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王煒,你快給我滾開。」羅鋒冷著臉,道。


「今天有本少在,你休想去救龍塵。」王煒陰陰一笑,態度明確。

「如果龍塵發生什麼意外,小爺我跟你沒完。」羅鋒咬了咬牙,切齒道。

「呵呵!龍塵是生是死跟我有何相干,如果他死在邙山,本少高興還來不及。跟我王家作對,只有死路一條,哈哈哈。」王煒仰起頭,一陣狂笑。

「那小爺我就讓你陪葬。」羅鋒眼神森然。

「大言不慚!你以為你這個樣子,還是我的對手嗎?」王煒嗤笑道,一副輕視。

「那我們就試試看。」羅鋒雙拳變換,對著空氣快速揮出,頃刻之間多出了十幾隻拳頭,「無影拳。」

「雕蟲小技,排雲掌。」王煒掌心鬥氣凝聚,化為一隻巨手,帶著排山倒海之勢鎮壓而下。

砰砰砰!拳掌對轟,發出一連串激烈碰撞。

羅鋒節節敗退,傷上加傷。

「休得傷我家少爺。」張勳見勢不妙,果斷沖了出去,背後傳來陣陣涼風,情急之下只有先躲開要緊。

「張統領這是要到哪裡去,王某還沒打過癮呢。」王護院攔住去路,陰陽怪氣的笑道。

「哼!如果我家少爺出現任何差池,張勳就算是死,也要拉你王家墊背。」張勳鐵青著臉,厲聲道。

「好說好說。」王護院滿面笑容,笑容中卻藏著一把尖刀。

不能再拖了!張勳氣息成倍成倍的風一般暴漲,不再有任何保留;王護院也不含糊,直接發動了大招。

兩位宗師巔峰紛紛動起了真格,就看誰能技高一籌。

見狀,阿武不再理會羅鈺,也跟了上去。

沒有人阻攔,羅鈺則無法無天,加入了搶奪者的行列。

為了爭奪一棵地靈果樹,所有人都變得冷漠無情,生命在其面前已經變得微不足道。 張丹師臉色大變,心中在恐懼,神魂在顫抖,他好像小看了林凡在武屠心中的位置了,絕對不只是交好這麼簡單。

他錯了!

錯的離譜,原以為可以借靠四海商會這顆大樹,從林凡等一元之人身上謀取大利益,結果事實證明了,他背靠的大樹在他與林凡之間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林凡。

張丹師知道,這武屠絕對不是說笑,若是林凡不饒恕他的話,等待他的,只有一種結果,那就是身死道消。

「聖子,林宗師,小的有眼無珠,冒犯大神,求求您饒恕。」他想通了一切,所以第一時間跪在地上,咚咚磕頭求饒,老淚橫流。

林凡眼神冰冷,這張丹師極度惡劣,有心歹毒,哪怕事實擺在眼前,依舊打算否認,準備勾動眾人怒火,用莫須有的罪名拿下他。

不用多想,如果真被這張丹師拿下,肯定有諸多酷刑等他呢,只為拷問出他的諸多秘密。

且態度強硬,他煉製出丹藥之後,帶有獰笑與鄙夷,狂妄與囂張,就是欺他林凡無力反抗,那是何等的張狂?

現在,跪在地上向他求饒,希望他原諒?

張丹師臉色蒼白,他咚咚的磕頭,但是在無人看見時,眼神很惡毒能屈能伸,沒什麼,現在他跪在地上求饒,但是日後肯定有的是機會找回場子。

無意間瞥見林凡冰寒的眼神,他心中猛然一緊,難道,這林凡還是不能輕易放過這件事?

「林宗師,求求您饒恕我,我願意奉獻出我所有的珍藏。」

他又在叩拜。

「不用了。」林凡橫了一眼張丹師,真的以為他看不出張丹師潛藏在內心處的殺機嗎?

