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殺!一起上……」


「不能讓他活著……」

緊接著,周圍反應過來的魔族怒聲吼著,他們的聲音沙啞中帶著刺耳的聲響,引得周圍正衝鋒的魔族紛紛朝著李浩然這邊殺來。

李浩然對此渾不在意,他看著地上兩米高的巨斧,上面密布著精美的花紋,手臂上更是用嵌著一顆顆的寶石,且那斧頭上更是造型猙獰可怖,帶著一股兇悍的味道。

嗡!

雙手一握,李浩然輕鬆將此斧拿在了手中,他低頭看了眼倒地的魔將,手中巨斧轟然落下。

噗!

鮮血直流,魔將屍體碎裂,從中落下了一顆指甲蓋大小的黑色晶體,晶體內蘊精神力量,在落下后直接懸浮在了空中。

「魔丹!」

李浩然一動,抬手捲起了地上的魔丹,接著腳步一轉,閃過了身前攻擊過來的十多柄長槍,接著在轉動的時候巨斧一轉,將另外一側攻來的長槍斬斷。

啪!

「哈哈!得此巨斧,殺敵無憂!」

李浩然哈哈笑著,腳步又是一轉,舞動著巨斧在戰陣之中廝殺了起來。

廝殺之中,他的精神釋放出去,四處找尋了起來,很快尋到了已經被踩的不成模樣的柳梅梅的屍體。

噗!噗!

側向推進十米后,李浩然來到了柳梅梅的屍體前,將周圍魔族逼退之後,他低頭看了眼,發現柳梅梅的致命傷來自胸口,然而真正殺死她的卻是傷口處的毒。

「好狠的高小天!他到底想要幹什麼,為什麼要在這裡殺死柳梅梅,難道他就不怕軍法處置么?」

李浩然心中遲疑著,腳步並未停留,不斷遊走敵軍之中,殺的周圍魔族盡皆退避。

咚!咚!咚!

正在李浩然四處找尋人族散落的士兵時,空中響起了一聲聲的擂鼓聲,此擂鼓聲如那春天的響雷一般,聲音嘹亮震顫天地,且帶著一股令人精神煥發的力量,讓所有人在戰場上的人族精神一震。

「援軍!牆內派出了援軍!」

「不……那是我軍的主力,精英中的精英!」

「兄弟們堅持住!咱們的援軍來了,魔族必敗無疑!」

接著,一個個的吼聲在李浩然周圍響起,緊接著消沉的人族士兵這邊發出了一聲聲的狂吼。

主戰場那裡,兩萬大族大軍正深陷在魔族大軍的重重包圍之中,領頭武將縱馬賓士,帶著大軍不斷衝擊,欲要衝出魔族的包圍。

「將軍,武侯大人的雷神鼓響了!援軍出城了!」

正在他們又一次被擋回來時,在領軍武將身後一位大武宗興奮的看著這位武將高聲喊著。

周圍的人族士兵,也都是精神振奮,在這一通擂鼓之下,殺的更為賣力了。

「孫葉,事情不對!按照大軍的規則,咱們已經全無救援的可能,為何他們還要派兵出來!……」

領頭的將領臉色一冷,扭頭環視一眼,慢慢退入大軍之中,在退後之中,神念傳音給了身邊的孫葉。

孫葉一愣,接著哈哈一笑,也用神念傳音說道:「這是好事,咱們不用死了,將軍大人何須擔憂!」

「我周通領兵作戰三十七年,對我那表哥的作風瞭若指掌,此刻他絕對不可能出兵的!一旦出兵,定有……」

周通凝重的說著,他的話音還未說完的時候,前方進攻的魔族更為猛烈了,竟然衝破了他們的防禦陣法,這讓他心神一動,不由停止了說話,復又沖向了前方。 第二百七十一章勾結魔族

「張峰,王樂!柳梅梅被高小天殺了……」

戰場上,突圍出來和張峰、王樂匯聚在一起的李浩然,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一個噩耗。

話音落下,張峰和王樂兩人的速度明顯慢了一絲,且兩人眼中閃過了震驚的光芒。

噗!噗!

