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為什麼?」


「原本我是想讓你把它打開,可是現在改變主意了。其實我之前騙了你,這個鐵疙瘩本身就是你的前主人所化,就等同於他本人的屍骨,根本沒必要再去裡面找他的屍骨。我讓你打開它,只是想得到裡面的遺物而已,並不是想幫你找到什麼屍骨。」

「你騙了我?」懶蟲一臉茫然,停止了之前的動作,獃獃的看著范浪。

「沒錯,我騙了你,我明知道根本沒什麼屍骨,卻還是讓你打開它。要是真的把這個鐵疙瘩打開了,就會破壞它自身的結構,導致它灰飛煙滅。到時候,你不僅找不到前主人的屍骨,還會失去這個最後的念想!」范浪實話實說,把真相說了出來。

懶蟲徹底傻眼了,情緒從茫然轉為了憤怒,怒沖沖道:「你也太壞了,竟然騙了我,還差點害得主人灰飛煙滅,之前真不該相信你!」

「沒錯,我本來就這麼壞,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那麼多人我都殺了,何況是一個光靈,一具屍骨。騙騙你這個光靈,再借你的手打開鐵疙瘩,就能得到裡面的遺物,這可是一筆好生意。」范浪無所謂的笑了笑。

「你、你真是壞到了家,以後我再也不會相信你了。」

「以後也不需要你相信我了,我打算捨棄你這個光靈,重新再換一個新的光靈。以我現在的本事,完全可以換一個比你更好的光靈。既然你對前主人這麼忠誠,那以後就一直守著這個鐵疙瘩好了,就像我剛才說的,這就是他的屍骨。你想盡忠也好,你想守靈也好,這下都可以如願了。」

「好啊!這正合我意,我本來就更喜歡前主人,不喜歡你這個新主人,你跟他比差遠了。」懶蟲揮舞著小拳頭,氣呼呼道。

「巧了,正好我也看你不順眼很久了,你懶的跟豬一樣,凡事都要我逼著你去做,你才肯動一動,平時就喜歡偷懶睡大覺。世上比你好的光靈多得是,一抓就一把。」

「那你就用別的光靈去吧!我不伺候你了!」

「我懶得跟你一個光靈慪氣,你把我的那些東西都整理一下,做個備份,一切妥當之後,我就找另外一個光靈與你做交接。至於這個鐵疙瘩裡面的遺物,我已經沒興趣了,想必也沒幾個錢,不值得我費心。」

范浪說罷,丟下了懶蟲與那個鐵疙瘩,自己轉身離開了。

懶蟲余怒未消,隔著門罵了幾聲,罵著罵著就哭了起來,又是之前那種沒有眼淚的哭泣。

他緩緩依靠在了金屬球體之上,尋求一種安慰。

雖然范浪騙了他,但最後還是成全了他,是恩還是仇,他還是能分得清的。

從今往後,他就可以一直陪伴前主人了,這正是他的心愿。

「主人……」

懶蟲喃喃了一聲,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叫哪個主人。

……

范浪行走在通道中,臉上浮現出一絲帶有自嘲意味的苦笑,心裡暗道:「一億宇宙幣就這麼打水漂了。冒險進入荒古巨鯨的肚子,花那麼多力氣,才把那個鐵疙瘩拿到手,結果全白費了。原本應該大賺的一筆生意,愣是被我做賠了,真不像我的風格啊。」

其實連范浪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要改變主意,一億宇宙幣可不是個小數目。

也許是被懶蟲對待前主人的感情所打動。

也許是覺得撒謊騙錢有失身份。

也許是想要一個真正忠誠於自己的光靈。

不管怎樣,既然他做出了決定,就不會再更改。

那些遺物就一直封存在金屬球體裡面好了,再也不需要打開。沒有這些錢的幫助,范浪一樣能在武道之路走下去。

……

荒古巨鯨體內其實還有很多機遇,只是范浪還有要事在身,不能耽擱太久,註定只能跟這些機遇說再見。

他駕馭蝕日號星舟離開,走了一條與來之前不同的道路,從荒古巨鯨的另一個器官飛了出去。

宣生六記 他還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做,做完才能離開星獸嶺,踏上回往極光學院的歸途。

