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看!中間還有兩個東西,那是什麼?」


「擂台?有點像,不對,那是祭壇!?」

有人驚呼,消息不斷的傳出,越來越多的人前去圍觀,當然,更多的是好奇,但,也有人認出了這裡。

「那兩個,確實是祭壇。」

「嗯,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光族曾經在這裡,在歐陽玄手上,吃了大虧。」

「那,這裡是…當初那一片空間所在的大陸!!」

「是了,看那個黑色的祭壇,應該就是暗之祭壇!這就是那片大陸!」

又過了半年,這裡的一切都不再是秘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那片神秘的大陸,竟然出現在了現世,甚至光族,都派出強者去探查。

在那之後,世界又重新沸騰,因為,戰爭,又開始了。

第三年,戰爭不斷,得益於之前光族留下的負面影響,武靈帝國在那一段時間裡,積聚了大量的修鍊者和強者,故而即使在光族的攻勢之下,依舊沒有被攻破,卻也只是防禦,不敢進攻。

為此,白衡也多次和上官清商討,但是,因為上一次光族的失利,再加上近來多次抵禦進攻,上官清本性難改,又變得有些沉溺與女色。

疏於國志,百姓也逐漸養成了一種安樂之意,在這種情況下,終於在一戰中,武靈失去了近半數國土。

上官清警醒,卻來之不急,現在他能做的,就只是守住剩下的領土而已。

再次半年後,另一個小國猛的出現,猶如雨後春筍,卻聲名隱匿,暗中建立了一個王朝:魁王朝。

據傳,魁王朝的魁皇,正是當初武鬥帝國國君之子,武鬥帝國的太子,魁星。

魁王朝,正是他和其族弟,魁明所建。

而三年過去,影和伏蒼在這裡守護歐陽玄三年。

三年後的這一天,原本不斷灌注向歐陽玄的黑白相間的靈力光柱停了下來,靈陣也停止了運轉,所有的一切似乎失去了靈性和光澤。

「終於…要醒了嗎。」,一道聲音在這個空間里喃喃自語。 暗族空間內。

自歐陽玄進入暗族已經過去了三年,整整三年時間,柳依依都呆在族裡,努力的修鍊,增強自己的實力,將在暗之祭壇上得到的傳承消化,吸收,並與自身融會貫通。

幽炎獨角獸回來了,可是它沒有帶回銀鈴,通過和柳依依之間的契約間的聯繫,它才能夠隱隱察覺到柳依依的位置。

它剛剛出現的時候,將暗族嚇得如臨大敵,畢竟它可是靈獸中的強者,原本不過是七階靈獸,不知道是不是在送銀鈴去靈獸森林的途中有了什麼奇遇,竟然突破成為了凶獸。

歐陽玄進入暗族族地兩年後,它的修為更是在凶獸中都能夠處於霸主地位。

這是好事,此時回到柳依依身邊,無疑為暗族增加了一分實力,這可是一大戰力!

而這,也讓白家有些驚懼,原本以為柳依依不過一介女流,不可能擁有足夠的實力獲得族長之位,即使歐陽玄在柳弘毅的承認下,成為暗族的女婿,他們也依舊沒有放棄這個想法。

可是在幽炎獨角獸出現時,他們卻不得不把這樣的想法雪藏,一個能夠讓頂級兇手承認為主,簽訂主僕契約的女子,又怎麼會是普通人?!

故而,在這段時間裡,他們也安分了許多。可是相比白家,另一個家族,卻在暗地裡十分活躍。

「子軒,你來了?」

暗族,王家,王家家主此刻正坐在暗族特有的黑木所造的椅子上,看著踏入房門的王子軒,點頭道。

「嗯。」,王子軒對於自己的父親,卻似乎並沒有太多的尊重,「下面傳來消息,東西送出去了。」

「嗯,很好!」,王家族長點點頭,卻似乎對王子軒對自己的不尊重,並不當回事。

「希望那裡可以儘快行動,我等不及了。」,王子軒道,而後轉身離開,「沒什麼事了,我先走了。」

「那麼著急,就不怕吃不下那小女娃?」

「哼,他歐陽玄可以得到她的心,我不要,也不稀罕,我只要她的人!」,王子軒快步離開。

王家家主看著他走,幽幽一嘆,「看來,那個歐陽玄對子軒造成了不小的陰影,嗯,到時候就把他交給子軒處置吧。」

「暗族,該變天了。」

此刻的柳依依等人還不知道,自己這一族的秘密與所在已經被人知道,而且,威力臨近。

王家父子也很著急,因為他們的野心,可容不得他們等待。

半年後,也就是歐陽玄進入族地的第三年……

「依依姐姐!你教教我們怎麼修鍊啊。」

「是啊是啊!教教我們吧!」

一群暗族的新生代圍著柳依依,鼓著紅撲撲的臉蛋,不斷的叫喚著,想讓柳依依教導他們如何修鍊。

「呵呵,不行哦,你們還小,等你們再長大一些吧。」,柳依依笑著摸了摸他們的頭。

「對了!我聽媽媽說!依依姐姐給給我們找了一個姐夫!可是…他人呢?」

有小孩子好奇道,這也是在歐陽玄當初突然不見之後,暗族族人們的疑惑,畢竟新來的姑爺,怎麼會突然不見了?

