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相爺,你笑什麼呢?」他問。


晏相爺莞爾,倒也不隱瞞的說道:「想我那臻兒了。」

原是想女兒了,倒也是,文尚書不由也笑了,他也想到了自家女兒。

「放心吧,這事兒很快便會有答案。」晏相爺說道。

看他這般自信,文尚書頷首,說道:「但願如此。」

遠處並排站著等候宮門開的朝臣們都看著他們,小聲交談。

辰時剛到,宮門從內拉開,沉重的朱門發出響聲。

文尚書和晏相爺回去站好,兩人都在前面。晏相爺是百官之首,更是站在第一位。

隨著一聲高喝朝會起。

百官進門,一路行走過寬敞的廣場,步上永和殿的階梯,跨過門檻進入永和殿。

所有人依照主次官位站好,大啟帝從後殿走出來,在王帝高椅上坐下。

「朝會開始。」趙公公一聲高喝。

百官跪下,行禮,再起來站好。

大啟帝看著下方的人,說道:「高揚嶺。」

「臣在。」高太傅站出來。

「今日,我們來說說,你高氏門下生如何?」大啟帝看著他說道。

那眼神平淡親和,就好似在說,今日這天兒不錯。

高太傅上朝前,已經知道了會被叫出來。

他跪下,說道:「陛下明鑒啊。」

「明鑒。」大啟帝冷笑,說道:「前有遠在訾洲的凌簇,後有汴梁的李崇智,把摺子給他看,免得朝臣都以為,孤冤枉了你的門下生。」

旁邊的公公上前,把東西接過,拿下去給高太傅。

高太傅不敢看,跪著。

「晏卿,你看。」大啟帝說道。

晏相爺上前,接過了摺子仔細看了,說道:「陛下,訾洲大旱鬧民怨,大半原因是訾洲地方官貪污所致,汴梁李崇智也是同樣的行為,陛下心中定然有了聖裁。」

「人之學識,當為行善,即為民官,不行人之職責,反而害民斂財,便不用留了,都殺了吧。」大啟帝說道。

文武百官不敢言,一個個都垂手聽著。

高太傅乃大皇子師,還是大皇子的舅舅,高貴妃親兄,陛下要殺的,是高太傅的門下生。 一回過神來,他立刻回答:「我願意與你們兄弟相稱,尊你為老大,從此加入血鴉,跟大家一起努力保護這個世界……嗯,我用生命起誓。」

奈特的話音含上了一絲笑意:「滴血為盟,兄弟連心。從今之後,我們生死與共,作為血鴉的領頭人,我發誓永不讓你的效忠染上污名。」

奈特的話音如同迴音逐漸在腦中消散……卻,不禁讓威特內心翻滾出了異樣的酸楚,這些血鴉果真沒有負了自己的誓言,每一個都為了重建勇者大陸的秩序,為了保護每一個冒險者的生命而戰鬥,連命都不要了。

或許是尾音結束后的沉默太久,聖神出聲召回了威特的神志:「威特,打起精神來,別忘記了對我做出的轉神誓言。」

威特點了點頭,他當然也記得方才剛剛才與聖神滴血結盟,立下的類似誓言——

「勇者威特,在我聖神的榮光下,你是否願意用你的生命起誓,從今之後,你將不惜一切代價,追隨於我,心繫基恩,神恩廣闊,遇惡必除,哪怕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而他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做出了承諾:「在你的榮光下,我以自己的生命起誓,從今之後,將不惜一切代價,追隨於你,心繫基恩,神恩廣闊,遇惡必除,哪怕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聖神又說:「雷神一役,乃天命一戰,事關勇者大陸無數生靈之安危,一榮共榮,一輸盡毀。我必將履行承諾,傾其所有能力助戰於你,你是否願意用你的生命起誓,定不可有半分退縮,唯有進,無可退。」

威特幾乎是反射條件地回答:「雷神一役,我願用生命起誓,絕不會有半分退縮,唯有進,無可退。」

如此,聖神結語道:「那麼,在我的榮光下滴血既為盟,以此連心,你將入我神職,擁有與我並肩作戰,生死與共的權利。而我,將發誓永不讓你的效忠染上污名。」

與聖神的誓約雖然說了與轉職為血鴉時類似的誓言,但明顯,威特心中更加看重與血鴉羈絆的那份誓言。聖神接連害死了修羅,困死了冥貓,奪走了綾辻,這仇怨他表面雖然若無其事,但內心深處始終過不去……

自然,對其說出的效忠是違心之話,不管這個創世神的設定做得有多厲害,在他眼裡始終只是代碼編輯出的人工智慧而已——神外有人,或許只需要輕輕地一按刪除鍵,就能將其完全的消除無痕。

不過,這兩次轉職誓約都以命做注,加之朋友的囑託,生命的沉重,威特早已進入了要亡命一搏的狀態——

他憤怒,憤怒這本就只是個遊戲,卻能真的奪人性命;他憎恨,憎恨這些人工智慧,無法無天,竟然將人類這些真正的造物主玩弄於股掌之間;他厭惡,厭惡自己軟弱無能,被困虛幻,命運難控,只能一次次地被人提醒自己的無能,經歷失去的折磨……他,是真的憎惡這個遊戲。

