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神鬼王,現在哪裡還有什麼神鬼王,那已經是歷史了!」一個守衛冷笑一聲,目光看向洛天,如同看著一個野人一般,現在誰不知道神鬼王城已經沒了。


「怎麼回事?」洛天眉頭微微一皺,身上散發著陣陣的威壓,目光看向兩個守城士兵。

「仙王!」感覺到洛天身上的威壓,兩個士兵瞬間顫抖起來。

「大……大人,八年前,神鬼王城便是被人滅了,現在這裡已經不是神鬼王城了,神鬼王大人六年前回歸,之後便是走出了神鬼王城,不知所蹤!」

「現在我們的城主叫做申公屠!」兩個士兵顫顫巍巍的開口,將知道的情況講述出來。

「那你就進去說,輪轉殿聖子洛天,前來拜見!」洛天輕聲開口,感覺自己消失的這短短八年錯過了很多事情,而且摩天也回來了,又不知所蹤,此事有些蹊蹺。「輪轉殿聖子!」聽到洛天的話,兩個士兵不敢怠慢,連忙屁顛屁顛的走進了城主府中。 神鬼王城,曾經盛極一時,但是如今卻是非常的弱小,神鬼王一脈,一夜之間被滅了個乾乾淨淨,老神鬼王摩都帶著神鬼王城的強者消失不見,新任天鬼王,消失五年之後,再次回歸,之後又消失不見,

不之所蹤。

如今的神鬼王城已經易主,三年前,一位強者降臨,重整了神鬼王城,神鬼王城也隨之更名,永月城!

永月城城主,申公屠為人狠辣,短短的三年時間,就讓永月城恢復了平定,雖然不如八大天王城,但是卻也是讓永月城有了一些聲名。

至於申公屠是誰,來自哪裡,卻是沒人知曉,不過三年的時間,將神鬼王城掌握在他自己的手中,足以說明申公屠並不簡單。

此時已經改名為永月城的城主府中,一名中年人端坐在那裡,氣息平穩,身旁幾個侍女伺候著,一臉的絡腮鬍子,給人一種粗獷之感。

「報城主,輪轉殿聖子在城主府外求見!」一名青年火急火燎的走了進來,對著申公屠躬身施禮。

「誰?」聽到報事之人的話,申公屠身軀一正,目光看向報事的青年。

「輪轉殿聖子?」申公屠雙眼變的深邃起來,似乎在思索著什麼,伸手取出了一枚令牌,對著令牌傳音,之後便是起身,朝著城主府外走去。

很快申公屠便是走到城主府外,看到了等候在那裡的洛天。

「拜見輪轉殿聖子,不知道輪轉殿聖子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望聖子恕罪!」申公屠沖著洛天開口,臉上帶著笑容。

聖堂教會 「嗯!」洛天面上沒有表情,打量著申公屠,心中微微一驚。

「這是個人物!」洛天心中自語,看著滿臉絡腮鬍子,但是眼神卻是明亮無比的申公屠。

剛才在等候的時候,洛天也是跟守著城主府的兩個士兵交流了一會兒,知道了一些申公屠的往事。

「聖子,裡面請!」申公屠臉上帶著笑意,邀請洛天進入城主府。

「打擾了!」洛天臉上帶著笑意,但是心中卻是有些疑惑,目光看向城主府一眼。

「有些危機感!」洛天雙眼微微一縮,不過也並沒有放在心上,畢竟這裡是地獄,並不是神鬼沼澤。

兩人臉上都是帶著笑意,說著一些客套的話走進了城主府,城主府中申公屠早就命手下準備了酒宴。

「聖子大人前來永月城有何貴幹,不知道小人有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幫到聖子大人!」申公屠目光之中帶著笑意,一口一個聖子大人叫著,抬高著洛天的地位。

