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玉瓶裡面裝著一百枚極品辟穀丹,服用一枚可以保持三天不餓。」房間管家說道。


「哦。」石磊收下玉瓶,然後從玉瓶中倒出一枚辟穀丹。

辟穀丹比黃豆還小一圈,整體呈淡紅色,表面泛起一道道細微的紋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卻沒有聞到一絲的香味。

石磊知道,極品丹藥都是這樣,藥力內斂,根本不會有香味散發出來,不過他沒有想到,隨口說了一句餓了,就送來一瓶極品辟穀丹。

真是太壕了!石磊也只能在內心如此感嘆,不愧是人族的祖地,就是財大氣粗,如果換做星耀聯邦,絕對拿不出這麼大的手筆。

一口吞下辟穀丹,丹藥入口即化,化為一股暖流在胃中擴散至全身,讓石磊有了一股明顯的飽腹感,而且精神也有了一絲絲的恢復,顯然極品辟穀丹並不只是讓肚子不餓,還能輕微的恢復精神疲勞。

「管家,飛船的目的地是哪?」石磊繼續問道。

「許可權不足!」房間管家說道。

「……」石磊無語。

又與房間管家交流了一段時間,石磊心裡的那點好奇全都消散了。

「管家,我要修鍊了,進入靜音模式,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誰來找我都不要通知我,等我結束修鍊后再告訴我!」石磊沉聲說道。

「好的,主人。」房間管家說道。

深吸一口氣,石磊坐在蒲團上開始修鍊《煉星訣》,瀰漫在天地間的天地元氣和諸天星辰之力受到莫名的吸引蜂擁而至,然後被石磊的星魂煉化,被煉化后的天地元氣和諸天星辰之力被三大命竅和命竅周圍的元竅、秘竅瓜分,經過再一次的煉化后成為了石磊修為的一部分。

時間一點點流逝,石磊也不關心飛船到了哪裡,一直躲在房間中苦修,沒有離開過房間一步,餓了就服用一枚辟穀丹,渴了就喝點清水,過著近乎與世隔絕的苦修生活。

長時間的苦修讓石磊的修為突飛猛進,紫府命竅中,躲在三十六層煉神塔中的神魂已經超過一丈高,融合了一絲神魂的星魂也越來越靈動,甚至能與石磊的神魂進行簡單的交流,不過由於身處飛船之中,外面就是浩瀚的星海,自身也沒有什麼防禦措施,所以,石磊並沒有嘗試神魂離體。

這一天,石磊剛剛結束修鍊,就感覺飛船出現了輕微的震動。

「管家,飛船到祖地了?」石磊問道。

「主人,飛船並沒有到達祖地,而是到了清輝聯邦,飛船會在這裡停留三天的時間,三天後會有一百名清輝聯邦的天驕乘坐飛船前往祖地。」房間管家說道。

「清輝聯邦?」石磊眼中滿是迷茫。

「清輝聯邦是祖地聖武殿在一萬年前發現的人族文明,每隔五十年都會有一百名天驕被送往祖地修鍊。」房間管家說道。

「類似的人族文明多嗎?」石磊問道。

「星海浩瀚,人族文明數不勝數,僅祖地知道的人族文明就超過百萬,不過飛船返回祖地只經過十三個人族文明,將各個人族文明的天驕送到祖地只是順便的事。主人如果有興趣,可以下飛船遊覽一番,只要在規定的時間內回來就好。」房間管家說道。 雖然對清輝聯邦很好奇,但是石磊並沒有下飛船親身體驗一下清輝聯邦的人文風情,依然躲在房間中閉關苦修。

