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煉丹!」陳三條開門見山道。


「煉丹?」馮長江和王培幾乎是同一時間開口道。

陳三條在兩人震驚的眼神中咧嘴笑道:「對,煉丹。」

馮長江有些難以置信。

至少在這時,既是如此,他可是很清楚,在這雪老城內,蕭家似乎沒有人會煉丹吧?

而且,陳三條向來被蕭家的人看不起,看成是廢物,就連他在這此前都覺得他也是一名落魄的蕭家的廢材。

煉丹?

這個字眼即便在雪老城四大家族中任何一人口中說出來都足以令人震驚。

馮長江在雪老城這些年,四大家族的丹藥無不是他丹殿提供,何曾聽聞有人會煉製丹藥?

「陳小兄弟,煉丹絕非兒戲!」馮長江提醒道。

「無妨,需要的材料若是浪費了,我照價賠償!」陳三條淡淡道。

馮長江神情一怔。

似乎思忖良久,而後他咧嘴笑了笑道:

「好,那就試試!」

其實,在馮長江的心中也很想試探一下陳三條的底細,若他真是一位煉丹師,丹殿就賺了,若不是,丹殿也不會虧。因此,這對丹殿來說一件穩賺不賠的買賣。

「多謝!」陳三條笑道。

而後,他就拿出了一份藥材單子。

馮長江接過藥材單子,瞥了一眼,頓時震驚。

「這……這是要煉製聚靈丹?」

看到這份藥材單子,雖說分量都未曾標明,但作為一名煉丹師,自然能猜到陳三條的心思。

只是唯獨在看到最後一味藥材后,皺眉道:「陳小兄弟,這聚魂草,你如何用?」

陳三條笑而不答。

馮長江也不多問。

若是這陳三條真的會煉丹,想必也也是人家的秘方,豈能窺視?

「這也不是啥大秘密。」見到馮長江神情有些落寞道,

「聚魂草在藥典中是劇毒之物,但也是穩固根本的補藥!」

馮長江聞言,瞬間皺眉。

但倏地一下就迷起了雙眼,形成了一條線。

他輕嘆一聲道:

「學無止境,學無止境啊,真是受教了,受教了!」

馮長江在說這話的時,宛若是一名夢中人,猛地就被敲醒了一般,眼睜睜的望著眼前的陳三條,好似看著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輩似得。

在他的心中也是嘖嘖稱奇。

王培在一旁,神色訝異。

馮長江現在對陳三條的態度簡直就是另外一種境地,佩服和虛心下問。

這讓他都有些莫名的驚訝。

「馮先生,陳小兄弟,你們再說什麼?」王培滿臉狐疑道。

「沒事!」馮長江笑道。

陳三條也不在意,他來此的目的很簡單,依照葉妖武說的煉丹,順便調息自己對真元的調動和運用。

而這煉丹就是最好的鍛煉方式。

這所謂,煉丹需要掌握火候、毅力、時間、一心多用等等,這都能在某種程度上鍛造真元的凝練和鍛造。

最重要的就是修補自身的漏洞,用葉妖武的話說,他身體就是漏雨的屋子,乃是他現在,乃至是以後修行最大隱患。

而且,他也很清楚,出了蕭家一直嘲諷、嫌棄,還有人記恨他,而且要置他於死地。此人手段極為殘酷、兇狠。

陳三條不明白,為何會如此,但他清楚,這期間的很多問題還必須要查清楚。

他可不能被蒙在鼓裡。

要想做成這些事情,就必須要變得強大,在隱匿中變得強悍,到足以與這位讓自己身體如漏屋之人對抗,他才能大張旗鼓。

馮長江已經領著陳三條進入煉丹房,在他們面前的是一處比較整潔的地兒。

進入煉丹房就有著一股清香撲面而來,沁人心脾,讓人神清氣爽。

煉丹爐很是壯觀。

有著九孔,皆是生火之處,同時也有九處排煙處。

爐鼎立在中間。

「這就是煉丹爐了!」指著煉丹爐,馮長江自豪道。

陳三條嗯了一聲,就來到丹爐前,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

等到藥材都準備,陳三條看了一眼眾人,淡淡的笑道:

「諸位,能出去嗎?」

「當然!」

馮長江示意裡邊的葯童和站身邊的王培離開煉丹房。

————————-

「馮先生,這……」

王培震驚道。

「無妨!」

馮長江眯起一雙眼睛,笑眯眯的看著煉丹爐的方向道:

「他若真是一名煉丹師,我們可以招攬嘛!」

王培恍然大悟,咧嘴笑道:

「馮先生果然是馮先生,未雨綢繆啊!」

馮長江欣然接受。

而後,他正色道:「你去前邊,盯著,不要讓任何閑雜人等進來!

