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環炎界三階種火,是一種武器火焰,只是還沒找到合適的容體,只能先用盒子裝下。」


聽到少年這毫無情緒的介紹,柳曼兒軀體一震,面前這冰冷的少年居然一名造火師!

「你是造火師?」她瞪大雙眼,冰瞳中滿是不可思議。

「只是二階造火師而已。」面對柳曼兒的驚訝,少年依舊沒有多大反應。

柳曼兒沒有再說話,靜靜的靠在樹榦上,望著被樹蔭籠罩的上空。她,只是個廢柴,就算每天都在努力的修鍊著仍然無法開發出屬於自己的因靈,而這少年,年齡和她差不多大卻已經成為大陸上人人敬畏的造火師,這便是人與人的差距了吧。

見柳曼兒遲遲不做反應,少年輕聲問道:「怎麼了,我說錯什麼了嗎。」

「沒有呢。」柳曼兒苦笑一聲,「只是覺得和你比起來,自己真的很沒用呢。」

「沒有誰是沒用的,也沒有人生來就很有實力。」少年的語氣突然變得十分激動,「在這個世界,不管什麼東西都要付出代價的。」少年緊緊握起拳頭,瞳中燃起一絲沉重的火光「都是要付出代價的啊……」

「代價嗎……」柳曼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眼中湧出堅毅,「你說得對,我會努力去尋找我所需要的代價,用它來換取我所需要的東西。」

「嗯。」少年輕輕答應了聲,「我叫藍冥·御楓。16歲。」

對於少年自報家門的行為,柳曼兒有些意外,出於禮貌,她也回應了一句:「柳曼兒。15歲。」

說完名字,迎來的是一段尷尬的沉寂

「你是一個人出來的嗎。」柳曼兒打破了這沉寂,問道。

「是。你呢?」

「我也是一個人。」

「你沒有因靈,遇到危險了怎麼辦?」

「你說的啊,不管什麼東西都得付出代價的。」柳曼兒笑了笑,輕鬆地答道。過了會,她想起了什麼似的,突然站起身來,「你的腿受傷了,今晚我來照顧你吧,算是還你白天救我所欠的人情!」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月光透過重重樹蔭聚集在樹林的東北角,一隻通體銀白的野獸突兀的出現在夜色之中,這一瞬,樹林中所有的獸吼聲停止,恐怖的寂靜在樹林中瀰漫。

——————昏割線——————

柳曼兒攙扶著御楓來到一樁破舊的小木屋前,房門剛一推開,無數只小飛蟲便撲面而來,蜘蛛網結滿了整個雜亂不堪的小木屋。

「咳咳。」柳曼兒與御楓一邊捂著嘴,一邊用手揮清理著蜘蛛網,灰塵直嗆二人鼻中。

「這雖有些骯髒破破舊,但依然能住下,我們先湊合一晚吧。」柳曼兒用稻草鋪了一個小窩,眼角一彎,對著御楓輕聲說道。

「嗯。」御楓點了點頭,一屁股坐在了草窩之上,「今晚便與你將就睡下,早些休息吧。」說完,他便側身睡去。

「與你同住分明是我吃虧,這句話應該是我說才對。」聽到御楓的話,柳曼兒撇了撇嘴,小聲嘀咕到。

「你說什麼?」

「沒什麼,你快休息吧!」

「吼——」樹林間傳來一聲低吼,一隻巨大的白虎在夜幕中格外顯眼,其身上黑白不一的條紋隱隱閃著銀白色的光,它芒的嘴邊殘留著其他野獸的血液,每當這隻白虎出現,就算樹林里平日最囂張跋扈的野獸都得暫避鋒芒——叢林之王白紋魔虎可不是他們這種普通野獸可以惹得起的。

