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楚楓,你現在已經無路可逃,我要親手殺了你,」蘇曼俏臉冰寒,眼中充滿了殺意,這讓楚楓心中一驚,快速閃退,與她保持距離,


蘇曼的臉非常的紅,像是染了胭脂似的,此刻的她感覺自己的神志越來越模糊,渾身燥熱難當,心底深處有股濃烈的yuwang升騰而起,幾乎要將她淹沒,

身體的這種變化讓她大驚失色,她知道自己已經中了曼華蛛蟒的毒,很快就會徹底失去神志而被qingyu淹沒,到時候後果不堪設想,

想要保住自己的清白,唯一的辦法就是將這裡唯一的男人楚楓給殺掉,只要殺了他,到時候就算是曼華蛛蟒的毒徹底爆發,只要沒有男人在此,也就無恙了,

「此刻的你已經中毒至深,連走路都搖晃了,想要殺我恐怕不容易,」楚楓的眼神有些冷,他知道蘇曼的心思,當下祭出一座七層的玲瓏骨塔懸浮在頭頂,垂落瑩白色的絲絛,同時將血殤弓也祭出,拉動無弦凝聚出光箭鎖定蘇曼,

「你……竟然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看著以光箭鎖定自己的楚楓,蘇曼非常的吃驚,雖然楚楓的臉色也很紅,眼中同樣有yuwang的火焰在燃燒,可是其元神卻非常的清醒,並不像她那樣感到渾噩, 楚楓的元神的確沒有收到多大的影響,先前被極陰寒氣浸蝕,本是感覺有些頭暈目眩,可是自從衝到石林深處,九個神靈古篆便溢出了縷縷清涼的氣息,讓他的元神恢復了清明,

「唰,,」

蘇曼突然發難,她瞬間消失在原地,拉起滿天的殘影,每一道影子都似仙女起舞,身姿妙曼,但是卻有恐怖的殺力,其雙手揮動,打出滿天的掌印,鋪天蓋地轟殺而來,

楚楓手中的血殤弓輕輕一顫,血色的光箭「咻」洞穿而去,他快速拉弓,頃刻間發出十餘箭,同時展開步伐閃避蘇曼的手印,

「你的七層骨塔與手中的弓倒是了不得的寶貝,可惜就算你使用它們也不是我的對手,」蘇曼眼神冰冷,她是真的對楚楓有了必殺之心,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她沒有別的選擇,

「嗡,,」

蘇曼的身後顯化出一輪皎潔的神月,像是天上的月亮濃縮后而出現在她的腦後,與此同時她的每一寸肌膚都透射出冰藍色的神光,使得她看起來如同月神下凡,超凡脫俗,擁有難言的仙姿,

「極陰之寒,冰封萬里,」

蘇曼雙手捏動神通法訣,玉手一揮,冰藍色的神能「唰」的將這片石林空間籠罩,這裡的所有物體全都變成了冰雕,不管是石林還是大地,甚至是空中都出現了無盡的冰屑,

楚楓只覺得一股冰寒之氣侵入體內,寒冷刺骨,血液都差點被凍僵了,他仰天長嘯:「給我破,」

「轟隆隆,」

紫金血氣沸騰,在楚楓的體內燃燒了起來,他的身體如紫金琉璃,旺盛的生命血氣澎湃洶湧,轟然聲中將四周的冰屑全部震飛,

「離火世界焚乾坤,」

楚楓身軀一震,太初神海異象顯化,裡面的離火世界顯現了出來,無盡地位藍色離火傾瀉而出,熊熊火焰淹沒了四方,將這股冰冷的氣息壓制了下去,將冰屑融化,

「蘇曼,你我並無仇怨,為何非要苦苦相逼,」楚楓眼神冰冷,心中有股怒火熊熊燃燒,道:「此刻的你已經中毒至深,早已跌落了巔峰狀態,體內神能動動用的也不足一成,恐怕道宮境界的戰鬥力都發揮不出來了,你認為真的可以殺得了我嗎,」

「殺不了也得殺,既然無法離開有古陣的石林,我蘇曼的清白絕對不能毀在你的手上,今日沒有別的選擇,」蘇曼嬌軀搖晃,覺得渾身燥熱不堪,體內像是有烈火在焚燒,並且有股難以控制的yuwang升騰而起,使得她的道心非常的不穩,一身精純的神能難以運轉,

「誰要你的清白,你的身子對我沒有吸引力,」楚楓退到遠處,警惕地看著蘇曼,道:「蘇師姐,你想保住清白,我倒是有個辦法,你讓我封住你,這樣就不至於在情毒爆發的時候失去理智,而我的元神並未受到影響,當可以壓制肉身上的yuwang,如此我們兩人都可保無恙,」