接著,不等兩人消化完這句話,前方的魔族士兵又殺了過來。

「這小子有些邪門!江霸,咱們往左邊側移,去和西門落雨他們聯合起來!一個人的力量總歸有限,聯合在一起才能夠保存下來!」

張峰長長出了口氣,一劍刺穿了一個魔族士兵的喉嚨,左右看了眼一眼,轉身朝著左邊衝去。

噗!

李浩然緊跟其上,也深深明白合則利,分則亡的道理,手中的巨斧如同一個絞肉機一般,將身前的魔族士兵攔腰斬斷。

距離他們不遠處,西門落雨諸位隊長身邊已經聚攏了百人,且周圍還有人不斷的朝著這邊距離。

那一團旗幟極為耀眼,更是將許多魔將吸引到了他們那邊,這才讓李浩然這些士兵身邊的壓力劇減。

「大哥!」

很快,李浩然他們擊穿了魔族士兵,和西門落雨他們的隊伍聚集在了一起。張峰奮力殺上前去,幫助正合魔族將領對戰的西門落雨擋住了一擊,面帶凝重的喊著。

西門落雨看后神色一沉,一面反擊,一面吼道:「發生么什麼事情?」

「看到高小天了么?」

張峰高聲喊著,配合著西門落雨以狂風暴雨般的攻擊,將前方的魔將逼的節節退後。

不遠處,正廝殺的李浩然撇了眼配合的天衣無縫的兩人,心中對於張峰和西門落雨的認識更近了一層:「他們以前就見過,且還是極為親密的朋友……」

噗!

「江霸!張峰、高小天、西門落雨他們各懷鬼胎,跟著他們不會有好下場的!咱們兩個脫離隊伍,朝著後面退吧!」

正在李浩然分身去聽張峰他們談話的時候,身邊的王樂忽然通過神念傳音說道。

話音響起,驚的李浩然一震,平常沒有話的王樂,這個時候竟然開口了,且一開口竟然是卻說李浩然和他脫離隊伍,逃亡城牆之內。

這可是臨陣脫逃的死罪!

且不說他們會不會被判罪,能不能衝破魔族大軍,也是一個未知數。

「王樂,你到底在說什麼?」

李浩然沉默殺敵,用精神傳音之法交流著。

這個時候,又有一些士兵突圍過來,和他們匯聚在了一起,他們的人數正在不斷的增加。

不過,隊伍並未退後,反倒是朝著魔族來時的方向突進著。

咚!咚!咚!

