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白先生,這三大船就是全部的設備。我們一會兒就陪您去工廠,幫您完成安裝。」為首的一個洋人將一串清單遞給了白信,熱情的問了好。


在這些洋人的眼中,這位白先生可是需要他們認真討好的大客戶。

白先生之前光是在他們公司砸下的訂單就超過五百萬英鎊,此次更是直接購買了一整條M1873步槍和44-40子彈生產線,具體花了多少錢,他們這些普通員工是不清楚的。

但通過老闆這幾個月不錯的心情來判斷,這裏頭花費的錢必然不會少。

白信點了點頭,便領着這些人向廠房的位置走去。

早在幾年前,吳玄之就開始在黃龍溪佈局。

早早的修建了鋼鐵廠和礦場,這些廠房各項設施都齊全,只要槍支彈藥的生產線一到位,就能快速的進入生產。

黃龍溪的位置也極好,恰好位於蓉城和眉州交界的位置。且此地還有一條連接兩地的大河,運輸非常方便。

更重要的是,這裏的銅礦、硝石礦產量也不低,這下連原材料的問題都解決了。

一切的事物都緊鑼密鼓的推動着,但這中間卻出現了一些小插曲。

喬老爺病了。

準確的說,是瘋了。

前天晚上,喬老爺一個人偷偷的出了門,也不準任何人跟着。一直到二更天的時候才回來,到家的時候又哭又笑,看着是瘋了。

他嘴裏一直念叨著「肉沒了……騙子……」之類的話。

喬永年去探望的時候,他就好似見了仇人一樣,拿刀要砍死他的這個長子,還抱着喬永年一陣撕咬。

在被人攔下后,又猛地跪在喬永年面前,涕泗橫流,懇求着對方割一塊肉給他。

總之,喬家變得一片混亂。

一直鬧到了第三天的早上,喬老爺才一蹬腿,不甘心的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據碎嘴的丫鬟說,喬老爺死的時候,眼睛都是睜著的。

「喬老爺年輕的時候也算是一條好漢,可惜了。」吳玄之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也有些唏噓。

年輕時候的喬老爺,被人喚作「拚命三郎」,是出了名的不怕死。那時候喬家遠遠比不得現在這般氣象,只是有幾畝薄田,勉強餓不死。

但喬老爺加入了當地的哥老會,簽了賣身契,做了一名打手。就靠着一路打殺,硬生生拼出了一身富貴。

只是,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這個不怕死的喬老爺開始膽小怕事了起來。

或許是從他生了第一個孩子開始,又或許是從他第一任妻子被人砍成了一灘爛泥時候起。

總之,畏懼死亡成了他的一道執念。

最終演變成了心魔,也把他自己變成了魔。

「也許有一天,我大限來臨的時候,會變得更加不堪。」吳玄之目光落在遠處,身上的血肉不安分的跳動着。

年輕的時候,總覺得死亡是一件非常遙遠的事情。

但等到你死亡前的那一刻,再回過頭來看,種種場景,不過一瞬而已。

「那就讓這一天,永遠不要來臨。」吳玄之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強大的意志重新鎮壓住了血肉。

他自幼修鍊《血肉古經》,一顆向道之心堅定,不會那麼容易動搖的。

就在他沉思的時候,遠處黃龍溪並不算寬敞的街道上,一支接親的隊伍吹吹打打的走過。

不過,被接親的對象並不算新娘子,而是一個二十歲上下的青年人。

吳玄之一眼就認出了此人,這人正是賀家的那個贅婿,好像叫什麼劉老三。

名字挺著老氣,但實際上卻是一個五官頗為端正的年輕漢子。

這入贅本就不是什麼出彩的事情,尋常人家都是悄悄把事情辦了,似這般吹吹打打,招搖過市的,也是少見。

「劉老三,不知羞,頭上披個綠蓋頭。」

一路上,不少孩童都跟在隊伍後面,嘻嘻哈哈的打趣。

這些其實是鄉下人的傳言,說是賀家的女兒肚子裏懷上了,但又怕孩子生下來沒爹,就趕緊找了個替補的,不然哪有前夫剛死,後腳就再招贅的。

心急也沒有急成這樣的。

「去去去,別搗亂,拿了糖快走。」劉老三本人就是臉皮再厚,遭遇這種場面,也覺得臉上拿不住。

他撒了一把糖出去,小聲的罵了一句。

劉老三心裏頭也在埋怨,這賀家也真是的,自己這做贅婿的不光彩,難道招贅婿就光彩了?還這般大張旗鼓,生怕別人不知道嗎? 開局了。

米萊狄2技能優先點,羋月也是。

不過羋月的2技能跟明世隱一樣,需要準頭的。

一對上,就給周華傑一種非常難受的感覺,2技能是拉到兵線還是拉到米萊狄召喚的小兵呢。

如果是米萊狄召喚的小兵,那金幣1經濟1,更難了,而且米萊狄打死一個小兵都會召喚一個小兵僕從。

「選錯英雄了。」莫霞還有周華傑戰隊都是這樣認為的,羋月的2技能是核心技能如果沒有鏈接到人,那等於廢了一大半。

「知道自己選錯了嗎?如果在不考慮兵線的基礎上,羋月毋庸置疑是個單挑王,二技能減速敵方攻擊防禦,還為自己增加傷害,大招還有一小段時間的無法選中,一技能也可以位移,被動還時時刻刻地為自己提供續航能力,可以說,1V1羋月就沒有怕過誰,問題這麼多兵,你要怎麼辦呢?」藍啟明打趣周華傑。