「沒什麼事情,就是想跟城打聽一下摩天兄的下落!」洛天回應,讓申公屠微微一愣,畢竟他這地方原來是神鬼王的。

「聖子大人,此事小人實在不知,小人也是三年前才來到這裡的!」申公屠回應。

「哦?」

「既然如此,那麼我就打擾了,我還有些事情就不就留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起身朝著房間之外走去。

「聖子大人,怎麼剛來就走,第一次來我永月城,怎麼也得讓小人盡一盡地主之誼吧?」申公屠連忙起身,身子站的位置剛剛好,既阻攔了洛天走出去,但是卻還是有些空間,洛天若是強闖也能夠走出去。

「不了,殿主大人讓我辦一件重要的事情,若是耽誤了,殿主怪罪下來,我可承受不起!」洛天臉上始終帶著笑意。

果然聽到洛天提起黑白無常,神情微微一頓,閃身為洛天讓開了位置,沖著洛天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麼小人就不留聖子大人了!」

「申公城主,留步!」兩人有說有笑,彷彿熟人一般,走出了城主府,洛天沖著申公屠抱了抱拳。

「公子慢走!」申公屠沒有繼續送洛天,而是看著洛天離開城主府轉身走進了城主府中。

一進入城主府,申公屠的臉色便是陰沉起來,飛速的走進自己的卧室,伸手一揮,一件黑袍罩在了申公屠的身上,黑袍的袖口,袖著一輪半月。

申公屠身形閃動,消失在了房間之中,如同一道鬼魅一般,飄出了城主府,朝著洛天的方向飛去。

「大牛,二牛,在城門口集合,快點!」洛天臉色陰沉,沖著在城中的大牛和二牛傳音。

「這個申公屠有問題!」洛天心中自語,剛才兩人談話雖然簡短,但是洛天卻是感覺到申公屠對自己有殺意,雖然微弱,但是洛天卻是感覺的清清楚楚。

洛天跟申公屠萍水相逢,自己是輪轉殿聖子,對方還敢有殺意,這就值得深思了。

地獄之中的人,不能用常理來推算,殺人越貨是常有的事,因此洛天並不想繼續在城主府待著,那裡是申公屠的大本營。

洛天身形閃動,片刻便是出現在了城門之外,等待著大牛和二牛出來。

「區區一個申公屠不可怕,不知道申公屠背後是誰,肯定有人!」洛天一邊等待,一邊思索著。

轟……

就在洛天等待的時候,一聲轟鳴之聲在城中傳了出來,一道流光衝天而起。

「小子,喝了我玄月樓的茶,睡了我們的姑娘,不給錢就想跑了么?」一聲怒喝之聲響起。

「我們沒有!」憤怒的聲音響起,如同悶雷一般,讓洛天微微一愣,這聲音分明是大牛和二牛的聲音。

洛天身形閃動,折返回了城中,出現在了事發地點,看到了大牛和二牛。

「洛大哥!」大牛二牛連忙來到洛天的跟前,而兩人周圍則是躺著一道道身影,不斷的呻吟著。

「怎麼回事?」洛天眉頭微微一皺,自然知道這所謂的玄月樓是什麼地方。

「我們在城裡溜達,路過這裡,被這裡的人強行拉到了裡面,說是請我們喝茶……」大牛不斷開口,將事情的經過講述了一遍。

「土包子,白吃白喝白睡,還想走?」就在大牛講述之時,一道身影出現,身上帶著凶勵的氣息,雙眼凶光閃動。

來人是個中年人,身上穿著錦袍,如同狼一般的雙眼,最顯眼的是眼睛上一道傷疤,一直延綿到下巴。

「朱掌柜的,你要為姐妹們做主啊!」一看到中年人前來,老鴇子瞬間好像找到了主心骨。

朱萬里,玄月樓的老闆,而朱萬里的另外一個身份則是曾經天上山的土匪,半步仙王的實力,讓人無人敢惹,手下更是有著一批實力強悍的手下。隨著神鬼王城被滅,朱萬里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並不想當一輩子的土匪,因此選擇入駐到了神鬼王城中,成為神鬼王城中的一大家族,這玄月樓是朱萬里的產業之一,平時沒事的時候,朱萬里便來這裡

