將陳一惠拽到了!

「啊!」陳一惠大叫一聲,一個踉蹌就摔在了皇甫一辰的身上,胸脯緊貼在皇甫一辰的胸膛上,陳一惠臉上一辰紅暈,腦袋一扭撅著嘴念道:

「你故意的!!」

「對啊!」皇甫一辰臉皮也確實夠厚的,陳一惠聽著皇甫一辰這麼流氓的話依舊撅著嘴猛的扭過頭:

「嗯~嗯~」

兩人就親在了以前,剛想推開皇甫一辰,可是卻被他報的更近了!本來自己就是女生,還被他緊緊抱著,算了!親了就親!反正又不少點什麼,一陣激吻,皇甫一辰拉著陳一惠從甲板上站了起來。

「那咱么就趕緊回去吧!省的你父親在出些其他狀況!」皇甫一辰整理陳一惠那散亂的頭髮。

「可是行嗎?這才剛剛出海一天,怎麼就······」陳一惠覺得皇甫一辰在開玩笑。

「走吧!飛哥去打聲招呼應該就可以了!」皇甫一辰自信的回道。但是就這麼輕描淡寫一句話陳一惠怎麼會相信呢?這艘YAMAL她也是了解過的,已經自是在郵輪上工作的,對國內和國外比較著名的游輪都有調查過!

「皇甫······那個,這艘YAMAL不是賭王的船嗎?」陳一惠只知道這是賭王的船,其他的她也了解不到。

「賭王?」皇甫一辰反問了一句便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以前是,現在不是了!」

「不是了?」

「嗯!」皇甫一辰點點頭:「就在剛才,這艘YAMAL號已經屬於飛哥,所以讓他趕回去應該沒問題!」

「我想起來了!難道你老大就是那個豪賭一億六千萬美金的神秘賭客?」陳一惠忽然想了起來,自己剛剛入賭桌沒多久,大廳里的一百張賭桌全被那個神秘賭客給佔用了,聽老手這是「一拖一百!」 「對啊!」皇甫一辰說的很輕,而且毫不在意的樣子!但是對於陳一惠來講那絕對是驚濤駭浪般的感覺。

「······」陳一惠看著皇甫一辰毫不在意的樣子:「你們的關係很好嘛?他能答應?」

「我們兩家是乾親!」皇甫一辰拉著陳一惠就走向甲板的另一側,陳一惠反問道:

「乾親?」

「就是!我爸是他乾爹,他爸是我乾爹!飛哥和我其中有一個是女的話······」

「就娃娃親了?」陳一惠看著皇甫一辰點著頭立刻就笑了起來:「真想不到你們現在還會有人給自己家的孩子訂娃娃親!」

「是為了家族!」

就這麼一句話就讓陳一惠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心裡不停的難道著:家族!家族!家族!每一個字似乎都如利劍一樣扎進她的心口,然後傳來陣陣心痛。

「你怎麼了?」皇甫一辰看臉色難看的陳一惠問道,陳一惠趕緊瑤瑤說道:「沒事沒事,我就怕你老大······」

「沒事!飛哥很好相處的!而且還有我呢嘛!」皇甫一辰拍了拍胸膛,陳一惠微笑著點點頭。

「飛哥!」皇甫一辰拉著陳一惠走到正躺在躺椅上欣賞夜空的郭念菲喊道,郭念菲坐起身,打量著皇甫一辰身邊的陳一惠,然後一臉微笑的說道:

「嗯~救美成功了?」

「還差點啊!」皇甫一辰摸著腦袋咧著嘴笑著,郭念菲一看就知道皇甫一辰就有事情要說。

「這是我哥兼老大——郭念菲!」皇甫一辰突然想起還沒給陳一惠介紹自己老大呢於是趕緊說道:

「你叫我老大飛哥就好了!」。

陳一惠看著郭念菲英俊臉龐獃獃的說道:

