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河。」


百歲山脈之中,也有一條蜿蜒的河流。

這條河流的長度不是很長,但是十分的深。

蘇徹站到了這條河的河邊,拿出了閉水錦衣穿在了身上。

將避水金睛獸收回,他一頭扎進了這條河流之中。

「你怎麼會認為在這條河流之中?」避水金睛獸在靈元之中問道。

「因為每一次和奶奶相遇,都會有水源的存在,第一次是九千嶺深淵之下的血河,第二次是祁連山旁的魔血池,第三次在百歲山,唯一有水的地方,就是這條河;河周圍我們已經翻了個遍,可是……」

就在蘇徹說道這裡的時候,他發現河底出現了一個亮晶晶的東西。

「不是吧……」避水金睛獸的聲音傳出,他能夠通過蘇徹的眼睛看向外面。

那個木製的錦盒再次出現在了蘇徹的視野之中,他大喜過望,拿起了木盒。

「等等。」這時,避水金睛獸的聲音響起。

蘇徹撿起了木盒,還沒打開,疑遲了一下:「怎麼了?」

「你先不要輕舉妄動,將盒子帶到水面上去,我慢慢的和你說。」避水金睛獸的聲音非常的謹慎,讓蘇徹莫名的感到有一些奇異的事情。

蘇徹照做,因為他完全信任避水金睛獸的話,所以他慢慢的向水面上浮去。

「現在,我要隱匿我的實力,你記住,那個人出現之後,不要提及我,也不要提及雷之鳴。」

這句話說完之後,任憑蘇徹怎麼詢問,避水金睛獸就完全沒有了回應。

蘇徹納悶,但是還是想要照做。

這時他盤膝坐在岸邊,打開了錦盒。

這次的錦盒之中,只有一枚丹藥,剩下的就是那張符紙。

吞咽了一口口水,蘇徹取出丹藥,將符紙一把摘下。

如前兩次一樣,光芒四射的場景再次出現,接著,那個蒼老的身體出現在了半空中。

蘇徹雙膝跪地,恭敬的說道:「師父,我來了。」

蘇徹低著頭,沒有發現奶奶的表情,竟然更多的是一種失望;可那表情稍縱即逝,接著就是笑容滿面。

「徹兒,你又成長了。」

蘇徹抬起頭,經歷了這麼多之後,他將自己已經提升到了兩年之前不敢想的高度,現在回顧故人,蘇徹有些說不出的難過和辛酸,但是這些話,這一生或許只能放在心底。

奶奶照舊問了蘇徹一些近況,才緩緩的出了一口氣,對他的經過,抱著非常多的關切,甚至對於在海底蘇徹的做法,有些埋怨。

蘇徹當然明白奶奶是出於關心,心裡也是暖洋洋的。

應避水金睛獸的要求,蘇徹沒有說出它和雷之鳴的存在。

「來,運你的自然之力,讓奶奶看有沒有什麼長進?」奶奶的話非常慈祥,非常溫和。

蘇徹微笑著盤膝而坐,雙手呈掌下壓;頓時體內的自然之力緩緩流出,淡青色的靈氣包裹在了他身體的周圍。

看蘇徹閉上了眼睛,奶奶的臉上越發的喜悅。她能夠感覺到蘇徹身上的自然之力漸漸濃厚,而且體內的靈氣更加的穩固了。

「好,這一次,讓奶奶助你一臂之力吧。」

「奶奶?」蘇徹疑惑的看著奶奶,不解的問道。

「吞下這枚丹藥。」奶奶指著蘇徹從錦盒之中取出的丹藥說道。

「它可以讓你的實力,突飛猛進。」 蘇徹按照奶奶的說法,將丹藥服了下去。

沒過一會兒,他就感受到了一陣體內的異變。

這個異變讓他體內的靈氣像一片大海一般,開始波濤洶湧的翻騰了起來。

蘇徹臉色有些變化,開始運氣想要壓制住這股勁的翻騰。

「不要壓制,剋制自己,不要去管他的動向。」奶奶忽然開口說道。

蘇徹一聽,連忙放鬆了自己的身體,任憑那暗勁翻湧開來。

這個過程十分的煎熬且漫長,這時的蘇徹盤膝而坐,什麼都顧不得,只能儘力的穩住自己的身體不倒,不被這強大的力量所擊敗。

「徹兒,你現在穩住心神,專心的聽我說。」這時,奶奶的聲音響了起來。

蘇徹轉過頭,聽奶奶慢條斯理的說。

「如今,你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中階歸元層,但是距離進入地州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你要記住,如果你沒有達到上階齊雲層的實力,千萬不要踏足地州。在你的實力達到上階凝神層的時候,你就去狂風山脈的靈山,去了那裡,完成你最後的修鍊之路。」

「我給你服下的是天神血骨丹,這枚丹藥,世界上僅有三枚,他的作用非常的龐雜;材料便是天神的血肉。他最顯著的一個作用便是可以在你身體遭受最大程度打擊的時候,完成你身體的重組,說的簡單一點,就是給了你另外的一條命。」

隨著奶奶的話語說完,蘇徹體內的靈氣波動也告一段落。

波動完畢之後,蘇徹長出了一口氣,現在他分明感覺體內的靈氣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心裡還在為奶奶的話竊喜著。

天神血骨丹,好東西啊。

「奶奶,要達到凝神層實在太過困難了,整個大陸之上也沒有幾個人做的到。」蘇徹的神情有些暗淡,這句話不是因為他沒有信心,而是他明白,這條路要走下去,是非常的坎坷。

「這些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別忘了你的目標。」奶奶非常堅定的說道:「九合天,修鍊的怎麼樣了?」

蘇徹搖了搖頭:「僅僅第三層,第四層所需要的靈氣太過龐大,看來只能達到上階歸元層級別才能去觸碰了。」

「修鍊到如今,你給我講述一下你修鍊九合天的心得吧。」

蘇徹愣神,他就注意埋頭修鍊,哪裡顧得上什麼心得?

