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滾……」白熊隨手一拍,將那金色的氣息拍散,彷彿動怒了一般,兩個如同燈籠一般的大眼睛看向洛天。


「既然你不給,那麼就別怪我將你宰了,看你這麼瘦,連我的肚子都填不飽!」白熊說完,寬大的熊掌,狠狠的朝著洛天拍去。

「如果將這熊宰了,想必又夠戰鏢吃上一段時間了吧!」洛天看到白熊龐大的身軀,臉上露出感嘆。

這一路上,洛天每斬殺一隻凶獸,在也不是隨手扔在那裡不去管,而是將這些凶獸的屍體全部收了起來,準備讓這些凶獸,成為陳戰鏢以後的口糧。

白熊看似笨拙無比,但是那寬大的熊掌卻是快速無比,隨手一拍,便有道道的虛空裂痕從那手掌的後面飛出,隨後緩緩的癒合起來。

洛天絲毫不敢大意,直接開啟了封天六步,留下一道虛影,出現在了千丈之外。

「砰……」而白熊的熊掌落下的地方,卻是被砸出了一個十幾丈寬的大坑,讓洛天看的心驚不以,隨後臉上戰意涌動,裂天槍握在了手中,三式槍技,也是隨著洛天一揮之間,迸發而出,朝著白熊那龐大的身軀,衝去。

隨著裂天槍進入到了天級的範疇,裂天槍的三式槍技也是變成了滔天之威,跟之前洛天施展起來,完全是天與地的差距。

「金色的長蛇,金色的海浪,金色的槍影!」帶著滔天的威勢沖向了白色的巨熊。 第五百六十六章射爆

三式槍技,依次轟擊在白熊那龐大的身軀之上,發出陣陣的轟鳴之聲。

「蹬……蹬……蹬……」白熊如同山一般的身軀,倒退了幾步,雖然只是幾步,但也達到了千丈的距離,讓白熊的臉上露出人性化的詫異之色,燈籠大的眼珠之中露出了一絲凝重。

白熊感覺到自己身上被三式槍技擊中的地方,發出陣陣的疼痛之感,身為凶獸,白熊自然知道自己的肉身有多麼的強大,而這個跟自己身體比起來,還不如個螞蚱大小的人類,居然能讓自己倒退,甚至稍微受了一些輕微的創傷,可見這個小子也不是什麼善茬。

洛天的臉上也是震驚連連,沒想到自己的三式槍技也僅僅是讓白熊後退,根本就沒有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小子!有兩下子,這麼多年,能讓我倒退的人不多了,上一次還是幾十年前的一對夫妻從我這裡經過,差點要了我的命!所以,你們人類都該死!」白熊開口,聲音將洛天的耳根震的發麻。