「飛······飛哥好!我叫陳一······」

「陳一惠,女,十九歲,家裡除了你還有個弟弟,正在念高中。你母親下崗了,現在在以販賣蔬菜和水果為生,你父親是個工人,因為早年為了你們姐弟倆日夜操勞,所以積勞成疾,犯了心臟病現在住在中海一醫院。」郭念菲說的很清楚,也很對。

但是聽在陳一惠的耳朵里卻字字扎心,她不知道皇甫一辰的這個飛哥為什麼對他家裡知道的這麼清楚,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飛哥你·······」皇甫一辰也和不可思議,為什麼老大要去調查陳一惠的家庭情況。而且似乎知道了很久了,難道在自己初始陳一惠的時候老大就差的一清二楚了,作為死神會掌管情報的主要負責人,他感覺很尷尬。

郭念菲抬起頭看著陳一惠,而在陳一惠看到郭念菲的眼神的的時候,她感覺到的並不是郭念菲在抬頭看自己,而是自己在仰望他,像凡人仰望神一樣!而且她作為女人的自覺告訴她,這個男人很危險!極其的危險。

「別看老大的眼睛。」陳一惠猛的回過神來,然後轉過頭抱著住了皇甫一辰的胳膊。

「作為皇甫家唯一繼承的人的你——皇甫一辰!是不能和她在一起的?她的家室相比你也清楚了!」郭念菲從未位置上站了起來,看了陳一惠一眼:

「還算有些姿色,但是她配不上我們的家族!」郭念菲直接用了我們,因為兩家人已經連在了一起。

「而且為了讓皇甫家在XG,在南方地位的不斷鞏固,聯姻很重要!而且我想乾爹也不會同意你們在一起的!」

「更何況你們才認識了幾天!」

「老大!」皇甫一辰拉著陳一惠:「飛哥!!老大!你不知道寧拆一座廟,不毀一樁親啊!再說了······」

「你有討價還價的資格嗎?」郭念菲看著皇甫一辰,而皇甫一辰則是看著站在一旁的皇甫一辰和楊陽兩人,投去了救助的眼光,可是兩人均是無奈的攤攤手,搖搖頭。

「那你呢?」皇甫一辰反問了一句!他是第一次這麼有底氣和郭念菲說話,而且是為了這麼僅僅是見兩次面的女人。

「雪兒是家裡給安排的,我不接受也得接受!你也知道他父親是誰,她父親今年要參加大選,需要我們的支持!」

「安安,你也清楚!上杉那我就不說了!」

「我·······」皇甫一辰被卡住了,也無力去反駁郭念菲的話。只好低頭不作聲,但是手依舊緊緊的抓著陳一惠的手。

「陳一惠!」郭念菲喊道,陳一惠抬起頭看著這個眼神冰冷的青年:「干·····幹嘛?」

「我希望你離開一辰,你父親的病不許要你擔心,你弟弟就算不高考,我也有能力將他送到一流大學!你呢?就更不用說了!而且你們的學費什麼都不用擔心!你母親也可以得到你份體面的工作!」

「作為飛騰集團下一任的董事會主席,你不必質疑!」看著陳一惠臉上有些不不相信的表情。

「怎麼選擇?你要知道你是不可能陪的上辰子的,希望你明白!」

聽到郭念菲的話,尤其是那一句:「下一任飛騰集團的董事會主席」!陳一惠心裡百味摻雜,有苦有甜。自己弟弟不用考就可以上一流大學,自己也可以圓了大學夢,父母再也不用自己姐弟倆操勞了!

看著正在思考的陳一惠郭念菲雙手抄在在兜里不溫不火的說道:「當然如果你堅持的話我也沒辦法!」

「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嘛?接下來將沒有一所醫院會接受你父親這個病號,你弟弟永遠也不會出人頭地,或許馬上就會退學了!你母親······你覺得她會怎麼樣呢?」

陳一惠聽著郭念菲的話,眉頭緊皺,臉上更多的是怒意!她狠!狠這個眼前的男人!陳一惠以前基本沒和男孩子接觸過,因為為了好好學習,為了考上大學改變自己的命運,讓家裡好起來!