記住,這裡的事情也不能傳出去!」

王培心領神會,正色道:

「行,你放心,我這就去!」

馮長江見王培走遠,輕嘆一聲道:

「雪老城終究會血雨腥風!

很是期待啊!」

——————————

煉丹房內,陳三條按照葉妖武給的丹方,按照丹方上的配備,分量一點都不少,也不多。

準備妥當。陳三條長長的吸了一口氣。這是他第一次重生煉丹,雖說有些小忐忑,但他是何人?如何的境地?

「煉丹講究的是心靜!」這時,在陳三條腦海中浮現出以前的場景,他不由得在嘴中嘀咕著,「靜心!」

陳三條凝眸,眼眸很深。

似乎正在醞釀。

他隨即便是將之前長長吸了一口的氣給緩緩的吐出,臉上露出一抹笑道:

「開始!」 陳三條,宛如老僧入定。

片刻入定。

調整自己體內的一絲真元,注入丹爐內。

他一心多用,而後再將藥材都倒入其中,隨手操控著。

隨著時間一點點流逝。

在陳三條的額頭上滲出密密麻麻的細小的汗珠。

然而,他依舊閉目,手上對真元的掌控由之前的生疏漸漸已不由得熟練,最後居然言出法隨,變得極為玄妙。

若是此刻有人在一旁瞧見,定會驚呼,此子乃是煉丹奇才!

突然,就在這時。

只見陳三條微微皺眉,而後猛地睜開雙眼。

「聚氣丹成?」

不過,就在他興奮之際。

「轟隆!」

在距離他最近的一處,突然爆炸了。

……

這時,在煉丹房外,馮長江已經等了整整兩個時辰。

其實,在這時。

他覺得,有些度日如年。

宛如陳三條進入煉丹房內,已經好幾年,或者更長。

正在焦急時,突然就聽到煉丹房內有爆炸聲傳出,臉上神情微微一愣,就火急火燎的朝著煉丹房而去。

而後,他推門而入,一陣煙塵在煉丹房內瀰漫,壓根看不清,裡邊發生了什麼。

「陳兄弟,你沒事吧?」馮長江驚慌道。

「不礙事!」

剛才一顆聚氣丹,是陳三條最後沒有掌握好火候,而且,在落下時,剛好就滾落在他的身邊,由於受到落地撞擊力量衝擊,頓時炸裂,塵土撲面而來,陳三條未曾來得及躲避,滿臉灰塵。

他從煙塵中走出來,擺手示意自己沒事!

「沒事就好!」馮長江聞言,不由得鬆了口氣道。

等到瀰漫在屋子裡的煙塵都散去,滿臉塵土的陳三條就站在距離馮長江不遠處,咧嘴笑了笑,唯獨能看見他一雙滑溜溜的眼睛和一排潔白的牙齒而已。

預示著,他真沒事!

「……第一次煉丹,沒掌握好火候,出了點岔子!」陳三條淡淡道。

本想說重生后第一次煉丹。

但被他硬生生的將『重生』二字給咽了回去。

「第一次煉丹?」

聽到陳三條的話,在馮長江臉上寫滿震驚,看著陳三條的眼光,就像是在看怪物一般,似乎這是他聽到本年度最令他驚世駭俗的話語一般。

第一次煉丹?

這簡直在拿命玩啊?

而後,馮長江也是倒吸一口涼氣。

「有什麼問題嗎?」陳三條笑了笑道,「不過,還是有些浪費了……」

「無妨!」馮長江笑道,「人生難免都有第一次,想當年……」

陳三條臉上掛著淡淡的笑,他沒有給馮長江感嘆想當年的機會,而後補了一句道:

「哦,我說的是浪費了一枚丹藥!」

馮長江震驚,有些難以置通道:「什麼意思……」

他慢慢的咀嚼了一下陳三條剛才的話,幾乎就在這時,整個人都震驚的無以復加,這位在風雪城素來以沉穩著稱的煉丹師,驚呼道:

「難道……你……真的煉製出了聚氣丹?」

陳三條輕輕的彈了彈身上的塵土,就那麼站在原地,臉上似笑非笑。

在他的手上赫然出現了一個精緻的小瓷瓶,而後他在瓷瓶中倒出一枚淡黃色的丹藥來。

「聚氣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