「吼——」又是一聲低吼,那隻白虎如王者般徐徐走來,隨意踐踏著樹木,每當它的身前有障礙物妨礙著它,它便會抬起前掌,重重轟向那物體,直至物體化為碎片後方才離去。

沒一會兒,這樹林便已亂的一團糟。

白紋魔虎敢這樣做必然是有資本的,從默不吭聲的野獸那裡就可看出它的實力必定非同一般。

這幾天是白紋魔虎出來覓食的日子,它的虎爪下慘死過冤魂數以百萬計。人類對白紋魔虎來說乃一劑大補之葯,因此若是有人類出現,它必定會毫不猶豫的朝那人撲去。不少誤闖樹林的人就是這樣被奪去了生命,屍骨無存。

虎掌移動,每走一步白紋魔虎身邊的地面便會凹陷,呈現出一個巨大的虎掌形,那蘊含著強大力量的尾巴,每次的輕微甩動便會將一棵蒼天大樹攔腰截斷。

響徹整片樹林的吼叫聲將熟睡中的御楓驚醒,帶著靈壓的巨吼聲不由分說的闖進他的腦中,他突然跳起,臉上布滿驚懼之色:「白紋魔虎?!」當他仔細辨認這吼叫聲,再一次確定了來著便是白紋魔虎時趕忙搖晃柳曼兒的肩膀將其叫醒。

「怎麼了。」柳曼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剛一睜開眼便發現了御楓那張驚懼而又急切的臉她便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才會讓御楓如此的驚慌失措。

「快走。」御楓沒有多做解釋,撿起地上的包袱拉起柳曼兒也不顧大腿上的傷不停的往前跑去。

「跑得慢一點,小心你的傷口再次裂開!」柳曼兒緩了緩奔跑的腳步,說道,「到底怎麼了,你為什麼會如此的害怕。」

「來不及解釋了,快,快跑,別讓它發現我們,不然我們都得死!」御楓沒有解釋,柳曼兒也不是傻子,從他的口氣便可聽出來者不善!

正在二人拚命奔跑時,他們忽然感到身後的地面開始震動,不斷有樹木被攔腰截斷的爆裂聲傳出,一隻巨大的銀白色的老虎突然出現並緊緊跟隨在他們身後。

「來了……」御楓一愣,停下了腳步,對著柳曼兒說:「你先走,沿著這條路一直走便能走出這片樹林。」

「那你呢,你要去送死嗎?」柳曼兒同樣感受到了這隻野獸的強大,死死拉住了御楓的手,「我說了今晚我照顧你,我不會走的。」柳曼兒跟在御楓的身後,也停下了腳步,緊緊握住御楓的手不願離去。

「柳曼兒你聽著,我們不過萍水相逢,白天救你的人情也不需要你還,現在你給我走,我不願意再看見你,你弱小的樣子讓我真的很厭惡!從現在開始,我是死是活都與你無關!」御楓甩開柳曼兒的手,撿起地面上飄落著的葉片,這葉片一碰到他就忽然開始急速變大,不一會兒小船般大小的葉片出現在柳曼兒的面前。

御楓將柳曼兒橫腰抱起,死死地摁在這艘小船上。

「你放開我!」柳曼兒掙扎了幾下,卻被御楓用草繩捆在了上面無法動彈。御楓使勁一推,那小船便順著一條特定的軌跡滑行而去。

他不能讓任何一個與他呆在一起的人遇到危險,就算他自己因此受傷甚至喪命。

「來吧。」見柳曼兒走遠,御楓的雙腿一蹬,一股無形的托力使他跳上空中,「極速生長——」他折下一根樹枝,隨著低喝聲的響起,那樹枝突然開始瘋狂地變長,化為一條木鞭,纏繞在他的手上。

「啪。」御楓重重甩出自己的手臂,木鞭與空氣擊打產生了清脆的聲響,那鞭猶如一條覓食的小蛇般朝著白紋魔虎飛快的移動,一條條明眼可見的勁氣紋路纏繞在木鞭身旁,旋轉著,一股吸力由內而發,將周身的草植全部吸收進來,連帶著地面的殘葉也加入了這愈發龐大的隊伍。

