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武安君,大事不好,韓信分兵兩路網同仁和夏河而去了!」


軍床的簾帳之外放著一把死神的鐮刀,上面的血跡已經呈現暗紅之色,乾涸的血跡象徵著許久未曾沾染的殺戮。

「恩!?」

帳篷內的聲音陡然一低,隨即便是一聲重重的嘆息。

「隨他去吧,兵力乏少,若是再分兵出去的話,此城難守。」

跪著的人似乎心中有些不服,道:「武安君,若是讓他們斷了歸路,我們該如何是好?」

「能是如何,守著城便是了。」白起躺在裡面說道,始終不見他坐起來,更別說站著了。

下方的人臉色漸漸難看了起來,最後化為了一聲冷冷的哼聲:「武安君號稱軍神,前日大秦之軍敗到城下而不開門迎接,如今又畏首畏尾的避戰,如何對的起陛下的浩蕩隆恩!」

「你不服氣是嗎?」裡面響起了一聲笑意。

「是,我不服氣!」跪著的人說道。

「居然不服氣,那你就去死吧。」

淡淡的聲音響起,那立著的鐮刀突然抖動了起來,接著唰的一下飛了過來。

「白起!你對外怯弱,對內卻如此殘暴,我跟你拼了!」

他憤然而起,人還沒到跟前,就讓鐮刀割去頭顱,頓時倒在了血泊之中。

「不聽話的人,總是要殺的。」

裡面的人嘆了一口氣,接著響起了如雷一般的齁聲——睡著了。

咸陽城,正直深夜,一道人影突然出現。

「家主,大事不妙!嬴政要對付項羽,由此牽連到鑒寶台,馬上要讓人來帶走小姐和她的朋友!」

鑒寶台的塔樓之中,突然出現的人影對著坐在書房之中的人說道。

「什麼!」

一個紫發的中年男子手猛地一抖,旋即迅速的站了起來。

「消息可是準確?」

「千真萬確!嬴政已經下令,軍馬即將出發,各大高手也已待命!」

紫發男子正是鑒寶台之主,赤超塵。

「他們要怎樣?」赤超塵皺眉。

「看嬴政的目的,應該是要交出小姐等三人方可!」

「哼,斷然不行!」

赤超塵大袖一擺。

「家主!」

追妻交響曲 黑暗中的人語氣一變,說道:「我知道小姐為家主掌上明珠,但是眼下大局為重,不得不犧牲啊……」

赤超塵看了他一眼,隨即嘆道:「嬴政覬覦已久,為了對付他人已經可以毫無顧忌的對我們出手,你覺得他直接向我們下手的日子還會遠嗎?」

那人頓時沉默了下去。

「他這是一石二鳥之際罷了,他容不得我等存在,這是鑒寶台的劫難啊。」

長長的嘆息一聲,赤超塵抓起了桌面上一支玉如意,那是他的兵器。

「讓赤靈離去。」

「家主!」

「若是我們幫助大秦,交出小姐,鑒寶台遲早是為嬴政而掌控,再幫助大秦對付項家,那不久將會煙消雲散。」

赤超塵摸著手中的玉如意,眼中帶著一抹哀傷之色。

「赤靈和項家的項羽關係非同一般,只要離開此處,不需多久便能借項家之力捲土重來!」

「嬴政必然也能想到此處,他的目標一定是赤靈三人,讓所有長老保護赤靈,衝出咸陽,去往長安!」

「長安?」

「是! 幽冥剪紙人 我得到消息,項羽似乎在前往長安,只要見到項羽,一切就安全了。」

「那項羽也架不住大秦的人啊。」

「項羽在的地方,項玄一定會趕去,只要項玄在赤靈身邊,這天下又有誰能夠傷的了她呢?」

赤超塵臉上帶著一抹笑容,只是看著有些苦澀。

災難,總是來的急促,讓人難以準備。

而作為一個傑出的領導者,他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分析出敵人的準確目的和自己的應對方法。

