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真是的!我特別喜歡冥音的作品,本來還想看她明天現場畫呢,都怪司黎黎!」


「開除司黎黎!」

「開除司黎黎!」

不是的!

不是這樣的!

你們不該罵我,你們該去罵司冥音的!

錯的是她,不是我啊!

司黎黎在心底尖叫。

但是現實里,只能凄慘落淚,忍受着無邊無際的鄙夷。

冥音坐在校醫院。

看着系統面板上,被全校同學圍攻的司黎黎。

眸中終於露出些釋然。

被全世界的人拋棄。

被全校同學校園暴力。

侮辱,謾罵,拳打腳踢。

原主死前受過的所有苦,她終於,全部還給司黎黎了。

【叮,女主陰謀未得逞,世界天道值-15,當前天道值10%】

……

第二天,繪畫大賽。

業界名流齊聚,但是聽說冥音受傷后,都十分失落。

以為這一趟會白來。

可誰知,當他們準備離場時,冥音卻帶着繃帶出現在賽場上,宣稱自己可以用左手畫畫。

少女立於日光下,巧笑倩兮,宛如神明。

場下頓時一片歡呼。

比賽開始。

冥音左手執筆,僅用半個小時就完成了一副完美的作品。

勾線,上色,精修,一氣呵成,絲毫不拖泥帶水。

而此時,司黎黎才剛畫出一個模糊的輪廓。

主持人宣佈冥音獲勝,現場再次沸騰。

在一浪高過一浪的歡呼中,冥音聽到了最後的喜訊。

【叮,用繪畫擊敗女主,世界天道值-10,當前天道值清零,恭喜宿主完成任務!】

魑魅適時跳出來,看着主人畫上的那隻趴在少女肩頭的哈士奇,露出了痴漢笑。

主人昨天還說自己要畫點自己在意的東西。

果然,主人最在意的,還是它啊~

嗷嗚嗚~好開心~

……

輸掉比賽后,司黎黎徹底被繪畫界封殺。

冥音也藉此機會將她開除。

開除時,把斷臂的痛,十倍還到了她身上。

然後,把司黎黎拉到了原主養父母,司黎黎的親生父母墳前,磕頭認親。 「一級巡輔育苗,請指教。」

聲音來自於廣場的前端,眾人扭頭看去,一個身形瘦弱,體型修長,留著一頭短髮,看起來頗為幹練的女子,輕輕一躍就來到了古幸川的面前,

「一級巡輔白面者,請指教。」

古幸川的面容不再是先前的那般無奈,反而是變得有趣,古幸川感知的很清楚,面前這個女子的實力不弱,而且最為關鍵的是,古幸川在她的身上感覺到天地之力,

面前這個育苗也是一個天命師呢,不過不知道她會那些天命師獨有的戰術,自己很想見識見識,

「她怎麼在這裡?」

那男子看著育苗上台,神色突然一變,育苗是王朝一位一品大臣的獨女,在大鴻王朝,要想成為一品大臣,不僅僅是要滿腹經綸,更要求有著強大的修為!

而做為一品大臣的獨女,一品大臣是十分溺愛自己這一位女兒,哪位大臣應該在育苗的身上留下了不少的手段,

育苗深深的看了一眼男子,她可以感覺到在自己上擂台之後,這男子看自己的眼神,看起來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不過知道那又是如何呢,反正自己也是正兒八經通過集訓的,就算是老爹,他也不能說些什麼,

不過,育苗其實有點驚訝,因為自己看不穿面前的古幸川,育苗本身天賦也不錯,雖然是脫凡巔峰,但擁有的實力也是在具輪前期,

而且除此之外,她還有著成為天命師的潛力,因此她可以散發出的實力更加強悍!又因為天命師的特殊性,具輪中期巔峰她都可以不敗,

育苗一直看著古幸川,試圖從古幸川的身上尋找可以利用的弱點,但古幸川全身氣勢凝聚在一點,沒有半分弱點遺漏在外,

育苗不打算在一開始就表明出自己天命師的身份,她右手輕輕一甩,手心中便是突然出現一柄散發著寒意的長刀,

「刀?」

「不是吧?不是吧?現在還有人想著刀只能男的用嗎?不會吧?不會吧?」

擂台下的巡輔很是詫異,因為育苗整個人散發的氣息就是一個溫文爾雅的淑女,但誰知道這個淑女用的武器會是一把長刀呢?

