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當然,你們可以等一等啊,天魔兩族不是在想辦法解開這封印嗎。」李瀟戲虐道。


李瀟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出口,麒麟族長當即就臉黑了。

李瀟當初布下的封印,若是那麼容易就能被解開,還用得著天魔兩族出手?妖族自己就衝出去了。

雖說天魔兩族,這段時間以來,一直在破解封印,但效果甚微。

按照這個速度下去,怕是沒有個三五千年,妖族根本就無法離開這裡。

「我是一把年紀了,死在這裡也無妨,但麒麟族的其他人,卻不能死在這裡。」麒麟族長嘆息道:「他們的日子還長,若是老死在幽冥海內……唉……」

「那怪誰呢?當初妖族暴亂,殺害了我人族千萬人,甚至上億,我沒將妖族滅絕,當初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李瀟撇嘴道:「要不然,現在哪還有什麼妖族。」

「是啊,所以我現在才沒對你動手。」麒麟族長沒好氣的說道。

冷帝寵溺的復仇皇妃 隨後,兩人突然就沉默了下去。

似乎,兩人心中,都有什麼心事。

直到半餉后,還是李瀟率先開口,直說道:「我要一處修鍊聖地!」

「我要麒麟族離開幽冥海!」麒麟族長也是當即說道。

「可以,等我成聖,雖然不能破開這裡的封印,但將麒麟族送出去,也是可以的。」李瀟說道。

然而,幽冥海是什麼地方,李瀟和麒麟族長心裡都清楚。

想要在這裡找一個修鍊聖地,難度堪比登天。

「如今妖族即將大亂,你知道是為什麼嗎?」麒麟族長問道。

李瀟翻了一下白眼,道:「有話直說!」

「幽冥海的深處,出現了一道裂痕,不知連接到哪裡。」麒麟族長說道:「有人進去過,但沒回來。」

「所以呢?」李瀟皺眉道。

「沒什麼所以不所以的,龍族已經開始行動了,準備將那裂痕徹底打通,或許就能藉助那裂痕,離開幽冥海。」麒麟族長說道。

然而,李瀟卻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麒麟族長,隨即問道:「你覺得,那條裂痕通向哪裡?」

李瀟可是很清楚,幽冥海乃十荒大地的第九荒,其旁邊挨著第十荒,輪迴海!

那麼,那條裂痕,通往哪裡?

「妖族有人不同意,也是意識到了,一旦那條裂痕是通往輪迴海的,那麼裂痕一旦被徹底打通,後果不堪設想。」麒麟族長嘆息道。

然而,李瀟卻突然疑惑了起來。

他想要找個修鍊聖地,但麒麟族長卻和他說起了裂痕之事。

兩者,難道有什麼關聯?

「你說話能不能直接點?是不是非要本皇問一句,你才肯說一句?」李瀟沒好氣的說道:「時間緊迫!」

吃不消了吃不消了,天天加更,今天暫且四更了,抱歉了各位,讓我調整一下思路,構思一下接下來的劇情~~

(本章完) 幽冥海與輪迴海相連,兩者之間,只隔了一道深海溝壑而已。

但是,那道溝壑很詭異,能吞噬一切,哪怕是玄尊進入,也難以出來。

現在,幽冥海內,出現了一道裂痕,若是能通過裂痕進入輪迴海,這其中的意義,可就深遠而重大了。

可李瀟不明白,這裂痕和修鍊聖地又有什麼關係。

「如今那裂痕已經被打開了不少。」麒麟族長說道:「那附近,有著特殊的道韻,能隔絕九幽之氣和死亡之氣,並且天地靈力,相當的濃郁。」

「哦?你的意思是,裂痕附近,算是一處修鍊聖地咯?」李瀟問道。

「自然。」麒麟族長點頭道,但眼中卻出現了一絲忌憚之意。

要知道,裂痕到底通向哪裡,誰都不知道。

並且,進入裂痕的人,都沒回來,生死不知。

如今,就算裂痕被打開了一部分,但也沒人敢進去,頂多是在裂痕的邊緣地帶徘徊,探查罷了。

而據麒麟族長所知,裂痕的邊緣地帶,也不是很安全,時常會有恐怖的吞噬力爆發,將任何生靈捲入裂痕的深處。

據說,龍族中,已經有大能被捲入,生死不知!