蝕日號劃破虛空,前往了星獸嶺的另一處地方。

半路上,范浪通過系統兌換了一個全新的光靈出來,等級要比懶蟲更高,各方面的能力也更加強大,能夠起到更大的幫助。

這個光靈甚至可以俯身在范浪的身上,提升他的意念強度,進而增強他的實力,而且提升幅度不是一星半點。

新一代光靈的形象是一條小龍,樣子十分的可愛,平時可以化作一個符文印在范浪的身上。

這真是應了那句話,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主人,我還沒有名字呢!」龍形的光靈在范浪眼前晃悠著。

「以後就叫你龍二好了。」范浪隨口道。

「龍二?這個名字也太隨意點了吧……」光靈眉頭一皺,別看它才剛誕生不久,這點分辨能力還是有的。

「我覺得挺好的,簡單好記還順口,就這麼定了。」

「用這個名字,以後見到別的光靈,我都不好意思報名了。」

「那叫你旺財?」

「那還是叫龍二吧……」

「這就對了。」

范浪笑了笑。

在當天,范浪就將龍二帶到了懶蟲面前,讓兩者進行了交接,懶蟲把自身儲存的種種內容,統統都過渡傳輸到了龍二體內。

光靈能在通訊、探索、儲存等等方面幫上武神的大忙,大部分的武神都離不開光靈的輔助。

從現在起,范浪的隨身光靈算是徹底升級換代了。

他將前一代光靈懶蟲安頓在了一個特定的場所,還在那裡修建了一座還算過得去的墳墓,讓懶蟲的前主人真正的入土為安。

別人都是埋葬屍體,這座墳墓裡面埋葬的卻是一個鐵疙瘩。

范浪走後,懶蟲獨自守護在墳墓旁邊,很快就甜甜的睡了過去。

王的寵妃 如果換成普通人為墳墓守靈,也許會覺得孤單寂寞難以忍受,但是懶蟲不會。

做為人造物,他體內的忠誠是天生的。 有話則長,無話則短。

范浪駕駛蝕日號來到了下一處目的地,這裡位於星獸嶺的中心地帶,虛空中懸浮著一團黑色的空間漩渦,猶如一團黑洞,但又有所不同。

黑色漩渦散發著危險的氣息,涌動著強大的能量波動,讓人不敢輕易靠近。

這裡其實是一頭妖王的巢穴,它稱之為——金陽獅王!

從名字就可以猜到,這尊妖王是一頭金陽戰獅,而且是同類當中的王者。

小金就是金陽戰獅,它陪著范浪南征北戰,一步步走到今天,靠著范浪的幫助,實力突飛猛進,日益強大。

金陽戰獅數量稀少,放眼整個宇宙,也找不出太多。

這處巢穴之中的金陽獅王,已經不知道活了多少血月,實力遠遠超過小金,而且掌握著本族當中的秘傳絕學,只有同類才能修鍊。

小金如今已經成長到了一個瓶頸,進步速度大大放緩,給它提供再多的食物也沒用。

只有從金陽獅王那裡學到那門秘傳絕學,才能解決這個問題,幫助小金打破瓶頸,再一次突飛猛進。

金陽獅王身邊聚集著許多個同類,還霸佔了幾頭母獅子,歡迎同類來到它這裡學習秘傳絕學,前提是能通過它的考驗。

如果不合格,不僅學不到東西,還有性命之憂!

死在這裡的金陽戰獅,可不止一頭!