「夫妻?」洛天聽到白熊的話,嘴角不由的抽搐了一下,不用猜便知到白熊所說的那對夫妻是自己的父母,也就是洛南天夫婦了。

「能夠遇見當年從父母手下逃生的凶獸,也算是一種緣分了吧!」洛天心中暗嘆一聲,身形閃動,瞬間出現在了白熊的身前,一拳滅生,朝著白熊轟擊而去。

「找死!」看到洛天,居然敢跟自己硬碰硬,白熊冷哼一聲,磨盤大的拳頭朝著洛天轟擊而出。

「砰……」一人一獸的拳頭,碰撞在一起,一聲驚天的巨響,剎那間響起。

而下一瞬間,洛天的身影卻是如同炮彈一般倒飛了出去,臉上沒有什麼意外,反倒是滿臉的激動。

「看來我的肉身的確已經到了祭魄境了!」洛天暗自盤算了一下。

白熊也是倒退了幾步,彷彿被洛天擊退徹底激發出了他的憤怒,一股凶勵的氣息在白熊的身上傳出,粗壯的大腿一蹬,整個冰面,在這一蹬之下,瞬間坍塌起來。

「砰……砰……砰……」白熊一拳一拳的揮出,不斷的朝著洛天砸去。

看到憤怒的白熊,洛天卻是不敢大意絲毫,對方畢竟是祭魄境的凶獸,而自己則是一個半調子。

身形閃動,腳下封天步邁出,輾轉騰挪,洛天彷彿是一個舞者一般,不斷的躲避著白熊的攻擊。

而白熊的每一次熊掌落下,便有冰面被其拍碎,無數的冰屑飄蕩在一人一獸的周圍。

感覺到一人一獸的爭鬥,四周元靈境的冰屬性凶獸,全都發出陣陣的嗚咽之聲,匍匐在地面之上,不敢動彈絲毫。

「呼……」白熊足足攻擊了一刻鐘的時間,才口中喘了口粗氣,看向洛天。

「有種別跑啊,小子!」白熊冷哼一聲,沖著洛天不屑的開口。

炮灰的燦爛春天 九零年代藝術家 「真是堪比人類的智慧,居然還會激將法!」洛天心中暗嘆的的同時,身體則是飛到了空中,腳踏虛空,身形爆退起來。

「水龍弓!」

「裂天槍!」洛天低喃一聲,裂天槍和水龍弓同時落在了手中。、

兩種寶物出現在洛天手上的之時,洛天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距離白熊五千丈外。

「小子,你還逃!」看到洛天不斷爆退的身影,白熊大吼一聲,隨後張開血盆大口,一股強大的吸力,從白熊的口中傳出。

「吸!」在白熊這一吸之下,陣陣的狂風從洛天的身前吹起,方圓百里之內飄蕩的冰雪,也是源源不斷的朝著白熊的口中飛去。

「這是?」洛天臉上露出疑惑,心中暗嘆白熊強大的同時,不知道白熊想要幹什麼。

洛天只是略微想了一下,便將裂天槍搭在了水龍弓之上,七色的元氣不斷的朝著水龍弓上匯聚著。

「嘎吱……」洛天緩緩的拉開水龍弓,緩緩的調試著裂天槍的角度,最後,將槍尖對上了白熊那如同燈籠一般的眼睛之上。

「嗯?」在裂天槍將自己鎖定的一瞬間,白熊的心中便是一驚,本能的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危機將自己包圍著。

「吸!」感覺到危機敢,白熊再次用力大口一吸,這一吸之下,整個天地間,冰屬性的元氣彷彿都被白熊這麼一吸給抽空了一般。

「死!」洛天冷笑一聲,將已經拉到滿月的弓弦,輕輕一松。

「嗡……」一道嗡鳴聲,從洛天的手中傳出,裂天槍化成一七色的長龍直逼白熊而去。

「吼!」感覺到危機的來臨,白熊停止了呼吸,整個大吼一聲,漫天的冰雪之力從白熊的口中飛出,同樣化成一條白色的雪龍,沖著洛天而去。

「轟隆隆……」眨眼之間,裂天槍和白色的冰雪之力組成的長龍,碰撞在一起,發出震天的轟鳴之聲,整個虛空在這一碰撞之下,都有些不穩定起來,天空之上,裂痕叢生。

白熊的實力固然可怕,但是裂天槍如今已經進入天級,就連張道天以凝魂境布置的結界,都被裂天槍,一槍刺穿,更何況,白熊只是一隻祭魄初期的凶獸。

這看似像是武技的冰雪長龍也僅僅是它模仿人類自己研究出來的東西,威力雖然巨大,但是卻是奈何不了裂天槍。

「砰……」裂天槍彷彿勢如破竹一般,每前進一丈,冰雪長龍便在裂天槍,那極致的破壞力下,碰碎開來。

「嗖……」勁風四起,裂天槍,下一瞬間便來到了白熊的眼前。

閉眼,白熊的第一感覺就是閉眼,但是,終究還是沒有裂天槍的速度快。

「噗……」一道沉悶的響聲響起,裂天槍泛著幽幽寒光的槍尖,狠狠的插進了白熊的右眼之中,隨後偷體而出。

「吼……」一道凄厲至極的吼聲,在冰極島的中部響起。

洛天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眼前的白熊,整個右邊的頭部在洛天的目光之下炸裂轟然炸裂,鮮血狂噴。