古幸川此時依舊沒有抽出腰間的長劍,不是古幸川看不清育苗,而是現在的長劍鋒利度之強已經是遠遠超出了他的預計,

而現在古幸川的對手都是一群沒有達到具輪後期的同袍,若是動用長劍,這戰鬥的結果怕是會嚴峻很多,

「你看不起我?!」

育苗對此並不知情,她看著古幸川沒有動用手中的長劍,臉色突然一變,大吼一聲,揮舞著手中的長刀沖向古幸川,

育苗的速度很快,在不少巡輔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育苗已經是出現在古幸川的面前,

只是古幸川的速度更快,在育苗來到自己身前,並且向對自己揮刀的那一瞬間,古幸川就已經起身,借用反作用力短暫的懸浮在空中,

「和我在空中打!這是在早死嗎!」

對於古幸川可以躲避自己的攻擊,育苗並不感覺到有任何意外,看著古幸川騰龍,育苗的眼中閃過一抹不屑,還以為是什麼人物呢,現在看來不過是大小王八一隻罷了。

再一個轉身,揮出手中的長刀,長刀直衝古幸川而去,而育苗本身也是轉身一跳,將古幸川可以躲避的路擋住,

這下古幸川只能是有兩個選擇,其一是和育苗戰鬥,要麼就是和長刀接觸,

古幸川當然是選擇和長刀了,古幸川沒有動用全力,大約只是用了三到四分力,那直衝自己而來的長刀,就被古幸川用一招四兩撥千斤,徑直衝向育苗,

「滾蛋!」

育苗沒有想到,自己的攻擊對古幸川無效,而且古幸川還巧妙的發現了,自己扔刀時的用力點,並且反其道而行之,改變長刀的方向!到也真的是一個人才!

面對穿過空氣,產生真真破空聲的長刀,育苗毫不在意,長刀可是被自己祭練十多遍,對於長刀,育苗已經是掌握的得心應手!

「嘭!」

只不過,育苗沒有考慮到,長刀在經過古幸川手中時,多出來的力量,

在古幸川利用技巧準備將長刀轉移的時候,剛好心神一機,將自己的力量傳遞到長刀上,因此育苗在接過長刀的時候,沒有預料到,那力量陡然增大,最後還害了自己,

古幸川緩緩落地,而擂台上也是出現一個人形坑,不過育苗並不在其中,

育苗輕輕吐出口中的浴血,不知是不是因為打的太過激烈,育苗臉龐通紅無比,她看著古幸川,如同貓見了老鼠一般的炙熱。

育苗不打算隱藏自己天命師的天賦,在剛才的幾輪戰鬥中,育苗感覺的很清楚,自己的實力不如古幸川,

若是平常的戰鬥,那定然是不能取勝,不過自己也並非是只有修鍊的天賦,自己天命師的天賦還沒有表現出來,

這一刻,育苗的眼神很是堅定,只見育苗向上拋棄自己手中的長刀,

巨大的光芒在育苗的胸口處迸發,不過很快,光芒就此消失,轉而出現的是懸浮在空中,臉上帶著淡然笑容的育苗,

育苗懸浮在空中看著古幸川,她所能用的天地之力並不多,因此他並沒有感知到在古幸川的身上,有著強烈的天地之力,

「剛才那是天地之力!它是天命師!」

「天命師竟然是會參加集訓?他們不都是在天師宮嗎?」

「咋的,天命師就不能參加集訓了?不都是說了嗎,天命師可以參加集訓,但並非是強制性的,」

「是啊,不過也指不定這小子也有著其他底牌,」

「看吧,看吧,」

那一股力量透露出來,眾人都是瞬間清楚,原來這個育苗竟然是天命師,

天命師不論是在哪裡,不論是什麼級別的天命師,都是受到人們崇高的驚喜,

而且天命師也有著很多的特權,你加入懸鏡司,若是不出意外,這集訓是一定要參加的,

但假如,假如你是有著天命師的潛力,那麼你就可以免除參加集訓,並且懸鏡司會出錢,帶你去天師宮開始自己的天師之旅!

當然有的天命師會選擇參加集訓,也有的不會參加集訓,現在站在他們面前的育苗,就是一個參加集訓,並且實力還是舉措的人,

「認輸吧!我可是有著很強的戰鬥力!」

育苗此刻不知是為什麼,臉上的笑容,變得越發燦爛,在平日里,每到自己展現出自己天命師的潛力,每個人都會表現出不敢相信的眼神,因為天命師真的太過稀少。

看著育苗的臉,古幸川輕輕搖頭,隨後身形加速,只是一個俯衝就已經解決戰鬥,

只不過速度太快,除卻男子之外的巡輔,他們只是看到一個身影略過,而後育苗就已經搖搖晃晃的癱倒在地上!

眾人驚訝,為何這為看起來如此之快,但結果確實是在他們面前!他們不相信也只得是相信。

古幸川扭頭看向男子,按理來說,男子這個時候又會在嘲諷其他巡輔,讓他們上來和自己戰鬥,

可這一次,男子並沒有說話,反而是帶著一股高深莫測的笑容,眼神瞟了瞟,剛才育苗倒下去的地方,

古幸川突然面色一變,身形一閃,整個人消失在原地,而原地則是出現一個巨大的刀痕!

「這是怎麼回事?是用了法寶?這不作弊嘛。」

古幸川看著育苗身上散發出來的光芒,這些五顏六色的光芒,都是來自於育苗身上的寶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