米萊狄在這1v1模式下可謂如魚得水,這英雄最喜歡的就是小兵多,小兵越多米萊狄戰鬥力就越強,傷害就越高,而且這英雄推塔還快,勝利就是推掉敵方防禦塔,就算米萊狄在前期被對面擊殺了幾次,只要有一波的機會,米萊狄就可以把對面水晶夷為平地,可以說是非常的優秀。

「這才剛開始,你以為你就穩操勝券了?」周華傑怎麼肯定被藍啟明幾句話就挑撥認輸,如果他是那種人,半年前就不會穿着褲衩跑球場了,至於裸奔,那太不雅,所以他給跑咯。

羋月2級,米萊狄已經3級了,一技能諸多蝙蝠朝米萊狄飛去,米萊狄輕鬆讓開,往兵線走,讓兵線當擋箭牌,一次次把她2技能廢掉,你就像無頭蒼蠅。

沒有鏈接2技能,就算是羋月開大招傷害也很低,不如不開,可不開1技能跑出來就回不去了。

大招也就3秒無敵。

一個不小心,就被米萊狄的小兵擊殺塔下,米萊狄的小弟太噁心了,不到4級就把防禦塔磨了1半氣血,簡直,喪心病狂(︶︿︶)=凸。

「再來!」

「繼續!!」

「我就不信了!!!」

周華傑打的眼鏡都紅了,這種感覺就像藍啟明在霸凌他,1技能過去2技能連上A兩下大招纏上就必死……

可偏偏一次都沒有按照的劇本有,總是被米萊狄召喚的僕從干擾到,連接到米萊狄僕從上,周華傑心態爆炸了。

大招結束,米萊狄還敢閃現大招,短短不到五分鐘多一點點,連投降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米萊狄帶着兵團點掉了水晶,真的是太噁心了。

「不行啊,這麼快就把心態炸了,還不如被我虐半年,肯定比你現在要強。」

「&X*?」周華傑已經在心裏罵娘了,明知道打不過對方,自己還找虐:「我輸了!」

「能輸給榮耀天花板上的王者很正常,好好努力,總有一天你能可以仰望到我。」

「囧╯▂╰!」

藍啟明給人的感覺就是,太不要臉了,不就是贏了一局嗎,莫霞:「英雄克制問題,你以為你很厲害?」

「你行你上。」

「你說的,我就跟你單挑,我贏了你跟小傑道歉!」莫霞要為周華傑出頭了。

「行,如果你輸了。」藍啟明打量了一下莫霞,很潑辣的一個妹紙。

周華傑嚇了一跳,以為藍啟明又要提那種賭注,周華傑是忘了這種穿着褲衩的賭注,還是他提出來的:「莫霞,不要答應他。」

「我還沒有說呢。」

莫霞:「讓他說,我不會輸的。」

藍啟明:「他也是這樣說,結果呢,就賭個簡單的,如果你輸了,我在你臉上寫一個豬字,三天不能擦。」

周華傑:「莫霞,不要答應他!」

「賭就賭!」

周華傑:「藍啟明,你連女生都欺負!!!」

「我沒有逼她。」

周華傑:「莫霞,不要上了他的當。」

莫霞:「我覺得我贏不了他?你就這麼小看我?」

「我。。。」

周華傑很想說,真贏不了,看向藍啟明:「我替他接受你的賭注,輸了我寫我臉上!」

「沒意思。」

莫霞:「不需要你,上號吧。」

「那就陪你玩玩,自選還是?」莫霞冷笑道:「那就打虞姬。」

周華傑大驚,那會不就是用虞姬輸給他的嗎:「別啊,莫霞,換一個英雄,虞姬他很變態!」

藍啟明不慌不忙:「決定好了告訴我。」

莫霞:「那來貂蟬!」

藍啟明意有所味看着她:「我的貂蟬也有點變態,你確定?」

周華傑:「。。。」

莫霞:「確定,我的貂蟬也有點變態,魔都厚街,我的貂蟬可以排前100。」

「噗嗤╮( ̄▽ ̄)╭,那來吧。」藍啟明選定貂蟬,1688的皮膚有點炫,莫霞貂蟬的皮膚也不賴,仲夏夜之夢。

歡迎來到王者榮耀~

開局了。

周圍一片噤聲看着比賽,路人跟電競學校的學生SOLO他們還輸了,簡直讓所有人大跌眼鏡。

想欣賞妾身的舞姿嗎?

身為峽谷四美之一的貂蟬,在單挑方面強的出色,前期技能CD和傷害還沒起來之前可能有點弱,但是1V1模式兵線來得快,也就意味着經濟與經驗也來得快,只要貂蟬達到40%的技能冷卻,就可以頻繁的使用技能來打出被動,觸發真實傷害和回血,再說這模式下也不太會出現缺藍的情況。

不過需要注意的就是前期,前期清線能力較弱,猥瑣發育等到技能CD滿了之後就可以開大招秀對面了。

花開咯,去吧。

雙方都是貂蟬,藍啟明怎麼可能猥瑣,先手1技能,對方2技能。

敢2技能突來就送她一朵藍蓮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