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第八組,二號對陣四號!」


伴隨著主持執事的喊叫聲,楚天和四號選手同時走向平台。

四號選手名叫陳亮,是一名七品武師,實力十分強大,在先前的比賽中,他已經打了八場比賽,贏了六場,唯獨敗給了蠻浩天和陸飛,獲得了十二積分。

而他和楚天的這場比賽,將是他的最後一場,也是至關重要的一場比賽。如果這場比賽他勝了,他將獲得小組第三的位置。如果他敗了,那麼他便是小組第四名。

因此,陳亮對這場比賽勢在必得,他一定要獲得這場比賽的勝利。

「楚天,你的全勝記錄到此結束了!」

在戰鬥之前,陳亮對著楚天嘿嘿笑道,在前幾輪的戰鬥中,他已經對楚天的實力有了一個大致的評估,楚天的實力大約是六品武師,所以,他有信心能夠打敗楚天。

的確,從開始比賽到現在,楚天所展現出來的實力的確是六品武師。那是因為,楚天保留了自己的實力,他從一開始就沒有用盡全力。所以,才會給了陳亮這樣一個錯覺。

楚天並沒有多說廢話,身形一顫,腳踏「雲海縹緲步」,身體頓時化作幾道若實若虛的光影,向對方衝去。幾道光影,虛虛實實,讓人分不清楚。

陳亮面色微變,等他看到楚天的虛影向他衝來時,他的胸口突然一疼,狂猛的拳勁轟在他的胸口,讓得他的身體離地而起,向後倒飛出去。

重重地摔在平台上,陳亮臉龐上滿是震驚和難以置信,他怎麼也難以相信,對方僅僅用了一招,便將他徹底擊敗,這令他有些難以接受。

陳亮心中不由在想,眼前的這位少年到底有多強?好似,從一開始到現在,他從來沒有用盡全力,就將對手給擊敗了。

看了楚天一招完敗陳亮,看台上的觀眾也是感到十分意外,陳亮的實力不弱,而楚天能夠將陳亮輕鬆擊敗,這令許多人對楚天充滿了期待。或許,這次武院大比,楚天能夠給眾人一個大大的驚喜。

楚天擊敗陳亮,他的積分便達到了十四分,與陸飛一樣。接下來,他便要與陸飛爭奪那第二的名額。

在第八組激烈比賽的同時,其它幾組的比賽,也逐漸分出了名次。

強榜前十的人,果真不負眾望,到現在為止,他們都是保持著全勝記錄。

而這一屆新生之中,花小蝶、隱蝠都表現的相當突出,順利地進入了前二十名。

雲刀原本就是強榜的第十五名,他順利地拿到了小組第二的名次,獲得了下一輪競爭前十的資格。

吳辰和藍婉兒,兩人實力雖然有了很大的進步,但他們二人都沒能進入小組的前兩名。因此,他們沒有獲得下一輪競爭前十名的比賽資格。

而楚天和陸飛兩個人,都是獲得了十四分,接下來,他們要進行一場對決,勝者便能夠進入下一輪前十名的角逐,敗者便要被淘汰,與前十名無緣。

「第八組,二號對三號!」

伴隨著一聲喝聲,楚天和陸飛的終極對決終於開始了!

這一場比賽至關重要,因此,他們誰也不想輸!。

… 86_86690「第八組,二號對陣三號!」

楚天和陸飛相繼走上八號平台,兩人面對面地站立著。

在這段時間以來,楚天的實力有了很大的進步,但同樣,陸飛的實力也沒有落下,他的實力同樣也是進步神速。

陸飛站在平台上,氣定神閑,顯得非常自信。雖然楚天在武院中弄出了不少的動靜,楚天甚至將排名第十一的溫志擊敗,但陸飛卻是仍然顯得很自信,他不相信自己會敗。

這一次,借用這次的武院大比,他要為他的弟弟討回公道,在比賽中將楚天徹底擊殺。

「老師,楚天殺了我的弟弟,我曾發誓,一定要報此仇,所以,我在這裡懇求,允許我們進行生死戰,我和楚天之間,只能允許存活一個!」

陸飛緩緩轉身,向主持台上的執事望去,十分堅定地說道。

聽了陸飛的請求,那名執事微微一愣,心下頗為為難。以楚天和陸飛先前的表現來說,楚天和陸飛皆是十分有天賦的學員,所以,武院自然不希望兩人進行生死戰。

兩人如果非要進行生死戰,這兩人中,任何一人被對方殺死,對於武院來說,都是極大的損失。

那名執事不敢做決定,當即將向一旁的副院長望去,向他投去詢問的目光。

副院長李滄面無表情,淡淡地道:「既然他們彼此之間有著難以化解的生死大仇,那麼,我就同意他們之間進行生死戰。今日,楚天和陸飛進行生死戰,雙方生死各有天命!」

聽到李滄竟然同意了陸飛的要求,觀眾台上的眾人不由暗暗咂舌,感到有些意外。副院長李滄竟然真的答應了這場生死決鬥。而且,是在武院大比之中。

要知道,這次生死決鬥,不論誰勝誰敗,對於無雙武院來說,都不會有什麼好的影響。

一些細心的觀眾,還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副院長沒有徵得楚天的同意,就允諾了這場生死決戰。