「你……」蘇曼嬌軀一顫,她曾經歷練的時候可是公認的神州幾大美人之一,而楚楓竟然當面說她的身子沒有吸引力,對於一個女人來說這無異於是羞辱,

聽到楚楓提出的建議,蘇曼的臉色就更加的冷了,緊緊咬著貝齒,斥道:「你這個浪蕩下流的登徒子,你休要矇騙我,若讓你將我封住,屆時便只能讓你為所欲為,我豈會不知道你的心中的齷齪想法,」

「你這個女人真是油鹽不進,」楚楓差點沒被蘇曼的話給嗆死,生平第一次被人當成下流的浪蕩之人,這讓他有種想吐血的感覺,

「無論如何,就算若兒傷心欲絕,今日我也要殺了你,」

蘇曼展動身形,幻化出滿天的分身,瞬間沖向楚楓,展開疾風驟雨般的攻擊,將這片空間都被打爆了,無盡的寒冰神能在沸騰,這裡的氣溫瞬間降到了絕對零度,

「轟,,」

楚楓頭頂七層玲瓏骨塔,垂落絲絛來護住己身,同時施展霸體金身訣,每一寸肌膚都變成了純金色,其上閃耀密集的古篆,同時以伐字訣演化萬千手段來化解蘇曼的攻勢,

「鏘」、「鏘」、「鏘」、「轟」……

刺耳的金屬顫音與轟響聲連成一片,蘇曼是鐵了心要鎮殺楚楓,出手非常的凌厲,滿天都是她幻化的身影,每一道聲音都擁有強絕的攻擊力,將楚楓圍在中央不斷轟殺,

楚楓將逝我、道我、神我、真我以及日月神臟全都顯化了出來,甚至將太初神海中的九大異象世界全部顯化,攻防一體,不斷與蘇曼對碰,打得神能與血氣沸騰,直衝九霄,

「你修的是什麼法,竟然能顯化出種種異象,九大異象神海,各種匪夷所思的神臟,你若不是浪蕩下流之人,我或許還會惜才,留你性命,可惜你這種人絕對不能留在世上禍害他人,」

蘇曼被楚楓展現出來的手段所震驚,她怎麼也想不到這世上竟然有人能修鍊出九大異象神海,而且將神臟秘境修鍊到這般地步,顯化種種神通,實在是太難以置信了,

「我這種血脈修的自然是太初真龍體傳承的《真龍不死天功》,讓你驚訝的事情還多著呢,你這個固執己見的女人,就算你高出許多境界,想要殺我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我倒想看看你還能堅持多久,」

「別以為我身中曼華蛛蟒的情毒就殺不了你,道宮境界的手段不是你可以想象的,」蘇曼的美眸突然變得詭異起來,瞳孔中有大道神紋在演化,交織成兩盞神燈,與此同時其眉心有冰藍色的漩渦浮現,一道熾盛的神芒「唰」的洞穿向楚楓的眉心,

這種攻擊手段是楚楓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他發現蘇曼的眉心射出的神芒竟然輕易穿透了他的防禦,不禁讓他心中吃驚,一個側步躲閃開去,

「嗡,」

就在楚楓剛好避開蘇曼眉心中射出的神芒時,他的身體猛然一震,大腦頓時嗡鳴了起來,一片空白,像是有無形的力量浸入了神識海中,讓他的元神一震動蕩,瞬間只覺得天旋地轉,眼睛發黑,

「我說過,道宮境界的手段不是你能想象的,我雖然無法調動多少神能,但元神的力量卻沒有削弱,鎮殺你不是難事,日後投胎再做修者,對敵時記得防備對手的元神攻擊,」

蘇曼的聲音在楚楓的腦海中回蕩,他雙眼發黑,什麼都看不見了,身體轟然聲中到了下去,這種狀態並不是受到了重創,而是元神被攻擊后,一時間難以恢復,肉身的感知依舊很清楚,但元神的感知卻非常的弱,他看不到石林中的場景了,但卻能感覺到蘇曼正在快速逼近,

「我不能就這樣因為誤會而死在蘇曼的手中,娘親在等著我,晴雪在等著我,雨馨在等著我,還有龍淵澤中的神曦姐姐他們都在等著我,我不能讓他們難過,不能讓他們傷心絕望……」

