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童子?」


趙四一聽,頓時麵皮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別人家的童子,那可都是十幾歲,粉雕玉琢的小丫頭啊!

可林逸的童子倒好,竟然是他嬢的一名花甲之年的老者,這也太拉風了吧!

花明軒稍微了愣了片刻之後,急忙恭敬的跪在了地上,雖然不能夠成為弟子,不過當個童子也不錯了,最少也能夠跟著林逸學習一下精妙的煉丹手法啊!

「花明軒見過林少!」

花明軒跪地上,無比恭敬的說道。

三國之他們非要打種地的我 「呵呵,好了,起來吧!在煉丹一途上有什麼不懂的,你可以隨時開口,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林逸淡淡的笑道。

趙小七見狀,那絕美的臉蛋兒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竊喜,如何能看不出來,林逸這麼做可都是為了他好。

魔帝狂寵妻,神醫紈褲妃 十分鐘后。

趙王再度歸來,這次手裡又多了一枚儲物戒指,看著林逸討好的笑道:「這裡面有萬年份的靈草三株,五千年份兒的一共二十株,千年份兒的三十株,你看怎麼樣?」

「什麼?」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扯著嗓子就尖叫了起來,丫的這也太富裕了吧!他在那墓地之中,足足洗劫了白毛怪一族幾千年的貨,也沒有見過萬年份兒的靈草啊!

可趙王竟然整出了萬年份兒的靈草,他如何能不激動呢?

可這一聲尖叫落在趙王的耳朵里,卻讓他眉頭微微一皺,本能的以為這些東西不夠多,這次的事情畢竟是為了救他,當即一咬槽牙,尷尬的笑道:「你別急著叫啊!這只是一個儲物戒指裡面的東西,我這不還有一個儲物戒指嗎?」

話落。

兩枚儲物戒指便飄浮在了林逸的面前。

看著眼前的儲物戒指,林逸悄悄的吞咽了一下口水,他算是發現了,這談判的時候,你永遠不能表現出自己底牌,否則,你真的會錯過很多好東西啊! 「行了,有這兩枚儲物戒指,你的暗疾我來搞定!」

林逸一臉激動,大手一把抓起了面前的兩枚儲物戒指,便把裡面的靈草轉移到了自己的九龍戒指中,隨後咧嘴笑道:「你看要不,就在這裡開始?」

「在這裡?」

趙王神情一怔,這會不會太兒戲了呢?他好歹也是趙家的家主,這第一關內唯一的王,怎麼也應該去一些比較安全的地方吧!

「又不是選墓地,難不成還要看個風水?」

林逸見趙王竟然有些遲疑,不禁不樂意了,冷冰冰的說道。

趙王一聽,差點沒有被林逸的話給噎死,有你這麼說話的嗎?

便是趙小七都忍不住用小手狠狠的在林逸的腰間揪了一下。

「呵呵,那個我的意思是早點治好不早點省心嘛!免得等會兒姜家要是殺個回馬槍,到時候不就沒人出去頂雷嗎?」

林逸盯著趙王尷尬的訕笑道。

「頂雷?」

趙王一聽,眼睛再度一瞪,第一次覺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眼前的這個女婿,看著可不像是好人啊!

「好了,別墨跡了,整個過程很快的,你吞下丹藥,我只需要用銀針幫你引導一下就可以了,來吧!最多十分鐘!」

林逸說著,就從白瓷瓶里拿出了一顆丹藥遞到了趙王的面前。

「就服用一顆?」

趙王一看,再度愣住了。

「一顆就行了,你的修為畢竟不高,整的多了,我怕是你受不了,爆血管!」

林逸咧嘴無所謂的笑道,這次煉製的丹藥可是好東西啊!

不但對趙王的暗疾有很大的幫助,便是他自己吞服了之後,對自己實力的提升也有很大的幫助,當然不可能都交出來了。

「好,麻煩諸位護法!」

趙王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大殿周圍的空氣淡淡的說道,隨後便盤膝而坐,坐在了林逸的面前,他怕自己再這麼墨跡下去,會被林逸氣死的。

空氣中傳來一陣微弱的波動,隨後,整個大殿便歸於平靜。

而趙四等人,也紛紛全副武裝,站在趙王跟林逸的四周開始警戒。

「吞下丹藥!」

林逸神色平靜,認真的說道。

「好!」

趙王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把丹藥丟進自己的嘴巴里,頓時,一股濃郁到了極點的靈氣就像是一枚原子彈一般,轟然在趙王的體內炸開。