一般來說,生死決鬥必須要經過雙方的同意才能進行,而自始至終,楚天都沒有表態,副院長也沒有詢問楚天的意見。很顯然,副院長的做法對於楚天是很大的藐視和侮辱。

平台上,楚天的面色陰沉,眼神逐漸冷了下來。他倒不是害怕與陸飛進行生死決鬥,相反,他也很期望與陸飛進行生死決鬥。但是,副院長的態度,讓他心中很不舒服。

好似,副院長一直在針對於他,而且,上一次,副院長不問情由的便要給他定罪,要不是最後邵老出現救下了他,恐怕他的下場會很慘。這筆帳,楚天一直記在心中,從未忘記,早晚有一天,他會向副院長討回來。

「決鬥現在開始!」主持執事冷聲喝道,他同樣也沒有詢問楚天的意見,便即宣布比賽開始。

作為主持執事,當然知道見風使舵,他見副院長對楚天不客氣,他為了討好副院長,自然也是對楚天相當不客氣。

「嘿嘿,以前有幾次,都讓你給逃掉了,這一次,你跑不掉了吧。」

陸飛嘿嘿冷笑,口中露出一副森白的牙齒,眼中殺意暴涌。

「這一次,我不會再逃了,就讓我們堂堂正正地戰一場吧!」

楚天慵懶地笑了笑,而後氣息開始綻放,強大的氣息開始暴涌而出。

「七品武師!」感受著楚天身上流露出的強大氣息,看台上的觀眾目光皆是一凝,先前,楚天竟然保留了實力。

「七品武師,這就是你真正的實力么?」

對於楚天所展現出的實力,陸飛也是感到有些意外,但僅此而已,如今的他,可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八品武師,所以說,楚天七品武師的實力,在他這個八品武師面前,根本就不夠看。

「轟!」一聲爆響,陸飛身上的氣息全面爆發,如洪水般的靈氣波動瞬間噴涌而出,在他周身形成一股強大的氣罡。

「八品武師!」觀眾看台上,再次傳出一陣驚呼,望著平台上盛氣凌人的陸飛,許多人感到十分驚詫。不止楚天在之前隱藏了實力,這陸飛同樣隱藏了實力。

在無數人目光的注視下,陸飛一聲輕喝,身體化為一道閃電光影,向楚天沖了過去。

與此同時,陸飛身上岩石武魂覆蓋開來,在他的身體表面形成了一副白色的岩石鎧甲。

此刻的陸飛,擁有著強悍的防禦力,擁有著超越常人的可怕速度,擁有著超越常人的攻擊力。此時此刻,他就是面對九品武師,也是具有著一戰之力。

「楚天,受死吧!」陸飛自信的大笑一聲,一眨眼間,便已經奔至了楚天身前。

望著那急速奔來的陸飛,楚天輕輕呼了一口氣,微微仰起頭,古井不波的臉龐上沒有絲毫的變動,冷冷地盯著那道光影,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柄厚背大刀。

臨近楚天,陸飛手中突然多了一桿長槍,只見他口中猛然爆出一聲冷喝,腳掌在地面猛的一踏,身體對著楚天疾沖而去,手中的長槍,微微一顫,槍芒暴閃,幾道森寒的槍芒,以極其刁鑽的角度,向著楚天身體的幾個部位飆射而去。

面對著陸飛的狂猛攻擊,楚天身形微退,手中大刀橫在身前,頓時將那桿長槍的攻勢盡數抵禦而下。

「叮!叮!叮!叮……」

伴隨著兩人的快速移動,長槍與大刀不斷地激烈碰撞,濺起漫天的火花,在空氣中不斷閃耀。

「拔刀之術,十字斬!」

楚天手中長刀急速揮動,空氣中閃過兩道縱橫交錯的十字刀光,向陸飛疾斬而去。

「嘭!」一聲悶響,那道刀光躲過長槍的防禦,狠狠地劈在了陸飛的背脊上,但是,僅僅將陸飛的岩石鎧甲造成了一個口子,並沒有給陸飛造成任何的傷害。

「嘿嘿,我說過,你破不開我的岩石武魂防禦,就算你砍再多次也是一樣。」

陸飛得意的大笑一聲,再次手持雙槍,向楚天閃掠而去。

陸飛的實力,比楚天想象的還要厲害。當然,楚天還有很多底牌沒有使用。但這並不能否認陸飛實力的強悍。

如果陸飛不和楚天分在一組,陸飛完全有可能會進入這次外院大比的前二十名。

「拖得太久了,該結束了!」楚天微微仰起頭,嘴角露出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淡淡的話語輕輕脫口,讓得陸飛目光一凝,心中憤怒無比。。