武屠直言:「好,既然兄弟你不饒他,那他就去死。」

現在的武屠對待林凡,除了最初的兄弟之情還,還有一種敬畏,若是所料不差,這林凡怕是……

那些狗腿子,聽見武屠的話語之後,一個個放聲大哭,磕頭如搗蒜,坦誠錯誤,點指張丹師,直言他們眼瞎,冒犯了林凡,求林凡饒命。

林凡眼神平淡,這些人不過是不明真相,他能明是非,沒那個心情計較。

「武屠,我在商會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為了一個外人,你就要捨棄我嗎?你就不怕為商會效力的人寒心?」張丹師不在磕頭,且從地上起身。

既然裝可憐沒用,那就沒必要,現在他很強硬,且嗓門很大,就是要驚動其他四海商會的人,想勾起諸人的義憤,那樣的話,也許他會有一絲生機。

「諸位投靠四海的道友,你們看見了嗎?這就是我的下場,若是……」

他話還沒說完,武屠就直接動手了,他那方空間猛然凝固隨後擠壓,讓張丹師渾身骨結炸裂。

而就在武屠動張丹師的瞬間,一柄閃電凝聚成的重戟也在同時貫穿張丹師的喉結。

那是林凡出手,這種小人,留著作甚?

張丹師臉色扭曲,那是因為極致的痛楚而導致,眼球猛然凸出眼眶,這就是他的下場嗎?

可笑,枉費了一切心計,初心只是想要貪圖葯峰諸長老的丹方及寶藏,結果後來遇見林凡之後,貪慾忽起,在看見林凡那十張丹方的時候,被貪慾沖昏了頭腦,模糊了理智。

結果,自己卻是死了。

這是他被閃電重戟貫穿喉結,顫抖著說出的一句話:「哎……悔不該當初……」

林凡冷笑,慢慢走過去,自顧自的摘下張丹師的符戒,從中拿出本屬齊老的丹方及各種用不正當手段贏來的重寶。

「哎……」張丹師苦笑,隨後咽氣,就這麼死了。

他一定很後悔,但是人生不重來。

武屠臉色平靜,向守衛擺擺手,示意拖走張丹師的遺體,隨後眼神猛然變冷,看向那些聲嘶力竭哭嚎的狗腿:「全都去禁閉室,禁閉半年。」

四海商會的禁閉室,極度恐怖,是四海商會懲罰大過錯者所在,本事聞聲而變色,但現在在這些狗腿聽來,卻是如同天音,一個個咚咚的拜謝林凡大度。

此地安靜下來。

林凡橫了一眼齊老,將那些丹方全都扔給齊老。

據說是四海商會丹部總舵看着林凡,笑了笑:「林宗師,可否在煉丹,讓我等開眼界?」

「前輩折煞小子了。」林凡苦笑。

丹老嚴肅道:「老夫從不抬舉任何人,這麼說,是因為你有這般資格。」

林凡苦笑。

隨後丹老看向武屠,道:「去把此地所有屬於商會的丹師都叫來,能夠觀摩一個煉丹宗師煉丹,這是福緣。」

武屠眼神一轉,道:「好!」

結果就是,幾十個各等級丹師全都凝心守神,凝心觀望正在煉丹的林凡。

他們心中很不爽,很不服,能夠被四海商會招攬成為丹師,就代表他們煉丹術超絕,結果,他們的會長與丹部掌舵,竟然要他們來觀摩一個後輩煉丹。

且直言,這是他們的天緣,他們當時就很想說,你們兩個是瘋了?被那個小子灌迷魂湯?

