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真的是要抓緊時間了!」


看著白秋匆匆離去,再想到昨夜何青川對自己說的話,離央心中竟是莫名的生出了一種緊迫之感。

雖說要抓緊時間,但該做的準備還是要做的,回到客房中后,離央先是運轉煉神道恢復了精神,隨後又出門直奔距離最近的坊市,花費了一筆不小的靈石,購買了一份天玄大原的地形圖……

第二日,天淵幻域外,何青川親自送離央出玄府:

「昨日才送走白師弟,沒想到今日離央師弟也這般匆匆離去,若非最近要閉關衝擊境界,定然同離央師弟去一趟萬林山!」

「還請何師兄留步,祝早日突破金丹境!」

同何青川辭別後,離央直接祭出了元良劍,飛身踏上劍身後,手中劍訣一掐,剎那間化作一道青色劍光衝上高空,在何青川的目送中消失在天際……

天玄大原除了天淵山脈外,其他地方雖多是一馬平川的平原地勢,但也不缺一些低矮的普通山勢。

萬林山,便是這些普通山勢中最大的一處,雖比不上天淵山脈,但底下也有數條靈脈,靈氣頗為濃郁,因此萬林山中有不少修仙門派坐落於此,在此開闢洞府的散修也是不少。

高空之中,一道青色劍光倏忽而至,降落在了萬林山最外圍的一座矮峰上,露出了一道身著青衫的身影。

「這萬林山倒是挺熱鬧的!」

這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一路御劍趕過來的離央,抬眼望向萬林山深處層疊的山巒,總是能看到各色遁光起落。

觀察了一番周圍的山勢地形后,離央取出了一枚玉簡,正是他特意買的天玄大原的地形圖,裡面自然包括了萬林山。

靈識探入玉簡中一番比對,確認了自己所在的大概方位后,離央當即朝著萬林山深處的一個方位御劍而去。 「夏師姐,你帶我一起嘛,我也想去見見這位楊長老。」阿青見夏輕舞要去縹緲峰,忍不住請求起來。

看了阿青片刻,夏輕舞拗不過阿青那好奇的眼神,只得帶著她一起飛向了縹緲峰。

「李滾(周雪娟)見過夏師姐。」縹緲峰上,李滾二人恭敬向夏輕舞施禮道。其實如今的李滾和周雪娟,即使門內的長老見了兩人也是笑臉相迎的,完全不必對真傳弟子如此恭敬。只是兩人都明白夏輕舞與楊鳴的關係,因此也就對夏輕舞尤為恭敬。

「嗯,是你們啊。楊鳴在洞府里煉丹嗎?」夏輕舞對兩人也算熟悉,因此直接問道。

「這……,請夏師姐稍等,我去外室看看楊師兄是否出關。」李滾心知夏輕舞不是外人,因此也不搪塞,轉身進入洞府,留下周雪娟作陪。

「好。」夏輕舞點了點頭便不再言語。

再說楊鳴,早在閉關一個月的時候就成功突破了金丹中期,後面的時間都是在穩固境界而已。聽見李滾在洞府內行走的聲音,楊鳴感到有些奇怪,因為若是沒有什麼大事,李滾應該不會在此時進入他的洞府之中才是。

「李滾,外面可有什麼事嗎?」楊鳴身形未動,出聲詢問道。

「稟公子,夏師姐前來求見公子,因此……」李滾趕忙向楊鳴解釋道。

「哦?快去請夏師姐進來吧。」楊鳴聽到夏輕舞到來的消息,驚喜的對李滾說道。

「是。」李滾恭敬應道。片刻后,夏輕舞和阿青來到了洞府之內。

「輕舞,你來了。」看到夏輕舞,楊鳴起身說道,眼神中卻露出一絲興奮。

「楊鳴,你,」夏輕舞先是激動的喊了楊鳴一聲,隨即用神識掃視了一番楊鳴的境界后,驚訝的說道:「你竟然已經突破了金丹中期?」

「僥倖而已。」楊鳴微笑著點了點頭。

一旁的阿青聽到楊鳴對夏輕舞的稱呼后雙眸便開始閃動著滾滾的八卦之火,要知道,試圖稱呼夏輕舞為輕舞的人可不少,但哪一次不是被夏輕舞嚴詞拒絕的,唯獨楊鳴,不但夏輕舞默認了這個稱呼,臉上還表現出見到楊鳴的激動之情。