石磊沒有下飛船,但是水芙蓉等人卻下了飛船,在附近遊覽了一圈,順便帶回來一大堆的清輝聯邦土特產。

「主人,水芙蓉小姐正在門外敲門。」石磊剛剛結束修鍊,就聽到房間管家說道。

「請她進來吧。」石磊站起身來,沉聲說道。

「咔!」一聲輕響,房間的門鎖被打開,石磊看到了正準備離開的水芙蓉。

「水小姐,進來坐會吧。」石磊笑著邀請道。

「石磊,見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水芙蓉陰陽怪氣的說道。

在飛船上這麼長時間,她來過數十次了,但是卻沒有一次能見到石磊,這讓她的心裡怨氣越來越大。

「是我不對!是我不對!」石磊連連陪笑。

「這是我在清輝帝國買的一些美食美酒,分你一份嘗嘗!」水芙蓉從須彌指環中拿出一大堆的美味佳肴,還有一瓶瓶一壇壇的美酒。

「你有心了。」石磊笑著收下了。

「石磊,你天天在房間里修鍊,不感覺枯燥嗎?我們已經舉辦了好幾次聚會,你一次都沒有出現,其他人都對你有了不好的看法呢!」水芙蓉沉聲說道。

「其他人的看法和我有什麼關係!」石磊毫不在乎的說道,「我喜歡修鍊,修為提升的喜悅讓我沉醉,閉關苦修在你們看來是遭罪,但是在我看來卻是難得的享受。」

「木頭!」水芙蓉氣呼呼的說道。

「水小姐,雖然知道你不喜歡聽,但是我還是要勸你一句,星耀聯邦太小了,我們僥倖獲得了前往祖地聖武殿修鍊的資格,但是,別說祖地聖武殿中天驕無數,就是與祖地聖武殿有聯繫的人族文明也多得數不清,這些人族文明中哪個不是天驕輩出,我們又算得了什麼。在星耀聯邦,我們的修練天賦超凡,但是在祖地聖武殿,比我們修鍊天賦更強的不知道有多少,如果我們不努力修鍊,到了祖地聖武殿也不過是一群墊底的存在,用不了多久就會泯然眾人。我還沒有走到武道的盡頭,可不想半途就變成別人的踏腳石。」石磊神情鄭重的說道。

聽了石磊的話,水芙蓉沉默了,一臉的笑容也漸漸被沉重憂慮替代。

「你說得對,在星耀聯邦,我們是天驕,但是在祖地聖武殿,也許我們不過是墊底的存在,星耀聯邦太小了,小的讓我們的認知出了很大的問題,而且,獲得祖地聖武殿修鍊的資格讓我有些膨脹了,最近的我實在是太放鬆了。」水芙蓉認真的說道。

「你說得對,我們要更努力才行,絕對不能成為別人的踏腳石!」說到最後,水芙蓉的眼中閃爍著熊熊鬥志。

「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我要回去修鍊了!」

說完,水芙蓉頭也不回的直接回去了。

安妮等人意外的發現,水芙蓉在清輝帝國轉了一圈后,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一改之前愛玩鬧的樣子,不再參加各種聚會,每天都躲在房間中努力修鍊,即使是她們三番五次的邀請,水芙蓉也沒有參加她們舉辦的聚會。

帶著疑問,安妮等人找到水芙蓉主動詢問,水芙蓉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改變。

水芙蓉也沒有隱瞞,將石磊說的那些話告訴了安妮等人,不過,安妮等人卻沒有放在心上,反而認為水芙蓉是在杞人憂天。

看到安妮等人依然我行我素,水芙蓉也沒有深勸,卻暗暗的下了決定,與安妮等人漸漸疏遠,安妮等人也不在乎,反正她們也結交了不少新朋友,每天依然有數不清的聚會等著她們參加。

石磊他們並不知道,飛船上的一切都被蘭薩掌握著,看到石磊一直在房間中閉關苦修,水芙蓉也能改變態度,躲在房間中閉關苦修,蘭薩不禁暗暗的點頭,對石磊和水芙蓉高看了一眼,至於那些心思並沒有放在修鍊上,每天只想著吃喝玩樂的安妮等人,蘭薩已經給他們判了死刑,即使他們獲得了在祖地聖武殿修鍊的資格,也別想得到什麼特殊的照顧,如果還敢犯錯,最輕的也會被驅逐出聖武殿,嚴重的甚至會被處死。

聖武殿是人族祖地的最後一道防線,也是人族文明的守護神,它的作用是培養更多的不怕死敢於犧牲的強者對抗蟲魔,而不是培養一批只懂得享樂不知道奉獻犧牲的大老爺。

「嗡~~~」

飛船輕輕一震,騰空而起,離開了清輝聯邦,繼續向前趕路。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轉眼間,三個月過去了,雖然每隔一段時間飛船都會進行一次超遠距離的空間跳躍,但是星耀聯邦與祖地聖武殿之間的距離實在是太遠了,加上飛船還要前往十多個人族文明接收準備前往聖武殿修鍊的天驕,所以,三個多月的時間飛船也只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