找找樂子。

「這下這三個小子慘了!」人們議論著,看著朱萬里走出來,都知道朱萬里是什麼人,也知道這玄月樓的運營手段,客客氣氣的拉著你進去,想要出來可就沒那麼簡單了。

「多少錢?」洛天眉頭微微一皺,並不想計較什麼,只想帶著人快點離開這永月城。

「這兩個小子火力很旺,睡了我們兩百多個姑娘,我們也不多要,將你背上的那把刀留下吧!」朱萬里目光中帶著笑意,看向洛天後背上背著的血刀。

「兩百多……」聽到朱萬里的話,洛天一猜就知道,大牛和二牛被人套路了,畢竟兩個傢伙心思單純,沒有什麼閱歷,如同一張白紙一樣。

「給你一刀!」洛天冷笑一聲,想都沒想,摘下了血刀,直接朝著朱萬里斬了下去。

噗……

所有人眼睛一花,一團血霧便是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朱萬里整個人跌坐在地面之上,一條腿消失不見。

「大牛二牛,外面的世界就是這樣,別人欺負你,你就要打回去,打到他不敢欺負你為止,這是大哥交給你們的第一課!」洛天沖著大牛二牛開口,看都懶的看朱萬里一眼,轉身朝著城門的方向飛去。

「嗯,好的!」大牛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大步邁出,身上的氣息散發而出,走到瑟瑟發抖的老鴇子的面前。

「啪……」大牛一巴掌扇了出去,直接將老鴇子一巴掌抽飛,滿口的牙齒掉落下來。

「下次,不許騙人了,你們太壞了!」大牛開口,聲音還是帶著淳樸。

「仙王,絕對是仙王!」人們轟亂起來,看著洛天三人離去,同時也是看著斷了一條腿的朱萬里和那個老鴇子。

這件事情對於洛天來說不過是個小插曲而已,即使大牛和二牛真的找了,在洛天看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不過經過這麼一耽誤,洛天三人離開的時間卻是推延了一些。

三人一出城門,洛天便是帶著兩人飛向輪轉殿,飛了一會兒,洛天心中猛然多了一股慌張的情緒。

「洛大哥,怎麼了?」大牛和二牛不解,看著停下來的洛天,開口詢問。「我們被人盯上了!」洛天目光看向四周,此時他們所在的地一處山地,想要去輪轉殿,這裡可以說是必經之路,兩旁都是矮山,橫穿過去就可以,若是繞道那麼就遠了許多。 「枝花啊!趕緊通知食堂!去備幾個像樣的菜,招待下中央的首長視察團!…」

經過大起大落的震驚之後,尹海潮這個女縣長,反應過來了,趕緊對還在那呆愣中的王枝花,抬手拍了下她的肩膀,給她打了個眼色說。

王枝花趕緊答應一聲,轉身就小跑著出去了。

「我看海潮縣長,也不用這麼客氣了嘛!隨便點就行!….」

張主任放下電話,氣勢馬上變得更加的威嚴了,淡笑了下說。

接下來,張主任就開始介紹其視察小組的人員,一輪下來,尹縣長的香背上全是一層細密的香汗,要知道,剛才稍有點眼色不對,或者是態度不夠恭敬,那麼她這個縣長那就算是當到頭了,你說她能不怕嗎?