「嗡……」裂天槍發出歡快的嗡鳴之聲,穩穩的落在了洛天的手中,整個槍身,被白熊的鮮血染紅。

但是就在洛天將裂天槍拿在手中之時,臉上卻是微微一變,隨後雙眼之中爆發出陣陣的精光,雙目微微的閉了起來。 第五百六十七章槍主蒼穹

「啊……」凄厲的吼聲在白熊的口中不斷的響起,整個如同山一般的身軀,不斷的在地面之上翻滾著,不斷的將四周的冰山撞塌。

而洛天此時卻是彷彿不知道一般,雙眼微閉,站在天空之上,手中的裂天槍,整個槍身之上散發著陣陣的光芒,彷彿在和洛天溝通一般。

「你要死……你要死……」白熊的疼痛終於緩解了一些,但是此時的白熊卻是狼狽不以。

本來潔白的棕毛,此時卻是被鮮血染紅了一半,整個如同房子大小的頭顱,被擊穿了一半,鮮血雖然不在噴發,但是卻也是在緩緩的流淌著,整個白熊的腳下,千丈之內,全部都被白熊的鮮血染紅。

「吼……」白熊仰天怒吼一聲,龐大的身軀,帶著陣陣的血腥起之氣,化成一道紅光,朝著洛天撞去。

「萬丈……千丈……百丈……」白熊的身影一瞬間便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

白熊憤怒的一撞,元靈境在這撞之下,根本就是屍骨無存,不說被撞到,但但憑藉白熊現在身上那滔天的氣勢,便可以碾壓任何元靈境。

但是就在白熊即將撞到洛天的一瞬間,洛天猛然睜開雙眼,雙眼之中爆發出陣陣的精光,手中的裂天低沉的嗡鳴一聲,一道道元氣將裂天槍包裹起來。

看著已經到了近前的白熊,洛天的嘴角微微向上一勾,電光火石之間,洛天手持裂天槍,槍尖指向天空。

「嗡……」隨著洛天這一指,整個天空頓時風雲變化起來,道道的元氣漩渦逐漸凝聚道一起,湧進了裂天槍中。

下一刻,洛天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如同一柄利箭衝到了天空之上。

「裂天槍!第四式!槍主蒼穹!」洛天低吼一聲,裂天槍,握在了手中,元氣漩渦將洛天和裂天槍包裹起來,洛天整個人彷彿天地間的霸主一般,站在天空之上,目光中帶著披靡之色,看向已經落地的白熊。

白熊感覺到自己只是撲到一個殘影,僅剩下的一隻眼睛露出一絲不可思議之色,隨後,龐大的身軀開始不自然的顫抖起來。

「好恐怖的氣息!」白熊不光中帶著驚恐,看著天空中被元氣漩渦包裹著的洛天和裂天槍,心中升起一絲退意。

但是,就在白熊想要抽身而動之時,洛天卻是提前動了起來。

黑色的長槍和洛天整個人,緩緩的朝著白熊下降著,下降的途中,一桿龐大的裂天槍的虛影,在洛天的手中形成。

「撕……」彷彿扯碎破布的聲音響起,在白熊驚恐的目光下,那黑色的槍影,將虛空撕扯開來,隨後,洛天和那黑色的槍影卻是鑽進了那道虛空之中。

「進去了?」白熊疑惑間開口,僅剩的一隻眼睛之中露出嘲笑之意。

虛空裂縫,不是誰都敢進去的,需要的是強大的肉身,和對空間的理解,兩者缺一不可,在虛空之中可是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的,別說洛天,就連現在的它這樣強大的肉身都沒有把握在那虛空裂縫之中存活下來。

「自己找死,可惜了那麼多個玄冰髓了!」白熊輕嘆一聲,龐大的身軀朝著遠處走去,此時的白熊的傷勢已經恢復了一些,右眼中也不在淌血,緩緩的開始結疤了,但是那顆眼睛卻是在也恢復不過來了。