… 86_86690「嘭!」楚天和陸飛再次激烈地碰撞在了一起,空氣中爆出一聲刺耳的炸響。

「該結束了!」楚天輕笑一聲,腳下猛的一踏,整個人徒然加快速度,在這個過程中,他已經將大刀收了起來,而後手掌之上雷光璀璨,形成了一個紫色的雷球。

「哼!」見狀,陸飛冷哼一聲,冷喝道:「竟敢小看我!」

「驚雲無極!」

心中沉喝一聲,陸飛掌印變化,頓時,漫天光掌閃耀而出,向楚天暴砸而去。

驚雲無極,玄階中級武技,一掌出,幻化萬千掌影,威力強大。

面對著漫天掌影,楚天目光微眯,腳下踏著詭異的步法,「雲海縹緲步」施展至極致,他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虛無縹緲。

「通背拳,雷切!」

伴隨著心中陰冷一喝,楚天手掌猛然緊握,瞬時間,他的拳頭被紫色雷芒所包裹,拳頭之上雷芒暴閃,夾雜著令人震撼的可怕力量,帶起一道撕裂空氣的尖銳聲響,兇猛的對著陸飛的身體暴轟而去。

感受著陡然襲來的強猛氣勁,陸飛臉色狂變,雙手揮舞而出,幻化出一道道黑色掌影,體內靈氣狂涌,一道強猛氣罡在周身形成,身體表面上的岩石鎧甲,再次變得濃厚了許多。

短時間內,陸飛既做好了防禦,又發動了攻擊,這般敏銳的反應速度已經算不錯了。

「轟!」漫天掌影之中,突然傳出一聲爆響,卻是楚天的通背拳兇猛地擊在了陸飛的身體之上。

儘管陸飛有岩石武魂化作的鎧甲作為防護,但狂猛的力道,仍然透過岩石鎧甲,侵入他的體內,令得他臉色瞬間慘白,身形急速後退,口中不斷溢出鮮血,一直退出十多米,才穩住身影。

漫天掌影緩緩消散,一道白色的身影,緩緩出現。

陸飛目光如同毒蛇般盯著楚天,心中仍然難以接受戰敗的事實。在不久之前,他第一次見到楚天時,後者還是如同螻蟻般的存在,他能夠輕易滅殺對方。然而,這才過了多久,對方卻是能夠輕易將之擊敗。這前後的反差,令他一時難以接受。

「你敗了,所以,你死!」

楚天神情漠然,冰冷的話語,緩緩傳出,給他判了死刑。伴隨著最後一個字落下,楚天心中響起一聲冷喝:「爆!」

「嘭!」

一道低沉的悶響徒然響徹,「通背拳」暗藏的雷芒氣勁,在陸飛體內全面爆發。

陸飛身體一陣劇烈顫抖,身體表面的岩石鎧甲碎裂開來,面龐上,肌肉抽搐,嘴角張開,刺眼的鮮血,狂噴而出。

片刻后,陸飛身體仰面跌倒,抽搐了幾下,便即不動。

望著這一幕,看台上鴉雀無聲,剛才的這一戰實在太過精彩了,勝過了之前所有的戰鬥。一時間,許多人還沒有回過味來。

顏玉小嘴張開,臉龐上的表情驚喜交加,她沒有想到,自己的學生竟然變得這麼強悍了,以七品武師的實力,越級碾壓八品武師。這等強悍的戰鬥力,有多少人能夠做到。

而另一邊,蔣瀚則是陰沉著臉,心中感到極為不痛快。楚天的優秀天賦,就連他,也是感到十分驚訝,但正因如此,他更不能讓楚天繼續成長下去。

「此子不能留!」蔣瀚在心中冷喝,心中暗暗盤算著,要找個機會將楚天除去。

楚天站在平台上,受萬人矚目。這一刻,他就如同絕世強者一般,鋒芒畢露,透出一抹霸道的氣勢。

對於楚天的表現,看台上的周英和袁雪瑩,也是感到有些驚訝,她們可是知道,在不久之前,楚天的實力並不強,這才過了多久,楚天的實力便已這般強了。

周英對一旁的蠻浩天笑了笑,對著蠻浩天淡淡笑道:「楚天的實力很不錯啊,你可要小心了。」

蠻浩天微微一笑,眼中冷意暴涌,自信地道:「比起其他學員,楚天的實力確實要高出許多,但是,他若對上我,也只有慘敗的下場。」

就在這時,只見平台上的楚天,將目光投向蠻浩天,淡淡的聲音緩緩響起:「上來吧,強榜前十的位置,你該讓出來了。」

「什麼?楚天要挑戰蠻浩天!」

伴隨著楚天的話聲落下,廣場之中頓時引起了不小的波動,許多人目光訝然,為楚天的這一舉動而感到驚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