楚楓感到神志模糊,他覺得自己就要昏死過去了,可是他不甘,不甘心就這樣死在蘇曼的手中,他要抗爭,他要與命運抗爭,

此刻蘇曼已經來到了楚楓的面前,她蹲下身來看著半昏迷中的楚楓,嘆息道:「其實我並不想殺你,畢竟若兒傾心於你,且你這種血脈潛力無窮,未來必成一代天驕,只可惜,你心性浪蕩下流,做了那些齷齪之事,而今又遇到這樣的事情,為保我冰清玉潔的身子,不得不做出這樣的選擇,只希望你來世投胎做個好人,」

聽到蘇曼的話,半昏迷中的楚楓鬱悶得很想給她一耳光,什麼叫做浪蕩下流,什麼叫做齷齪,對於他來說這完全就是羞辱,

楚楓雖然已經神志模糊,但他在心中不斷告誡自己要抗爭到底,絕對不能放棄,如此便使得僅有的一絲神志並未完全迷糊,他以殘存的神志暗中調動神能精氣與血氣悄悄凝聚於右掌,

「若兒對不起,原諒小姨的迫不得已……」蘇曼充滿內疚的聲音傳到了楚楓的耳中緊接著他便感受到一股危險的氣息將自己的頭顱籠罩,顯然是蘇曼打算動手取他的性命了,

在這危險的時刻,也是蘇曼的防備之心最鬆懈的時刻,早已經凝聚在楚楓的右手上的神能與血氣突然爆發,他一掌印在了蘇曼的胸口,紫金色的手掌將其雙峰都覆蓋在手中心,掌力吐出,轟然將蘇曼震飛幾十米,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胸骨全都裂開了,連內臟都裂痕斑斑,

「你……」蘇曼落地后捂著胸口,嘴角掛著血漬,臉色非常的蒼白,她難以置信地看著躺在地上的楚楓,道:「你在我的元神攻擊下竟然還沒有徹底暈死過去,我是太大意,低估了你,」

蘇曼搖搖晃晃,她感覺渾身的肌膚更加燥熱了,內體熊熊烈火爆發,非常的難受,本來因為受傷而蒼白的臉上卻突然湧上了潮紅,冰冷的美眸也變得秋波蕩漾,像是能滴出水來,

她感覺自己的意識變得有些模糊,心中有股yuwang在淹沒她的理智,看向躺在地上的楚楓時,心中的殺意不知不覺在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難以形容的火熱感,那個她本要殺的男人,此刻卻讓她心旌動蕩,呼吸紊亂……

「不,我不能被曼華蛛蟒的催情毒氣控制,我要保持最後的清醒,殺了楚楓,只有這樣才能保住守身數百年的清白身子,絕不能毀在這個下流齷齪之徒的手中,」

蘇曼緊緊咬著貝齒,臉上充滿了痛苦,眼神非常的複雜,心中那股濃烈的yuwang驅使著她想要與面前的男人親熱,可是僅存的理智卻告訴她必須要殺了那個男人,

此刻,楚楓躺在冰冷的地面上,雖然神志已經非常的模糊,但還是能聽到蘇曼說的話,也能感受到蘇曼正在不斷靠近,而他的身體也因為曼華蛛蟒的毒而變得非常的燥熱,心中同樣有無邊的yuwang在翻騰,

不管是對於楚楓還是對於蘇曼來說,這都是非常難熬的時刻,楚楓擔心蘇曼在靠近的時候還能保持神志,這樣的話他就會真的死在其手中,因為他已經無法再調動神能精氣與血氣來反擊了,

蘇曼的心情同樣焦急,她在極力壓制那股在體內翻滾的yuwang,以至於讓她每一步都走得很艱辛,短短几十米的距離,竟然用了整整十幾個呼吸的時候都未能走完, 蘇曼知道自己必須克制住心中的yuwang,以僅存的清醒的神志強行壓制曼華蛛蟒的毒,至少在走到楚楓身邊的時候還能保持最後的清醒,只有這樣才能保住清白,

楚楓與蘇曼的心思截然相反,他在盼著蘇曼體內的毒快些徹底爆發,屆時她就會失去理智,迷失在無邊的yuwang中,

雖然這並不是楚楓想要的結果,但目前沒有別的選擇,在生命的面前,他寧願選擇結下一段孽緣,只有這樣才有活下來的希望,活下來才能做更多的事情,才能去完成肩上的那些使命,在未來去保護身邊的人,

十米、九米、八米、七米……

蘇曼距離楚楓越來越近,她的每一步都邁動得非常的辛苦,眼神中充滿了掙扎,內心的yuwang越來越熾烈,如同熊熊烈火在燃燒,她感覺自己已經達到了極限,無法再堅持下去了,