「他要去干一件大事。」,柳依依眼中閃過難以察覺的失落,但還是笑著對他們說。

「那他什麼時候回來?」

「快了。」,柳依依點點頭,等這些小孩子離開后,臉上的表情才有些落寞,「小玄哥哥,你什麼時候出來啊…」

突然,她抬起頭,柳眉微蹙,臉上瞬間變得十分嚴肅。

「是,我馬上過去…」

暗族中心,長老閣。

「族長,根據回報,光族之前確實隱隱有著朝我們這個方向挪動的趨勢。」

走鏢新娘 光靈帝國近年來的行動,越來越頻繁,因為其背後是光族,所以,不只是他們,大陸上的所有人,都已經將光靈帝國,當成了光族。

「嗯,可是我們沒有注意,畢竟這裡的位置十分隱秘,我想他們不可能會過來。」,柳弘毅皺著眉頭,面色嚴肅道。

「嗯,我們當時也是這麼想的,可是現在情況不痛了,他們已經到了我們的門口!」,其中一位長老有些急躁。

「族長,我們該怎麼做?眼下是族人不知情,如果知道了,怕是族內早已亂成一鍋粥。」

「老三,別激動,聽族長指示!」

柳弘毅也一直在想,光族這到底是什麼意思,看到他們堵在門口,他就知道,定然是因為知道了暗族所在,而現在,不過是短時間內無法打開通道而已,到底是哪裡出了紕漏。

「別急,一步步來。」,柳依依推門而入,站在柳弘毅身邊,如今的局面,早在歐陽玄質問王子軒時,她就已經有了猜測,甚至歐陽玄最後還提醒柳弘毅。

「光族一定是知道了我們的位置,族內一定有叛徒,不過現在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要先保證族人能夠安全撤離。」

聽柳依依一句話,三個長老頓時無聲,沒想到,他們三個老傢伙,還沒有一個小女娃來的冷靜。

「先安排孩童婦女撤離,族內護衛帶領守護,帶走族內的傳承。」,柳依依道,「大長老,你負責。」

領頭的長老看向柳弘毅,見他點頭,便朝著柳依依行禮,執行他交給自己的人物。

「二長老。」,柳依依看向剛剛出口阻止第三長老衝動言行的二長老,「光族暫時進不來,是因為短時間內,還沒有辦法打開通道,可是族內的叛徒卻可以從內打開,你領人去守住通道。」

「是。」,二長老看得出,柳弘毅在想其他事情,從剛剛柳依依發號施令可以得出,柳依依的命令,恐怕就是他的命令。

「三長老。」,柳依依看向剛剛出口比較衝動的三長老,「守住通道,只是阻擋叛徒提早打開,爭取時間,可是通道他們遲早有辦法打開。」

「所以,守護通道的是為,只能算第一道防禦,你現在整個出去有需要的,剩下的所有護衛,整合戰力,準備迎接光族進攻,爭取族人撤退的時間。」

「是!小姐!」,三長老點頭,風風火火的出門,開始著手準備這一切,應對光族。

「老頭,我小玄哥哥提醒過你的。」,柳依依待眾人走後,才對柳弘毅道。

「嗯,早知道,就應該提早對王家下禁令,是我太信任他們了。」,柳弘毅搖頭輕嘆。

「那你現在怎麼辦?」,柳依依眉頭一皺,她第一次聽出,柳弘毅的聲音中有一絲無奈和疲憊。

「怎麼辦?你不是把該做的都做了嗎?」,柳弘毅笑著看向她。

如果三位長老在這裡,一定會多少說一些碎語,因為柳弘毅這話,側面表明了,柳依依和他擁有同樣的地位,族長!

