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王家內部斗的更激烈,五姨太已經成功將大姨太掀翻!其他各房雖然不敢忤逆,卻暗地裡小動作不停,咱們作為五姨太的人,自然要全力支持。」


「放心!」胖金剛豪氣伸手道:「要咱們兄弟出力儘管提!五奶奶若倒了咱們可都沒好果子吃。」

「就是!」四周其他眾人紛紛跟著附和。

瘦金剛滿意點頭,笑道:「嗯,放心!那幫娘們怎麼可能和五姨太斗?只要大姨太這棵大樹完了,這家也就翻不起什麼大浪來。以後我們就再不需要擔心了……」

「哈哈哈!太好了,喝!」說到高興處,有人大喜咆哮,眾地痞立即豪飲不止。

這時,兩名小廝適時的走進來,各自捧著幾罈子好酒置於門口。

侍女們趕緊過來,將酒罈子放於各個桌上。

霸道總裁,強勢婚戀 「來來來!接著喝!」眾地痞大喜,趕緊各自滿上,咕咚咕咚喝個不停,小廝也算勤快,不止朝屋子裡送酒,甚至四散在院里的也幫忙滿個不停。

一時之間,這場聚會越加熱鬧,酒不停的喝,人不停的喊,菜不停的上,所有人都喝的臉色通紅,心情暢快。

「這倆小子不錯!」院里的地痞們滿意的看著兩名小廝,喝到高興處不忘誇獎兩句,拍拍肩膀以示鼓勵。

既表露滿意也趾高氣昂,彰顯自己大爺的身份!

然而兩名小廝卻始終低著頭,小心謙卑,動作勤快。

待大家酒足飯飽后,月上枝頭,景象驟然改變!

「咕咚!」牆角的一名手握酒壺的短須壯漢倚牆倒了下去,嘴裡酒嗝吐出,身軀歪七扭八,這副樣子立即將附近同伴逗笑。

「哈哈哈!拐腿那廝喝的簡直像個王八!」有人譏諷,引得轟笑聲不斷,每個人都幾乎樂出了眼淚。

然而好景不長,又有人倒了下去!開始以為是喝多了,可漸漸的,一個跟著一個,短時間內幾乎全部摔在地上。

主桌,瘦金剛只感覺自己頭暈目眩。

「咣當!咣當!」身旁兄弟們一個接一個,全都砸在桌子上或者溜到了桌底,原以為這是不勝酒力,但很快他便發現了異樣。

醉酒沒有這種情況的,身邊的兄弟們短時間內紛紛倒下去,自己也頭暈無力,全身幾乎不受控制!

「這是——」他泛起一股瀕死的錯覺!不好的預感自心底而起,他拚命掙扎!瞪圓眼眸,搖搖晃晃站起身,順屏風朝後院而去。

瘦金剛連抓再爬,拚命躥到後花園的草壇里!

而此刻,兩道身影已經慢慢走近屋內,凝神看去,居然是剛才那不停忙前忙后的兩名小廝!

其中一皮膚黝黑的小廝疑聲道:「許哥?為何不直接殺了他們?」 聽聲音這居然是鄭樊!而旁邊的「小廝」自然是許昊無疑,他搖搖頭沉聲說道:「放著如此大的土匪窩,不撈點東西,那就是暴斂天物!」