「奶奶,這靈法你沒有修鍊過嗎?」蘇徹疑惑的問道。

奶奶搖了搖頭,「這個靈法,我沒有資格去修鍊,它到底是自然之力才有資格修鍊的東西,所以我根本沒有資格去修鍊。」

蘇徹暗驚,自己修鍊的靈法居然有這麼苛刻的條件啊。

「孩子,九合天這整部靈法,還需要你儘力去參悟,它不是你想像的那般。」奶奶的眼神忽然變得迷離了起來,「它不僅僅是一部靈法那麼簡單。」

蘇徹疑遲的點了點頭,對奶奶說的話,蘇徹有些不解,但是想要看破九合天,現在的水平肯定還不夠。

「待我進入上階歸元層的時候,再去探究吧。」蘇徹憨笑著。

「那,奶奶也該再幫助幫助你了。」奶奶蒼老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蘇徹一驚,難不成?

隨著狂喜的心,蘇徹再次看到了奶奶的身體變得虛幻了起來。

「這次能給你的助力,可以讓你突破中階層級了。」奶奶的話飛馳在蘇徹的腦海之中,她停頓了片刻接著說道,「待你進入了地州之後,我的第四處分身,自然有人為你指路,在那之前,你一定要勤加修鍊,千萬不可疏忽大意。」

蘇徹應聲,端坐在原地。

忽然,那熟悉的的感覺這次席捲而來,蘇徹茫然露出了喜悅的神情。

兩年之前,這樣的感覺改變了他的整個人生,一年之前,這樣的感覺將他救助於水火之中,而今天,這感覺又能讓他怎樣?

誰都不知道未來的路要怎麼走,但是我們能夠肯定的是,未來的每一步,一定會是以我們期待之中的方式,走向我們期待著的目標。

百歲山,黑風洞。

「天天待在這裡你們不煩啊?」尚冥軒舉著酒杯對面前的黑獅說道。

黑獅撇了撇嘴,「還不是在等蘇老大回來啊,不然我早就去古晉城花天酒地去了。」

「我覺得吧,我們應該找點事做。」尚冥軒意猶未盡的又倒了一杯酒。

雲雨心和蘇媚去古晉城逛街遊玩去了,自然沒人管著他喝酒,他就一杯一杯的開始喝了起來。

陪著他一起坐在這裡酌飲的便是黑獅三兄弟和蘇龍。

「你覺得找點什麼事好呢?」蘇龍和尚冥軒碰了一下,問道。

尚冥軒把眼神投在了黑豹身上。

黑豹立刻警覺的看著尚冥軒,問道:「你要幹嘛?」

「我們切磋一下武藝如何?」尚冥軒哈哈的大笑道。

在場的除去蘇龍,其他的四人都在歸元層階別,而只有黑豹和尚冥軒同在中階歸元層的實力,所以他倆切磋也沒有什麼說不過去的。

「好啊。」黑豹立刻打消了自己心裡擔心他歪點子的念頭,立刻戰起身來。

「哦呦,頭一次看三弟如此振作啊。」二哥黑虎大笑的鼓起了掌。

「好,那我們也別閑著,這樣,我壓黑豹勝,三百塊。」黑獅立刻將腰包里的晶石拿了出來,拍在桌子上。

「那我也壓黑豹,三百塊。」黑虎也不甘示弱,拿出晶石放在了桌子上。

蘇龍看著面前的兩個傢伙分明是在和自己作對,知道他們的實力和自己根本沒法相提並論,便玩開了這樣的伎倆。蘇龍心裡好笑,但是面子上不能過不去,連忙拿出一塊鼓鼓囊囊的錢袋。

「我壓冥軒,三千塊。」

黑虎和黑獅兩人作出了鄙夷的眼神,連忙打趣的喊道,「豹子,你的注到了一賠十了,可別讓哥哥們沒錢買酒喝。」

「好咧。」黑豹興奮的大吼一聲,雙手擼起膀子,微笑的看向尚冥軒。

尚冥軒昂首直視黑豹,不動聲色的站在原地。

兩個人就這樣虎視眈眈的對視著。

空氣似乎凝結了一般,周圍沒有任何的風吹草動,倒是蘇龍悠哉悠哉的拿起了酒杯和黑獅黑虎兩兄弟喝著。

忽然,眾人喝酒之地旁邊的草被風吹動了。

尚冥軒的身體瞬間出現在黑豹的身後。

正要一個肘擊下砸到黑豹背後的時候,黑豹立刻身體下壓,躲過了這一擊。。

誰知尚冥軒的身體再次下落,直逼黑豹頭頂又是一腳。

黑豹順勢身體向前滾翻,就在尚冥軒身體落到地上的那一刻。黑豹兩腿蹬地,直接轉身回跳過來,照著尚冥軒胸口就是一拳。

這一拳讓尚冥軒的身體向後退了數步才得以站穩。

旁邊看著的黑獅黑虎都大聲叫好,可蘇龍也沒有什麼變化,依然笑吟吟的看著。

尚冥軒的實戰經驗還是太少。

「有兩下子。」尚冥軒揉了揉肩膀,笑著說道。

「那可不,黑風洞三當家的和你鬧呢?」黑豹得了便宜還賣乖,在尚冥軒面前嘚瑟了起來。

尚冥軒也沒有懈怠,立刻重整心情,再次一躍到達黑豹面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