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真的是魅魔!」輪到福爾摩斯驚訝了,「她怎麼會在人間?」


「是魅魔,我們才知道,由於兩個警察殉職,一個倖存下來,被魔法部長先生救了,到了警察廳報案了,還沒有來得及跟你講,是從諾馬的殖民地來的。一路上有人失蹤,警察分局才介入調查,也沒有想到居然有魔鬼參與此事。」警察廳長說到,「王部長還提醒我們,要我們調動精銳,帶著重型武器,王部長還說,他在會後會追查此事。」

「啟年已經追查了,魅魔帶著花仙子小雙逃走了,啟年去追她們了。」安德莉亞說到。

「王部長去追了,我們快去幫忙。」警察廳長立刻說到。

「可惜不知道他向哪個方向去追了。」緹娜說。

「不要緊,只要有痕迹,我能找出來。」福爾摩斯說到。

「那麼你快找痕迹!」安德莉亞立刻說到。

幾個小時后,福爾摩斯帶著一眾人等,其中有緹娜和安德莉亞,來到了伊安城西部的稀樹草原,福爾摩斯的確了不起,就憑薇璐瑪特留下一點微弱的痕迹,給他找到了這裡,而且,那點痕迹已經過去好幾個小時,幾乎不可辨認了。

來到了祭壇所在地,現在已是一個大坑,福爾摩斯說:「應該就是這裡,氣味和痕迹到這裡就消失了。」

「啟年他到了哪裡去了?」緹娜不安的問到。

「不要著急,我來施法,這裡氣息還保留一些,我來重建現場。」福爾摩斯說到,他在地上畫了一個魔法陣,藉助魔法陣聚攏氣息,口中念誦出咒語,一串光影開始顯示,先是薇璐瑪特建立祭壇,祭壇上黑光越來越盛,把當時所發生的一切,都顯示在眾人眼前。

眾人看到這一切,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魅魔顯然聽命與人,之後王啟年的出現,怎麼樣追入另一重空間都顯示出來,不過,虛空神蟬卻沒有顯示出來,它是先天靈寶,憑福爾摩斯,並不能顯現出來。

福爾摩斯苦笑到:「魔法部長果然魔法高強,居然追入異空間,這種能力我只是在傳說中聽說過,我們想幫忙,恐怕不能幫上什麼忙,好在魅魔被部長斬殺,此案算是完結。」

「可是,啟年他會不會有危險?」緹娜心中提了起來。

安德莉亞也焦急之色溢於臉上,柯利福安慰說:「不要緊,部長既然能追入另外的空間,說明他肯定有把握,就是不能戰勝魔鬼,全身而退應該沒有問題。」

安德莉亞和緹娜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對望了一眼,倒有一種姐妹的感覺。

安德莉亞說:「你們先回去,我在這兒等啟年。」

「我也在這邊等,你們還有工作要做,案件要結案,你們就先回去。」緹娜也說到。

「你們當心一點,我們先走了。」警察廳長說到,一眾人才離開,只剩下兩個人,緹娜和安德莉亞。

「我……」安德莉亞才說了一個字,緹娜就開口了:「這件事不能怪你,你已經儘力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感到配不上啟年,緹娜姐姐,你才配得上啟年,等他回來,我就回到泰西洲,不給啟年添亂了。」安德莉亞決定退出。

緹娜遲疑了一下,動情地說:「安德莉亞妹妹,姐姐太自私了,其實,我們二人可以其同嫁給啟年。」

這句話一出口,緹娜心中就後悔了,她心中好像痛了一下,跟著她露出了微笑,安德莉亞一陣遲疑說:「這樣行嗎?」

緹娜使勁的點點頭,說:「這樣最好,免得我們兩個人傷心,啟年不是個普通人,我擔心我不能捆住他,妹妹,我們共同捆住他。」

「好姐姐,謝謝你!」安德莉亞輕輕地說,依偎在緹娜的身邊,兩個人就這樣站著。

她們看見一個人向著她們走來,手中拿著一串灰撲撲的珠子,邊走邊捻著珠子,緹娜和安德莉亞都看見了這個人,這個人年紀大約接近五十歲,臉上已有歲月的風霜,可是眼睛很純凈,微藍的眼睛像一湖清澈的泉水,在多遠就看到他的眼睛,一點也沒有外表的風塵,好像小孩的眼睛,一望見他的眼睛,使人的心靈為之一靜。

緹娜和安德莉亞看到了他,似乎將他的相貌都忘記了,其他一切都顯得不重要,他的純真的眼睛中卻充滿了智慧,他正她們走來,周圍的風在靜靜的吹著,他的身邊好像世間的喧囂都遠離,就像一個行走在天國的使徒。