不過,該接收的各人族文明的天驕都已經接到了,接下來飛船隻要不停的趕路即可。

五天後,飛船終於來到了祖地聖武殿,在房間管家的提醒下,石磊收拾好東西走出了房間。

「石磊,一段時間沒見,你的修為又提升了不少啊!」看到石磊,水芙蓉笑著說道。

「你的修為也提升了不少啊!」石磊笑著回道,「怎麼沒看到安妮她們?」

「她們可能和其他人在一起呢,我們好長時間沒有聯繫了。」水芙蓉淡淡的說道。

「哦。」看出水芙蓉不想聊這個話題,石磊明智的沒有繼續追問。

「還是說說你吧,你在房間中一直閉關苦修,現在修為有沒有達到分神境極限?準備什麼時候突破瓶頸成為合體境武者啊?」水芙蓉笑著問道。

「我距離分神境的極限還早著呢,倒是你,準備什麼時候突破瓶頸成為合體境武者啊?」石磊笑著說道。

雖然經過這段時間的閉關苦修,他的修為提升了不少,但是也只完成了三轉凝鍊,距離九次凝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不過,他卻看出來了,水芙蓉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分神境極限,隨時都可以嘗試突破了。 「時機還不成熟,我打算再鞏固一段時間,然後再一舉突破瓶頸,成為合體境武者。」水芙蓉沉聲說道。

本來,水芙蓉就是家族中的天驕,各種修鍊資源都向她傾斜,獲得前往祖地聖武殿修鍊的資格后,家族更是為她準備了大量的修鍊資源。

離開星耀聯邦后,水芙蓉並沒有將心思放在修鍊上,而是與安妮等人天天聚會,每天都是吃喝玩樂,隨身攜帶的那些修鍊資源根本用武之地。

後來,在石磊的提醒下,水芙蓉幡然醒悟,才開始努力修鍊。

水芙蓉的修鍊天賦本就不一般,加上足夠多的修鍊資源輔助,修為一舉達到分神境巔峰並不奇怪。

本來,水芙蓉還準備在達到祖地聖武殿之前突破修為瓶頸,成為合體境武者,後來,水芙蓉想到石磊的修為雖然不高,但是真正的實力卻遠超境界,原因就是石磊的基礎無比紮實渾厚,所以,水芙蓉也放棄了突破修為瓶頸的打算,而是準備到達祖地聖武殿後看看情況再作打算。

「這樣也好。」石磊笑著點點頭,「祖地聖武殿肯定有很多修行秘法和修鍊心得,如果能夠從中得到一些啟示,突破修為瓶頸肯定更容易,以後的路也會走的更順暢。」

「呵呵呵~~~我也是這麼想的!」水芙蓉笑著說道。

跟在其他人的後面,水芙蓉和石磊先後走出了飛船。

「哇~~~」看著飛船外如詩如畫的景色,水芙蓉震驚的兩隻眼睛瞪得溜圓,嘴巴張的大大的。

石磊的樣子也沒有比水芙蓉好到哪去。

飛船是停靠在一座山尖被削平的平台上,平台上類似的飛船還有很多。

平台很高,石磊他們可以清楚的看到遠處的山腰上一座面積大得驚人的巨城,更遠的地方雲霧繚繞,神殿閣樓若隱若現。

天空中,各種玄奇酷炫的符文飛行器呼嘯而過,各種飛禽相互追逐,不時有強大的武者駕馭飛禽或是踏空而行。

不知何時,蘭薩出現在眾人面前。

「咳~~~」

輕咳一聲,蘭薩將眾人從震驚中喚醒。

「你們都是第一次來聖武殿,現在,都跟我去領取身份銘牌,只有領了身份銘牌你們才真正的成為聖武殿的一員,擁有各種福利待遇。」

說完,蘭薩也不管這些人聽沒聽清,轉身就走。

看到蘭薩離開了,眾人趕緊跟了上去。

「聖武殿很大,很多地方都是禁地,還有很多地方需要特殊條件才能進入,所以,即使你們獲得了身份銘牌,也不要隨意走動,不然出了什麼意外別怪我沒有事先提醒你們!」蘭薩沉聲告誡道。