【我要出去,我一定要出去!】威特在心裡暗暗發誓,不禁握緊了雙拳,【等到重返本源世界,我會讓你們知道自謬為創世神的AI知道,誰才是這個世界真正的主宰。】他內心如此想著,卻故作平靜地抬起頭來,看向聖神。

「我說了,我已經做好了準備,去雷神這一戰,只能贏,不會輸。」

「世上沒有一定會贏的仗,但可以有非贏不可的心。威特,你心雖重,但夠決斷,我相信你會儘力而為。準備工作我們已經做到足夠,多得話也不必說了,我們現在就通過你的朋友以命換來的時空通道,前往與雷神最終一戰的時空吧。」

聖神此話落下,巨面一陣扭變,最終在空中化為了一個高大美貌的女人樣,一身白衣飄飄,白髮長及腳跟,雙眼只有白仁沒有眼核,臉頰和雙唇均沒有顏色,慘白如紙。形態化定,她飄落下來,朝著修羅化無留下的白光走去。

或許是聖神那句「你的朋友以命換來的時空通道」此話觸到了威特,他腦中閃過一道念頭,最終還是沒有忍住地問出:「你之前說要用他的生命打通到他們身處的那個時間空間,現在我們要穿梭時間就應該是落入瞭星塔那天,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基恩元年後5770年7月15日,對吧?」

「不對。」聖神十分乾脆地回答道,「我們要去的是日子是——基恩元年後5770年12月25日。」話畢,她就踩上了地面的白光,一閃消失在了視線。

留下了皺緊了眉頭的威特,好容易穩住了顫抖的身體,終是一握拳頭,步入了綾辻犧牲后留下的那道白光之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地精數量有一萬多,這只是我見到的,距離的話,大約再往地底三百米,距離至少有七八公里,若是通道路線的話,彎彎繞繞的要十幾公里。」

暗琳沉思了一會,說道。

「一萬多地精,最少都是普通一星,還擁有一頭青銅實力的地精王!」

秦淵喃喃道,難怪暗琳去了一個多小時。

「這麼遠的距離,一般只要不招惹地精,他們應該不會主動攻擊我們。」

秦淵分析道。

這紫荊鐵樹精與地鼠巢穴,便是最好的證明。

估計那幾頭地精,是被他們與樹精打鬥的震動,給吸引過來的。

地底三百米,直線距離七八公里,通道距離十幾公里,其實算是挺遠的了,比黑狼巢穴還要遠得多。

所以,秦淵決定暫時不要招惹到這個地精王國。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發現嘛?」

秦淵又問道

「越往地底,下面的礦產越豐富,甚至發現了許多稀有礦。」

暗琳從箭筒中,掏出幾塊晶瑩的石頭。

有紫銅,赤銅,混岩石,五彩精等等。

這些可都是極其稀有的高階礦產。

地精在這礦洞下面建造一個王國,是有一定道理的。

「獸厲,這裡的威脅暫時解除了,派幾個人把那邊的通道都堵住,然後派幾個獸人守在這裡,剩下的人全力開採礦石。」

秦淵命令道。

「是,領主大人!」

獸厲大聲應道。

「獸諾,獸格,暗琳,你們分成三組,掃蕩周圍的野怪,特別是領地的南北邊,看看有沒有野怪營地或者部落,若是有大規模的野怪群,一定要向我彙報,這樣才能及時將之清除掉。」

秦淵說道。

「是!領主大人!」

秦淵將三支團隊進行分配,每支隊伍中都有巨型獸人,獸人勇士,黑狼與暗黑精英。

獸人充當先鋒與前排,黑狼當成騎兵與斥候,暗黑精英則是遠程射手,一支綜合戰鬥軍團初具雛形。

剛返回領地,秦淵便從一頭黑狼斥候的口中,得到了一條重要消息。

「騎白虎的男子?」

「擊殺黑鐵一星的巨猿?」

「這西邊真的是什麼牛鬼蛇神都有啊!」

秦淵揉了揉腦袋。

先是洛雷法師攻擊獸人團隊,引發了第一次領主戰。

接著是礦洞之變,引出了地鼠與紫荊鐵樹精,甚至,地底世界還有個地精王國!

秦淵都感覺自己的領地,就像是坐著火山口上面,隨時可能爆發。

一旦爆發,那就是毀天滅地。

現在,又出現了騎乘白虎的男子,想必也是一位領主。

白虎,那可是高級生物啊,從黑狼的情報上來看,至少有黑鐵一星的實力。

「八頭白虎嗎?我現在的實力應該也能應對。」

「不過,這領主的潛力明顯很大,只有八頭白虎很可能是能量限制到他的兵種數量。」

「哪怕是一階的兵營,最低招募數量都是100個。」

「若是那人擁有足夠的能量,短時間內便可拉起一支恐怖的白虎軍團。」

秦淵暗自心驚不已,「不過,看那男子的行為,應該是返回西部了,並不打算與我發生衝突,這勉強算是一個好消息。」

一個強大的鄰居,總是讓人心中不安。

「我的實力,還不夠強大,否則什麼白虎男子,什麼地精王,統統推倒!」

秦淵繼續派遣黑狼探查情況。

這黑狼雖然實力一般,但作用還是挺大的。

特別是黑暗森林的產物,特別適合森林這種複雜的環境與地形。

「先升級城堡與營地。」

秦淵的內心,多了一絲緊迫感。

雖然大多數的領主,都是極為平庸的存在。

普通領主遇到再多,也不用擔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