就在她距離楚楓還有五米的時候,她的臉色與眼神徹底的變了,臉上一片緋紅,口中喘著如蘭似麝的香氣,眼眸充滿了火熱的yuwang,像是兩汪秋水似的波瀾起伏,幾乎要滴出水來了,

蘇曼終究未能壓制住曼華蛛蟒的毒氣,無邊的qingyu將她淹沒,最後的一絲神志也被yuwang吞噬了,她如同瘋了似的撲向躺在地上的楚楓,瘋狂撕扯他的衣衫,並且用火熱性感的嘴唇聞著他額頭、眼睛、鼻子、嘴唇、臉龐以及脖子,

此刻楚楓的神志已經非常的迷糊,恍然間只覺得有個女人在與自己親熱,但是意識模糊的他已經想不起這個女人是誰了,

石林中迷霧沉浮,天上的月華灑落下來,皎白的月光灑落在蘇曼那晶瑩如玉的肌膚上,讓她的肌膚閃耀著玉質般的光澤,

她騎坐在楚楓的身上,動作非常的瘋狂,滿頭青絲在身體搖晃時飛揚而起,

……

這片石林中平常是沒有人來的,可是此刻卻有一雙美麗的眸子在石林的石筍后驚訝地看著這一幕,那雙美眸中充滿了難以置信,像是見到了天底下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小姨怎麼會……」藍心若躲在石筍后,單手掩著嘴,充滿驚訝的眼神中逐漸浮現出水霧,她原本是擔心楚楓會傷在蘇曼的手中,所以才跟下來的,卻不曾想在這石林的深處見到了這樣的畫面,

「小姨冰清玉潔,下嫁聖主也是迫不得已,數百年來都沒有讓聖主觸碰過肌膚,她這樣高傲的性子與止水般的心境,怎麼會和楚楓做出這樣的事情,而且還……還如此的主動,如此的瘋狂……」

藍心若的心情非常的複雜,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小姨騎坐在自己心愛的男人身上,看著他們巫山雲雨,心中非常的酸楚與難受,

可那畢竟是她的小姨,她想恨卻恨不起來,而且她知道楚楓身邊還有晴雪和雨馨,而她就算是如願以償與楚楓在一起,也只是他的女人之一罷了,

「小姨……你為何偏偏要和楚楓……」藍心若的臉上充滿了痛苦與複雜的表情,美眸中淚水滾落,心中自語:「你明明知道他是我愛的男人,而你卻是我的小姨,你讓若兒如何自處,倘若不是你,是別的女子也就算了,可是我們之間的輩分,難道要若兒將來與你共侍一夫么……」

藍心若的心中充滿矛盾與糾結,她很痛苦,不知道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明明在不久之前,小姨蘇曼還聲稱要殺楚楓,可是現在卻如此放縱的與他歡愛,

看著迷霧中月光照射下的蘇曼的晶瑩玉體,隨著身體的動作而飛揚的青絲,口中發出婉轉嬌啼,藍心若的臉通紅如血,這樣的畫面讓她感到羞憤,

可是她卻不知道這件事情的真正原因,因為她所在的位置正好只能看到蘇曼的後背,在視線受阻的情況下,自然也看不到楚楓是眯著眼睛半昏迷在地上,

藍心若的身心備受折磨,在這種情況下她很想閉上眼睛,卻鬼使神差地伸出頭去觀看,她想要閉住聽覺,卻不由自主要去偷聽,矛盾痛苦與羞憤等各種心情在心中糾纏,

時間過的很快,至少對於藍心若來說簡直就是度日如年,她在剛入夜不久便到了這裡,現在已經是半夜了,這裡變得非常的安靜,婉轉的嬌啼已經消失了,只有富有節奏的心跳聲在石林深處響起,打破了寧靜的夜,

蘇曼一絲不掛趴在楚楓的身上,臉龐與雙手都貼在他的胸膛上,渾身酥軟,肌膚粉紅,此刻正閉著眼睛,像是熟睡了一般,

男女交合后,蘇曼體內的曼華蛛蟒毒氣逐漸消失,她緩緩恢復了神志,長長的睫毛顫了顫,剛睜開眼來便感覺到自己的臉與身體都依偎在一具強健的肌體上,忽然間臉色驟變,一下子就坐了起來,

誰知她剛做起來便「啊」的嬌呼一聲,只覺得某個地方傳來撕裂般的痛,她整個人都怔住了,眼中充滿了恐慌,緩緩低頭看向自己的身體,如花的容顏頓時蒼白如紙,眼淚順著眼角滾滾滑落,

