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覺得你和其他人很不一樣。雖然是以我病人的身份見的面,但你總給我隔著一層紗的感覺。」威廉微微皺起了眉,似乎在回憶當時的每一個細節。


「那天你的情緒雖然很……低落,」威廉琢磨了一下,用了這樣一個溫和的詞形容我當時的樣子:「但我總覺得在那種情緒下你隱藏了另一個自己。」

「你說你的形式準則是金錢至上,但這掩飾不了你純良的天性。雖然你有些……貪圖錢財,原諒我的用詞。但你從不曾用什麼卑鄙的手段。雖然我的家庭很和睦,但豪門家族的爭鬥我還是了解的。」

威廉的話聽的我有些慚愧:「你對我的評價太高了。我自己做過的事絕對談不上純良。」

「你太低估自己了。」威廉輕聲說道:「安若,你只是拿金錢為借口,以此掩飾內心的不安罷了。我不知道你過往詳細的經歷,但那些經歷造成了你對愛認知的偏差,也讓你戴上了面具,從此忘了如何做回真正的自己。」

威廉握住我空出的手,認真的對我道:「安若,我想讓你做回你自己,無需為任何人而活,你就是安若,牽挂任何你關心的人,但不必被他人所牽絆,所左右。我想讓你的靈魂變得自由!」

威廉的眼睛太過真誠,他的瞳孔里倒映著我的身影,深邃得讓我逃避。

我抽出被威廉握住的手,低下頭看寶寶玩累了又睡著了的小臉。「又開始了你的每周一問么?貌似一周的時間還未到吧。」我打破這旖旎的氣氛,不敢看威廉此刻的表情。

好半天我都不敢抬頭,我怕看到他眼中的傷心失落,但我現在真的無心情愛。

威廉沒有說話,不知過了多久,在我以為自己將要低著頭變成一個雕像時,威廉吐出一口氣笑著說道:「看來你還真是鐵石心腸啊!我好傷心。」

「對不起。」除此之外我無法做出任何回應。

威廉摸摸我的頭:「怎麼又開始道歉了,不是說好的沒確定下心意時都不用放在心上么?」

我摸了摸威廉摸過的地方:「怎麼可能不放在心上,再怎麼說你現在也是我唯一可以依靠的朋友。」

「還是朋友啊!」威廉極其誇張的嘆了口氣,「安若,我覺得就算我追求不到你,等以後再追求其他女孩也一定會非常順利。」

我笑笑:「到時候我一定為你好好參謀,讓你能順利贏得女孩子的芳心!」

在寶寶滿月這天,威廉家中為小傢伙舉行了一個不算隆重,但十分溫馨的滿月宴。

這天一早,威廉一家人便起來忙活。連平時很難看到身影的威廉二哥科特斯都出現在家裡,晚上大哥艾索與妻子安娜也帶著禮物給小希澤慶祝滿月。

這天,小希澤像往常那般不哭不鬧,在威廉的懷裡東張西望。威廉的父母按照中國的習俗送了小傢伙長命鎖,收到禮物后小傢伙頓時眉開眼笑,整個一個小財迷樣。

見此我不禁深深反省,我愛財也不是天性啊?為什麼小傢伙這麼早就開始貪財了?一定是顧勛的錯!

想到顧勛,我的內心還是控制不住的抽痛。我來到英國已經有三個月了吧,他現在怎麼樣了呢?是不是已經和米蘭結婚了?葉倩有沒有把孩子的事告訴顧老爺子?顧勛有沒有受到牽連?