就在白熊轉身的一瞬間,一道波動卻是出現在了白熊的身後,一條十幾丈長黑色的裂縫緩緩的開啟。

「嗡……」恐怖的槍意在裂縫之中傳出,黑色的槍影,如同捅破一章紙一般,從虛空之中竄了出來,直接朝著白熊的後背刺去。

「不好!」白熊大吼一聲,目光中帶著驚恐想要轉身防禦。

但是,下一瞬間,黑色的槍影,便狠狠的刺進了幾十丈高的白熊的身體之中。

這一槍,直接刺進了白熊的心臟之上,那強有力的心臟在這一槍之下,瞬間被湮滅,而那龐大的身軀胸口處,也是出現了一個十丈寬的血洞。

洛天的身影從血洞之中竄出,臉上露出一絲喜色,目光看向白熊那大眼睛之中的不甘,緩緩的倒在了冰面之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呼……」洛天長長的呼出了口氣,目光中帶著驚嘆看向那已經死去的白熊。

「幸好關鍵時刻悟透了這裂天槍的第四式,沒想到裂天槍的第四式,居然如此強大,居然能夠穿過虛空,真是讓人防不勝防啊!」洛天臉上露出感嘆,輕輕的撫了撫裂天槍的槍身。

「嗡……」彷彿是聽懂了洛天的話一般,裂天槍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表達著自己的得意。

「好了,好了,多虧你了!」洛天臉上帶著笑意,沖著裂天槍開口。

隨後,洛天大手一揮,將白熊的屍體,收進了儲物戒指中,抗起裂天槍,朝著冰極島外走去。

有了白熊的前車之見,洛天這一路走的都是順暢無比,再也沒有一隻凶獸前來找洛天的麻煩。

對於凶獸,洛天一向是,凶獸不范他,他就不范凶獸,甚至即使跟某隻凶獸碰面,那隻凶獸逃走,洛天也是不去追趕。

但是,洛天對玄冰髓卻是沒有放過,繼續秉承著刮地三尺的原則,緩緩的朝著冰極島的外圍走去。

許你光年晟世 冰極島宗門之中,洛戰帶著族中的所有人,臉上帶著狂喜的神色,看著站在大殿中的一對夫婦。

「拜見二叔!」洛南天和張秋月兩人,臉上帶著恭敬和感激,對著洛戰倒身一拜。

「南天,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回來了!真的是太好了,太好了!」洛戰的老臉之上滿是感慨,看著洛南天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洛南天夫婦二人也是滿臉的感慨,看著洛戰和周圍一群熟悉的人,目光中帶著激動。

離開族中這麼多年,洛南天一直都了解家族是怎麼熬過來的,這讓洛南天自己有著深深的自責,無時無刻,洛南天都想回到家族之中,重振他們一脈。

「二叔,這麼多年,苦了你老了,從今以後,咱們這一脈,將沒有人能夠欺辱,因為我洛南天!回來了!」洛南天臉上露出一絲豪氣,聲音直接傳遞在冰極島的每個人耳朵之中。 第五百六十八章出冰極島

洛南天那狂傲的話,在冰極島上每人的耳中響起,甚至就連幾名老祖也是聽的真真切切,紛紛睜開雙目,爆發出陣陣的欣喜之意。

洛南天夫婦的回歸,無疑會讓冰極島的實力再次提升到一個檔次,凝魂境的強者,整個天元大陸之上,都是屈指可數,已經是站在天元大陸最頂端的一群人。

「洛南天回來了!」洛南天的話音剛剛落下,冰極島各大族長,紛紛眼中露出驚異之色。

洛泰站在一處大殿之中,此處是旁系所駐紮的地方,而之前他們一脈所住的地方,已經讓給了洛戰一脈。

「回來了!」洛泰臉上露出苦澀,輕聲呢喃起來,眼中甚至露出一絲絕望。

如果說,洛戰一脈沒有洛南天,洛泰有信心下一個家族大比之日重新奪回直系,做回冰極島的主人,哪怕有洛天的存在依然是如此。

但是有洛南天的洛戰一脈,那跟現在的洛戰一脈根本就不可以同日而語,不說洛南天那恐怖的實力,但是洛南天在洛戰一脈那恐怖的威望,便會讓洛戰一脈的人們更加努力的修鍊,提升實力。