「你做的很好,有你這樣的女兒,我很欣慰。」,柳弘毅笑著,摸了摸柳依依的頭,她還有一些發愣,即使她現在已經長大了,自己也是她的父親。

「如果不是那個小子,我還捨不得我寶貝女兒嫁出去呢。」,一提起歐陽玄,柳弘毅的臉色又有些不岔。

「我對你的位置沒興趣。」,柳依依淡淡道,她長大以後,還是第一次聽到父親像小時候一般摸自己的頭。

「爸爸也對這個位置沒興趣啊…」,柳弘毅苦笑,「好了,差不多了,我們會渡過難關的。」

柳弘毅離開了這裡,飛向三長老所在的方向,他知道,除了柳依依安排的事情,王家的事,也必須他親自出手。

柳依依看著他走出去,鼻子有些發酸,嘴巴微張,但還是沒開口。

「嗯,我們會度過難關的。」



此時的暗族族地,歐陽玄已經不再漂浮於空中,而是盤坐在地。

「結束了,這小子怎麼還不醒。」,影說道。

「等著吧,或許是有什麼東西還沒有領悟。」,伏蒼卻十分平靜,「都等了三年,不差著一會兒。」

「唉…」,影無奈一嘆,見暗夜聖者留下的意識也沒有出來,也就壓下心中的浮躁。 暗族,王家。

柳依依的命令在三大長老的執行下,已經被整個暗族知曉,計劃正有條不紊的進行。

「眼下,光族已經到了我們門口,可是因為通道太難打開,無法進來。」,王家族長道。

「那怎麼辦,我都等不及了!」,王子軒有些毛躁,等了這麼久,好不容易盼來機會,卻是煮熟的鴨子,想吃還等等一會兒。

「只能想辦法從裡面幫他們一把。」

「對了,那柳弘毅肯定也已經知道了,他那裡…」,王子軒顧慮道,柳弘毅畢竟是暗族族長。

「哼,他不會傷害我們的,此人表面冷酷,實則優柔寡斷,對於自己的族人不忍傷害。」 撿個老婆送寶寶 ,王家家主道。

「嗯,你這樣,帶著家族裡的護衛人去通道那裡,幫助光族打開通道,留下一些下人就好。」

「好,不過這樣,你能打得過柳弘毅。」,王子軒點頭,卻又問道。

「哼,就算有那些護衛,也打不過,放心吧,我自有注意。」,王家家主嘴角一撇。

王子軒立刻領著王家的所有護衛離開,朝著光族通道路口的位置而去,只留下王家家主一個人。

「柳弘毅這個人,如果看到我一個人帶這裡,一定會不忍下手,到時候我再說,王家護衛都去幫助二長老守住通道,恐怕他也不好下手。」,王子軒離開許久,柳弘毅依舊坐在那裡,他在等著柳弘毅,口中喃喃自語。

「是嗎…」,一個威嚴的聲音出現,響徹王家周圍,久久回蕩,柳弘毅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拜見族長!」,王家家主背後汗毛一豎,冷汗止不住的流了下來,急忙起身迎了上去。

「不知道剛才的話有沒有被聽到,怕是要不好。」,王家家主心中暗道。

「你眼裡,還有我這個族長?」,柳弘毅的聲音不瘟不火,聽不出他的態度。

「族長,此話怎講。」,王家家主急忙道,冷汗更是流不停,一直緊張的看著柳弘毅。

「聽你剛才的語氣,似乎對我頗為了解。」,柳弘毅依舊淡淡開口,看著周圍,只剩下一兩個下人的王家。

「不好!」,王家家主一愣,心中發冷,甚至雙手都有一些顫抖,「果然,被他聽到了啊。」

「族長…」

「王易啊…」,柳弘毅還不等王家族長開口,出口道:「我自認對你不薄,你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王易,就是王家家主的名字。

「族長…」,王易的聲音有些顫抖,「這不能怪我啊,要怪只能怪你占著位置太久了!!」

王易突然發難,他知道自己剛剛的話被柳弘毅聽到的時候,就已經是在劫難逃了,背叛暗族,唯有…死!

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竟然同樣是死,為什麼不主動爭取一線生機!

「對不起了,族長!」,王易趁著柳弘毅沒有注意,身上的靈力如火山一般辦法,周圍的空氣都在扭曲,一道彷彿惡魔一般的拳影打來,所過之處片瓦不留,地面都生生被推開了一道鴻溝。

轟隆隆…

王家發出轟鳴,惹得眾人側目,但危急關頭,卻都沒有上去查看,而是繼續忙著手頭的工作。

王易的攻勢不可謂不強大,可是在柳弘毅眼中,卻是不足為懼。

「執迷不悟。」,柳弘毅搖搖頭,伸出右手,身上的靈力釋放,卻並沒有如王易一般。

他右手以掌相抵,那彷彿可以摧枯拉朽的惡魔拳影,竟然被生生擋住,難進分毫,而擋住它的,彷彿只是一層空氣。

「安按照族規,你該死。」,柳弘毅冷冷道,眼神中有一絲悲哀,王易本是他以為暗族中,唯一沒有野心的人,甚至他的順服,讓柳弘毅都有些吃驚。

可是卻沒有想到,他的野心更大,他還有些後悔,後悔自己看錯了人。

「哼,要死,也是你先死!」,王易冷喝一聲,飛身而起,從高處落下,雙手化掌,彷彿兩把刀鋒,雄厚的靈力在手掌上吞吐鋒芒。

「暗空刃!」

「知道嗎…」,柳弘毅輕輕一嘆,身影消失在原地,「如果不是這件事,你應該就是下一屆的暗族族長…」

「什麼?!」,王易一擊未中,一聽柳弘毅的話,臉上掛著不可置信,可是又很快恢復,「別騙我了,受死吧!!」

「騙你?」,柳弘毅再次出現時,是在半空,一掌向下,從空中突然出現了一根根黑色的石柱。

「事已至此,我何必騙你呢。」

一根根黑色的石柱應該是靈力形成,可是卻有形有質,王易的靈技竟然無法打破!

「不好! 禍到請付款 快走!」,王易知道不好,就要抽身而退,然而…太晚了,一根根石柱將他圍困在中間,形成了一個牢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