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砰!」


於南方一個強者在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一道劍芒砍為了兩半,死相凄慘之極。

隨著葉天的加入,原本於南方僅有的人數優勢也變沒了。

一個葉天完全擁有扭轉局勢的實力。

「轟轟轟!」

混戰就是純力量的對拼,沒有絲毫的技巧可言,這也給葉天的狂暴靈氣帶來了很好的發揮機會。

現場一片混亂,各種真氣漫天飛舞,場景壯觀至極。

而之前還在調侃葉天的傾媚此刻也衝上了前線,手中一道黑色長鞭連連揮舞,而她的臉上依舊帶著些許媚笑,彷彿是一個剛剛落入凡間的倩媚魔女一般。

她的實力在九階巔峰之中也屬於頂尖之輩,這倒令葉天有些刮目相看。

「轟!」

於南方一個強大的手下又被葉天一劍劈飛了出去,倒在地上后便再無聲息。

眾人漸漸發現,葉天的攻擊光芒開始由白轉灰,而且威力也在顯著加強,這無疑是一件極為可怕之事。

此刻的他已經成了人群中的毒瘤,每一次都能至少重傷一位九階巔峰強者。

「我們一起上,先殺了這個小子,再來解決其他的叛徒!」

人群中不知是誰先喊了一聲,頓時一大串人十分默契的朝著葉天圍攻而去。

這一刻於南那些自傲的手下也害怕了,再被這小子這麼殺下去,他們的人很快都要變成殘廢。

「你們想要群攻我?」

葉天看著自己身邊緩緩圍上的數十人,聲音冷冷說道。

在這一刻,他的心中沉重到了極點,這可是十個九階巔峰強者啊,他們的全力一擊就連圓滿境強者也不一定也能擋的下來,此刻居然毫不顧臉面的對付自己一個二十齣頭的小子。

「小子,你攻擊太過強大,我們留你不得!」

一個魁梧壯漢走出來大吼道,這麼多人對付葉天乃是他們無奈之舉,也是最為明智的做法。

說罷,他不待葉天多言,魁梧壯碩的身子已經沖了上去,眨眼睛來到了葉天的面前。

「轟!」

壯漢一拳朝著葉天的面門砸去,拳面虎虎生威,彷彿有著滅世之能。

此刻眾人心中產生了一種錯覺,假如面前出現一座小山怕也會被這一拳給砸碎。

而事實也確實相差不遠,壯漢這一拳乃是他全身的力量,其威力甚至超過了氣兵。

「刷刷刷!」

拳還沒到,拳風卻已經吹拂到了葉天的臉上,使得他臉上生出了火辣辣的疼痛。

「喝!」

面對如此強大的攻擊,葉天不敢大意,巨劍往回一拉,帶動一道純灰色的狂暴靈氣爆發而來,霎時間與那巨拳碰撞在了起來。

「轟!」

一聲震耳欲聾的撞擊聲傳遍了整個小城,葉天與那大漢同時倒退了幾步。

「砰!」

一個沉重的東西掉落在了地上,是大漢的拳頭,居然就這麼被神兵巨劍給劈了下來。

力量上,兩人這一擊相差不大,但是碰撞之物上卻是相差極遠,大漢再厲害也無法以肉身硬抗巨劍的鋒利。

「啊……」

下一刻鑽心的疼痛已經出現在大漢的身上,使得他這樣的人都忍不住高呼起來。

因為巨劍上的狂暴靈氣已經侵入了大漢的體內,瘋狂的吞噬他的真氣與血肉,這種感覺真的難以用語言來形容,只有葉天才真正親身經歷過。

就在這時,巨劍再次一變,方向一轉朝其身前捅去。

「刷!」

巨劍毫無阻礙,在大漢猝不及防之下穿透了他的胸膛,刺破了他的心臟。

「砰!」

大漢在短暫的驚愕之後便失去了只覺,重重的身子倒在了地上。

葉天臉色淡然的抽出了巨劍,目光再次投向了周圍其他人。

雖然之前的對碰兩人都吃了小虧,但是這並不代表著葉天比大漢要弱小,恰恰相反,之前的戰鬥不過是他的熱身罷了。

周圍還剩下的九人此刻身子不免有些發顫,葉天與大漢的戰鬥雖然略顯複雜,但是在他們眼中也只是一瞬的功夫罷了。

就這一秒,一個剛剛還大發神威的九階巔峰強者就這麼去了。

「我們必須殺了他,否則今日大家都要死在這裡,這人比圓滿境強者還要可怕!」

一個率先反應過來的強者大吼著說道,此刻葉天在他心中的形象就是魔鬼。

他的話確實沒錯,論殺人的速度,那些圓滿境初期實力的人完全沒有這麼快,他們最為強大的攻擊手法便是精神之力,而精神之力雖然妙用無限,但在威力上卻差了狂暴之力一籌。

當然那些修鍊上古功法的人不算,他們所修的力量皆有所不同,有些偏好。

「大家殺啊,此人是魔鬼,必須除去!」