木蛇的體型逐漸變大著。「嘶——」一隻綠色的蛇信子從木蛇口中吐出,由千萬片葉片構成的蛇信子在接觸到空氣的一剎紛紛變得堅挺,猶如一把把鋒利的刀片,朝著白紋魔虎攻擊。

「叮。」葉片重重撞在白紋魔虎的毛皮上,發出一聲聲乾淨利落的聲響,就像撞在了堅硬無比的石壁之上,每次的碰撞都會消磨掉葉片的銳氣。直到最後,葉片的堅挺紛紛退去,再次變會軟趴趴的葉片無力的飄落在地面上。

葉片不斷的發起攻擊,卻又不斷地被白紋魔虎堅硬的皮毛擋住,彈開。

在這不斷進攻中,白紋魔虎竟是紋絲不動,沒有一點點受傷,反觀御楓,此刻的他卻有些面色慘白。白天的煉火消耗了他太多的靈氣,雖然過了一段時間,但靈氣仍然無法恢復到先前的狀態,他可使用的只是先前的一半而已,單單是這一個攻擊,便耗費了他太多太多的靈氣。

而這些幾乎耗盡了御楓靈氣的攻擊對白紋魔虎來說只不過是小兒科,叢林之王,這個噱頭可不是虛的!

白紋魔虎低吼一聲慢悠悠的轉過身去,虎尾輕輕一甩,砸在巨蛇之上,頃刻間,那由葉片組成的巨蛇消失不見,葉片如飛絮般漫天飛揚。緊接著,虎尾甩向御楓,甩動間所帶來的勁風將漫天的葉片刮散,開闢出一個球形的空間,那虎尾的尾尖竟帶著些靈壓,這些靈壓加劇了虎尾甩動的力量,猶如一把大鎚般,毫不留情楓的砸在御楓身上。

「噗……」一口血霧從御楓嘴裡噴出,重擊使他的身體向後飛出數十米,重重摔在地上,而後不省人事。

白紋魔虎發出一聲勝利的低吼,慢步走向御楓。它張開嘴,露出了碩大無比的泛黃的獠牙,腥臭的唾液滴在地面之上,一陣青煙從地面冒出……只是那麼一瞬,御楓就被白紋魔虎吞進了肚中。

「御楓!!!」被捆在小船上的柳曼兒獃獃的望著這一幕,雙唇緩緩張開,瞳孔縮成了針眼般大小,冰藍色的雙眸倒映著白紋魔虎將御楓整個吞進肚中的景象,她全身一僵,如被點了穴般定定的呆在那一動不動,知道白紋魔虎的低吼聲響起,她才意識到……御楓……被吃了!

… 第五章《爆發!柳曼兒的因靈??》

「御楓!」寂靜的樹林不斷回蕩著柳曼兒撕心裂肺的叫喊聲。她掙開捆在身上的草繩,不顧一切的從巨葉船上跳下,在地面上打了個滾,白皙的臉龐上沾滿了泥土。

「不可以,不可以!」柳曼兒抹掉臉上的泥土,不斷念叨著,「不可以,不可以!」當然不可以,小奈才剛剛離她而去,如今御楓——她離開公會認識的第一個人也命在旦夕,這怎麼可以?為什麼每一個與她相關的人都會如此不幸?

憤怒爬滿柳曼兒的臉頰,她展開四肢瘋狂的向著白紋魔虎跑去。

柳曼兒忘記了害怕,忘記了自己的弱小,抄起一根木棍便朝白紋魔虎打去。只聽「咔嚓」一聲,木棒應聲而斷,區區木棒而已怎麼能敵得過白紋魔虎堅硬的皮毛?

斷裂的木棍砸在了柳曼兒身上,劃破了她的手臂,在這麼一隻野獸面前,她顯得如此渺小。

正在回味剛剛吞食的美味的白紋魔虎被這不痛不癢的一棍給驚醒,菱形虎眸中湧上一絲怒火,一個嬌小少女也敢在他面前發瘋?

柳曼兒對於白紋魔虎來說不過是螻蟻一般,輕輕一摁便會死去的最無能的螻蟻罷了!