緹娜和安德莉亞看到他手中的珠串,它是一串被稱為萬神木所做的珠子,一般被用於宗教祈禱時的念珠,據說有溝通神靈的作用。

他手中這一串看起來是灰撲撲的,但其中願力卻是極其強大,一般萬神木呈現漂亮的紫紅色,只有自己願力注入,才能逐漸褪去其紫紅色,可見他的願力之強大,但他似乎沒有修行過魔法和騎士技巧,他也不是一個能力者,雖然他的願力很強大。

他來到兩女的面前,躬身施了一禮,兩女並沒有感到突兀:「兩位女士,摩西祝願你們,你們是有福的人,神的福澤將降臨到你們的身上,阿門。」

安德莉亞說:「感謝您的祝福,也祝福你,願神的光輝與你同在,你怎麼來到這裡,這裡基本上是無人區?」

「我是循著夢中指引,我的神在夢中給我展示了這一片荒原,荒原中有魔鬼留下的大坑,我知道,在這裡會遇到我的神在人間的化身,在這裡會遇到兩位美麗的女士,神的新紀元,將從這裡展開。」摩西說。

「您是先知?」緹娜和安德莉亞異口同聲地說。(未完待續。。) 先知對未來的描述來自於所信仰的神的神示,這點和卜卦算命截然不同。這點得到這個世界大多數人的公認,雖然含義上有所偏頗,但摩西說出的話,使兩女認為他就是一位先知。

「先知之名,在於神啟,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先知,但我很有疑惑,我的神可能是一位以前從未出現過的神,他以法為規則,約束和牧養眾生,他只是向我展求未來的一切,那將是一個人人平等的世界,神的教義將作為人的準則卻又不尋求人的回報,作為人子的人,不能忘恩負義,所以我來了。」摩西說到。

緹娜一聽,心中陡然想起王啟年對她說出的話:「緹娜,你將是我的妻,這件事不要告訴其他人,我無意中開闢了神國,但苦於傳統的神的路不好走,我自己也無意走傳統的路,不知不覺中,我開闢了新路,信仰並不是主要的,這條路不知怎麼樣,我既然走上去了,就無法回頭,有朝一日,我會和你攜手在神國之中,小雙因為和我簽定契約,她成了天使。」

她心中有些明白,別有意味地看了摩西一眼,而安德莉亞並不知道這一點,雖然兩人決定了共同侍奉王啟年,但緹娜心中一想到這裡,還是多了點優勢。

安德莉亞說:「咦,怎麼在伊安洲會有神降生,我們並沒有聽說過。」

摩西微笑不語,而緹娜卻說:「有什麼奇怪,在泰西有創主教。紐蒙西有真主,大夏有後土神系,在伊安洲出現一個新神,並沒有什麼奇怪。」

他們在荒原上等待著,在另一個位面,王啟年和伊德妮相遇了,王啟年不客氣地放出的精神力在掃描,前面一塊地方類似於小雙傳過來的景象,突然心中一凜,如同遇到天敵一樣。他本能的一個短距瞬移。在原來地方,出現一個黑球,接著黑球膨脹開,化為魔鬼。嗥叫著咆哮著。將剛才的空間攪得如同一團漿糊。

王啟年的精神力居然沒有發現它。如果不是第六感的毛骨悚然,身體自動作出了反應,現在可能已經喪生。

王啟年在數十米外現身。那個魔鬼淡去,一個人影由淡轉濃,正是伊德妮,長得非常美艷:「咦!有長進,居然能躲開我的偷襲,讓我都懷疑,你真的是一個傳奇法師。」

「伊德妮,是你,看來你是這次事情的主使,你為什麼要抓小雙?」王啟年警惕地望著她,在悄悄地準備著一個大型魔法冰封千里,這是水系魔法中接近禁咒的魔法,王啟年不會禁咒魔法,雖然他曾經挨過禁咒,一般禁咒魔法都是秘傳,王啟年沒有這個福氣,不過話又說回來,禁咒魔法只是針對大型戰爭所開發,殺傷力和範圍都大得多,對於傳奇法師來說,只要防禦得當,並不能有多大傷害。

王啟年的冰封千里不同,如何它攻擊群體,範圍可達十里,甚至更大,但威力不甚如意,但好處能夠壓縮,對付少許的眾人,甚至集中在一個人身上,威力就極其可怕,甚至能讓傳奇法師喪命,但害處就是,發動時間稍長,如果默默發動,時間更長。

