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沒想到純鈞兄還有這等法寶!」唐侖哈哈一笑。


這凹槽的洞口被外面的寒氣封住,又無法進行大挪移,炎爆結晶爆炸后這裡就是一個絕境。

連閃躲的可能性都沒有。

無論是聖人們,還是大圓滿真神們都已陷入了絕望。

沒想到在最關鍵的時候,東方純鈞竟然祭出這樣一口布袋,的確讓所有人意外,同時每個人的心底都升起一股劫後餘生的幸運感。

這一口布袋原本面朝下,東方純鈞死死的將其扣住。

醞釀了一會兒后,他猛吸一口氣,一個翻轉的同時,竟將這圓滾滾的布袋從地上提了起來。@^^$

看到東方純鈞的這個動作,其他人都齊齊向後退了兩步。

「已經被封住了,這口布袋中的時間是在不斷地循環的,這些東西不可能真正的爆開,除非我打開這布袋,」東方純鈞說道。

這一口時間布袋並不是從時間海禁地中獲得。

盲族島上的那座禁地,聖人是受不到邀請的,至多只允許大圓滿真神踏入其中,便是連亞聖都不允許進入其中。

東方純鈞在幫黎洛水尋找身軀時,在一個殘破的時間碎片中所獲!!$*!

正因為如此,東方純鈞對整個時間海都有了新的推斷。

因為信仰至寶只會在禁地中誕生,只有禁地才能匯聚整個神域的信仰之力。

若是如此,恐怕整個時間海都應該算作一個巨大的禁地。

東方純鈞將炎爆結晶收服的同時……

這火山口下方同時傳來數道劇烈的爆炸聲。

「轟……」

「轟……」

「轟……」

每隔一段時間,這些凹槽中就會出現炎爆結晶。

具體因為什麼原因,就連那個女人也說不出來……

最初她探索這冰火山口的時候,就曾在這裡吃過大虧,當然……陳皇弈劍的複製體也被炎爆結晶炸的粉身碎骨。

到了後面她自然會提防這些威力巨大的東西。

所以每一次她進入併火山口之前,都會弄出巨大的動靜,先將那些凹槽中可能存在的炎爆結晶引爆。

這一次因為有豪門聯盟的眾人開路,她倒是忘記了。

現在她命令一名聖人釋放「乙木神雷」,就是為了引爆所有的炎爆結晶。

若是能藉此清除掉豪門聯盟的聖人們,她也是樂意的,在她的計劃中,原本就打算剪除這些聖人。

「呼呼……」

炎爆結晶與冰火山口中吹拂的寒氣,原本就是兩種極端的能量流。

這炎爆結晶爆發出鮮紅色的能量流衝出凹槽后,便與寒氣相互交匯,頓時發出一連串炸裂的聲音。

就像在滾油中倒入清水……

兩者反應之下,產生一縷縷淡紅色的煙霧徑自向上奔涌,從冰火山口底部直衝天際。

這些煙霧與寒氣再度凝結成一片片殷紅的雪花,在這冰棺的世界中緩緩地飄零,別有一番美麗。

「這些傢伙,的確是有些本事……」

女人望著第三個凹槽的方向淡淡笑道。

這些炎爆結晶極度不穩定,乙木神雷肯定能將所有的炎爆結晶引爆。

但第三個凹槽處,沒有任何能量逸散出來。

這說明這些聖人們運用手段,將炎爆結晶給封住了。

不過她並不在意。

即使聖人們熬過了這一階段,還有更兇險的地方等著他們。

何況在她身後,也站著這些聖人們的完美複製體,聖人們的表現的越強,這些複製體同樣也不會弱。

「呼……」

不斷吹拂的寒氣再度平緩下來。

東方純鈞的舉動大大鼓舞了其他人,這鬼地方雖然危險,但只要東方純鈞在,終究能夠平安度過。

所有人不約而同的離開第三個凹槽,進入第四個凹槽……

雖說下方傳來的爆裂聲,已經給出了提示,冰火山下方的炎爆結晶應該都被引爆了。

但是豪門聯盟諸人進入第四個凹槽時,一個個還是躡手躡腳。

小心駛得萬年船,誰都不願意因為一時大意身死當場,一幅如臨大敵的樣子。

聽那女人所說,這些凹槽中應該還有叫做寒煞的凶物存在,若是碰到了免不了又是一場惡戰。

「空的?」

「第四個凹槽裡面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自然是最好了……」

眾人稍感寬心,當所有人都就位后,外面的寒氣再度開始呼呼的吹拂起來。

而羅征等人,也借著這點時間踏入了第三個凹槽中……

借著間歇期,一前一後兩幫人馬在這一層層凹槽中下降,一柱香的時間也只能下降三四百丈,速度自然快不上來。

但這一路上眾聖們的運氣也是極好。

除了第三層的炎爆結晶之外,竟沒有遭遇到任何威脅。

大約半個時辰后,豪門聯盟眾人算是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

第十一個凹槽……

東方純鈞剛剛鑽入其中之際,一股冰寒的氣息撲面而來!