「怎麼會這樣,這麼會這樣……」蘇曼疊聲呢喃,像是失了魂,她的神情有些獃滯,看著自己的下身,再看著楚楓的赤身,終於回憶起了什麼,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蘇曼心高氣傲,數百年來守身如玉,未對任何男人假以辭色,沒想到數百年的貞潔卻被你這個下流的浪蕩之人毀於一旦,」蘇曼微仰著頭看著天上的殘月,她緩緩閉上了美眸,晶瑩的淚水如珍珠般滾落下來,

「我要殺了你,」蘇曼重新睜開眸子,眼神變得特別的冰冷,充滿了殺意,她抬微略顫抖的縴手,神能凝聚成掌刀,對準了楚楓的脖子,

冰藍色的掌刀距離楚楓的脖子不足兩尺,可是卻遲遲沒有斬落下去,可見蘇曼的心中也是非常矛盾的,守身如玉數百年,今日卻因此而一損無疑,

正是因為貞潔如此的寶貴,對於這個奪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蘇曼雖恨但卻又有些下不了手,她的眼神變得有些複雜,縴手揚了幾次都未能斬落下去,

「不行,我一定要殺了這個傢伙,」蘇曼咬牙切齒,眼中的殺意瞬間熾烈了起來,縴手揮動,冰藍色的掌刀「唰」的斬向楚楓的脖子,

「小姨手下留人,」

就在冰藍色的掌刀即將斬中楚楓的脖子時,藍心若知道自己無法在隱藏下去了,再不出現的話,楚楓就得身首異處,危機時刻她閃身而出,點出一記指芒「嘣」的將冰藍色的掌刀擊碎,並瞬間掠到了楚楓的身邊,一把將他抱在懷中,

「若兒……你……你怎麼會在這裡……」蘇曼怔住了,臉色「唰」的通紅如血,驚叫一聲趕緊捂住自己的雙峰與下體,羞得快要哭出來了:「若兒,你轉過身去不要看,不要看小姨的身子……」

藍心若深深一嘆,抱著楚楓轉過身去,道:「若兒不看便是,小姨你趕緊穿上衣衫吧,」

蘇曼醒后說的那些話讓藍心若明白了什麼,她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有蹊蹺,絕對不是兩人自願的,否則小姨也不會要殺楚楓,而楚楓也會是這種昏迷不醒的狀態,

身後傳來悉悉索索的穿衣聲,蘇曼以神能精氣將下體的污穢凈化,快速穿戴整齊,而後轉身走到藍心若的身邊,充滿了內疚,道:「心若,是小姨對不起你,可是事情不是小姨可以控制的,希望你能原諒小姨,」

「事情已經成為事實,說這些還有什麼用呢,不管我怪不怪你,你和他發生的事情都已經無法改變了,」藍心若嘆息,眼中帶著些許凄楚,

「若兒,小姨真的不是故意的,都是因為中了曼華蛛蟒的毒,所以才……失身於他,這個浪蕩下流的傢伙,你可不要被他的外表所矇騙了,將來傷盡了心,小姨這就殺了他,以免他將來傷害到你,」

「小姨你住手,」藍心若緊緊抱住楚楓,抬頭怒視著蘇曼,道:「若兒知道小姨數百年守身如玉,而今卻一損無疑,心中很難過,這件事情雖然不是小姨的錯,但也不是楚楓的錯,他至今都昏迷不醒,根本不可能主動侵犯你,」

說到這裡,藍心若頓了頓,不禁搖了搖潤澤的紅唇,道:「況且你們巫山雲雨時若兒就在附近,整個過程都是小姨你佔據主動,所以你沒有理由殺他,」

「若兒你……」蘇曼臉色通紅,連耳根都紅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那樣的畫面會被自己的外甥女盡收眼底,然而既已失身於楚楓,除了殺他還有別而選擇嗎,

「不管怎樣,小姨都必須殺了他,否則你讓小姨以後怎麼做人,」

「小姨,你殺不殺他與以後怎麼做人有何關係,你雖然名義上是聖主夫人,但你和聖主從來都沒有夫妻之實,今日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楚楓才是小姨唯一的男人,小姨倘若殺了他,難道以後真的不會後悔嗎,若小姨意外懷上了他的孩子又該如何是好,將來孩子出生,問起他的父親是誰,小姨又該如何回答,」

「你讓小姨怎麼辦,怎麼辦,,」蘇曼幾乎是吼出來,她雙眼含淚凝視著藍心若,道:「若兒你知道嗎,就是這個讓你百般維護的男人,數年前在神日峰後山的溫泉池窺視小姨沐浴,還偷走了小姨的內衣,若兒你若不信,在他的衣物中招招就知道,內衣尚在他的身上,」 重生九零做大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