所以,洛泰此時心中已經是滿滿的絕望,只能大聲嘆息著,看向大殿之外。

「洛南天回來了!」 惡魔校草,別太狂! 其他族長聽到洛南天的聲音則是猛然睜開雙眼,身形閃動朝著洛戰一脈的住處飛去,打算與洛南天交好。

而已經走到了冰極島宗門之中的洛天聽到了洛南天的話,嘴角微微一翹,並沒有繼續深走,而是轉身朝著冰極島宗門的山門處走去。

洛天眼中帶著笑意,看著天空中那不斷朝著洛南天住處飛去的一道道身影,隨後將令牌遞給了看守大山門的冰極島的弟子,大步走出了山門之外。

洛天剛剛一出現在山門之外,便看見了兩道熟悉的身影,嘴角一翹,走到了兩人的身前

「洛天啊,你可算是出來了,讓我們等了這麼久!」徐離子益撇了撇嘴,走到了洛天的身前,輕聲開口。

「洛大哥,有吃的么?有吃的么?」陳戰鏢也是瓮聲瓮氣的開口,大步走到了洛天的身前。

看到兩人的身影,洛天輕輕一笑,拍了拍陳戰鏢的肩膀,輕聲開口:「走吧,先下了山在說!」

洛天的話音落下,三人便在守山弟子恭敬的目光中,走下了冰極島。

……

「洛天,你是不是又變強了?我怎麼感覺我越來越看不透你了!」徐離子益站在洛天的身前,臉上露出疑惑。

「是強了那麼一點點!」洛天苦笑了一下,想到了自己的心魔劫來。

陳戰鏢,則是站在兩人的身前,手中抱著一隻烤的流油的熊掌,不斷的在那裡啃著,沒有在乎兩人的話。

三人飛在天空之上,閑聊著,而飛行的方向便是金羽城的方向。

張道天當初離開洛南天夫妻二人之時,便拖二人帶話給洛天,告訴他陸鯤鵬身體中的毒,還能堅持半年左右,所以讓洛天不必擔心,這也是洛天答應夫妻在冰極島慢慢歷練一段日子的原因,否則以洛天的性格,絕對是拿到兩個玄冰精,便會火速的前往五行門,去為陸鯤鵬解毒。

雖然離半年的時間還早,但是,洛天還是想早一點解決陸鯤鵬身體中的蠱毒,那蠱毒多在陸鯤鵬身體之中呆上一天,洛天心中便有些不舒服。

洛天這才連父母都沒拜見,給徐離子益發了個消息,告訴兩人要離開冰極島一段時間。

徐離子益和陳戰鏢都是無所事事之人,這些天在冰極島中早就呆的有些不耐煩了,收到洛天的消息,二話不說,就決定陪洛天回去,順道在去北域溜達溜達。

三人一路飛行,很快便出了冰極島的範圍,來到一座繁華的冰城的上方,洛天和徐離子益的臉上紛紛露出笑意。

「玄冰城啊!」徐離子益臉上帶著回憶的神色,看向繁華的玄冰城,隨後目光爆發出陣陣的精光。

「老狗!給我出來,你們的徐大爺又回來了!」徐離子益站在玄冰城的上方,大聲呼喊起來。

「是誰!」玄冰城中的人們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看向天空之中,隨後,目光大變起來。

「誰敢在我玄冰城撒野,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徐離子益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道蒼老的聲音,便在玄冰城正中央的城主府中爆發而出。

「是他們,又是那三個傢伙,當初將玄冰城洛家的人給打的狼狽不堪的三個傢伙!」人們臉上露出震驚,看向天空中的洛天三人,大聲呼喊起來。

洛天三人現在已經成了玄冰城的名人,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有人在玄冰城鬧事,最後卻是不了了之,就連冰極島彷彿都默許了一般,沒有派出強者來圍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