當她兩次遇見皇甫一辰的時候,這個大男孩卻深深的吸引了她!第一次的「另類」耍流氓讓自己一直記恨著他,第二次「英雄救美」般的出現,讓她深深的記住了這個叫皇甫一辰的男孩。

「郭念菲!」

在一旁的皇甫一辰已然是怒了,「你憑什麼這麼對我!」

「因為我是你哥!所以我必須對你負責!」郭念菲淡淡的說道。

「我才不認你這個大哥!這是我的幸福!」皇甫一辰鬆開陳一惠的手,沖著郭念菲的就打了過去!皇甫一辰自然知道郭念菲的實力,可是自己必須捍衛自己愛情,玩了這多年,見識了形形**的女人,終於找到真愛的他絕對不能放棄!

「你不是我的對手!」郭念菲很容易就握住了皇甫一辰打了的拳頭,「更何況你的巨闕劍也不在身上!」

「別跟我提巨闕!」皇甫一辰一招失敗,一招又起,但是郭念菲已經不給他這個機會!一腳就將皇甫一辰踹在了地上,但是郭念菲依舊抓著皇甫一辰的拳頭。

挨了郭念菲一腳的皇甫一辰已經無力反擊了,嘴裡吐著不停的有鮮血流出!

「我倆沒關係的!!你別難為他了好嘛?」陳一惠看著被郭念菲提溜在手裡的皇甫一辰,嘴角還掛著絲絲鮮血。

「一惠,你·····咳咳咳~別·····咳咳~」沒咳嗽一次皇甫一辰就會吐出一口血,可見郭念菲的這一腳有多重!

陳一惠走到皇甫一辰的身前,用衣袖給給皇甫一辰插著嘴邊的血跡。眼淚不有自主的就流了下來。

「我不想你哭!」皇甫一辰吃力的說著,陳一惠趕緊擦乾淨眼角的淚水。然後擠出一個微笑:

「我不哭!我不哭!」

「你願意和我在一起嗎?」

「不願意!」陳一惠乾脆的回答道,皇甫一辰聽著陳一惠的回答,無奈的笑了起來!此刻的他心如死灰,他以為陳一惠還告訴自己:「願意!願意!我願意和在一起!」

「我想也是!畢竟我們才是第二次見面!」

「不!」陳一惠搖著頭喊著:「不是因為這個!」

「那是為什麼?」

「為了我家!為了我爸媽!我了我弟弟!所以我不能和你一起······」陳一惠忍住了不哭,陳一惠知道他不想自己哭!

「我知道了!」皇甫一辰失落的回應道!郭念菲看著陳一惠,從她的眼神里郭念菲知道她是認真的。郭念菲鬆開手便轉身離開了回了船艙。陳一惠趕緊將皇甫一辰抱住,然後用手摸著皇甫一辰的臉頰。

這是第一次,也將是最後一次,更是唯一一次!

「弟妹!把辰子扶起來吧!」許久不動的浪西海終於走到了陳一惠的身前,皇甫一辰不可思議的聽著浪西海對陳一惠的稱呼。

「弟妹?」皇甫一辰看著陳一惠,然後又看看浪西海,不解的問道:「海哥?這是怎麼回事?」

「當然老大試探試探她了!」楊陽攙扶著皇甫一辰站了起來,「真是想不到,老大還真能下的去腳,還這麼狠!」

陳一惠不懂兩人說什麼,試探自己?皇甫一辰抓著陳一惠的手,然後看著浪西海問道:

「海哥,飛哥他·······」 「當然是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了!」浪西海帶著些嘲笑的語氣說道:「你今天怎麼就這麼笨呢?」

「你看不到yamal是朝著哪裡開的!」

「中海?」皇甫一辰這才發現,yamal號早就改變了航向!正朝著中海返回,「那為什麼······」

「你真以為這是老大調查的?」

「那是誰!」皇甫一辰依舊帶著些許的不高興,誰讓他這麼說自己和陳一惠呢!非得給自己倆拆散了!