「阿青見過楊長老。」阿青一邊好奇的看著楊鳴,一邊恭敬的行禮道。

「呵呵,阿青,是你啊,不用如此客氣。」楊鳴顯然也是認出了阿青,取出一瓶丹藥拋給了阿青。

打開玉瓶一看,竟是三枚極品聚元丹,阿青的呼吸一下變得急促起來,躬身道謝:「多謝楊長老。」

「好了,阿青,你先在外面等我吧,我與楊鳴有話要說。」夏輕舞突然對阿青吩咐道。

看了兩人一眼,阿青乖巧的應道:「是。」便轉身而去。 小半個時辰后,當離央御劍深入萬林山,經過一座山頭時,驟然感到周身一緊,同時有一股不小的壓力欲將他直接打落在地。

這股壓力雖然不小,但在離央全部修為的運轉下,還是在半空中重新穩住了身形。

「禁空陣法!」

穩住身形后,離央稍一思索,當即就明白了這座山頭上空是被布下了禁空陣法,低頭往下看時,有一片連綿的建築群,雖然無法比得上青府亦或是玄府,但卻也是一個修仙門派宗門所在。

「何人擅闖我七步宗領空!」

這時,在離央的目中,從下方的建築群中陡然有兩道劍光電射而起,同時一聲如悶雷般的喝問聲直接傳進了他的識海之中。

兩道劍光停在了離央的對面,卻是一名有著築基中期的中年修士,同一名築基初期的青年修士。

「在下是第一次造訪萬林山,不知這裡還有禁空陣法,得罪之處,還請貴宗見諒!」

看著懸停在自己對面的兩人,離央也知道是自己不對在先,擅自別人宗門的領空飛過,所以當即面色誠懇地朝著兩人抱拳致歉。

「哼!難道你不知從他人宗門領空直接飛過,視同挑釁么?」

然而面對離央的道歉,對方似乎並不領情,那名青年修士滿面怒容,冷聲喝問了離央一句。

「在下絕無冒犯貴宗的意思,只是因為心急趕路,加上對萬林山不熟,所以才疏忽了,真的是抱歉!」

面對青年修士的喝問,理虧在先的離央再次表示歉意,畢竟不管什麼原因,從他人領空直接御劍飛過,的確是一種非常無禮且視同挑釁的嚴重行為。

「道歉有用的話……」

青年修士面上怒容難消,哪裡聽得進去離央的解釋,再欲怒聲喝問,但這次卻是被剛從離央身上收回目光的中年修士伸手攔下了。

「既然道友是無意為之,也已經道歉,這事便算了吧!」

令離央有些意外的是,伸手攔下青年修士后,中年修士竟是出聲表示這次的事揭過,接受了他的道歉。

「感謝兩位道友諒解,在下這就離開!」

既然對方表示不再追究自己侵犯領空之事,離央當即道了一聲謝,隨即催動體內靈力,控制著身下的元良劍繞過了這座山頭,不消片刻就消失在兩人的視線中。

「師叔,剛才您為何攔下了我,再不濟,也要讓他付出一定的代價才行!」

眼看離央很快就消失不見,青年修士面上依然還有著憤懣之意。

「文司,若無宗門身份令牌在身的話,你可還能繼續停在這裡?」

目送著離央離去的中年修士終於收回了目光,看了一眼青年修士面上未消的憤懣之意,出聲反問了一句。

「除了金丹境以上,若無身份令牌的話,別說是我,就連師叔您也……」

青年修士一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中年修士的話,當即就出聲應答,但話說到後面時,卻是話語一滯,猛然反應到了什麼。

「師叔的意思是,剛才那人是金丹境修士!」

青年修士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口水,這時也才想起雖然剛才離央身上散發出的只是築基中期的修為,但的的確確不受禁空陣法影響,想到對方可能是金丹境修士故意隱藏修為的,心中不禁為自己捏了一把汗。