虎掌一提一放,柳曼兒被壓在了虎掌之下,施加在柳曼兒身上的力量使她動彈不得,帶著腥臭味的大舌在她的臉上隨意的滑動著,似乎是在品嘗美食般那樣輕鬆自在。

柳曼兒雙眼無神的望向遠方,也許她要死了吧。若是剛才她乘著巨葉船逃跑了,自己也就不會陷入到如此險情中來了吧,但若是她真的跑了,這就不是柳曼兒了,一天朋友,一世朋友,這才是她的信仰。朋友不就是應該掏心掏肺的對待嗎?

眼淚滑落,柳曼兒不是為了自己而流淚,而是對著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流淚!

苦澀的淚水劃過臉頰,劃過玉頸,在柳曼兒的臉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淚痕,最終落在了那有些銹跡的十字架吊墜上。

突然間,一道刺眼的光芒從十字架體內爆射而出,一股股強橫的力量湧進柳曼兒的每一條血脈之中,滾燙的靈壓從柳曼兒每一個毛孔散發,將重重壓在她身上的虎爪彈開。

紅芒將柳曼兒的冰瞳覆蓋,體內的力量夾雜著滾燙的靈壓胡亂的爆發著,這靈壓甚至連白紋魔虎都有些畏懼,四肢不停的後退著。

在以柳曼兒為中心的一片區域內,植物的生命力全被這靈壓耗盡,漸漸地全都枯萎,只有幾片泛黃的樹葉孤零零的長在乾枯的樹榦上,搖搖欲墜。

這靈壓雖是胡亂的爆發,但每一次爆發都衝擊著白紋魔虎,虎瞳中的不懈逐漸變為了震驚然後是無比的……懼怕!

「這便是因靈的力量嗎。」柳曼兒不可思議的望著自己的周身,雖然她不知道這股力量究竟從何而來,但這種得到力量的快感依然讓她感到十分的震驚。

雖然不知該如何使用這股力量,但那股力量似乎在帶動著柳曼兒,渾身的經脈不約而同的跟著那股力量在移動著。

柳曼兒高傲的抬起頭,眼瞳盯著退縮的白紋魔虎,眼中的犀利之色讓白紋魔虎渾身一顫,四肢一滑,跌跌撞撞的向後逃跑。

柳曼兒現在的樣子如女王般,彷彿整個世界都是她的玩物,強大的力量在這小身板里積蓄著,此刻的她,只需輕輕一動手指,這隻叢林之王便會立刻喪命於此。

十指張開,柳曼兒的指甲在這金芒之中突然變得長而尖銳,指尖攀附著由靈壓組成的螺旋狀淡白色紋路,手背之上隱隱長滿了白色的絨毛,掌心之中出現了一隻粉紅而又冰涼的肉墊,輕輕摁壓下去,十分的軟綿,兩隻半透明的貓耳突兀的長在了柳曼兒的腦袋上,貓尾從她的裙角鑽出,在空中揮舞著。柳曼兒現在的樣子,就像一隻還未成型的貓咪,但專屬於貓的高貴、敏捷和桀驁不馴被她盡數傳承。

「你傷了御楓,竟還想逃跑?!我定要你以命抵命!」柳曼兒原本溫柔婉轉的嗓音被這憤怒與突如其來的力量改變,變得如此兇狠,那語氣不應該是由一個十二歲的姑娘口中說出。但與這撕心裂肺的痛相比,這種語氣似乎又不算什麼。

柳曼兒的雙腳使勁一蹬,身形便爆射而出,轉瞬間便追上了瘋狂逃竄的白紋魔虎。

尖銳的指甲在柳曼兒快速的移動中劃破空氣,發出刺耳的聲響,淡白色紋路隨著雙手的舞動在空氣中留下了淡淡的影像,一股力量控制著柳曼兒的雙手緩緩抬起,不斷有淡白色的靈氣從其掌心中的肉墊中湧出,最終匯聚在手掌上方,與指尖的紋路纏綿圍繞。