人家可是中央來的,除非你是中央領導誰誰的女兒,那還有的一說,問題是你又不是,那麼你就得低調,乖巧點,懂事點。

「應該的! 獨孤伽羅不孤獨 應該的!首長們這麼不遠千里的辛苦勞累,吃個飯也是應該的,何況我們這也沒啥好東西….還希望領導們賞光啊!….」

尹海潮現在是一個頭兩個大,這些中央大員們那就是一個個「活菩薩」,能不抬著,捧著嗎?趕緊伸手示意請。

一行人在熱情的女縣長帶領下,來到了縣委的食堂。

這時候,正好是下班吃午飯的時候,縣長親自領著一群人進來,頓時引起了縣委的絕大部分人的關注和驚訝。

他們知道這個女縣長,一般都是很冷漠嚴厲的,誰要是犯事在她手裡,基本上不死也得脫層皮,她還有個外號「尹黑臉」,那就是說她比較公正嚴明,不講人情世故的緣故。

所以,她跟縣委書記陳煥生,就搞不到一塊去,書記可是一把手,她只是算老二。

女縣長直接領著駱林等人,進了大食堂那個裡面的一個小房間,估計是內部接待上級領導用的包間。

大家都坐下來,包輪馬青松等人,坐了兩桌。

兩個食堂的女服務員,上了茶水,這可是領導待遇啊!一般人沒有。

「咳咳!…尹縣長!我看你們縣政府的工作人員素質有待提高啊!…對待人民群眾的態度極其惡劣!…不知道你對此有何看法?…」

一坐下,喝過一輪茶水,駱林放下茶杯突然開始找茬了,在座的人心裡都憋著一股氣呢,這下好了,駱上校為他們出頭了。

「啊?…怎麼?是不是剛才你們來的時候,有誰刁難你們不成?…」

尹縣長微微沉疑了下,帶著不解的神色看了眼,俏之極的駱帥鍋,長了下美眸問。

「哼!我看你們這個縣委大院藏污納垢,良莠不齊,太不像話了!以貌取人,剛才我們進來你們這衙門的時候….」

張主任可算是逮著出氣的機會了,淡漠的看了一眼臉上出現異樣表情的尹海潮,把剛才在縣委門口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這下尹海潮真懵了,她哪裡想得到有這麼湊巧狗血的事情,讓中央的這些大員們遇上了。

「嗯!…張主任說的情況,很多人都看到了!也就是說,你們縣政府一些渣滓的表現,讓老百姓們很失望!你們是官員很了不起嗎?嗯?你們吃百姓的,用百姓的,到頭來還欺壓老百姓,你說你們這種行為和舊社會那些惡勢力有什麼區別?

咱們可是新華夏了,你們保衛科的一個年輕人,我不知道叫什麼,還動手調戲我們工作組的女同志!尹縣長,我看你們這個安邵縣政府,是有問題的!這些社會渣滓是通過什麼途徑,混入了政府機關隊伍的?

…我看要嚴查,嚴辦!要殺一儆百!我們要不是官員?是普通老百姓呢?是不是今天的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呢?我希望尹縣長儘快給我們工作組一個答案!…」

駱林突然插口接過話頭,毫不留情面的當面訓斥氣這位美女縣長。

雖然她已經有四十歲的年紀了,但看上去不顯老,只有三十多歲的樣子。

駱林這話一說完,女縣長尹海潮的臉真的變了,心中更是羞怒交加,對駱林不留情面指責她一點反駁的意思都沒有,她一向都是很強勢的存在,(在安邵縣委)這下可算是遇到了剋星了。

「啊!…這位是…駱上校吧!請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嚴懲這些給我們縣政府臉上抹黑的「老鼠屎」!給領導們一個交代!…咳咳…枝花等會你去吳科長哪裡……」

尹縣長知道要平息這些個大領導的怒火,那肯定就要立馬行動,對著身邊站著的王枝花轉頭吩咐道。

「尹縣長!我看還是叫我上我們的人一起去辦吧!…聽說你們那個什麼吳科長還報了警,我看是不是你們這個縣政府的有些人,跟警察系統論的人官官相護了?青松把那個耍流氓的保衛科的年輕人,給我狠狠的收拾一頓,要他一隻手吧!…給他站點教訓?不然下次他的小命可就沒了,還不自知!…」

好傢夥!駱林這番話一說完,馬青松就站了起來,帶了兩個人,給駱林敬了個禮,就跟著一臉煞白的王枝花一起出去了,王枝花出去前,還特意看了下坐在那個動不動就要斷人「手」的俊俏年輕大官身邊的老爹。

王支書一陣心裡暗爽著呢。自然沒注意女兒的焦急害怕表情。

工作組的其他人對駱林的殘暴手段已經習慣了,他不這樣干,別人還會懷疑是不是他呢?