「不!他的修為應該是築基境中期沒錯,而這也表明了他或許比金丹境修士還難纏。」

中年修士再次抬頭看了一眼離央消失的方位,目中露出一抹凝重之色道。

「築基境中期的修為就能堪比金丹境修為,這怎麼可能!」

當青年修士聽到了中年修士的話,神色中儘是不相信之意。

「這天地大的很,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只不過你沒遇到過而已!」

青年修士的神色變化盡入中年修士的眼中,也不管此刻的青年修士是什麼樣的心情,說完了這麼一句似有所指的話后,單手一掐劍訣,身下劍光一起,便向著下方的建築群飛射而下。

看著說完話,落入下方建築群的中年修士,青年修士此刻心緒劇烈起伏,同時心中屬於他的那點驕傲似乎一下子被粉碎了……

另一邊的離央,在經過了飛過七步宗領空的事後,留心了不少,御劍經過一些門派的領空時都繞了開來,避免了諸多不必要的誤會。

一道青色劍光由遠及近,停在了一座生機盎然,卻顯得有些幽靜的山頭上空。

「應該就是這座山頭了!」

青色劍光斂去,露出了一道青衫獵獵的身影,正是離央,在一番仔細辨認后,確定已經到了地方,遂御使飛劍緩緩降落。

穿行在蔥鬱林木之間,離央靈識最大限度的放開搜索,因此也驚起了不少感覺敏銳的鳥雀,瞬間打破了林間的幽靜。

不多時,在最大限度放開靈識下,離央很快就有了發現,身形一個閃動下,來到了一處藤蔓亂纏之地,指間數道青光飛射而出,將這些一一藤蔓清理掉。

隨著藤蔓被清理掉,露出了一具仰面朝上的枯骨,其空洞洞的眼窟窿剛好對上了離央的雙眸,可以看到一些蟻蟲在其中活動著。

凝望著這具枯骨片刻,離央繼續向前探索前去,陸陸續續的發現了被雜草叢蔓掩蓋的一些枯骨,透過這些枯骨身上已經朽化的服飾來看,應該是同出一門。

此刻的離央說不出是什麼心情,沉默探索中,漸漸地發現了早已被野草掩沒的瓦礫廢墟,甚少見到殘存的建築……

大半天後,離央終於停止了探索,站在了一處荒草叢生的大型廢墟上,揮手間一道青芒翻開了一堆瓦礫,露出了一座碎成十數截的牌樓。

離央彎身從這牌樓下找出了幾塊木製碎片,一陣拼湊下,一塊不完整的匾額呈現在了離央的目中,多少能看出「千雲門」這三個拙樸古字。

「這裡,可能就是我的出生之地么……」

站起了身的離央,目光環視了一圈包圍著他的瓦礫廢墟,閉上了雙眼,可以想象到當時的千雲門遭受怎樣慘烈的滅宗之禍,不知為何,一種難以言喻的怒意在他的胸口中翻滾沸騰。

良久,離央才緩緩睜開了雙眸,平靜的目光中卻是蘊含了一種令人望之生寒的肅冷之意。

之後,離央身形動了,閃身來到了一處較為空曠的地方,施法清除了大量的野草荒藤后,動念之間,黃蒙蒙的靈光從他的身上擴散而出,眨眼間覆蓋住了剛清理出來的空間。

身處土靈玄域中的離央,目光看向前方的空地時,前方的空地陡然下陷,不過盞茶的功夫,一個巨大的圓坑便出現了…… 眼見圓坑已然成型,離央念頭一動間,土靈玄域瞬間解除,化作黃蒙蒙的靈光聚斂於他身上消失不見。

緊接著,離央的身形不斷在這片廢墟中穿行忙碌著,從荒草亦或叢蔓間搜尋著千雲門弟子的屍骨,置於圓坑之中一同埋葬,待到這一切都做完時,已是深夜時分。

「這裡毀得太過徹底了,並且過了這麼多年,即便曾經留有什麼,怕也是被歲月侵蝕了個乾淨!」

填平的圓坑前,透過清冷的月輝,可以看到離央面上滿是失望遺憾的神色,搜尋千雲門弟子的屍骨埋葬間,離央自然也仔細探索了一遍這處廢墟,但由於千雲門被毀得太過徹底,根本沒有絲毫的發現。

「雖然此行沒有確認我的身世來歷,但也算了了一個念想吧!」

原地佇立了良久后,離央輕吐出了一口濁氣,臉上隨即也露出了釋然的神色。

心中念想已了,離央也沒必要繼續留在廢墟上做什麼,即便對覆滅千雲門的勢力心存怒意,但既然這勢力能覆滅一個門派,顯然不是如今的他所能招惹的,只能留待修為提升后再說。

目光凝視了面前被填平的圓坑,離央彎腰深鞠了一躬后,身下劍光一起,就要離去之時,忽神色一動,連忙收起了元良劍,同時運轉斂息訣收斂了自身氣息,身形一個竄動,進入了荒草叢中不見了蹤跡。

「師兄,這千雲山只不過是一片廢墟,更何況靈脈被破,除了一些鳥禽外,沒有絲毫生靈願意在此棲息,為何宗門每年都要特別指定派人過來巡視?」

千雲山上空,三道身影正御劍低飛,繞著整座山頭游弋著,在半空中沒發現什麼異常后降落至林中后,其中一名透著一股精明勁的青年修士,朝著走在他前面的兩人好奇的詢問了這麼一句。