柳曼兒雙眼緊緊閉著腦中不斷湧現出奇異的動作,待到那套動作完畢,她的腦海中又出現了這麼幾個字元:血斬,靈氣灌指,靈壓為輔,心念合一。

這是柳曼兒十二年來頭一次感受到體內的靈氣以及靈壓,她學著腦中方才出現的字元與動作,操控著體內的靈氣順著經脈灌入每一根手指,她將雙手抬至肩頭,猛地向下一轉圈,再將分開了的雙手慢慢併攏,此時她的手指已經充滿了靈氣。然後她突然一甩手,指中的靈氣在這甩動間噴涌而出。

「血——斬!」紅唇微啟,隨著一聲低喝,柳曼兒移動的身形突然加快,腳一蹬,輕盈的跳上了白紋魔虎寬厚的背部,手掌交叉揮舞,在空中留下了十道紅芒,如血般鮮艷欲滴。

這十道紅芒如同十把利刃,紛紛散發出滾燙的高溫,讓得那些堅硬的皮毛逐漸變得軟綿,紅芒在柳曼兒的控制下飛快的移動。

「嗤。」如利刃般的紅芒齊刷刷的刺進了白紋魔虎的背部,瞬間大滴大滴的血水如同雨露一般從白紋魔虎的背部噴出。

「吼——」劇痛讓白紋魔虎四肢發軟,快速流失的血液讓它失去了繼續逃跑的力氣,「砰」的一聲倒在了地面上。

地動山搖,虎軀倒地而發出的巨大聲響在樹林中不停回蕩,悲哀的吼叫聲哀轉久絕,遲遲不散去,如同漩渦般闖進每一隻野獸的耳中。

一擊制敵!

這一擊雖然沒有耗去過多的靈氣,但柳曼兒卻發現那湧入體內的力量在慢慢流逝著。

「撲通……撲通……」有些虛弱無力的心跳聲被柳曼兒的耳朵捕捉到,這聲音似乎是從白紋魔虎的肚中傳出,難道……御楓還活著!

趁著渾身的力量還未消散完畢,柳曼兒趕忙催動著靈氣,尖銳的指甲再一次張開,毫不猶豫的刺破白紋魔虎的肚皮,「茲啦」,指甲被猛地一拉動,白紋魔虎的肚皮瞬間破開了一個大洞,裡面漆黑一片,但依稀可以看見有一個渾身是血的人到在裡頭。

「御楓?!」柳曼兒心臟一跳,那人身上雖沾染上了濃濃的血腥味,但依然可以聞出那是御楓身上的氣味!

她將御楓從白紋魔虎的肚中拖出,伸出兩根玉指放在御楓鼻前,雖然還有呼吸,但是卻十分虛弱,若不儘快治療,恐怕……

正當柳曼兒想帶著御楓離開這片樹林尋找醫館時,她體內原本流逝緩慢的力量突然如潮水般散去,柳曼兒只覺得渾身一震,那雄厚的靈氣便是怎麼也感受不到了。身上所有屬於貓的特徵在這一瞬通通消失不見,柳曼兒恢復了本來的樣子。

「不行啊,怎麼能在這個時候消失!」柳曼兒翻了翻手掌,眉頭緊緊皺起,沒有因靈的她什麼也做不了,更救不了御楓!軟弱的情緒再次出現在她心中。

望著受傷倒地的御楓,柳曼兒的冰瞳不受控制的湧出大滴淚珠:「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她雙手掩面,嚶嚶啼哭,都是因為她御楓才會傷的如此重,而她,卻無法救治御楓。柳曼兒心裡不停地責怪自己。大滴淚珠滾落,與黑暗交融,與地面相擁。

「哭什麼!」當那滴淚水融入地面,一聲空洞洞的聲音在柳曼兒耳邊響起,「哭哭啼啼的怎麼能成大事!」那聲音中充滿了責備,顯然是對柳曼兒的軟弱很是不滿。

「是誰在講話!」柳曼兒望了望四周,除了她與御楓,別無他人!

… (弱弱的問一句,新手作家可以在現在求推薦求收藏嗎)

突然出現的聲音讓曼兒很是柳心慌,現在她可沒有能力保護自己和受傷的御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