「幽冥海內的情況你也是知道的,如今除了裂痕附近,其他地方都不適合你修鍊。」麒麟族長嘆息道:「我知道你有人皇符文,可以召喚龍脈之力,但……幽冥海內,壓根就沒龍脈啊。」

「這倒也是。」 神醫嫡女 李瀟點頭道。

但是,李瀟卻有些猶豫了。

只因,當初他將整個妖族都封印了,妖族上下,除了麒麟族對他的態度稍好一點,其餘的種族,對他那可是充滿了恨意。

現在,以龍族為首,妖族各大族群都在裂痕附近,李瀟若是貿然前往,以他如今的實力,怕是凶多吉少啊。

「你還能動嗎?」

此刻,李瀟看向麒麟族長,皺眉道:「氣血乾枯嚴重,你是不是快死了?」

「你這不是廢話嗎。」麒麟族長沒好氣的說道:「我都活了六萬年了,若非當初你已龍脈之力幫我續命,我早在三千年前就已經死了。」

「那……我在幫你續命一次吧。」李瀟說道。

這話一出,麒麟族長愕然,但眼中卻閃過一絲激動之意。

「你拿什麼幫我續命?」麒麟族長問道:「這裡可沒龍脈。」

「用我的本命精華幫你續咯。」李瀟翻了一下白眼,道:「給你續十年壽元,應該不成問題。」

說罷,李瀟一指點出,只見一縷赤金色的光輝閃爍。

仔細看去,那是聖龍聖體的精華所在!

「聖龍聖體?可惜了,要是成為萬龍聖體,最少也能幫我續命千年。」麒麟族長嘀咕道。

李瀟聞言,不由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對麒麟族長也是相當的無語。

要知道,這一世李瀟的聖體,能進化道聖龍聖體,已經是很不錯了。

其中,若非是經常服用小孽的龍血,恐怕現在都還只是聖龍靈體呢。

而麒麟族長口中說的萬龍聖體,那幾乎是不可能進化成功的。

要知道,在聖龍聖體上,還有聖龍王體,聖龍神體,最後才是萬龍聖體。

以李瀟目前的情況來看,也不知道何年何月能進化道聖龍王體,更別說進化道萬龍聖體了。

「你就知足吧。」

此刻,李瀟沒好氣的說道,聖龍聖體的本命精華,不斷的湧入麒麟族長的體內。

剎那間,只見麒麟族長身上,一縷縷赤金色的光輝閃爍,更有神曦在跳動。

一縷磅礴的生機,在麒麟族長體內浮現,原本褶皺的皮膚,出現了一絲光澤,甚至連出現裂痕的麒麟角,都在漸漸的癒合。

直到十幾息后,李瀟收手,嘆息道:「只能如此了,聖龍聖體之力,畢竟有限,給你再多的精華,也只能替你延續十年壽元。」

「夠了。」麒麟族長笑道,此刻看起來,鬚髮皆白,但面色紅潤,宛若一個鶴髮童顏的老者。

「那接下來呢?」李瀟問道:「如今,麒麟族和龍族的關係咋樣?」

「還是那麼回事。」麒麟族長輕語:「麒麟族看龍族不爽,龍族看麒麟族也很不爽。

「那……這裂痕,我到底還能不能去?」李瀟皺眉道。

不能去裂痕附近,就相當於無法修鍊。

若是無法修鍊,那他怎麼出去?

要知道,這幽冥海的封印,想進來簡單,想出去卻很難。

饒是這封印是李瀟自己布下的,但想要出去,也需要聖人之境。

若不然,就等著在幽冥海內老死吧。

「我一個人,自然是無法幫到你,但你要知道,幽冥海作為一處牢籠,被流放關押在這裡的可不只是妖族。」麒麟族長若有深意的說道,隨即拿出了一張枯黃的地圖。

地圖上,大致描繪出了幽冥海的地形,並且在一些島嶼上,做了幾個標記。

李瀟此刻也是反映過來,幽冥海內,除了妖族,可是還有人族!

甚至,連天魔兩族的人都有!

