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第十名,第九名……第六名,第五名,第四名,第三名,第二名!」


眾人激動的難以復加,他們的心中激蕩起萬千波濤。

再沒有比這個更激動人心的事情了,再沒有比這曠古絕今的畫面了!

眾人忽然升起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榮幸和榮耀,他們此生何幸,竟能目睹這等絕世之畫面。

他們將親眼見證一個耀眼新星的崛起!

他們這一屆的弟子中,已是騰起了一隻飛龍!

飛,飛,飛,一飛衝天!

不止是弟子,向來嚴肅示人的眾長老,也像是個孩子般手舞足蹈起來。

他們再難控制自己的情緒。

心胸之澎湃,已經醞釀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程度。

即將迸發都極致!

因為,鹿羽即將挑戰第一名的谷風月! 谷風月,那是何等高崇的存在,那是蒼靈學院的傳奇,是所有弟子心中的神話。

如今,有一個弟子要挑戰谷風月!

飛!給我飛!

鹿羽速度不減,以一種無以倫比的銳氣飛上去。

比天風更迅疾,比雄鷹更威武!

「四百丈,四百五十丈……五百丈……五百五十丈!」

人群引來了史無前例的喧嘩,因為到這個時候,鹿羽正式超過了谷風月。

鹿羽成為了當之無愧的第一!

在這個高度,鹿羽的名字將真正的千古流芳,將受到後世敬仰,將得到無數人的尊崇和膜拜!

「天啊,鹿羽真的完成了這不可能完成的創舉!」

「他真的取得了第一!」

在眾人那閃動的眼光中,鹿羽的身影正被無限拔高,如此光輝璀璨,如此絢麗奪目。

大家都期待著那最後的時刻,便要一起見證那最後的刻名!

他們知道,鹿羽要刻名了。

此時此刻,也許鹿羽已經拼盡所有,也許鹿羽已經耗盡一切,但是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鹿羽只需要再度激發出一絲絲的潛力來刻名便是了。

這個時候,鹿羽就算是將身體給透支了,也肯定要留名!

不留名,萬事皆休!

「這最為輝煌的一刻,總算可以落幕了。」

眾長老也都等待著那最後的時刻。

第一的記錄已經被鹿羽刷新,大勢已然落幕了。

然而所有人都想錯了,所有人都看錯了!鹿羽根本沒有刻名的打算,他那飛升的身形,仍舊是繼續!

飛!繼續的飛!

飛躍一切,超越一切!

這一飛,已成驚鴻!

鹿羽的眼睛,緊緊的看著上空。他知道,通天碑在那裡等著他。耳邊呼嘯的風聲,似乎是通天碑最親切的密語。一切似乎回到了一萬年前的某個時刻。

在那個時刻,有他,有藍古,有通天碑,還有那個龍族的絕世少女……

唰!唰!唰!

鹿羽的身形不斷的攀高。

下面圍觀的人漸漸意識到不對頭了,人群中的轟動越來越大。

「天啊!鹿羽還在飛!」

「他是怎麼做到的?到底是怎樣一股神奇的力量在他的身體內燃燒?使得他可以飛躍這麼不可思議的高度!」

「鹿羽還將刷新怎樣的記錄?」

人群中的聲浪疊起。

大家都在為鹿羽繼續見證。

「六百丈!六百五十丈!七百丈!八百丈……一千丈!」

一直到這個高度,鹿羽的身形才停頓下來。

當數到這個高度時,眾人都有些被震驚的麻木了。

接二連三的震驚,已使得他們只剩下本能的反應。

一千丈,那是多麼偉大的高度。這個高度,幾乎都是谷風月的兩倍了!

鹿羽完全顛覆了眾人的認知!

第一名對鹿羽來說算什麼,五百丈對鹿羽來說算什麼。一千丈才是鹿羽的終點!

所有人都覺得,自己之前實在是太低估太低估鹿羽了。他們根本就不懂鹿羽的內心,也根本不了解鹿羽的神通。

這個時候,寧榮鋒已是直接癱軟到地上了,他是真的要被鹿羽給嚇死了。

「鹿羽!」

沐詩雨因為太過的激動,而臉色漲紅。她仰頭看著鹿羽,那芳心只為鹿羽而顫動。

在她眼中,鹿羽就是真正意義上的大英雄。

唯有如此大氣魄者,方能如此一飛衝天!

「原來鹿羽是要在一千丈的高度刻名!」

眾長老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他們的呼吸都有些窒息。

然而他們依然想錯了,鹿羽的停頓不過是短暫的。

由下至上,通天碑的氣勢是翻倍增強的。到了這個高度,通天碑正在醞釀著前所未有的風暴。

所有的狂暴,都加持在鹿羽的身上。

短暫的停頓,換來的是終極的飛翔。

「送我上去!」

鹿羽一聲沉喝。

一聲令下,莫敢不從!