說完,他大喇喇走到主桌,這些地痞四散而躺,猶如死豬。

許昊揪起主桌的一寬臉壯漢,伸手塞進枚藥丸,片刻,此人悠悠轉醒。

「呃……」睜眼便見到把明晃晃的刀刃抵在眼眸,寬臉壯漢全身一激靈!卻又酸軟無力,毫無抵抗的辦法。對面握刀的乃是一小廝打扮的年輕人。

「金庫在哪兒?」

這個明星在混日子 「什、什麼金庫……?」

「當然是放錢的地方!」

「在、在、在、在東屋那裡……」此時此刻,他哪兒敢有半點歪心思?立即倒豆子般說了出去。

「噗!」誰知話音剛落,自己的腦袋也跟著滾了下去。臨死,此人還瞪著眼眸,不敢置信的看著地面。

許昊打聽完,輕輕伸手,又撿起一柄鋼刀,遞給鄭樊道:「開始吧,把傷口都割在中間,這樣待會化骨散效果更快。」

坐忘長生 「啊?啊!」鄭樊剛剛經歷過人生第一次殺人,如今不但殺人,貌似待會許昊還要化屍,這簡直太……

他用力的吞了吞口水,臉龐露出猶豫的神色。

無論怎麼說,他的年紀都太小,說起來還是個孩子。

「怎麼害怕了?」許昊凝視他,並未責怪,而是乾脆獨自抬起鋼刀行動起來。

地痞雖然多,可躺在地上卻像死豬般,在許昊純熟的手法之下,一個個被宰殺並化為了屍水。

「殺人,要儘可能毀屍滅跡,只有化為屍水淌入地底才是真正的入土為安。」

許昊邊說話邊講解,聽的鄭樊瞪大眼睛,明明殘暴至極的手法,卻被其說的冠冕堂皇……

惡臭瀰漫,很快就要向其他方向傳遞。

鄭樊儘管蒙著口鼻,可還是壓抑不住想要嘔吐。

許昊同時蹲下身子在這些人的衣衫里不停地搜刮,金剛堂的金庫還有在場地痞的身上,足有超過兩百顆金豆子!

事實上,他們財富遠比這個要多!可惜大部分都要上交給王家五姨太,而自己揮霍的也很厲害。

亡命之徒,成日醉生夢死,兜里的錢來的快去的也快。

徹底搜刮處理完,他們這才起身。

「我們走!」許昊沉聲道,這地方當然要早點離開為妙,時間長了,未免會被別人發現,他拽著臉色發白的鄭樊,自後門悠然而去。

二人剛剛離開,後院花壇里,瘦金剛崔東這才拚命爬了出來,眼神驚懼的看著他們的背影。

作為擁有練皮境修為的武者,他當然能看的出對方都是武者,在這裡敢和金剛堂人馬對弈的只有同是三大商團的人。

可聯想來聯想去,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出二人是誰……

「得趕緊報告……」瘦金剛掙扎著朝外而去。

許昊和鄭樊則抄小道,邁步回到家,院子里許誠以及曾柔居然都在!他們盤膝而坐,正在打坐。

待感受到有人進院,立即收功,二人抬眼看去表情驚喜。

「哥!」

「許大哥。」

他們立即起身,心中再清楚不過,許昊單獨帶鄭樊出去,只有殺人放火時才會如此。

劉勝也在房間內走出來,店鋪經營不善,同時加上地痞的威脅讓他心情很沉重。

「曾柔。」許昊微笑,自己當然不會將她賣掉,之前只是個緩兵之計,目的就是將對方神不知鬼不覺的一網打盡!

「許大哥……」小丫頭有些不好意思,低著頭聲音很小,自己之前確實對許昊誤會了。

「記住。」許昊拍了拍她的肩膀,同時看向其他人道:「從今天起,我們的修鍊資源增加,每日購買兩隻五色雞。」

「啊?」除了鄭樊之外,所有人皆瞪大眼睛,五色雞又被稱為「錢肉」,它甚至不能被稱作肉,那玩意根本就是用金銀堆起來的!