可怕的丹藥威力,簡直就像是一股颶風一般瞬間在趙王的體內肆虐開來,宛如幾百匹野馬在奔騰一般,瘋狂的充斥著趙王的經脈。

瞬間就帶來了一股非人的劇痛跟折磨,讓趙王的面龐在瞬間就扭曲的可怕起來。

不少脆弱的經脈,在這一刻,更是紛紛炸開,原本被他壓制下去的暗疾,此時也趁機作亂,宛如瘟疫一般在趙王的體內瀰漫開來,跟丹藥進行了瘋狂的廝殺。

林逸見狀,眼中閃過一道寒芒,而後手腕一抖,數十枚寒光奕奕的銀針,直接落在了趙王的經脈上。

一部分的銀針,阻擋住了那暗疾的肆虐,而另外一部分的銀針,則像是領頭的將軍一般,把趙王體內那狂暴到了極點的丹藥聚攏在一起。

本來,二者之間的差距就不大,此時,丹藥有了林逸的控制之後,就像是訓練有素的將軍帶著自己的士兵開始瘋狂的廝殺。

而那些暗疾,在被控制住的情況下,也開始快速的消散,化為虛無。

整個過程進展的非常順利,正如林逸心中猜測的那般,不過數十分鐘的時間,林逸便收針了。

而趙王,此時也豁然睜開了眼睛,兩團刺目的光芒,在他的眸子內一閃而過,整個人更是身輕如燕,有種隨時都能夠白日飛升的感覺。

「父親,如何?」

趙四急忙看著趙王關切的問道。

「哈哈,好,前所未有的好,前所未有的好啊!」

趙王一臉激動的大笑道,隨後扭頭看向了林逸,溫和的笑道:「林逸多謝你了,我已經好久不曾這麼輕鬆過了。」

「呵呵,無妨,都是一家人,舉手之勞的小事兒而已。」

林逸手臂一揮,無所謂的笑道。

趙王聞言,微微點了點頭,十分贊同的笑道:「你說的不錯,都是一家人,的確不應該太見外了,既然那些藥材你沒有動用,便還給我吧!我雖然貴為趙家的家主,可手底下強者太多,這開支也是大的驚人啊!」

趙王看著林逸陰森森的說道,現在他哪裡還能不明白自己被林逸算計了呢,治他的暗疾,根本就不需要那麼多的藥材,可他倒好,竟然直接給了雙倍的。

趙四等人一聽,都下意識的看向了四周,一個個都是眼神兒飄忽啊!這種事兒,他們只能當做沒有聽到了,畢竟,兩邊都惹不起啊!

「父王,你好歹也是一個長輩,這送出去的東西,怎麼有收回去的道理呢?」

趙小七一聽,頓時不樂意了,撅著嘴巴,盯著趙王不滿的抱怨道。

「不是,那些東西,可都是咱們趙家的家底啊!」

趙王也不樂意了,你說你小子多少在我身上用一點,我也就不說了,可你倒好,這麼多珍貴的藥材,你是一棵都沒有用在老子的身上啊!這心也太黑了一點吧!

「趙王,你真的以為你的暗疾那麼好治療的?」

林逸見狀,只能咬著槽牙開始胡謅了,這些東西他已經收進了九龍戒指,是斷然不會再拿出去的,趙王家裡人口眾多,難道他林逸家裡的人口就少了啊!

那麼多的妹子,光是修行資源都是一筆恐怖到了極點的開支,更不用說平時的皮膚保養,購物等等,那開銷也是十分驚人的啊!

不多弄點錢,怎麼養活那麼多妹子呢?

眾人一看,林逸的神情竟然如此凝重,不禁都有些好奇的看向了林逸。

「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他們不知道的秘密不成?」

「唉,本來這件事兒我是不想說給你們聽的,只是現在不說的話,很可能會引起誤會,傷害我們之間的感情,既然如此,那我還是老實的告訴諸位好了。」

林逸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 眾人一聽,全部都伸長了腦袋,好奇的看向了林逸。

「我只是把你的暗疾轉移到了我的身上而已,這些藥材,也都是為了以後真正驅除暗疾而準備的。」

林逸抽泣了一下,無比委屈的說道。

「什麼?真,真的嗎?」

趙小七一聽,頓時就眼淚汪汪,一臉緊張的看著林逸質問了起來。

「你大爺的,林逸,你的嘴巴里還有沒有一句真話了?這種騙小孩子的把戲你都說的出來?你簡直無恥!」

趙王一聽,頓時就像是被點燃了的炸彈,忍不住臭罵了起來,之前,在斬妖台上的時候,林逸拿出了比姜君塵多很多的聘禮。

可尼瑪最後呢,比裝完了,聘禮竟然被林逸給收走了,你收走自己的也就算了,竟然還把姜君塵都給順便順走了。

當時趙王就一臉的怒火,可現在倒好,林逸竟然直接裝病了,這簡直刷新了趙王的三觀啊!