「你老爸!所以壞人只能讓老大做了!」楊陽看著皇甫一辰:「你是皇甫家的獨子,你覺得你父親真的能讓你和認識兩天的女孩就在一起了?」

「所以你老爸就打電話通知老大測試一下這個女孩品質如何了!」浪西海看向陳一惠說道:

「如果你剛才選擇了和辰子在一起!你知道後果嘛?」浪西海沒有直說,而是問了一句,讓她猜一猜!因為浪西海很皮!

「不·····不知道!」陳一惠也不沒浪西海,因為她一直擔心的看著皇甫一辰,一隻手給皇甫一辰揉著胸口,希望他好一點。

「老大會毫不猶豫的把你殺了!」

「為什麼!」皇甫一辰驚訝的問道!而就這麼一句話,也讓陳一惠愣住了!說殺就殺了?

「你想啊!為了一個認識才兩次的男人,就拋棄了自己的家人!拋棄了為自己日夜操勞的撫摸,拋棄了自己的親生胞弟!僅僅是為了一個才認識了兩次的男人,你覺得這樣的女人值得要嘛!」

「這樣的女人值得做你們皇甫家的兒媳嘛?」

皇甫一辰終於明白為什麼剛才老大那麼問她了,就是讓她在自己和他家人做選擇!如果真的是為了一個僅僅認識了兩天的男人就放棄了自己的家,那樣的女人真的是不能要了!

「那現在?」

「你覺得呢?」楊陽反問道!陳一惠的臉上也輕鬆了很多,那個剛才面色冰冷的男人就是為了考驗自己嘛?

「我真傻!還衝著老大動手了!」皇甫一辰想想剛才真的是傻透了,還對子老大出手!那不是找死嘛!

「還好你出手了?」

「啊?」這就讓皇甫一辰更不解了「為什麼!出手還對了?」

「當然了!」楊陽扶著皇甫一辰走到船內:「不打怎麼體現出你的決心和你的真心呢?」楊陽將皇甫一辰的胳膊搭在了陳一惠的肩膀上:

「我兄弟就交給你了!」接著就又拍了拍陳一惠的肩膀,沒拍一下就讓陳一惠的身體顫一下。

「晚上的時候注意身體,畢竟老大剛才那一腳挺重的!注意點!」說完楊陽轉身離開了!浪西海則是笑嘻的走到陳一惠的身前:

「弟妹啊!初次見面也沒什麼好送的你的,這個你拿著!」

陳一惠接過浪西海給的東西,剛想說聲謝謝呢,浪西海已經跑沒影了!低下頭看著這手裡的東西,陳一惠臉頰上立刻多了一絲紅暈,臉蛋上紅撲撲的。因為浪西海給的是一盒——杜蕾斯牌避孕套還是超薄的!

「海哥就這樣你別介意,別介意!」皇甫一辰尷尬的笑著,但是心裡想的則是:海哥,好兄弟!陳一惠扶著皇甫一辰:「我知道!」陳一惠紅著臉,攙扶著一瘸一拐的皇甫一辰回了船艙。

yamal號停靠在中海的港口已經已經是過了四天了,郭念菲等人下了游輪就看到一列車隊在碼頭等著了。車隊清一色的黑色賓士s500,中間夾著一輛白色的悍馬和一輛銀白色的布加迪威龍。

接著從賓士s500的車門被打開,從車上下來的都是身穿黑色西服的保鏢,從車隊前,一字排開到車隊尾全部都成跨立姿勢。而從悍馬和布加迪上下來的則是子龍他們幾個人。

子龍從布加迪上下來,看著郭念菲立刻就沖了上去,秦墨,齊武李白幾人也紛紛的跟了上來。

「老哥!你可回來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