如今我帶著孩子不告而別,無論知不知道孩子的事,顧老爺子都一定會大發雷霆。畢竟他心心念念的繼承人就這樣被我帶走,如果再知道孩子不是顧長林的,說不定會氣得就此歸西,那就很完美了。我有些不厚道的想到,甚至都笑出了聲。

「想什麼呢這麼開心?」威廉來到我身邊問道。

「沒什麼,只是看到孩子有這麼多人關愛,我很開心。」我回答道。

「威廉,我想我真的是拿了自出聲以來的所有運氣,才會在這種時候遇見你,遇見你們一家人。」看著威廉的母親抱過希澤不住的親吻著,而安娜和科特斯在一旁躍躍欲試,我的笑容忍不住擴大。

「其實你可以擁有這一切,不需要積攢那麼久的運氣,這些也許都是命中注定。」威廉陪在我身邊一起看著他的家人逗弄小傢伙,一邊說道:「中國不是有這種說法么?也許這都是上輩子的欠下的因果,因此今生我才會和你相遇,才會不由自主的想幫助你。」

我看著威廉哭笑不得:「你在中國到底經歷了什麼?怎麼一個大好的英倫紳士都要成了佛系少年了?」

威廉挑了挑眉:「我也不知道我到底經歷了什麼,只能說中華文化真的是博大精深!」

我笑,這點我還是非常認同的。

安希澤收到了很多的禮物,似乎知道自己是今天的主角,而滿月宴的重頭戲都在晚上,睡了一個白天的小傢伙此刻格外精神。對每個和他打招呼的人都笑容以對,惹得安娜直呼也要生一個像他這樣可愛的寶寶。

安娜的話使我心中驕傲極了!果然我的寶寶是最可愛的!明知道每個母親看自己的孩子都是最可愛的,我還是忍不住感嘆安娜真的很有眼光!

由此可見,生了孩子的女人比戀愛時還要傻。

不過說實話,孩子真的長得很可愛,畢竟顧勛的底子在那裡。那人就是個行走的女性收割機,只看那張臉不看其他,也能讓無數女性趨之若鶩。而我不是自戀,若沒有些資本,以色侍人也不是誰都能做得到的。

寶寶的長相基本上融合了我和顧勛的優點,尤其是那雙眼睛,簡直和顧勛一模一樣。曾經那雙眼睛里盛滿深情,但下一瞬間又可以滿是凜冽的寒。 在坐月子的這一個月里,我認真思考了以後的打算。我不可能像寄生蟲一樣呆在威廉家,就算他的家人們不介意,我自己的心裡也過不去那道坎。

之前我也同威廉商量過,等到寶寶四五個月大后便搬出威廉家,但結果遭到了威廉的強烈反對。

「你現在一個單身媽媽,要照顧一個剛出生的寶寶,還要忙於生計。如果寶寶在此期間生病了,或者你出了什麼狀況,到那時你應該怎麼辦?」威廉為我分析其中的利弊,旨在讓我留在他們家中。

「威廉,我知道你對我的情意,可我根本沒法回應你,既然如此,還不如讓我遠離。我不能一直這樣拖著你,你值得有更好的女人陪伴。而不是守著我這樣一個已經有孩子的女人,蹉跎青春。」

威廉反駁道:「安若,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就算無關情愛,我也不能對你們孤兒寡母視而不見!就算只是普通朋友,我也會做出今天這樣的選擇,不是因為我對你的情意,而是因為我要對得起自己的內心。更何況你和孩子是我帶到英國的,無論如何我要負責到底。」

「不過如果你不願意只做個家庭主婦的話,那麼你可以在我家的企業里找份工作。」威廉想了想說道:「不過如果這樣的話,你現在還需要進行學習。」

想到了什麼,威廉突然壞笑了起來:「既然你感到欠下了債,那就用身體償還好了!」

我震驚的看著威廉,不敢相信這種話,居然是從他嘴中說出來的!看著威廉此刻的表情,我一度懷疑,他是不是遇上了傳說中的鬼上身!