自小使用各色珍貴藥材培育,精細養殖,每隻都耗費不小。

每隻一枚金豆子,天天吃,積累下來那簡直就是天價,普通人完全不敢想象,只有那些大家族的嫡系武者才可以享用。

「什、什麼……」許誠、曾柔以及劉勝三人皆瞪大眼眸,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即便明白緣由的鄭樊也不敢置信,他們手中的金豆子不少,可若不良加利用,依然會如流水般。

「許哥,不如先把資源集中到你身上,我們可以……」鄭樊遲疑著勸,用錢肉作為修鍊資源,他們手中的金豆子太過緊張。

地痞雖然橫徵暴斂,可大部分都要交給靠山,自己雖然過的足夠逍遙,卻沒有那麼大能力支撐每日用五色雞給自己食用。

「就照我說的來。」許昊擺手,眼眸沒有絲毫改變主意的意思。

這話出口,別人再不敢多言。

「另外,車行的事可以準備了。」許昊聲音低沉,朝劉勝說:「這事可以交給馬濤來辦,你專職負責藥鋪。當然,可以幫助他們參謀,開車行每日面對的都是底層的苦哈哈,素質參差不齊,沒有能鎮住人的力量辦不起來。」

「好、好的!」劉勝愣了下,趕緊點頭,若是開車行的話,當然是大好事,單靠藥行經營壓力確實較大。

翌日清晨,街上行人逐漸躲起來,多為普通城民以及扛包的苦哈哈。

許昊幾人打坐完,清晨便來到店鋪里,外面原本人流便稀疏,而且店內更是完全沒有病人問診。

「看見沒?那錦醫堂。」

驀然間,兩名婦女自外面走過,尖嘴猴腮,交頭接耳,雖然想要強裝樸實,可眸中卻露出興奮之色,八卦的表情根本難以掩飾。

村婦假模假樣的嘆口氣,低聲道:「你不知道,上次金剛堂的人來了!坐了挺長時間,這家店裡都是娃娃,肯定倒霉!」

話里雖然是可憐,可事實上,卻充斥著幸災樂禍之意。

旁邊另外的村婦跟著點頭,拍了拍腰間的圍裙嘖嘖道:「可惜啊,剛剛開店就要倒了……」

說完,二人居然皆露出一股棄人有,笑人無的淡淡笑容…… 「不好啦——」然而就在此時,遠處跑來兩個青年,二人衣衫滿是補丁,看著便是不務正業的混子。

此刻他們表情誇張,驚呼著喊道:「金剛堂被滅了!全滅了!被毀屍滅跡!」

這話彷彿驚雷炸響於耳畔。瞬間,將如平靜湖水般的街道引動漣漪陣陣!所有人皆瞪大眼眸,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臉上露出震驚以及駭然交雜的神色。

金剛堂都是些什麼人?名義上是地痞無賴,實際卻都是亡命徒,幾乎壟斷了城西的地下力量,更何況他們背後支持的乃是王家!

郡城三大頂尖商團之一,其下任何從屬發生異變都異常敏感,往往意味著血雨腥風。

「不、不會吧……?」

「瓜娃子,別擺攤了!咱快回家!」

「媽呀,不會是廖家人乾的吧?上次他們可是剛吃過大虧。」

「快回家吧,若是兩家人在街上械鬥,殃及池魚可沒人給無辜之輩收屍。」

……

議論聲持續,伴隨著擔憂。倏時間,附近街巷都人心惶惶起來。

平日里大搖大擺的蛇鼠如今均已銷聲匿跡,權勢的鬥爭,往往殘暴至極,那些螻蟻般的百姓一旦受到波及便可能粉身碎骨。

曾柔咋聽這消息先是一驚,緊接著便興奮起來:「許大哥……太好了……!我們不用……」

八大金剛沒有一個是好東西,他們被殺,那是為民除害!只是消息來的過於突然,讓人有些反應不過來。

「許哥這難道……」劉勝聰明,聯想之前許昊幫助自己收拾地痞的事,立即猜到了什麼,他試探著問。

許昊沒有看他,而是沉聲打斷道:「做好你自己的事。」

即便自己最信任的人,許昊做的事也從不會輕易散播,月黑風高殺人放火這種事當然是少一個人知道就少一個。

「是!」劉勝一震,不敢再多問。

「車行的事怎麼樣了?」許昊繼續問,昨天他特意安排了此事,他們需要的是效率。

「馬濤已經去辦了。」劉勝倏然站直,猶如被父母教訓的孩子,鄭重應聲道:「馬車很容易租賃,但我們需要說服那些車夫專職做此項生意,前期經營不會賺錢,況且乘坐面對的都是村民,定價較低,爭取形成規模后可以有所緩解。」