薛玉芬心裡有開心甜蜜,也有點小擔心,畢竟駱林這麼囂張,對於她的認知來說,是不可取的。

當然,總的來說,她還是為駱林對她的愛憐,感到喜悅和幸福的。

而對於尹海潮來說,駱林的這種行為,就是對她的挑釁,話裡有話,那意思就是敢跟他作對的人,絕對是沒有好下場,這可是駱林的大實話。

但作為對他毫不了解的尹海潮來說,駱林這個年輕的中央領導,估計就是個紈絝!應該是,這麼年輕就是個上校了,可想而知他家裡的背景,是何等的強悍和深厚,看得出在場的這些年紀比他大的多的領導,都十分在意他的態度。

這說明什麼呢?那就是說明,看上去最年輕的男人,在這個工作小組裡面的地位是最高的。

「尹縣長!駱上校的為人,是很直爽和富有極其強的正義感的年輕人!…那就最見不得欺負老百姓的一些人,呵呵…」

唐部長笑了下,把房間內的氣氛調解下,畢竟這還是在人家的地頭上,俗話還說強龍不壓地頭蛇呢?

唐部長這話一說,尹縣長尷尬的臉上表情,可就豐富多了,半天沒說一句話,只是乾巴巴的笑了下沒吱聲,心說,你們也不是啥好人,動不動就要廢人家手腳,你們把法律放在眼裡了?哼!

沒過多久,王枝花,馬青松還有兩個特種隊員,及一臉蒼白神情驚慌,看來被嚇得不輕的保衛科的吳科長一起進來了。

「報告!已經完成任務!…」

馬青松眼裡只有駱林的存在,進來就是有個標準的軍禮。神情平淡的說。

「嗯!很好!…去坐吧!…」

駱林看了馬青松一樣,揮手笑了下說。

馬青松答應一聲,帶著兩個隊員轉身走到邊上一桌坐下了。

「…咳咳…各位領導好!…聶小強犯了錯誤,這和我們平時工作中態度不認真,不端正有關係!我檢討!請各位領導指正批評!…」

好嘛!這個吳科長一上來就做檢討,搞得張主任,唐部長等人都不好意思在說啥了。

只好看了眼,靠在椅子上喝著茶的駱林,見他沒說話。那麼這件事情,應該是屬於尹縣長自己的職責管理範圍了。

「吳科長!你的手下這些人,我看都要經過認真調查他們的來路!不能說,那個領導安排人進去,你就沒有黨性原則了嗎?…我看你們這個保衛科,都要做深刻的檢查!…這事明天再說,現在你回去吧!…」

尹縣長看了眼,這麼冷的天氣,頭上還冒著汗的吳科長,心裡冷笑了下,這個吳科長可不是她的人,是縣委書記陳煥生的嫡系,這行政官員和黨政官員本來就不對路,這也是共XX喜歡玩的把戲之一,玩平衡嗎!

吳科長從王枝花那裡得到的信息,就是這些人來頭極大,根本不是他能招惹得起的,沒看到縣長親自作陪啊!而且這個強勢女縣長,最討厭吃吃喝喝事情,可今天竟然破天荒的親自作陪,看樣子她是知道這些人的來頭的,而且讓她忌諱,所以她才會這樣破了例。

菜是不錯!都是新鮮的農家菜!對於駱林來說,相當的不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