不過說實話,威廉的提議確實很讓我心動。雖然我現在手中還有一部分積蓄,但我不可能指望這些錢活夠一輩子。寶寶的衣食住行,他長大之後教育的費用,這些都是我現在就要考慮進去的。

威廉家的主要業務是珠寶行業,雖然我之前從事的是模特,後來嫁入顧家,懷孕期間又進行過服裝設計行業,但女人天生就對那些,閃閃發光的東西無法拒絕。

今天借著滿月宴的機會,我將威廉的提議整理一番,對威廉的家人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安,你想要工作?」威廉的母親問我。

我點了點頭:「雖然現在有了寶寶,但我也想有自己的生活。我想,我還需要足夠的社會經驗來養育他。總不能坐吃山空,心安理得的接受他人的饋贈。」

「你果然是的獨特的女孩。」威廉的父親開口:「不過這件事你可以和你大哥商量,現在公司歸他管理,我和你阿姨都不再過問了。」

其實威廉家的經營狀況我已經從威廉那裡知道了,但還是要請教一下威廉的父母,以示尊重。

聽完威廉父親的話,我看下威廉的大哥艾索:「大哥,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在你們公司工作?」

「可以是可以,但你必須有足夠的能力,否則即使你現在是我的……乾妹妹?是這麼稱呼的吧?」艾索停頓一下,一旁的科特斯開口:「沒錯!」

艾索繼續道:「即使你是我妹妹,我也不可能讓你留在公司。」

「沒錯,」科特斯在一旁開口:「我當初進公司也是經過了嚴格的面試。他到現在的位置也是一點點努力得來的,在這方面我哥真的是鐵面無私。不過安若你之前是從事什麼工作的?」

「我之前做過模特,在服裝設計上也曾,有過,一點作品。」

科特斯聽了點點頭:「,那你應該對珠寶業,有些了解,不過還是需要系統的學習。」

這是威廉也開口的:「既然如此,安若,這一年裡你還是先安心待在家裡吧。寶寶還太小,雖然有我父母的照顧,但畢竟還是要有母親的關愛。而這個時間,你也可以在家裡努力學習。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年以後肯定會展現出一個不一樣的自己。」

雖然已經下定決心要自力更生,但讓我這個時間便拋下孩子外出工作,我還是放心不下寶寶。而且一旦工作,我不一定能將事業與生活的關係協調好。如果離開威廉家,獨自生活,我也不放心工作時將孩子留給一個陌生人照顧。

於是這件事便這樣定了下來。我先好好安心照顧孩子,等孩子大一些,我也有足夠的能力后,再外出工作,實現我女強人的夢想。

於是接下來的日子裡,除了照顧小希澤,我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學習上。

首先語言還是一個很大的難題,雖然在日常交流上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但一旦開始工作,許多工作的專有名詞,我還是不懂。

在學習的過程中,威廉幫了我很多,雖然他並不插手家中的事業,但只是學習語言上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況且威廉是一個十分出色的老師,他給我的很多建議,都讓我受益匪淺,使我在學習的過程中少走了很多彎路。

我的生活重新變得充實起來。不再像以前那樣,毫無頭緒,無所事事。現在每一天我都能感受到自己的不同,這點點滴滴的積累,總有一天會發生質的改變,雖不至於是涅盤重生,但總也算化繭成蝶。

寶寶長得很快,在長大的過程中,他也在不斷的學習。學會翻身,學會踢被子,學會坐起來,學會咿咿呀呀的回應我的呼喚……每次看到他,快樂的小模樣,我都有著無窮的動力。

現如今我很少會想起顧勛,我一直沒有打聽關於他的消息。現如今寶寶奪走了我所有的關注,只要寶寶在我身邊,其他的一切與我而言都無所謂。

我以為也許過不了多久,我就能忘掉他。但寶寶越長大,他身上顧勛的影子就越多。似乎除了那張小嘴,其他的地方越發像他父親。我每天在他耳邊念叨著,要長得更像我一些,但沒有絲毫作用。