蝕日號停了下來,范浪從一扇艙門中走出,揮手變出一張召喚卡,釋放出了裡面的小金。

小金爪踩虛空,抖擻了幾下,身上金光流轉,看上去熠熠生輝。

在來時的路上,范浪就已經將來此的用意跟小金說了一遍,小金知道自己是來做什麼的。

「小金,這裡就是金陽獅王的家,只有金陽戰獅同類才可以進去。接下來的路,你只能自己進去了,我們沒法陪著你。畢竟這次是來求學,而不是來找麻煩,要客隨主便,按照人家立的規矩來。」范浪道。

「好!我自己進去闖闖,倒要看看金陽獅王有多厲害,能教我什麼本領。」小金鬥志昂揚道。

「你要是能從裡面活著出來,實力肯定會更上一層樓。」

「要是我不能活著出來呢?」

「要是你死在了裡面,一年之內,我將這裡夷為平地!」

「哈哈,主人還是那麼霸氣。我是來求學的,如果通不過考驗,死在了裡面,證明我自己實力不夠,怪不到人家頭上,不需要主人幫我報仇。」

「道理是這麼個道理,但我一向不是講道理的人,而是講歪理的人。」范浪一擺手,「好了,還沒進去呢。先別說喪氣話。你是我培養出來的,又經歷過那麼多場戰鬥,實力是可以的,我對你有信心,就大膽進去吧。」

「恩,我走了,主人在此稍候。」

小金抖擻精神,一頭扎進了黑色漩渦當中,轉眼消失不見。

范浪懸浮半空,盯著黑色漩渦看了一會兒,然後用修鍊來打發時間,同時施展出多種絕世神功,輪迴聖典、無上金典、玄照磁光、無名功法等等齊頭並進,簡直就是奇迹。

一般人能同時兼修兩種功法就算很厲害了,同時修鍊這麼多的絕世神功,很容易出錯,一旦出錯就有可能萬劫不復。

范浪非比尋常,是以系統作為根基輔助,所以能完成這種壯舉,而不需要有什麼後顧之憂。

一個玄妙莊嚴的六道金輪在他背後旋轉,頭頂亮起玄照磁光,周身跟宇宙融為一體,腳下踩著四四方方的空之界,蕩漾起一圈圈的空間波紋。

剩下的就是等了。

……

小金單槍匹馬進入黑色漩渦,隨後感受到一股難以抗拒的吸力,不由自主的被拉了過去。它心中一凜,感覺這股吸力非常的熟悉,分明就是金陽戰獅的天賦能力。它自己也能釋放出同樣的吸力,只是沒有這股吸力那麼強大。

「這應該是那位金陽獅王釋放出來的力量,確實比我強大得多。」小金暗暗道。

它隨著這股吸力前進,好似一塊落入水中的落葉,隨波逐流,沉淪起伏。

這樣跌跌撞撞的移動了片刻時間,前方豁然開朗,出現了一片新的天地。

還不等小金看清楚,突然有一隻巨爪從天而降,狠狠的踩在了小金的身上,力量之強,幾乎要踩斷小金的骨頭。

「吼!」小金本能的咆哮一聲,劇烈的起身掙扎,卻沒能撼動那隻巨爪分毫。它抬起頭,看到了一道金光燦燦的身影,渾身金毛放光,長著滿嘴的獠牙,赫然是另外一頭金陽戰獅。

闖蕩這麼久,小金還是第一次看到同族,一時間有些錯愕。

它能夠感覺得到,對方的生命氣息遠勝於自己,妖獸善於趨利避害,在這方面的感知更勝於人族。如果本能的覺得某個生命體強過自己,八成錯不了。

「吼!你就是金陽獅王?」小金趴在地上問道。

「呵呵,又一個來找金陽獅王的小獅子,告訴你,我並不是金陽獅王,另外一邊的那位才是。」高高在上的金陽戰獅笑道。

小金轉過頭去,看了看四周,在遠處看到了一座由高山組成的王座,高度達到萬里之巨,一頭金燦燦的人形雄獅坐在王座之上,身披著金色的戰甲,頭上的鬃毛猶如王冠,雙眼堪比日月,緊緊閉著大嘴,身上的氣息趨於內斂,實力深不見底。

這才是真正的金陽獅王,比踩著小金的那一頭更加強大!