「小雙?」伊德妮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你說的是你那隻花仙子,我發現她很有趣,決定收養她。」

伊德妮沒有說實話,為什麼要告訴他,讓敵人疑惑越多,在動手時不自覺便想到這些,然後,就不自覺的手下留情,跟魔鬼玩心思,伊德妮心中暗自冷笑。

「你既然不肯說,我也不必問了,就是你回答了,我都不敢相信,你說的話哪一句話是真,哪一句話是假。」王啟年淡淡地笑了,他在拖延時間,以便積蓄更多的魔法能量,在他的腳下,六芒星已經成型,突然綻放光華,一股奇寒從他的腳下漫延而出,所過之處,甚至連風都凍住了。

伊德妮這時才發現,實際上她應該早就能發現,不過她沒有將王啟年放在眼中,所以沒有過份留意這一切細微的跡象,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她吐過了一個字:「你……」,就已經被冰光過體,身外立刻被冰封起來,冰光一過她的身體,就消失不見,冰封千里,在這時冰封一里都沒有,但奇寒無比,集中在小範圍內魔法發揮了最大的威能。

「不錯,能知道利用寒冷對付我,我討厭寒冷,但不代表我怕寒冷,半神的威能不是你小小傳奇法師所能想象,能凍住我嗎?」一個聲音響了起來,在冰封範圍以外,又一個伊德妮冷笑道,款款而來,而冰凍著伊德妮陡然變了,如同幻影一樣,騰起了黑火,冰迅速融化,轉眼間冰像就消失了。

這一手,王啟年都沒有看出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難道她事先知道自己施法,用了幻像,還是冰真的封住了她,但她神妙如此,輕易就脫出範圍之外,王啟年甚至有一種荒唐的感覺,是不是她從其他高維空間逃脫了。

現場不允許王啟年多想,王啟年周身水現,伊德妮手輕輕的一揮,無窮壓力從四面八方就壓了過來,其力是如此大,王啟年感到就是水幕天華也不能阻擋住,而且不是正面,王啟年避無可避,只能硬頂。

王啟年身邊水光一變,化為固體,像一個碩大的冰球,上面出現了無數的裂紋,忽然又化成水球,又化成冰球,冰水之間迅速轉化振蕩,這是王啟年從刀背帶魚蛟能在冰中進退自如,解剖了刀背帶魚蛟而悟出的魔法。

就是這樣,一次次冰水交替,化解其綿綿不斷的壓力,才勉強挺了過來,口鼻之間,已有磷火外泄。

一掌之威終於過去,伊德妮對王啟年能挺過她一掌,大出意外:「居然能利用冰水交替來化解我這一掌,這種魔法挺新奇,不過,你的好運就到此為止。」

她說著,手一指王啟年的腳下,喝到:「地獄的熔岩,咆哮吧!熔岩煉獄!」

王啟年的腳下立刻沸騰了,他本身懸浮在地面上方,在這一刻,王啟年感到地面就是一個炸彈,腳下已變成一個熔岩湖,而且,直徑達到一百多米的熔岩轟的一聲,形成了一根奇大的熔岩柱,向他直衝出來,比之主物質位面的火山噴發壯觀得多。

王啟年身周的冰水還沒有散去,熔岩還沒有到,滾滾的熱浪已衝到,身邊冰水立刻化為蒸汽,王啟年大吃一驚,心意一動,衝天而起,好像置身於火海之中。

「哪裡走!」伊德妮笑了,口出真言律令,「我以神的名義說,眼前的人,必將墜入熔岩煉獄!」

王啟年正在向上衝去,突然身體一滯,不知怎麼的,身體一下子失去了上升的勢頭,向下墜去,王啟年大驚,他知道這是伊德妮搞的鬼,眼看熔岩柱離自己越來越近,他都要放棄了,但他有一個信念,不能死在這裡,強烈的救生願望隨著熔岩柱越來越近而越發強烈。

在他的精神海中,世界樹上,那朵神國之花陡然放射出無盡的光明,光明透體而出,他下墜的身體陡然止住,不僅止住,反而上升。

伊德妮目睹這一切,脫口而出:「神力!」她的真言律令術由於竊取諸神的神力而施展,並不是她自己的修為,一遇到王啟年的神力,立刻相形見絀,法術效果立刻被驅散,王啟年雖然沒有成神,但他找到了自己獨特的道路,神力雖然數量上不多,但卻精純無比,如果放在以前,不一定能驅散她的真言律令。