夜深人靜時,我看著入睡的寶寶,還是會想起顧勛。心臟還在抽痛,只是不再那樣撕心裂肺,時間是治癒傷痛的良藥。顧欣在我心中的影子只會越來越淡,總有一天我會忘了他,或者提及他時只是微微一笑,說一聲過去而已。我相信! 小希澤的周歲舉辦了抓周,威廉一家人真的很照顧我。原本我只想著私下裡,找到一些小東西來給小希澤抓抓看。結果起床后發現威廉一家人又聚集在了一起,每個人都搜集了自己能找到的小物件,興緻勃勃的看著我懷裡的小傢伙。

就這樣,在威廉一家人期盼的目光中,我們又回到了房間。

將各種小物件放在床上放好,我放開了一直抱在懷中的寶寶。寶寶先是抓起了一個放著一條項鏈的盒子,那是威廉家的作品。在眾人的驚呼聲中,小傢伙拿起來便向嘴中塞去,嚇得我們趕忙上前,攔住他要往嘴裡送盒子的手。

小傢伙委屈巴巴的看著我們,撇了撇嘴,卻沒有哭出來,既然你們不讓我吃這個,那我就再挑選另一個東西好了,看了眼盒子,隨手就扔掉了。

經過了提心弔膽的挑選過程,小希澤最終抱著一個帶鞘的水果刀不再鬆手。這一選擇看著我和威廉面面相覷。這孩子選了一把刀是什麼概念呢?難不成,在他的骨子裡還有種暴力傾向?

我忍不住靠近威廉輕聲問道:「寶寶選了一把刀,是不是不太好?要不我把刀搶下來,讓他重新選吧。」

威廉奇怪的看著我:「按照你們國家的傳統,在舉行抓周儀式時,大人不是不能干擾了嗎?」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反駁道:「更何況這只是一個小傳統而已,我可不想讓寶寶以後暴力成性。不行,我一定要阻止他!」

我抬手又要去搶寶寶手中的東西,卻被威廉伸手攔下:「要知道我們家可是很注重傳統的!雖然是你們國家的傳統,但也應該被尊重。更何況,寶寶現在已經做出了選擇,你不是說過想讓他健健康康,隨心所欲的長大嗎?那現在你也應該尊重他的選擇。」

「可我不能讓他走入歧途啊!」我皺著眉反駁。

威廉哭笑不得:「誰說拿了一把水果刀就會走入歧途啊,再說有你在一旁監督教育他,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讓他走到那條路上吧!」

我想了想也是,看著寶寶開心的笑臉,算了,只要他不走上邪門歪道,我也沒必要如此限制他的選擇,畢竟我想看著他長成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而不是永遠躲在我的羽翼之下。最終成為一朵溫室里的花,經不起任何風吹雨打。

不過想來還是很氣,「到底是誰把這麼危險的東西拿過來的?」我問威廉。

威廉環視一周:「額,也許是我二哥吧。」

「……」我看著科特斯眉開眼笑的樣子,無語凝咽。

抓周過後,我也開始著手於工作上的事宜。這一年的時間裡,我在學習之餘,設計了幾件珠寶首飾,我沒有問詢艾索和科特斯,將設計的作品發給了威廉家的公司。

在忐忑的等待過後,我終於收到了面試通知。要進行面試的事,我只告訴了威廉。也許是第一次,應聘如此正式的工作,我居然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緊張。

看著我坐立難安的樣子,威廉笑著道:「安你放心,不用這麼緊張,你的設計真的很出色。要對自己有些信心。」

之後,威廉又為我講解了些面試時需要注意的事項,至於關於公司的具體情況,我沒問威廉點也沒有介紹。

啊啊啊!好想問又不好開口啊!

