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沒什麼,走了。」


舒星瑜這才後知後覺的追問了一句,「白皓霆,我們這兒去哪兒啊?」

男人把胳膊放在車窗上,姿態悠閑的開著車,「回家,你還想去哪?」說這話的時候連個眼神都沒分給她。

舒星瑜這才悻悻的閉著嘴,默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裝作乖乖女。

可沒一會兒就坐不住了,感覺怎麼坐都不舒服,換了幾個姿勢之後,都覺得不舒服。

然後看了他胳膊一眼,小心翼翼的扯了下他的襯衫,「親愛噠,你的胳膊借我抱一會兒可以嘛?」 白皓霆:「不可以。」

舒星瑜:「……」

哪有這樣給人家當男朋友的?這種人注孤生,哼!

白皓霆把車穩穩噹噹的停在了她的別墅門口。

看了眼在副駕駛上坐著一動不動的女人,眉梢微微上揚,「還不下車?還是你其實不想回家,想跟我去干點不為人知的事情?」

「咳咳咳……」舒星瑜聽到這話,直接被口水給嗆著了。

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後開門下車。

男人緊跟著也下了車,邁步正嚮往里走,就被攔了下來。

「這位先生,時間不早了,你也回去歇著去吧。」

白皓霆眼睛眯了眯,神情危險的看著她,「怎麼?我連進去坐一會兒都不行?」

女孩兒哼了聲,伸出一根手指頭,左右晃了晃,「不行。」

說完沒等他反應,扭頭就進了屋,沖他做了個鬼臉之後重重的把門關上。

白皓霆:「……」

舒星瑜用高八度的聲音說,「白皓霆,有本事你就爬牆進來,進不來就只能麻煩你乖乖離開嘍。」

白皓霆隔著門聽著她爽朗的笑聲,搖了搖頭,他這個傻媳婦兒啊,什麼都好,就是太天真……

舒星瑜終於扳回了一城,心情舒爽的癱倒在客廳沙發上。

正在廚房偷吃的墨墨,聽到動靜蹬著小短腿兒來到客廳。

看了舒星瑜一眼之後視線就轉開了,在房間里四處張望。

舒星瑜沖他招招手,「墨墨快過來,你別找了,就我一個人,白皓霆不在。」

剛才還開開心心的兔子,聽到這話頓時蔫兒了下來。

小聲嘟囔著,「看來你男人也沒多喜歡你嘛,你才搬過來兩天,他就開始夜不歸宿了。」

舒星瑜從沙發上坐起來,把趴沙發邊的墨墨抱起來放在自己對面,一本正經的問道:「傻兔子,你老實跟我交代,你是不是看上我男人了?」

墨墨聽到她的話翻了個白眼,然後身體直直的向後倒去,「走開,我現在是一隻沒有理想的鳥,不要影響我頹廢。」

舒星瑜撇撇嘴,伸出一根手指頭,戳著它肚皮上的肉肉,「那你跟我說說,他在這住的這兩天,你修鍊怎麼樣了?」

墨墨拖著肥胖的身體,轉了個身趴在床上,「之前我每天曬日光曬月光,雖然稍微恢復了點神力,但是不能控制,這兩天我漸漸可以控制身上的靈力了,也已經能夠控制眼睛顏色的變化了。」

舒星瑜手托著腮,問出了一個她思考好久的問題,「可是你的眼睛為什麼能變顏色呢?」

「我運用神力的時候,眼睛會變成紫色,之前眼睛變成紫色是因為我無法控制自己的神力,以後不會再出現這樣的情況了。」

舒星瑜在它肚子上揉了一把,語氣頗有些遺憾的說,「這樣啊。」她還以為它的眼睛能隨意變換各種顏色呢,原來不行嗷!

「小星星,你……」

墨墨剛想說些什麼,看到她身後站著的人的時候,聲音戛然而止。

舒星瑜莫名其妙的看了它一眼,「怎麼了?怎麼不說了?」 墨墨扶額,這個傻女人原來還笨的很,怎麼就看不懂它的眼色呢?