「辦好自己分內的事就行了,別多問!」

這話一問出,走在前頭兩人中的其中一人腳步頓了一頓,神色漠然的回頭看了一眼青年修士,隨後才繼續向著前方走去。

「陳師弟,奇師兄就這樣,你別在意!」

走在前頭的另一人稍放緩了腳步,同青年修士並肩而行,拍了拍青年修士的肩膀出聲道。

與前面獨自走在前頭的神情漠然的修士相比,放緩了腳步的修士則是截然相反,一手勾在了青年修士的肩膀上,話語中透出一股子神秘的意味:

「陳師弟,你可知道千雲山為何會是這麼一副凄慘光景?」

被一陣勾肩搭背的,青年修士心底雖然有些抵觸,但也沒有表露出來,聽著這宗門中風聞不咋地的師兄的話,似乎很是了解這千雲山一般。

「聽說這千雲山是當年千雲門所在,不過卻是被一股神秘勢力於一夕之間就給覆滅了,化為廢墟不說,就連萬林山勢中不多的其中一條靈脈都給毀掉了,當時好像掀起了不小的風波。」

青年修士俊俏的臉上神色微動,略一沉思后,將他所知道的一些情況說了出來。

「如果我說覆滅千雲門的,就是我們般意宗,陳師弟可信?」

這三名修士正是萬林山勢中最大修仙門派般意宗的弟子,對著青年修士陳尹勾肩搭背的名康洛,此刻近距離看著小師弟那俊俏的臉蛋,湊近他的耳邊低聲爆出了一個大消息。

「我們般意宗覆滅的……」

猛不丁聽到這個消息,陳伊也顧不上耳邊那令他感到惡寒的氣息,不禁驚呼了出聲,但又很快反應了過來,連忙止聲了。

止住了驚呼聲的陳伊神色驚疑不定,當年的千雲門也是有著元嬰境修士坐鎮的門派,根本不輸於般意宗,但卻是被一夕之間滅了。

而般意宗同樣只有一位元嬰境強者坐鎮,怎麼想都不可能在一夕之間覆滅掉千雲門,還幾乎不留下痕迹。

「本宗現今的意和長老當年可是千雲門的掌門弟子哦!」

眼看陳伊的神色變化,康洛嘴角一揚,再次湊近他的耳邊低聲爆出另一個驚人的消息。

「康洛,你話也未免太多了吧!」

走在前頭神色漠然的修士這時停下了腳步,直接轉過了身來,目光冷冷的盯著康洛。

皆因康洛所說的已經涉及到了般意宗的一些隱秘,若非他們在宗門內身份比較特殊,是萬萬接觸不到這等隱秘的。

「放心,我還不至於連一點分寸都不知道!」

面對目光冷冷盯著自己的師兄,康洛這般出聲回了一句。

神色漠然的修士乃是三人中修為最高的,距離金丹境不過一步之遙,名關奇,這次也是他最後一次巡視千雲山的任務。

只要這次巡視任務完成,回去閉關突破到金丹境的話,也就能晉陞為般意宗的長老,所以他自是不希望這次的巡視會出現什麼意外。

「你知道分寸就好!」

丟出這麼硬邦邦的一句話后,關奇便又轉過了身,繼續往前方走去。

看著轉過身去的背影,康洛全然沒有被警告后該有的自覺,又湊近陳伊的耳邊低聲道:

「陳師弟,想要知道具體的話,回去再和你促膝夜談吧!」

然而這句看似很平常的一句話,卻是令陳伊心中警惕性大增,一想到這位看似溫和的師兄,在宗門內的一些風聞,他就有些後悔剛才的好奇問話了。

因為他自己能被指派過來巡視千雲山,早晚也能知道這些事的,況且,有時候知道的太多,可不是什麼好事。

且不管此刻陳伊心中的想法,康洛這話說完后,也收回了勾在他肩膀上的手,快步跟上了走在前頭的關奇。

「般意宗么……」

躲在暗處收斂了氣息的離央,看著三人的背影,眼睛眯起,剛才三人的對話一句不落的落入了他的耳中。

即便不用靈識,修士的感覺也是極為敏銳的,所以隔了稍遠的距離,離央也輕而易舉地窺聽到了三人的談話內容。

之前離央正要就這麼離開千雲山之際,就是因為察覺到了般意宗這三人的到來,所以才會改變主意隱藏了起來。

原本以為這三人可能是路過這裡的,但離央也留了個心,特意潛藏跟蹤了過來,竟是得到了料想不到的隱秘。

沒有絲毫的猶豫,離央小心隱藏著自己遠遠的跟了上去,想要看看他們到底是要過來幹什麼,或許這裡還有著什麼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