經過威廉開導后,我回到了房間。寶寶坐在他的娛樂角里,玩兒的不亦樂乎。彷彿只要擁有他的那些小玩具,外界的一切都打擾不了他。

我在床上滾來滾去,還是覺得有些沒把握。最終跳下床,翻開衣櫃,找面試時應該穿的衣服。我現在必須給自己找點兒事兒做,不然根本平靜不下來。

期間寶寶看了我一眼,蹣跚地跑到了我身邊要抱抱。儘管知道一個一歲多的孩子不懂什麼,我還是拉著寶寶和我一起挑選衣服。

很快到了面試的日子,在正式面試之前,我又忍不住給威廉打了一個電話,威廉在電話中再次鼓勵了我一番,我掛上最完美的微笑推開門面對面試官。

最開始我還十分緊張,但在問到我的設計作品時,因為是自己心血的凝聚,我漸漸穩定下來,對於面試官的問題條理清晰的做出了答覆。我只看到一位面試官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另外兩個人的表情都很微妙。

但無論如何,我已經做到了我力所能及的一切。我發現,這個時候即使最終結果會讓我失望,但我的內心還是充實的。畢竟在這個過程中,我收穫了很多。這不是一個結果就可以隨意抹去的。

幾天後,我接到了公司的電話,對方表示對於我的設計公司很感興趣,完全可以進入公司。但基於我面試時的表現。公司方想詢問一下,我對於公關部還有沒有興趣。

接到電話的那瞬間,我有些茫然。對方的意思是我可以在兩種職位上選擇嗎?

我將結果告訴了威廉,威廉顯得很興奮:「安,我說過你一定可以的!怎麼樣我沒騙你吧?」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應該怎麼選擇才對吧?」我有些無奈的打斷威廉的興奮。

威廉斂了斂笑容:「其實很好決定呀,只要選擇你心中所想就可以了。安若,就從這個選擇開始,做你想做的事,活出你想要的樣子。」

威廉的話使我陷入了沉思。我想要的樣子究竟是怎樣的呢?之前我一直為金錢而活。和顧勛在一起后又為那些可以和顧勛在一起的,不切實際的夢而活。有了寶寶以後,又只想著為小傢伙而活。而現在威廉告訴我,要為自己而活。

我想了一夜。雖然因為過去的經歷,某些時候我,能洞察人心,迎合對方說出他們想聽的話,但那也都是,為生活所迫。並非我心中所想。而做設計是我喜歡的工作,將自己的心中所想,一筆一畫描繪在自己的作品上,為其他人帶來或欣喜或感動的情感,我想這些才是我現在想要。

最終我將我的決定告訴了公司,公司方表示完全沒有問題。 在應聘結果徹底確定之後,我才將這個消息告訴了威廉的家人們。

艾索和科特斯顯然並不知道,我已經去他們公司應聘過。對於我的成功表示了祝賀,至於威廉的父母,他們對於我成功的祝賀,一如既往地號召了全家人回來開party。

威廉的父母真的很開朗,雖然已經到了可以做爺爺奶奶的年紀,但仍有一顆年輕的心。兩個人其實剛回來不久,前一階段又進行了蜜月旅行。按威廉媽媽的話來講,年輕的時候為孩子付出了太多,二人世界都沒有過夠。現在兒子們已經不用再操心,老兩口便時常外出旅行,以彌補當初錯過的二人世界。

這次外出旅行,是我來到威廉家后,第一次看到他父母出門。其實更多的原因還是為了幫我照顧孩子,只是孩子滿了一歲后才恢復了以往的生活。

我覺得威廉的母親真的活出了我想要的樣子。那樣瀟洒自如,可以和心愛的人隨時進行說走就走的旅行,沒有那麼多煩惱和憂愁。

想到這裡,我又不禁嘆息。心愛的人啊?現如今的我該去那裡找呢?威廉一直陪在我身邊,但我知道,出了問題的是我的心。它雖然被我從顧勛身上收回,但卻千瘡百孔,失去了再去愛人的能力。

而顧勛如今應該在國內好好的吧?也許他會向威廉詢問我的狀況,或者真的在乎我會來英國找我。但我始終沒有他的消息。我不知道是威廉攔下了他還是怎樣,但如果盡心來找,總會尋到蛛絲馬跡,畢竟我和威廉離開別墅是傭人看到的。