伊德妮一瞬間明白了,他與小雙神力完全是一回事,但她想差了,她以為是哪位神看上了王啟年,王啟年是神的選民,她沒有想王啟年自己機緣巧合,修出了神力,而且擁有自己的信徒。

王啟年在表面上是巫妖,又是一個傳奇法師,她在一瞬間,以為自己明白了,王啟年身上神力法度森嚴,又帶著朝氣蓬勃和神秘莫測的意味,她以前沒有見過,她的外號是褻瀆女巫,只要被她知道神的名號,她就能短時間竊取神的力量,她不敢長時間竊取,因為怕引起神的警覺,只有在那一次,她明白阿芙娜已經殞落,她才敢堂而皇之的竊取她的名號,結果阿芙娜並沒有真的殞落,她吃了一個大虧。

但也是那一次,她真正了解了神的威能,對於半神的她來說,那種威能,簡直不是半神所能想象,她一次次找王啟年的麻煩,也是王啟年壞了她的好事,但一見到小雙身上有神力的表現,而且,她沒有見到過,她立刻舍了王啟年,轉而命令薇璐瑪特一定要抓捕小雙,就是這個道理。

她停下了手,問到:「你身上怎麼有神力?」

「我為什麼告訴你?」王啟年冷笑到。

「難道是阿芙娜,阿芙娜現在怎麼樣了?但你的神力卻不是阿芙娜的神力,是怎麼一回事?」

「阿芙娜她歸於後土神系,我送她歸東,已經重登神位。」王啟年看著昔日這個冒充阿芙娜的魔鬼,也很頭疼,他不是她的對手,不過魔法師是用腦袋來戰鬥的,王啟年牢牢記住這句話,他現在所做,就是扯虎皮作大旗。(未完待續。。) (感謝書友「我要穿越混沌」和「快點起」月票支持,「賤貨就是矯情」的打賞支持!特此感謝!)

王啟年的話中透露出的信息,令伊德妮暗暗心驚,她不是怕阿芙娜報復,對於阿芙娜來說,她不過螻蟻,根本不值得重視,王啟年話又沒有說明白,這裡面有個最大問題,就是王啟年背後究竟是哪個神靈?

她對後土神系並不熟悉,她更多時候只是降臨西方,她是褻瀆女巫,她曾經試圖盜取後土的神力,卻發現根本盜竊不到,後土神力好像無所不在,卻又不能夠給她應用,好像自帶靈性。

她很小心,自從那次之後,她就對東方的後土神繫懷有戒心,當聽說王啟年親自護送阿芙娜歸於後土神系,心中一凜,難道後土神系要侵入伊安洲。

她這樣想很正常,畢竟伊安洲是新大陸,創主神系已隨殖民者在伊安洲傳播,甚至連伊安國都有人信奉創主,但伊安國內沒有教堂,也沒有傳教士,其他殖民地就不一樣了,後土神繫到伊安洲傳教是很正常的事,何況伊安洲還有大夏的殖民地。

她認定王啟年是後土神系中一位神的選民,甚至就是阿芙娜的選民,雖然這種神力很陌生,但阿芙娜是重登神位,神力發生變化是應該的。

花仙子與阿芙娜關係很好,她身上的神力就很好解釋了,要不然,王啟年一個傳奇法師。怎麼能跨越位面而且安然無恙,這說明他背後有神的幫忙。

伊德妮這麼一想,不知道正中了王啟年的計,王啟年就是要她產生誤會,才能保證自身安全而退。

「你背後的神究竟是誰?」伊德妮問到,眼睛之中,難免有些慌亂。

王啟年見她眼中一閃而過的畏懼之色,心中知道她產生了誤解,他不知道伊德妮對神究竟有多少了解,她畢竟有褻瀆女巫的稱號。他不會冒險。冷冷的說:「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他這句話給伊德妮印象是他真的背後有神靈在支持,再想想王啟年做的事,伊德妮知道王啟年創建了一個國家,如果用傳教來說。卻是再好不過。為了傳教。創建了一個國家,她把伊安國的具體情況給忽略了,也不怪她忽略。她根本沒有關心過,只是聽說而已。

伊安國內宗教信仰自由,但宗教就是宗教,不能干涉國家事務,目前大多數白人信奉創主,當然是自發的,土著人信仰比較雜,信奉自己部落的神靈,甚至還有圖騰,有些人給王啟年立牌坊,那是受到最低生活保障的家庭,不過雖然把他當作神靈,更多的是感恩,另外,賀春山他們東方人信奉後土神系中的一位或多位神,這些信仰是自發的,連一座宗教廟宇都沒有。