舒星瑜正莫名其妙的時候,一道凌厲至極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把我鎖在門外?嗯?」

舒星瑜頓時渾身的汗毛都立了起來,好半天才機械的扭過頭,看著這會兒正湊在她耳邊的男人,小心翼翼的問道:「親……親愛噠,你是怎麼進來的呀?」

白皓霆稍微離開了一點,甩了甩手裡的鑰匙,面無表情的反問,「你說呢?」

舒星瑜:「呵呵……」

她現在想一巴掌抽死自己!

這房子都是人家的,她怎麼會認為人家沒有鑰匙呢?

她的腦子大概是秀逗了吧???

舒星瑜瞬間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跟個小媳婦兒似的走到他身邊,乖乖認錯,「白皓霆我錯了。」

男人不漏痕迹的抽開自己的胳膊,「錯在哪?」說話的時候依然面無表情。

舒星瑜絞著手指,小小聲的說,「我不該把你關在門外。」

白皓霆:「還有呢?」

「嗯……還有……還有什麼?」

男人幽深的目光緊鎖著她,彷彿要把她看透一般。

舒星瑜總算是抵不過他的威壓,乖乖的說,「不應該把你趕出去。」

墨墨在旁邊一臉鄙夷,小聲的嘀咕,「真沒出息。」

舒星瑜:「……」

她還不是怕挨打嘛?

白皓霆聽到這話眼睛閃過一抹暗芒,繞過她在沙發上坐下,微微挑眉,說道:「我餓了。」

神醫嫡女 舒星瑜很慫的表示,「我這就去給你做飯。」

「嗯。」

舒星瑜:「……」

等到跑到廚房才後知後覺的發現,人家不光進了自己的家門,還躺在沙發上大喇喇的裝大爺!

步步情深:三爺的暖婚佳妻 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自我嫌棄,「舒星瑜你真是蠢,怎麼就被他牽著鼻子走呢?」

雖然很懊惱,但是晚飯該做還得做,於是舒小姐一臉不情願的做了兩碗素麵。

端了一碗來到餐廳,發現某個喊餓的男人,已經自覺的在餐桌前坐好了。

英雄聯盟女魔王 舒星瑜撇撇嘴,默默的坐在自己位置上,把面放在自己前面,直接開吃。

白皓霆剛準備伸手去接碗,就發現人家已經吃了起來!

剛伸了一半的手,伸出去也不是收回來也不是,尷尬的在餐桌上敲了兩下。

沉著臉問道:「舒小姐,我的晚飯呢?」

舒星瑜慢悠悠的把嘴裡的麵條咽下去,然後伸手指了指廚房門,「想吃面就自己去端,慣的你。」

聽到有吃的,男人也不和她計較那麼多了,大步走到餐廳端自己的晚餐。

因為他胃口比較大,所以舒星瑜用的碗足足比自己的大了一圈,可他愣是趕在人家之前把面消滅乾淨了。

舒星瑜一臉震驚的看著他,默默思考著,這人是怎麼做到吃這麼快,還能全程保持優雅的……

白皓霆默默放下手裡的筷子,然後把視線放在了她還剩一半面的碗里。

「吃不完?」

舒星瑜一個激靈,生怕他跟自己搶似的,連忙抱住自己的碗大口開吃,「不,能吃完。」 白皓霆點點頭,「那你先吃,我先上樓了?」

舒星瑜聽到這話,手裡的筷子啪嗒一下掉在了桌子上,扭頭獃獃的看著他,「你……你先上樓了?」

「有問題?」

有問題?

當然有問題了!!!

不是說好你就周末在這待兩天嗎?今天可都周一了,您老人家還不麻溜兒的離開?

白皓霆彷彿能讀懂她的想法似的,皺著眉頭看著她,「現在天都已經黑了,你真忍心趕我走?」

舒星瑜:「忍心啊!」

「可是走夜路不安全。」

舒星瑜:「……」

成,反正怎麼說你都要留下就是了。

白皓霆看她妥協了,心滿意足的上了樓,留下舒星瑜獨自一人坐在餐廳里,神情複雜……

吃完了面,又把倆人的碗刷完之後,舒星瑜這才上了樓。

走到卧室,剛準備奔向自己的大床,就聽到浴室里傳過來一陣嘩啦啦的流水聲。

舒星瑜邁出去的腳步生生頓在了哪裡,近乎崩潰的喊了一聲,「白皓霆!!!」

沒一會兒浴室門被推開,白皓霆只裹了一條浴巾就走了出來。

舒星瑜呆愣愣的看著他,一個沒站穩跌坐在床上。

一扭頭又看到他頭髮上滴落的水珠,流過充滿力量感的月匈肌和腹肌,流到被浴巾蓋住的某個位置……

她覺得自己突然有點頭暈目眩,這突如其來的荷爾蒙波濤洶湧,她有點承受不住啊!