說話間,蘭薩帶著眾人下了平台,來到了一間空曠的大殿中。

「蘭薩,好久不見!」看到蘭薩走進來,大殿中值守的武者想著打招呼。

「卡米,好久不見!」蘭薩也笑著說道,「這是我剛從其他人族文明那裡接回來的天驕,麻煩你給他們發一個身份銘牌。」

「沒問題!」卡米笑著點點頭,「你們排隊站好,一個一個的過來。」

盛寵魔妃 我和傲嬌領妹的青春 呼啦一下子,石磊等人自覺地排成了一條長隊。

鬼夫 卡米的速度很快,用一種特殊的符文秘器對著人照了一下,下一秒,一份一寸長半寸寬通體黝黑的身份銘牌就新鮮出爐了。

很快,石磊和水芙蓉都領到了屬於自己的身份銘牌。

按照之前卡米的提醒,石磊將一滴血液逼出,均勻的塗抹在身份銘牌上,看著血液被身份銘牌緩緩吸收,一種莫名的聯繫出現在石磊與身份銘牌之間。

通過這種特殊的聯繫,石磊瞬間知道了身份銘牌的作用。

在聖武殿,身份銘牌有黑鐵、青銅、白銀、黃金、水晶五個等級,黑鐵的許可權最低,水晶的許可權最高。

身份銘牌的功能有很多,最基礎的就是身份證明,除此之外還有聯網功能、通訊功能、任務功能、錢包功能等等,不過,黑鐵等級的身份銘牌許可權最低,各種功能都被最大程度的限制。

想要讓身份銘牌的等級提升,除了修為的要求外,還要有足夠的貢獻點才行,而最容易獲得貢獻點的方式就是接取任務,完成不同的任務能夠獲得數量不等的貢獻點。

除了做任務可以獲得貢獻點之外,有什麼特殊發明,或者是境界提升,都可以獲得數量不等的貢獻點。

在聖武殿,貢獻點的作用比元晶更重要,貢獻點可以兌換各種修鍊資源,兌換各種武器裝備,兌換各種修行秘法和秘術,但是,元晶只能兌換比較常見的東西,超過一定範圍后,元晶再多也對換不了。

石磊剛剛領到的身份銘牌里,只有少得可憐的十個貢獻點,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可以在藏經樓領取一門修行秘法或是秘術的特權,想要兌換其他的東西,或者是獲得更多的貢獻點,就要靠自己想辦法了。

卡米的速度很快,沒用多長時間,就為所有人都製作了一份身份銘牌。

「跟我來,我帶你們去休息的地方!」蘭薩與卡米告別後,沉聲說道。

在蘭薩的帶領下,石磊他們很快就來到了一座面積大得驚人的別院中。

「這裡就是你們休息的地方,未來的一年裡,你們都會在這裡生活,一年後,通過考核的,你們會正式成為聖武殿的成員,沒能通過考核的,將會被分配到其他地方。現在,你們可以去找自己住的地方了,每人一間房子,不用爭搶,用身份銘牌激活房子的符紋秘陣,未來的一年裡,房子就專屬於你了,沒有你的允許,誰都進不去。」蘭薩沉聲說道。

聽了蘭薩的話,石磊他們立刻沖了出去,挑選符合自己心意的房子。

石磊對自己的住處沒有什麼特殊的要求,隨意的選了一間,水芙蓉則是選了一間挨著石磊的房子,兩個人又做了鄰居。

用身份銘牌讓房間認主后,石磊和水芙蓉從房間中出來,又回到了蘭薩身前。 時間一點點流逝,很快,其他人也都挑好了房間,把房間認主后也回來了。

「走吧,我領你們去藏經樓!」蘭薩沉聲說道,然後走在前面為眾人帶路。

藏經樓距離石磊他們的住處並不遠,從外面看上去只是一座普通的四層青石小樓,不過走進去卻發現,小樓中布置了大量擴展空間的符紋秘陣,內部空間最起碼是擴大了千倍以上。

藏樓內內的空間雖然巨大,但是,這麼大的空間卻被一排排書架擠得滿滿的,每一排書架上都堆著大量的玉簡,這些玉簡中或是記錄著修鍊功法,或是記錄著秘術,或是記錄著修鍊心得,或是記錄著人文遊記,但是,相同的是,這些遇見都被一層散發著淡淡熒光的護罩包裹著。