我抱著手中的小希澤,現如今他越來越沉,簡直成了一個小胖子。安逸的生活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的體現。

「寶貝,以後你陪媽媽去旅行好不好?」我問懷抱中的小傢伙。

也不知道他聽懂了沒,但在我詢問過後,小希澤卻響亮的喊到:「好!」

果然沒有什麼比養兒子更讓人開心了!我親昵的蹭了蹭他的小臉,成功惹得他咯咯笑出聲。

等一切塵埃落定。我終於成功入職,開始了生活新篇章。

剛開始的職場生涯還是讓我有些許不適,而這種不適主要來源於與孩子的分離。自希澤出生后,我幾乎寸步不離的守在他身邊,即使偶有外出。也會儘快趕回去。

不止我不適應,小希澤似乎也不習慣我離開他身邊。最初的那段時間裡,威廉和威廉的父母放棄了外出的自由,輪流留在家裡照顧小希澤。

威廉恢復了他心理醫生的工作。雖然經常會外出。但時間上總比我自由一些。而且作為單身母親,獨自養育孩子,威廉在小希澤的生活里成功扮演了父親的角色。

小傢伙現在除了我,最親近的人便是威廉。也不知他從哪學的,我和威廉同時出現時,在叫我一聲媽咪過後,必然會叫威廉爹地。

最初聽到,小傢伙的呼喊我的表情真的只能用囧囧有神來形容。我看著威廉,止不住的尷尬。想要糾正,寶寶讓他喊威廉叔叔,卻被威廉阻止了。

「我覺得一個乾爹的地位我還是可以有的吧?」威廉對我說道,之後便不斷逗希澤叫他爹地。

小希澤從善如流,喊得那叫一個歡快,根本不把我的告誡放在心上。時間久了,我也只能聽之任之。

開始工作之後,只一個上午我便開始想兒子。他今天有沒有乖乖聽話,有沒有好好吃飯?我不在他身邊,又沒有想媽媽?找不到我會不會哭?太長時間不在他身邊,他會不會不認識我了?

下午我廢了好大的力氣才集中精神,繼續努力工作。我還要掙孩子的奶粉錢,以及孩子的學費,要努力工作!我不斷找理由,努力鞭策自己。最終只有一個理由說服了我。結束今天的工作,我就可以回家看孩子了!

除了找不到媽媽大哭了一通,我剩下的猜測全都沒有發生。回家後知道這一點的我,既是欣慰又是心疼。回到家中后,好生安慰了希澤,向他解釋我為什麼不在他身邊。

「媽咪是為了我才不見的么?」小希澤語氣凝重的問我,小小的孩子也不知道他從哪學來的。

「沒錯,所以希澤要乖乖的,按時吃飯按時睡覺,晚上媽媽就會回來和你玩好么?」我拉著兒子的小手,蹲下來平視他的眼睛。

小希澤鄭重的點了點頭:「我一定乖乖的!」

這麼小,卻如此懂事,我差點又忍不住心酸落淚。

原本我打算著,等找到工作穩定下來之後,便離開威廉家,然而希澤現在這個樣子我實在放心不下。小孩子本來就對親人依賴性極強,更何況他現在還太小,沒辦法去幼兒園。如果搬出去后,我上班時只能找一個保姆來照顧希澤。將孩子交到一個陌生人手中,我實在放心不下。

既然如此,我還是留在威廉家中吧,最起碼有可靠的人可以依靠。到頭來我還是要依附著其他人才能生活,但為了孩子,我心甘情願。

這一年的生活過得也很快。我在公司工作得十分順利。除了艾索和科特斯,沒有人知道我與威廉家的關係。我的能力得到了公司的認可。從一個普通的設計師,逐漸成為了一個設計小組的負責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