「我去,你一把年紀了,跟我一個年輕人搶修行資源,你難道就不無恥了?」

林逸一看撕破臉了,也不在廢話了,扯著嗓子就反擊了起來。

「你大爺的,我弄死你!」

趙王瞪著眼睛就朝著林逸衝過去。

「我靠!」

林逸一看,頓時面色驟變,這趙王的境界他倒是沒有放在心上,不過好歹他也是趙小七的父親,林逸倒是不好做的太過分,當即身形一晃就衝出了大殿。

看著空蕩蕩的大殿,以及完全石化了的眾人,趙王氣得牙根疼啊。

「老夫修行一生,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趙王咬著槽牙,憤憤的咆哮響徹整個皇宮。

一個小時后。

福運寵妻 皇宮大門口。

姚若天看著林逸那妖里妖氣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笑意,「你若是在這裡住的不開心了,隨時可以去我的地盤兒找我。」

「好了,都是自家兄弟,說這多見外啊!我有需要自然會去的,你呢這次回去,也儘快把你們一族不要的東西收集起來,然後我也好幫你們煉製萬獸凝血丹啊!」

林逸焦急的催促道。

「呵呵,好,我此去慢則七天,快則三天。」

姚若天看著林逸淡淡的笑道,對於自己這個朋友,他的心裡也是十分滿意的,雖然有點小坑,不過尚且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好,我等著你!」

林逸看著姚若天一往深情的說道,以姚若天的血脈之力,他背後的實力,絕對是恐怖到了極點的存在,到時候能夠帶給他的好處恐怕也是十分驚人的。

不過姚若天也算不上吃虧,畢竟萬獸凝血丹,對他們一族來說實在太過重要了,簡直就是提升實力的神丹妙藥。

縱觀整個崑崙虛恐怕也只有他才有這個能力煉製了。

姚若天看著林逸微微點頭一笑,便直接轉身離開。

「林少,那我也先回去休息一下!」

趙四見狀,也不好意思留再這裡了,當即訕訕一笑,便轉身離開了。

眨眼間,這裡便只剩下林逸跟趙小七兩人了,氣氛一時間變得稍微有些尷尬了。

「那個,要不,去我的寢宮坐一會兒吧!」

趙小七低著頭,細弱蚊蠅般的小聲說道。

「哈哈,好啊!」

林逸咧嘴銀盪一笑,便拉著趙小七的小手,朝著宮殿走去。

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宛如水到渠成一般,不過林逸在經歷的多了之後,倒是越發的體貼了,戰鬥的時候還是刻意的考慮著趙小七。

以至於這一戰,雙方都非常的滿意。

看著宛如小香豬一般在酣睡的趙小七,林逸的嘴角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而後悄悄起身,走到了宮殿的邊緣坐下,把這些日子搜刮的珍貴靈草一股腦的塞進了自己的嘴巴里。

兩世為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今天之所以能夠活著,能夠享受著生活,這一切可都跟他恐怖的實力分不開。

在修真界,你想要活下去,想要活的滋潤,唯一的方法就是提升自己的實力,只有你的實力足夠強大,你才能夠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才能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

這些丹藥靈草,可都是無比珍貴的東西,便是林逸有神府這等逆天的寶貝,也足足煉化了接近七個小時,才把這些東西煉化完畢。

不過效果倒是顯而易見,讓林逸的實力直接進入了天命之境後期,離天龍之境也僅僅只是一步之遙,個人的力量更是再度攀升達到了兩百二十萬的恐怖偉力。

「喂,幹嘛這麼努力修行?」

睡了一天一夜的趙小七穿著白色的絲綢衣服,優雅,迷人的宛如一隻精靈一般,豁然起身盯著林逸的背影,一臉溫柔的傻笑道。

林逸聞言,身形一晃便出現在了趙小七的旁邊,溫柔的笑道:「我若是不努力,如何能夠保護你呢?」

「林少,不好了!」

一道焦急的驚呼聲驟然在宮殿外面響起,赫然是趙四。

林逸一聽,眉頭微微一皺,難道是姜家來了?隨後看著趙小七笑道:「你先休息,我出去看看怎麼回事兒。」

「嗯,注意安全!」

趙小七慵懶的說道。

「呵呵,放心,我有多厲害,你難道還不知道嗎? 婚婚欲醉:拒嫁冷酷BOSS 這個世界上,能夠傷害到我的人有,但是絕對不會多。」

林逸看著趙小七自信滿滿的笑道。

趙小七聞言,那宛如仙子一般漂亮的臉蛋兒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嬌嗔的白了林逸一眼之後,便輕輕的在林家的臉頰上啄了一口,隨後慢慢的縮進了被子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