「這座藏經樓是聖武殿三百六十個普通的藏經樓中的一個,這個藏經樓有四層,裡面收藏的修鍊心得、各種修行秘法和秘術,足以讓你們修鍊到悟道境巔峰。在藏經樓中,一層裡面的這些玉簡,你們只要將身份銘牌放在玉簡上,保護玉簡的護罩就會消散,從二樓開始,所有的玉簡都會收取貢獻點,不過,二樓的玉簡最多只會收取十點貢獻點,三樓的玉簡最多收取一百點貢獻點,四樓的玉簡最少也要收取一千點貢獻點。藏經樓中所有的玉簡都不允許複製,也不允許帶出藏經樓,一旦發現有人試圖複製或是將玉簡帶出藏經樓,聖武殿的執法隊立刻會出現,將心懷僥倖的人帶走,至於會獲得什麼樣的懲罰,就要看情節有多惡劣了。好了,你們慢慢在這裡挑選吧,挑到適合自己的就默背下來,然後回住處修鍊去吧,你們的一日三餐都有專人準備的。」說完,蘭薩轉身離開了。

把人送來,領取身份銘牌,安排住宿,領到藏經樓挑選修鍊秘法、秘術,他已經把該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是去領取貢獻點了。

蘭薩走了,石磊他們卻沒有一個人離開,反而每個人眼中都冒著綠光,恨不得將所有的玉簡全都收入囊中。

「真想把這裡洗劫一遍啊!」水芙蓉一邊流著口水,一邊說道。

「呵呵呵~~~你要是真那麼做,離死可就不遠了。別看這裡好像沒有人看守,但是如果你真的敢有不好的想法,恐怕立刻就會有人冒出來把你抓起來,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裡看吧,反正時間多的是,如果耐心尋找的話,總能有些收穫的。」石磊沉聲說道。

「我知道啊,但是我就是忍不住胡思亂想嘛!」水芙蓉說道。

「有時間胡思亂想,不如去找一找自己感興趣的玉簡吧。」說完,石磊轉身離開了。

「哼!!!」看著石磊遠去的背影,水芙蓉輕哼一聲,也去了自己感興趣的區域尋找玉簡。

藏經樓裡面的空間實在是太大了,加上一排排書架隔斷,讓藏經樓的一層變成了一座迷宮,如果不熟悉的人進來,很可能要花費很長的時間才能找對道路。

好在,藏經樓在建立之初就考慮到了這一點,無論是地上,或是屋頂,就連一排排書架的側面都有著清晰地道路指引,只要不是路痴,想要找對方向還是很容易的。

按照道路指引,石磊輕鬆地來到了位於藏經樓一層角落裡的歷史區。

將身份銘牌隨意的放在了一枚玉簡上,包裹玉簡的護罩瞬間消散,讓石磊輕鬆的將玉簡拿到手中。

心念一動,一縷神魂之力透體而出,沒入到手中的玉簡中,下一秒,大量的信息憑空出現在石磊的腦海中,讓石磊愣了一下,好在石磊的神魂足夠強大,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將憑空出現在腦海中的信息全部消化吸收了。

將手中的玉簡放回原位,一層散發著淡淡熒光的護罩憑空出現,將玉簡包裹在其中。

如法炮製,石磊將一枚枚玉簡拿了出來,然後將神魂之力探入玉簡之中,將玉簡中記錄的信息消化吸收。

藏經樓全天候開放,只要不將玉簡的內容複製,不將玉簡帶出去,沒有人理會你會在藏經樓中待上多長時間。

好像掉進米倉的老鼠,石磊進了藏經樓就沒有出來,餓了就服用一枚辟穀丹,累了就坐在地上修鍊一會,足足用了一個月的時間,石磊才將藏經樓一層歷史區的玉簡全部看完。

看了那麼多的玉簡,石磊對聖武殿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就像蘭薩在星耀聯邦說的那樣,聖武殿的確是人族文明的祖地,浩瀚星海中的人族文明都與聖武殿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聖武殿強者輩出,每一代都有很多強者誕生,但是,大部分強者都隕落了,只有少部分強者成為了聖武殿的底蘊,而那些隕落的強者大部分都是在對抗蟲魔的時候隕落的。

蟲魔很強,星耀聯邦遇到的那個蟲魔族群只是最弱的,最強的蟲魔族群一直躲在魔淵之中,甚至不弱於聖武殿,而且每年都會有大量蟲魔族群從魔淵之中遷徙出來,飛向浩瀚星海中的各個角落,尋找人族文明,將遇到的每一個人族文明摧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