沉重的擂鼓又一次響起,遠處城牆下一隊隊的騎兵衝突出來,他們並未馬上去援救前方戰場上的人族士兵,而是在城牆之下先行列陣。

這些人中,有騎著巨象的大軍,有騎著猛虎的騎兵,更有穿著重甲,手持三米長得巨型雙面斧的重甲騎兵。

他們的出現,讓前方的魔族更為瘋狂了起來,且從兩翼和前方殺出來的魔族士兵仍舊是源源不斷的匯入戰場之中。

「江霸!戰場的情況不對,魔族越來越多了!本該被捨棄的咱們,卻又了援軍!……我是統帥部的人,你護送著我回去,我保你無事!」

王樂眼中閃過了一絲急切的光芒,攻擊的力量更為大了,他的語氣也帶著一股慌張。

李浩然聽后深深吸了口冷氣,沉聲問道:「告訴我,到底是誰想要殺掉我大唐神宮的少宮主,告訴我的話,我就護著你退回去!」

他沒有想到,王樂竟然還有這樣的一層身份,想到這裡他不禁泛起了一絲希望,或許這是探知幕後殺他之人的最好時機。

王樂聽后一嘆,撇了一眼李浩然,猶豫了一下,沉聲說道:「是統帥身邊的弟子,他叫夏洪!……不過,傳遞消息的人卻來自大唐神宮,聽說是女相!」

「好!作為承諾,我帶著你離去!」

說著,李浩然身形一動,抬腳朝著前方衝擊過去。

王樂心頭一喜,身形一動,跟在李浩然身後朝著前方快步走去。

兩人只是交流了一瞬間,在前方西門落雨和張峰還未說完話的時候,他們已經衝出了隊伍,朝著魔族大軍之中殺去。

「江霸、王樂!你們給我回來!」

張峰正要開口之時,扭頭一看,正好看到兩人的身影,神色不由一變,沉聲喝道。

在他身邊的西門落雨臉色微微變化,快步一退,身形一閃,直接追著李浩然兩人出去。

周圍的士兵和隊長都看到了這裡的狀況,可他們並未追擊,仍舊在朝著前方戰鬥著,似乎這隻不過是一個十分常見的狀況。

砰!

西門落雨離去,張峰側步留在了西門落雨的位置,擋住了身前的魔族降臨,一劍將對方擊退,接著身形一晃,猶如一道電光一般,舞動著手中的劍徑直刺入了魔族將領的胸口。

「該死!」

張峰怒聲罵著,抬手一拍按在了魔族降臨的胸口,將一枚魔丹吸出,收入了腰間的藏玉之內。

魔族大軍之中,李浩然帶著王樂不斷的朝著前方廝殺著,身邊阻攔的魔族士兵步步退後,面對無敵的李浩然,他們都選擇了讓他們離去。

「廢物!去通知你們的大將,告訴他們攔住前方逃走的兩個人類!他們中有人知道了咱們的計劃……」

沖入魔族大軍之中的西門落雨快步前行,將攻擊來的魔族士兵的武器一一格擋,當他徹底看不到身後的人族士兵時,在一劍殺了一個魔族士兵之後,來到了一位魔族小隊長的身邊,一把抓住了對方的脖子,急切的喊道。

魔族小隊長被嚇了一跳,眼中閃過了一絲凶光,就要攻擊西門落雨。

啪!

西門落雨暗罵了一聲,看了眼漸漸混入前方魔族大軍的李浩然兩人,抬手一揮從腰間取出了一枚令牌來。

魔族小隊長見后,臉色大變,跟忙扔掉了手中的武器,沉聲說道:「遵命!」

說著,那魔族小隊長從腰間取出了一個傳音號角,嘀咕了幾句之後,這才說道:「已經傳了上去,上面的將軍說,會有人阻攔他們的!」

「嗯!也罷!」

西門落雨仍舊沒有放心,他並未收起令牌,反倒是激活了令牌,接著朝著前方行去。

周圍欲要攻擊他的魔族士兵,在感受到他身上的氣息之後,紛紛退後,不再進攻西門落雨,反倒是朝著更遠的地方跑去。

西門落雨行走在魔族大軍之中,好似一個透明的人一般,正暢通無阻的朝著前方逃亡的李浩然他們追擊過去。

「呼!不好,西門落雨追了過來!」

正在前方廝殺著的李浩然忽然聽到了身後王樂的話,他不由扭頭看去,這一眼讓他深深的震驚了。

「你到底有什麼沒有告訴我?」

殺退了身邊的魔族士兵,李浩然退後一步,和王樂並肩站在了一起,看著周圍虎視眈眈的魔族士兵,沉聲問道。

王樂猶豫了一下,本想不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忽然看到遠方正有一對魔族騎兵朝著他們這邊殺來,頓時心頭一冷,抬手偷偷的將一枚藏玉塞到了李浩然的后腰的戰甲之內,沉聲說道:「有人勾連魔族,欲要毀了我們的根基!可惜,我知道的太晚了,到了戰場上才發現已經無法回頭……」

「勾連魔族?證據呢?」

李浩然沉聲說著,其實他的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可他還是想要知道,王樂到底是如何看出來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