他想的非常不差,送走赤靈,方才是唯一讓鑒寶台存活下去的道路。

「通知下去,讓所有人來鑒寶塔大堂見我。」

「那我……還回去秦宮嗎?」藏在黑暗之中的人問道。

「尚景,這些年苦了你了,你隨小姐一起撤退,護她周全,一定要讓她見到項羽!」

赤超塵抬起了手,帶著沉重。

黑暗中的人慢慢的走了出來,是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

男人沒有鬍鬚,喉結也非常的平,顯然失去了一些身為男人的特徵。

他的臉上帶著一絲動容,一絲感激,最後點了點頭,道了一聲是。

看著人影離去,赤超塵四處看了一眼,留戀也只是短暫的一瞬間。

「這一切,都必須讓赤靈帶走!」

他來到了最高處,轉動了一顆水晶球。

奇異的光芒籠罩著整個鑒寶台,接著鑒寶台之中的寶物慢慢的消失,全部進入了那顆水晶球之中。

再將那水晶球裝入一顆戒指,做完這一切的時候,下方也是人聲鼎沸。

赤靈、花木蘭和項誅站在人群的最前面,同時臉上也掛著濃濃的疑惑。

沉重的腳步聲從樓梯上慢慢下來,赤超塵揚起臉龐,看著赤靈帶著一絲不舍。

「大難,臨頭了。」

他毫不掩飾,直白的說出這幾個字,讓全場嘩然而起。 「父親,到底是怎麼回事!?」

赤靈睜著一雙桃花美目,不解的看著上方自己的父親。

低下眼,看了一眼自己那亭亭玉立的女兒,赤超塵心中一抽。

搖了搖頭。

「長話短說,事情已經急迫。嬴政借口項家之事,要利用我們對付項家,想藉機滅掉我們。」

赤超塵知道話該怎麼說,才能逼迫眾人前去選擇。

「什麼!」

一干長老頓時變色,接著沸騰起來。

「嬴政早就覬覦我等家大業大了,今日終於是露出了獠牙!」

「著實可惡! 豪門小俏妻 如今項家有項玄這尊大神在,如日之中天一般,何人可擋?」

「我等若是供其驅使,來日必然為項家所滅!」有人複雜的看了一眼項誅。

「項家如今為天下大族,我鑒寶台才搭上這層關係,嬴政就坐不住了,哎!」有人搖頭嘆息,看著赤靈說道。

赤靈搭上了項家,這個消息讓鑒寶台眾人高興不已。

鑒寶台生意很大,在整個王者大陸上也是響噹噹的。

家大業大,自然也有人覬覦,而且覬覦鑒寶台的都是一些龐然大物,因此也需要有個堅強的依靠,才能夠讓這種生意長久下去。

很顯然,項家非常適合做這個靠山,可是眼下……

「要不了多久,秦軍就會來到,我們已經沒有了多少時間。」赤超塵搖了搖頭。

「家主,小姐斷然不能交!」

能夠做到長老,大多數還是有腦子的,立馬不少人喊了起來。

赤靈怔怔的看著,突如其來的災難,讓她有些措手不及,而自己儼然已經成為了中心和導火索。

「不錯!不惜一戰,絕不交出小姐!」

聽著人群之中的吼聲,尚景忍不住點了點頭。

家主的目的,達到了。

赤超塵沉默了,隨後緩緩的轉過身去。

「我可以死,鑒寶台不能滅!赤靈一定要活著,只要你見到項羽,帶著項家的人回來,鑒寶台一定能東山再起,還能比往日做的更好!」

「家主!」

「父親!」

赤靈頓時臉色一變。

「家主,好漢不吃眼前虧,我們先撤出咸陽,來日再藉助項家之力打回來!」鑒寶台的大長老勸道。

「咸陽,為矛盾中點,也是鑒寶台多年利益中心之一,從未有失。今日要放棄此地,是被迫選擇,而我作為當代家主,定然不能就此離去。」

沉重的身影慢慢回過頭來,他手中出現了一個戒指,丟向了赤靈。

「靈兒,你拿著這個戒指,離開咸陽,去見項羽!」

「父親!」

捏著手中的戒指,兩行淚水應聲落下,再不見平日嫵媚之色。

「我留在此地,拖住秦軍步伐。」

赤超塵再說了一句,伸手,一把掀開自己長袍,而後沖著眾多長老跪下。

「家主!」

眾人頓時臉色一變,心裡一抽,沉重異常。

「諸位長老,今日逢此絕境,人可滅,鑒寶台無數年基業決不能毀於我等手上,赤超塵但有一求!」

「懇請諸位,護佑靈兒,殺出大秦,奪出一條求生之路來!」

說完,他慢慢的低下了身子,沖著前方眾人叩首三次。

在場眾人,無一不動容。

「父親,我們一同走吧。」

赤靈掛著淚水,匆匆的走了上來。

一道人影突然出現,伸手在赤靈雪白的脖子上一切,她便暈倒過去。

正是尚景。

「家主!」

尚景眼眶通紅,盯著那道慢慢站起來的高大身影。

「不要忘記我的託付,務必保護好小姐。」

赤超塵笑著說了一聲,眼神漸漸嚴肅起來,大手一揮,喝道:「諸位長老,事情已經十萬火急,不是矯情時刻,還請護佑我兒,速離咸陽!」

「家主!」

眾人齊齊悲呼一聲,而後紛紛跪下,灑淚叩首,就此離開。

怦然婚動,嬌妻別想逃 花木蘭和項誅自始至終一言未發,只是沉重的接過了赤靈,在眾人的護佑之下從後門急急離開此地。

偌大的大殿中央,只有一道紫發的身影立在兩團火焰中央,負手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兵甲之聲響起,急促的腳步踏踏而來,鑒寶台在咸陽所在之地被圍攏起來。

兩道身穿將袍的人影腰懸寶劍走了進來。

「赤超塵,交出女兒,否則今日讓你鑒寶台毀於一旦!」

雄偉的身影不在意的笑了笑,抬頭看著這空蕩蕩的鑒寶台。

「毀便毀了吧,一個空殼而已。」

那將軍臉色突地一變。

就在這時候,外面的人也擁擠了進來,都是大秦的高手。

有術士,有劍客,有俠者,有黑袍藏匿身形之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