「其他人我不敢確定,但這三人,想必都還活著。」麒麟族長指著地圖上的三個坐標,道:「你若是能說服這三人,到時候再加上我,倒是可以保你去裂痕附近修鍊。」

「這三個……」李瀟聞言,再次看了一眼地圖上被標記的三個地方。

「一個是六千年前被放逐進來的,據說是一個逃兵,從輪迴古城內逃了回來,結果被抓住后,就流放到了這裡。」麒麟族長說道。

「另一個,則是曾經南州中,最強王朝的太子,結果弒父奪皇位,被諸多皇子聯手鎮壓,卻因為其實力太強,無法將其殺死,最終將他流放到了這裡。」麒麟族長說道。

介紹完這兩個后,麒麟族長的眉頭便皺了起來。

只因,那第三個人,麒麟族長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這第三個……別人都是被放逐到了幽冥海,結果……他是自己進來的。」麒麟族長神色古怪:「而且,他好像神智不清,似乎是一個瘋子,但實力可是相當的恐怖。」

(本章完) 從古至今,被放逐到幽冥海中的人族不少,但活到如今的卻不多。

麒麟族長所說的三個人族,便是為數不多,活到如今的人族。

李瀟聽聞后,也沒猶豫,當即動身。

如今,妖族都聚集在裂痕附近,這幽冥海其他地方,幾乎是碰不到妖族。

這倒是讓李瀟鬆了一口氣。

畢竟在進入幽冥海之前,李瀟就有了最壞的打算,被漫天妖族追殺,甚至會被龍族內的玄尊級強者追殺。

但現在看來,李瀟似乎不用怎麼擔心了。

此刻,按照麒麟族長給的地圖,李瀟很快就找到了第一處被標記的地方。

這是一個小島,方圓不過百米,在廣袤無邊的幽冥海中,這小島就像是一粒塵埃。

若非這小島被標記在了地圖上,李瀟還真的很難找到。

「嗯?沒人嗎?」

這一刻,李瀟進入了小島上,這麼小的一座島,很快就被他逛遍了。

然而,島上空無一人,連一隻蟲子都看不到。

這讓李瀟疑惑,難不成麒麟族長給他的地圖,上面標記的地方有誤?

「這是……什麼味道?」

突然間,李瀟鼻子微微一皺,一股濃郁的烤肉味從海邊傳來。

沿著這股味道尋去,當李瀟來到海邊的一片珊瑚叢附近時,不由愕然。

只見前方,一個光著膀子的大喊,正架著十幾米高的篝火,居然正在烤肉。

而那所烤之物,仔細看去,竟然是妖族中的蛟龍一族!

「真是兇殘。」李瀟嘀咕道。

整個妖族都被封印在了幽冥海,可以說,幽冥海內,如今妖族為王。

而這男子,居然敢吃蛟龍,難道不怕被妖族追殺嗎?

「小夥子,你犯了啥事,年紀輕輕,怎麼就被放逐到了幽冥海了?」

此刻,那男子顯然是發現了李瀟,亦或者說,以這男子的實力,在李瀟還未上島時,就已經發現了吧。

「我是被逼入幽冥海的。」李瀟苦笑道,隨即又拿出了地圖,接著又看向那男子,問道:「前輩是……呈赤?」

「哦?六千多年過去了,居然還有人記得我的名字。」呈赤看似有些愕然,隨即苦笑道:「還是別提這個名字了。」

呈赤,便是六千多年前,因為逃離輪迴古城,而被當做逃兵,從而被放逐到了幽冥海。

而逃兵兩字,對立呈赤來說,無疑是一種恥辱。

如今,他都不願意提起自己的名字,甚至也不願意被別人知道。

「前輩,曾經的事的,都已經過去了,如今,我需要你的幫助。」李瀟鄭重道。

這話一出,呈赤眉頭一皺,似乎有些意外。

畢竟,他和李瀟從未見面,李瀟這一來就讓他幫忙,這說得過去嗎?

「我憑什麼幫你?」呈赤皺眉道。

「三千年前,我登上了人皇之位。」李瀟輕語。

呈赤聞言,神色不由一凝,眼中更是出現了一縷精光。

只見他身影一閃,當即出現在了李瀟的身前,隨即一掌落下,按在了李瀟的身上。

一瞬間,一縷晦澀的氣息沖入了李瀟體內,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別找了,人皇符文在這裡。」李瀟說道,翻手一凝,人皇符文便凝聚而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