「你就是神的選民,也要給我留下。」伊德妮陡然發怒了,熔岩柱已經退去,大地之上,熔岩正在慢慢的凝固,她雖然在說狠話,但下手卻有些遲疑。

王啟年卻誦起咒語,周身光芒衝天而起,一顆隕星拖著沉厚的白煙,轟然衝下,伊德妮就在一遲疑間,發現隕星衝下,冷笑說:「大隕石術,對付你這樣的人還能一用,對付我,卻是白費力氣。」

她猛然抬頭,一張口,口中一道光華衝天而起,顏色深青發黑,周身光環環繞,更像一個女神,口中吐出的光華直衝隕星,天空一遍雪亮,那麼大的一顆隕星,居然在迅速的氣化,越來越小,在到達她頭上還有十數米時,已然不見蹤影。

這麼大一顆隕星,就這樣消失,王啟年心中震憾,他自己做不到,半神就是半神,傳奇法師的魔法,已經很難戰勝他們。

正在這時,他臉色一變,小雙正從前方飛來,他已用次級心靈連線通知小雙,要她不要動,自己遇到了伊德妮,小雙居然沒有聽話。

伊德妮也感覺到了,一扭頭,看到花仙子小雙正往這邊飛來,說起來,小雙隱了身形,可是,在王啟年和伊德妮眼中,還是清清楚楚。

王啟年立刻飛了過去,他不能讓小雙落到伊德妮手上,伊德妮也迅速變了方向,向小雙抓了過去,黑色的煙霧組成的魔爪帶著呼嘯向小雙抓了過去。

小雙一看,手中出現了鎚子,手上一用勁,只向魔爪砸了過去。

王啟年一見,急忙放出鐮刀,單個鎚子和鐮刀威力並不大,當然是對伊德妮而言,但兩者合壁,就會爆發出驚天威力,王啟年雖然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弄懂其中的原因,但不妨礙他具體運用。

雙方一相遇,突然暴發出萬道光華,如同一座大山一樣,向著伊德妮就碾壓過去,魔爪一接觸摸這種光華,立刻化作黑煙消散,繼續向著伊德妮碾壓過去。

伊德妮冷笑到:「上次我的分身因為實力太低,被你們得逞,你們以為這就能壓制我,笑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威能!」

說著,她身上放出光環,口一張,一道深青發黑的光柱衝出,轟的一聲,光柱衝到面前,鐮刀和鎚子一下子僵持起來,巨大的衝擊力形成了衝擊波,向四周衝去,地面還沒有完全硬結,被這一衝,立刻凹陷下去,火紅的岩漿又緩慢的溢出。

巨大的衝擊力將王啟年和小雙,以及伊德妮給拋了出去,王啟年穩住了身體,小雙和王啟年收了鐮刀和鎚子,小雙順勢做在了王啟年的左肩之上。

「王,你能來太好了,我還以為我要在這裡呆到天荒地老。」小雙見到王啟年,高興得差點跳了起來。

「你沒有事,真是更好了,這次是我太大意了,我以為在伊安國中,沒有人敢動手,不料,居然弄出這樣的事,幸好你沒有事,薇璐瑪特幾人,已經給我們消滅了,眼前這個魔鬼,正是想抓你的元兇。」王啟年說到。

「打她,把她打得連她的父母都認不出來。居然敢打小雙的主意,不給她的厲害,就不知道小雙也是有脾氣的。」小雙惡狠狠的說。

伊德妮聽到兩人的對話,特別是小雙的話,氣得她發昏,當下就暴跳如雷,陰惻惻地說:「你們在我的地盤上,居然敢這樣說話,你們給我去死罷!」

說完之後,光環從虛空中盪出,呈現黑紅雙色,直向王啟年盪去,王啟年一見,頭頂上出現了黎明王冠,蛋青色光輝籠罩著王啟年和小雙。

黑紅波紋一圈圈盪出,所有遇到光環的東西,無生命的化為齏粉,而有生命的東西,在黑紅光環一過,紛紛起火,但卻被黎明王冠發出的青光給阻住的,黑紅光環一遇到黎明王冠,如同雷鳴般聲音響起,空間亂成一團,但始終不能侵入青光一步。

「伊德妮妹妹,你在這裡幹什麼?」一個女聲響了起來。王啟年居然事先並沒有發現異常。

「莎比娜姐姐,你看了好一會了,看見妹妹這樣費力,也不幫一下。」伊德妮說到,她知道莎比娜來了,剛才在旁邊觀看,王啟年這時才明白,心中暗暗叫苦,想不到混亂魔神在一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