雖說在大雪山上的溫度已是即低,可這凹槽中的冰寒氣息又將溫度降低了一個層次。

「嗡嗡嗡……」

在這凹槽的深處,漂浮著三個半透明的腦袋,這腦袋長相猙獰,雙眼之中更是有寒氣流淌出來。

「小心!」

東方純鈞注意到這些古怪的腦袋,立刻出聲提醒後面的人。

但為時已經晚了……

這三個半透明的腦袋嘴中,噴吐出三道乳白色的寒氣。

這些寒氣便是與冰火山噴發出來的寒氣一模一樣,不過每一道寒氣只有手指粗細而已。

便是如此,只要稍加觸碰,同樣也能致命!

唐侖原本是緊隨著東方純鈞鑽入凹槽中的,聽到東方純鈞的提醒后,他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向上翻去,那三道寒氣中的一道幾乎是貼著他的後背掠過! 這寒氣只是輕輕一掠,唐侖就感覺後背失去了知覺。

但他終究是修鍊雛火神道的聖人,加之那一道寒氣並未打中他。

心念一動,體內的道蘊瘋狂的流轉之下,已將體內的寒意盡數驅除!

這一道寒氣沒有打中唐侖,但後面的人就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緊隨唐侖而來的是秦家的聖人秦願。

霸愛謀情 秦願尚且沒能反應過來,就看到這一道寒氣打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他作為實力靠前的聖人之一,甚至來不及說一句話,那驚愕的表情已凝固在了臉上……

「嗖……」

化為一尊冰雕的秦願,如同一塊石頭徑自向下墜去。

雖說旁邊的聖人出手是可以阻止秦願下墜的,但秦願體內的寒氣太濃郁了。

這哪裡是什麼寒氣?簡直就是一種沒有解藥的寒毒!

沒有人搭救之下,秦願很快消失在眾人眼前……

那幾個腦袋射出的另外兩道寒氣,則打在了空處,並未奪人性命。

因為秦願驟然身亡,再度讓豪門聯盟的眾人驚慌失措。

秦家的聖人在眾人眼中,是與牧海極,冷曜和唐侖並駕齊驅的存在,這樣的人物在眨眼之間身亡,總給他們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這種情況下,哪裡還有人敢隨便衝進去?

可是冰火山的間歇期非常短……

眼看下方再度傳來呼嘯之聲,底部的寒氣又要噴發了,無論如何都要做出一個決定。

大多數人還是咬牙鑽入了這一道凹槽中,橫豎都是死,在這有東方純鈞坐鎮,也許能解決凹槽中的威脅。

但小部分人開始猶豫……

因為他們還有第二個選項,就是返回上一個凹槽。

「嗖嗖嗖……」

有兩名大圓滿真神和兩名亞聖做出了這個選擇,迅速回到了上一層凹槽中。

只是他們剛剛返回,就已是滿臉後悔之色。

他們在危急之下倒是忘記了,往回走可是要面對那個可怕的女人……

「呼……」

寒氣再度上涌,封住了所有的凹槽。

純純媽咪天才寶寶 這兩名亞聖和兩名大圓滿真神已沒有了退路。

女人淡淡的看了這四人一眼,冷淡的問道,「滾出去!」

這兩名亞聖中一名來自於劉家,一名來自於冷家。

經歷了最初的慌張后,他們可是鎮定下來。

雖說這個女人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一股邪性,但沒有表現的特別嗜殺。

斗龍戰士:斗龍星魂 也許他們能在她面前求得一線生機。

「剛剛形勢危急,等到下一個間歇期,我們自然會下去,」劉家的亞聖平穩了心境后,便朝著女人拱拱手說道。

另外三人則是暗中觀察著女人的表情。

如果這女人選擇動手,他們也斷然不會坐以待斃,但若是她願意放過他們,自然是最好的。

「是你們自己滾出去,還是我送你們出去?」她的聲音漸冷。

這四人面露苦色,這個問題他們如何回答,無論怎麼選擇都是一死。

不待他們開口求饒,女人的身後便有數道強橫的力量朝著這四人蜂擁而來。

這些無形的力量是聖人們催動出來,宛若排山倒海一般不容抵抗!

他們這四人哪裡能抵擋絲毫?

幾乎是不由自主的被推出了凹槽,置身在寒氣之中,瞬間已化為了四座冰雕向下墜去……

在這麼多聖人面前,他們根本沒有掙扎的機會!

四人身死!

看到這一幕,羅征的眉頭微微一皺。

大約是注意到了羅征的表情,這女人主動說道:「非我族類,皆為螻蟻,你身為我蚩尤族人,不可對這些螻蟻有憐憫心。」

羅征沒有言語。

這女人終究是誕生於深淵魔域的凶物,跟她講道理毫無意義。

……

……

下方的凹槽中,那三個腦袋已被砸碎,化為一地透明的碎屑。

這三個腦袋就是那女人口中的「寒煞」,這東西本身算不上厲害。

但從它們口中噴吐出來的寒氣,則極為致命!

眾人的臉色都十分難看……

就這麼一會兒,秦願已經身死,而剛剛還有兩名亞聖,兩名大圓滿真神掉了下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