「很好。」 總裁老公惹不得 許昊點頭,朗聲道:「這事交給馬濤去做,瘦狼和大腳可以去幫忙,將幫會裡不穩定的勢力剔除!而後儘快打通大部分村子的客運。每個村子的情況不同,有的村子需求量大,有的村子需求小,還有的只在特定時節才有需求,情況複雜,要詳細分析,只有擁有足夠的體量且妥善安排班表才擁有競爭力。」

「是。」劉勝再次一怔,暗贊於老大的細緻,趕緊鄭重應聲。

然而就在此時,外面街面上驀然間噪雜起來!吵鬧聲、吼叫聲混雜,探頭望去,只見街口走來大量的黑衣壯漢,每人都是肌肉健碩,目露凶光,背後統一綉著黑色鷹頭。

陣勢威風,沒有百姓敢於忤逆,出現后,旁人便紛紛一鬨而散。

這些黑衣人大踏步前進,四處搜尋可疑人員,橫行霸道,完全沒有任何顧忌。

任何可疑人員,盡皆不會放過。

當然,錦醫堂也納入了他們的視野,只是面對店內的幾名人畜無害的年輕人,嫌疑便已經在第一時間排除。

「搜!給我仔細搜!」街巷內外,毫無所獲的黑衣大漢們的咆哮聲不斷,火氣越來越大,漸漸的,搜查範圍逐漸向外擴展。

聲勢越加複雜,雲中城內風聲鶴唳。

「這裡可是我廖家地盤,你王家人管的太寬了!」

「找死!你們算什麼東西?」

「你又是什麼玩意兒!」

「他娘的,誰反抗就給我擒住!」

……

漸漸的,街道上時而開始爆發衝突,首當其衝便是廖家,王家與廖家原本便有矛盾,三大商團相互制衡。

如今平衡被打破,王家佔優,廖家已然到了拚命的時刻。這時候原本就已經緊張的關係,猶如乾柴碰到火星,一點既燃!

整座郡城都沸騰而起,巷子里命案不斷,卻幾乎難以判斷兇手。

即便強勢的城防軍,也難以應付這種零星的衝突。雙方生死有命,均不承認己方死人,只要不被抓現形即可。

然而幾日來,許昊等人則沒事人般完全未將這些放在心上,幾人將平日的肉食均改為五色雞,修鍊速度相較以前速度提高許多。

讓許昊吃驚的是,鄭樊幾人修鍊的速度遠遠超出自己想象!身體素質也跟著明顯改善。

除了看起來不再像一般村民那般營養不良、面黃肌瘦外,身體肌肉越加緊繃,猶如獵豹,蘊藏十足爆發力。

許昊出拳的同時觀察著其他人的動作,沉聲喝道:「出力要含而不發,既用全力,又不可失去分毫重心!」

即便滿意,他也並未表露出來,這幫孩子必須經歷磨練才能堪用。

即便生意冷清,消耗卻成倍提高,許昊也沒有任何心疼,做事連錢都捨不得花就別指望能有大成就。

最關鍵的是,這錢花的絕對值得!

「呼呼呼……」在場所有人都是汗流如注,卻沒有任何人抱怨,就連曾柔這丫頭都咬緊牙關,努力練到難以移動為止。

賤民,能夠擁有修鍊的資格,能夠食用五色雞提高體質,這便是做夢都不敢的。

如今得到如此培養,哪怕練死在這裡,他們都不會有任何怨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