金陽獅王看了看小金,表情古井無波。

「走吧。小獅子。」大一些的金陽戰獅抓起小金,像是拎小雞那樣抓著小金走向了山峰王座。

「我自己會走!」小金十分不爽,全力掙脫了對方的爪子,碰撞之間響起金屬脆響。

小金一步萬丈,自己走到了山峰王座之前,幾乎是出自一種本能,化作了獅子形態,後身翹起,前身匍匐,將頭低了下去,幾乎貼在地上,以此來向金陽獅王表示敬意。

「來我這裡的晚輩,十個有九個都是為了從我這裡學習『氣吞寰宇』這門絕學,你是不是也為了這個而來?」金陽獅王沉聲問道。 「沒錯,我正是為此而來,還請獅王成全!」小金吼道。

「想學『氣吞寰宇』,必須得證明你有這個資格,不能辱沒了這門絕學,給我們同族丟臉。」金陽獅王道。

「我知道這個規矩,是有備而來,獅王有什麼考驗,儘管劃下道來。」

「好,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廢話了。我會給你安排一連串的戰鬥,只要你能打贏,我就教你『氣吞寰宇』,而且我會的絕學可不止這一個,如果發現你適合某種絕學,會一併交給你,絕不會敝帚自珍。我們金陽戰獅一族,本就數量稀少,我很樂意栽培你這樣的小輩,壯大我們族群。」

「你打算讓誰來當我的對手?」

「能當你對手的多得是。」

金陽獅王張開大嘴,口中另有乾坤,開啟一個神秘的空間,將一群強大的妖獸釋放了出來。

這些妖獸形態各異,飛的跑的都有。平日里它們都被金陽獅王關押在體內,而且早就被降服了,完全聽從金陽獅王的命令,不敢有半點違拗。

「去,殺了它!」金陽獅王下達了一個簡單的命令。

眾多妖獸沒做多想,立即展開進攻,向著小金攻了過去,霎時間地動山搖,各種攻擊當空交織,看上去亂象紛呈。

小金咆哮一聲,瞬間激發凶性,以人形姿態迎接戰鬥,揮舞一雙獅爪,化作道道寒光,席捲天地之間。

被寒光掃中的妖獸,一個個被切割開來,不是斷手就是短腳,還有的當場斃命。

一胎二寶 小金自身也被四面八方的攻擊淹沒,無可避免的受了傷。它發揮自身的各種種族天賦,又是大嘴吞噬,又是揮舞四爪,與眾多妖獸敵人展開廝殺。

妖獸本就兇惡,星空妖獸更是如此。

金陽獅王面無表情的觀戰,眼看著一頭頭妖獸死在小金的爪下,當妖獸死傷過半的時候,它張開大嘴,吐出了一群新的妖獸,而且實力比之前那一批更加強大。

「你們一起上,把那頭新來的金陽戰獅殺死。」金陽獅王再次下達了同樣的命令。

妖獸們發出陣陣吼聲,紛紛加入了戰鬥,開始圍攻小金。

就這樣,小金展開了一場無休止的戰鬥,殺死了一批又一批妖獸,身上受的傷越來越重。它越戰越勇,越挫越凶,騰挪之間捲動風暴,隨便一擊非死即傷。

吞噬天賦在戰鬥中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幫它吞噬了許多敵人,還將體內儲存的食物轉化成為了力量,或者是用來療傷,讓它可以連續戰鬥。

這場瘋狂的戰鬥,加快了它對食物的消耗速度,體內的那團漩渦飛速旋轉,將囤積的食物煉化,再化為精純的能量反吐出來,注入到小金的四肢百骸。

小金早已經殺紅了眼,進入了一種渾然忘我的狀態,腦子裡只剩下了一個念頭。

戰!

不知不覺,地上又多了許多屍體。

小金大嘴一張,將這些屍體統統吞噬掉,身上紅光大方,與自身的金光交織成輝。

這場戰鬥持續了很久,小金殺死許許多多的妖獸,但是金陽獅王依舊沒有喊停,彷彿這場戰鬥永遠不會落幕。

金陽獅王一揚手,又給小金派去了新的對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