通天碑的力量托舉著鹿羽,再度衝天而起。

億萬掌權者:總裁爹地天價媽咪 這一次,直衝雲霄,直破九天,直入天闕!

唰!唰!

從未有過的迅疾,前所未有的高速!

「天啊,鹿羽還在飛!」

當眾人反應過來之後,都沒辦法給鹿羽數著高度了,因為鹿羽飛的太快了!

地面上的眾人再怎麼揚起著頭顱,也只能看到一個隱隱的身影,在沿著通天碑筆直的升天。

沒錯的,正是升天!

「啊……」

多少人的喉嚨口都嘶啞了。

似乎只是一個恍惚的功夫,鹿羽便已成為了他們視線中的黑點。

真的只能看到一個黑點了。

在那最高的地方,在那和通天碑並齊的地方,鹿羽總算是最後止住了身形。

那是通天碑的頂點,那是接近天際和雲端的地方。

在那裡,鹿羽終於是開始留名。

天波劍,已在手。

持劍而下,揮劍如雨。

以他絕世之氣魄,和萬古之榮光,慢慢寫下輝煌的兩個字。

一筆一劃,蒼勁有力。

勾橫交錯,龍飛鳳舞!

「鹿羽」兩字,已能代表著一切,裡面灌輸著鹿羽的氣息。當這兩個字最後寫完的時候,整個通天碑都是一震。

鹿羽一字一頓的說道:「以我之名,震你之邪氣!一萬年太久,他日我將帶你重回龍墓!」

嗡!嗡!嗡!

通天碑中響起了狂亂的嗡鳴聲,那是通天碑的嗚咽,還是哀嚎?

通天碑的最上端,乃是力量的最強點。「鹿羽」兩字熠熠生輝,如星辰,如日月,這個名字的亮度,超過了古往今來任何一個名字。「鹿羽」兩字就像是燈塔一般,在這萬丈高空,朝著周圍灑下無數星光璀璨。

地面上的人,雖然沒辦法看清楚鹿羽的身形,卻可以看到那熠熠生輝的名字。

名字,承載的不僅是第一的成績,還有萬古之榮耀!

這名字將和通天碑一樣佇立,享受著萬世之膜拜,和萬民之稱讚。

流芳萬古,生生不息。

這是鹿羽一個人的驕傲,也是所有人的榮幸,更是蒼靈學院的輝煌!

「天啊……」

多少人忘記了仰頭的不適,只是靜靜的看著天際而發獃。

他們真的被鹿羽給驚駭的麻木了。

刻名之後的鹿羽已是如流星一般滑落,至上而下,沿著通天碑筆直落下。 落下遠比飛升來的快。

僅僅是一炷香的功夫,鹿羽便回到了地面上。

鹿羽的神色依舊,依然從容,依然淡定。這萬丈刻名之輝煌,似乎根本就不曾在他的內心掀起半分波瀾,對他而言,一切似乎如古井不波,水波不興,如此而已。

內心強大到了何種程度,才能如此寵辱不驚!

鹿羽最後仰頭看了通天碑一眼,他知道隨著「鹿羽」兩字雕刻上去,一切問題都將改善。

他直接來到眾長老面前,向韓澈長老問道:「請問長老,我是否通過考核了?」

一直到現在,眾長老才紛紛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算!當然算!」

眾長老激動無比的叫道,其中韓澈長老更是顫抖的握住了鹿羽的手。

開玩笑,如此萬丈刻名,乃是成就萬古未有之輝煌,這都不算通過考核的話,那什麼又算的上通過考核!

「鹿羽!你很好,很好啊!」

本來口齒伶俐的莫師這個時候卻是結結巴巴起來,就像是舌頭打卷了一般。

他都不知道說什麼來表達自己內心的激動了,只是反覆的說著「好」字。

「鹿羽!我們蒼靈學院何幸,竟招收到你這樣的絕世天才!」

其他長老紛紛叫道。

親愛的阿基米德 這一句話算是非常高非常高的評價了,萬年以來,從來沒有人得到過這樣高的評價。

就算是當年那驚才絕艷的谷風月,也沒有過這等待遇!

長老們都知道,鹿羽乃是萬年一遇的璞玉,等待著他們蒼靈學院的雕琢。

他們蒼靈學院,是真的復興有望了!

「藍古仙子也當高興的!」

韓澈長老忽然說起了祖師藍古仙子,不過他馬上閉嘴,卻是意識到自己太過激動之下有些說漏嘴了。

世人都道他們藍古仙子死了,但其實他們核心的長老,還有院主卻是知道藍古仙子沒有死的。

藍古仙子沒有死,就在蒼靈學院。

這是他們要守護的秘密。

在說漏嘴之後,韓澈長老有些慌張的看了看周圍,只怕讓眾人聽到了這機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