白皓霆舌尖抵了抵臉頰內側,慢悠悠的走到她跟前,然後不緊不慢的問,「叫我有事?」

舒星瑜捂住自己怦怦直跳的小心臟,在心裡默念了好幾遍「色即是空」,這才哆哆嗦嗦的說道:「沒……沒事。」

白皓霆看著她緋紅的臉頰,凌厲的鳳眸里閃過一絲笑意。

伸出右手抬起她的下巴,讓她和自己對視,「怎麼不敢看我?」

聽到這話,舒星瑜一把拍掉他的手,鼓了鼓腮幫子看著他,「你給我走開,你沒事兒跑到我的房間里洗澡幹嘛?」

就算是前兩天他在這住著的時候,也是住在次卧的,今天居然還敢直接登堂入室了?

白皓霆呵了一聲,「今天晚上爺就在這睡了。」說著還在她頭頂揉了一把。

舒星瑜頓時從床上爬了起來,想也不想就開口拒絕,「我不同意,你快出去。」

「這裡是我的房間。」白皓霆提醒道。

舒星瑜掐著腰看著他,「現在是我的。」

「你是我女朋友。」

「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變成前任了。」

白皓霆:「……」

五分鐘以後。

舒星瑜抱著枕頭,看了眼在擦頭髮的男人,又看了眼浴室,在糾結著今天晚上還要不要洗澡。

還沒等她糾結完,男人就已經放下了手裡的毛巾,在她旁邊坐下。

舒星瑜剛想往旁邊挪一下,就被人推倒在了被子上。

白皓霆一手攬著她的腰,一手放在她腦袋下面,眼裡含笑的看著她問,「想躲?你還想躲到哪兒去?」

舒星瑜瞪大了眼睛,剛想說些什麼,白皓霆就俯下身把她要說的話全都堵了回去。 一吻過後,白皓霆微微抬起頭來,看著她紅撲撲的臉頰,忍不住在她額頭上親親親了一下。

舒星瑜全程像是一隻被捏住了后脖頸的貓,乖得不可思議,「白……白皓霆,你……你想幹嘛?」

男人看了她一眼,然後慢慢的從床上站起身,撈起旁邊放著的睡袍穿上。

轉過身來,看到女人還在床上躺著,一副還沒反應過來的樣子,勾了勾唇道:「還不快去洗澡?」

舒星瑜笨拙的從床上爬起來,狂搖頭,「不不不,我三天才洗一次澡,今天還不到洗澡的時候呢!」

這個死男人還想讓她去洗澡?想都別想!

她現在本來都是一隻待宰的羔羊,難道還要自己洗乾淨了,任人宰割嘛?

哼!就不洗澡,噁心死你!

白皓霆:「……」

接收到他傳來的複雜的眼神,舒星瑜在心裡默默給自己點了個贊,她可真是個小機靈鬼兒呢!

白皓霆轉身拿遙控器,按了一下紅色的按鈕,窗帘緩緩合上,又關掉了卧室里所有的燈,只留下床頭的一盞。

舒星瑜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瞪大了眼睛看著正往床邊走來的男人,一點不可思議的問,「白皓霆,你不會是要睡覺吧?這才幾點?你有沒有搞錯!」

白皓霆拿出手機,放到她面前,「八點二十分整,有什麼問題?」

說著掀開被子就躺下去,然後把最後亮著的燈也關上了。

舒星瑜:「……」

這就睡了?

她可還沒看電視劇呢,還沒逛網店購物呢!

她舒可愛作為一個資深的夜貓族,八點就睡覺是對她的羞辱!

沒好氣的一腳踹了過去,「快給我起來,我追的電視劇今天大結局,我還等著看呢!」

白皓霆淡淡的哦了一聲,「明天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