如果不是四海商會規矩很嚴,他們絕對會大罵,所以來的時候,一個個都斜睨林凡,抱着看熱鬧的心境,且目不轉睛,就想看林凡出錯,然後他們指出來好嘲笑。

但是,從他們進來,林凡開始煉丹開始,他們一個個全都被鎮住了,一個個坐得筆直,恨自己爹媽少生一雙眼睛。

驚呼不絕,讚歎不斷。

「天啊,原來這萃取時,溫度竟然可以隨意調節,高溫與低溫運用,就可用最簡單的原理,讓最難淬鍊的龍鱗草變得這般簡單!我以前是傻逼嗎?竟然沒想到!」

這是一個頭髮都花白了的老者情不自禁的大吼。

結果……

「你這個老鬼閉嘴,別打擾我們觀摩林大師煉丹。」

「閉嘴,吵什麼吵?你來的時候滿腔怒火,覺得很委屈與不忿,直言你吃的鹽比林大師吃的米多,現在,驚嘆什麼?不覺得丟臉?」

有人本來因林凡精湛的煉丹術震撼,正有所感,結果被他打斷思緒,在發怒指責。

這老者臉色猛然漲紅,急赤白臉的道:「你們還不是?一個個抱着看好戲的心來,現在呢?一個個還不是在驚嘆?只說我?我也想問,你們的臉呢?」

最後,四海商會最強的煉丹師丹老大怒:「都給我閉嘴,誰在多言打擾我感悟,我直接開除。」

所有人閉嘴了,就連這尊大神都在因觀摩林凡的煉丹而有所感,他們又算是什麼?

可笑自己來之前的想法,果然是有志不在年高,無志空活百歲!AQ 龔箭此刻的內心也極不平靜,他見過不少好苗子,比如像何晨光、王艷兵這種天才,剛入伍體能方面已經媲美下連隊的老兵。

但像強到葉峰這種程度的,別說是見過,聽都沒聽過。

他可以肯定,單論體能方面,整個鐵拳團恐怕沒人能超過他。

即便是最好的老兵,也比不過葉峰。

「這小子,簡直是妖孽……」

龔箭心裡都有些怕了,葉峰在第十五圈后,體力明顯消耗了不少,但他卻依舊沒有停下的意思。

龔箭擔憂,葉峰的體力已經到了極限,再這樣跑下去,身體吃不消,畢竟遇上這麼個奇才,他可不想出問題,於是他連忙大喊:「所有人訓練暫停,終點集合!」

聽到此話,新兵們連忙拖著身子,艱難地邁向終點。

葉峰第一個抵達終點,他彎著腰,調整著呼吸,顆粒大的汗珠,從他的額頭上不停滲出,一身墨綠色軍訓服,也已經被汗水濕透,急促的喘息聲異常明顯。

即便他身體屬性是常人的兩倍,這樣高強度的訓練,依舊讓他十分難受。

葉峰緩了一下,然後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48分鐘,他長長地吐了口氣,在心裡想到:

「48分鐘十五公里……如果繼續跑,我二十公里花費的時間應該會在一小時零十分鐘之內,距離完成任務只差十分鐘了。」

自己的體能增長還是很明顯的。

相信不久之後,就能完成任務,解鎖新的技能!

而龔箭和老黑班長,看著眼前的葉峰,卻是像看一頭怪物似的,葉峰這體能完全是超人級別的。

要是自己隊伍里,能多幾個像葉峰這樣有實力的兵,估計他們連睡覺都能笑醒。

三分鐘后,何晨光和王艷兵相繼跑到終點。一到終點,他們就癱倒在地,一動不動,通紅的臉蛋,急促的喘氣聲,令他們二人說不出一句話來。

又過了一會,其他人才陸陸續續,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回到終點。

而最後回來的李二牛,則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他被隊友攙扶回來后,直接就癱倒在地,雙腿不停地顫抖。

嘴裡還嘟嘟囔囔著:

「不行了,累……累…死俺了。」

龔箭見狀,狠狠地瞪了李二牛一個白眼。

隨後,他看向葉峰,故作淡然的點了點頭,道:「48分鐘十五公里……還不錯,你的體能算是普通優秀了。」

其實何止是優秀,這體能簡直逆天了。

但畢竟葉峰只是新人,總不能誇的他尾巴翹上天吧?

那是在害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