聽了之前那位強者的話,周圍的人頓時就像是打了雞血一般,手中同時閃耀起自己最為強大的攻擊。

有氣兵,也有徒手進攻的,他們的目的只是除去葉天。

「轟!」

在這股力量爆發的一剎那,周遭幾乎所有人都將目光投了過來,包括華雄這幾個圓滿境強者也是如此。

他們不自覺的停下了戰鬥駐足觀看起來,因為葉天那兒的戰鬥已經達到了更高的層次。

「是九個九階巔峰強者在圍攻葉天小兄弟?」

華雄望向力量爆發的中心,頓時就大驚失色道。

此刻他已經沒時間鄙視那不要臉的九人了,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朝著那兒趕去。

而不遠處李家兩兄弟也是如此,拋下了能夠殺死甘肅的一個好機會,全力前去救援葉天。

因為九個九階巔峰高手的全力一擊,連他們都不一定能承受下來,更何況只有九階中期實力的葉天呢。

與此同時,所有在葉天呼籲下來到此處的人眼中都生出了一抹擔憂,就連一向妖媚不正經的傾媚也是如此。

無形中他們早就將葉天看做了他們的恩人,不希望他就這麼死了。

「該死的,於南這些手下實在是太不要臉了!」

他們沒有衝上前去,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的速度完全來不及,只能站住原地大罵於南。

「華雄,你們都給我站住,留下來吧!」

於南突然在這時一聲大喝,同時往口中猛的扔了一顆丹藥。

「轟!」

一股強大的力量突然從其身體中迸射了出來,化為一條白色巨龍朝著華雄三人同時抓去。

白色巨龍閃爍著黑色的瞳孔,這是強大純正的精神之力。

「於南,你……」

華雄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心中駭然到了極點。

因為於南此刻的實力居然一下提升了兩階,來到了圓滿境四階中期。

「刷!」

巨龍強大的力量一下就束縛了華雄三人,令他們暫時動彈不得。

「哈哈!華雄,你沒有想到吧,我於南好歹也跟著師尊幾十年,沒點底牌怎麼可能做這個領主!」

於南見狀囂張的大笑起來,不過心中卻是在暗暗滴血。

之前他服用的乃是一顆大玄元丹,是烈焰學院那個師傅給他唯一的寶物,在緊要關頭可以猛烈提升力量,救得性命。

不過為了自己的未來的計劃,於南豁出去了,此刻只要葉天死去,那華雄等人定然會喪失鬥志,失敗退去。

「轟!」

就在這時葉天那兒的強大力量終於爆發了。

只見一個白色的巨大光球如同一個蘑菇雲一般猛的炸裂,瞬間淹沒了站立在中央的葉天。

原本可以前去救援的華雄三人此刻卻被困在巨龍之中,暫時無法脫身。

「葉天小兄弟,我華雄對不起你!」

華雄望著遠處那團白色關團,眼中閃現的是深深的自責,自己這方有著這麼強大的力量,三個圓滿境強者啊。

此刻卻救不下葉天小兄弟,一切只能靠其自己面對了。

「哈哈,我喜歡這種感覺,那小子就該死!」

見狀於南瘋狂的大笑起來,宛如一個發癲的狂魔,在他的心中葉天已經被判了死刑。

「轟!」

九個九階巔峰強者在攻出自己最強的一擊后就被力量反噬向後退去,就連周邊那些人也倒飛出去。

這股力量真的是太強了,特別是各種各樣真氣所融合的那股力量更是無與倫比,處在其中的九階中期小子必死無疑。

現場也與他們所想一樣,自葉天被吞沒以後白色光團內就沒有傳來任何的動靜,唯有強橫的力量向外縱橫,讓人無法靠近。

「給我破!」

華雄三人見狀在巨龍爪下猛烈掙扎,此刻能救葉天的只有他們三人了,就算葉天已經死去他們也要盡一點力。

只可惜於南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他連大玄元丹都用掉了,豈能讓這個天衣無縫的計劃破裂。

但他還是少考慮了一點,那就是葉天本身的力量。

白光在片刻后漸漸開始發生異變,點點灰光正從裡面滲透而出,這正是葉天的狂暴之力。 「啊……」

白光內突然傳來了葉天的大吼聲,這聲音透著不屈,掙扎,還帶有些許痛苦。

這聲音令得周遭所有人震驚了,就連於南的臉上也出現了不敢相信的神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