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羅天小兄弟,前面我就不去了,魔境只能帶領二人進入,魔境用法你已經掌控,有它陪你,也已經足夠,你放心,我會在陣外等你。裡面的事情,千萬不可勉強而行。」


在獸王尊者千萬囑咐下,進入迷霧之中的兩個身影,在短暫的準備之後,走進魔心湖外圍的陣中。

小傢伙,等會你看到什麼都不要衝動。這幻陣可以幻化出你的心境。你想要的東西,在這裡都能幻化而出。不過,沒有一個是真得。」

靈魔說完,把境子交給了羅天。拿出戰刀,跟隨後邊。靈魔小心翼翼的模樣讓羅天相信,陣中的危險,所言不虛。

對魔境灌輸一道靈力,平凡而光滑的境面出現了一道白亮的光線。光線發出,四周的迷霧漸漸消散。

星際之棄婦重生 在迷霧中走了萬米之後。一個四四方方的石門出現,那帶有歷史歲月的石門給羅天一種壓迫感。想想陣前一道石門就是如此強悍,陣中的危險可見非同一般。

凸凹的石門有一圖案,那是靈境的圖案。拿起魔境的手慢慢把魔境放在圖案凹槽的瞬間,石門發出一道滾石聲,慢慢打開。

「進去。」踏入石門才發現,這裡和外邊簡直是兩重天。冰冷的溫度,如進了北極深處的冰山。

「前輩,上次來也是這樣嗎?」羅天問完,卻看靈魔搖搖頭說道:「上次是破陣而入,沒有魔境的引導,全是魔獸和幻境。我們要小心,不要相信眼前。」

感覺疑惑的靈魔剛剛說完,感覺天旋地轉的羅天頓時傻了眼。腳下是一個平面,眼前是一座雪山,雪山之上,那雪白的飛鷹張開鋒利的爪牙,撲向羅天的額頭。

這是幻境,還是真飛鷹,不得而知的羅天聽到靈魔大吼一聲,「退後。」

當靈魔澎湃的氣息伴隨舞動的身體迸發而出,帶有枯榮之木的戰刀狠狠批出,伴隨戰刀的起落,那撲來的飛鷹消失在刀下,沒有鮮血,沒有悲鳴。

「幻境?」

本以為是幻境的羅天剛剛說完。張口的嘴巴吃驚的變成一個圓。難道不是幻境,要不然靈魔手中的戰刀,為什麼被抓吃一道痕迹來。

「前輩,你沒事把?」看著有些喘息的靈魔,一臉擔心的羅天問完。卻看靈魔擺擺手說道:「要小心這裡的幻境,這個幻境演化出來的生物,是真實動物一半的實力。不容小視。」

「什麼,幻化出來的生物是本體的一半實力。」聽了靈魔的敘述,一臉驚訝的羅天拍拍自己的大心臟,不可相信的說道:「這幻境和分身術不是有異曲同工之處嗎?」

想到這了,羅天更加謹慎的移動腳步,看著飛鷹過了的幻境,是一個沙漠,一個廣袤無垠的沙漠。

行走在沙漠之中,名知道是幻境的二人在走的不到三步。就看到一條長過百米的毒蛇搖搖腦袋,注視著侵犯他管轄沙地的二人。

「這傢伙成精了嗎?為什麼會如此強悍的氣場。」感覺眼前長蛇的舞動的身體帶著熾熱的溫度吐出蛇信,羅天心頭大驚。

這是一頭神魔烈火,是蛇類的畢宗,這東西在大陸基本絕跡。為什麼這裡會出現幻影。看著狂嘯而來的長蛇烈火,靈魔剛要動手,卻看羅天拿出一道符印說道,這傢伙有我來對付:「蛇是五毒動物的一種,五毒最厲害的是蟾蜍」

羅天拿出來是無毒之王蟾蜍的符像,猛然灌輸靈氣,燃燒了靈符,虛幻之中,一個百丈大的蟾蜍傲立虛空。

「這樣可以嗎?」有些不相信的靈魔剛剛說完,就看那百丈蟾蜍移動,撲進遊動長蛇,兩者驟然消散。

「靠,真實一物降一物。」咒罵一句的靈魔剛剛說完,眼前一變,羅天和靈魔竟然出現在魔獸森林的邊緣。

魔獸森林也能幻化出來,真是一個奇怪的幻陣。剛剛移動兩步的羅天卻看到魔獸森林竟然是漫天煙火,萬獸逃亡的畫面,這個畫面非常真實,真的有些讓羅天腿軟。

「如此多的魔獸,對哪一個下手。」犯了難的羅天剛剛舉起九龍仙,卻看靈魔向前一步,大吼一聲,「魔焰。」

當靈魔的魔焰放射出來的黑色火焰和紅火對抗,眼前的虛幻慢慢變淡。本以為安全的羅天,回頭一看,卻發現「獸王尊者」殺了過來,那殺氣有些衝天。

「虛幻——」

拿出九龍仙朝著獸王尊者刺殺的羅天剛剛殺去,就看那飛逝來的獸王尊者,手一動,把金穗放在前面。

「劍有停頓的羅天剛剛緩慢一點,一股夾雜著血腥之力大掌狠狠把他扇飛,在空中盤旋,這種停留在空中的飛行,讓羅天體驗了一把飛天。

碰——

倒飛的身體砸在一顆百年老樹上,那老樹竟然被生生攔腰砸斷。這種感覺很真實,沒有一點虛幻。感覺不多的羅天剛剛起身。竟然發現自己落到了無邊海岸。自己到了第四幻境,可靈魔那?

看著腳下的海浪,本以為虛幻的羅天無奈一抹,竟然真的有水濕透了手指。這不是虛幻,難道說自己倒了魔心湖了嗎?

心有餘悸的羅天,招出寒冰盔甲,和天玄頭盔,朝著海水猛然砸了兩下之後,海水突然消失,羅天落入虛空,一屁股摔在地面。

看著碧綠的草,輕靈的湖,一臉迷漫的羅天突然大笑,這裡是魔心湖,我終於走到了魔心湖岸,哈——哈——哈——

狂笑的聲音剛落,一雙修長的眼睛從湖心睜開,注目著一臉發狂的羅天,疑惑之後,湖水頓時上拱,形成一座水橋,鏈接兩端。

「水橋?看著水橋,踏步上去的羅天感覺並不虛幻。」走了兩步之後,回頭一看,傻了眼,走過的水橋竟然變成水,落入湖面——— 一路狂奔的羅天在衝進魔心湖的瞬間,表情頓時愕然,眼前的長蛇貌似並不虛幻,這條百丈長蛇竟然滾動著自己的眼睛,用期盼的雙眸看著羅天。

一旁的飛鷹不但真實,還用爪子撓撓自己的羽毛,一臉自得的看著羅天。最讓羅天無語的事。自己來的水橋不在。回去的路斷了。

「難道是自己的眼花了。」

心有疑問萬萬千,最後回頭已經是後悔萬分。想想自己來的目的。用心靈聯繫小七的羅天還沒說話,卻聽到小七請求讓她出來看看。

七彩之光華麗輻射在島上,化成人形的小七看著眼前的組合之後,一臉鬱悶的說道:「老大,我怎有一種畏懼的親切感。」

「親切感。」羅天摸摸自己的額頭,在摸摸小七的額頭,一臉苦楚,「小七,你沒發燒把。我感覺的都是畏懼,哪來的親切感。」

「老大,你看這凹下去的圖案是不是在那見過。從你記憶之中,我感覺好深刻。」聽了小七的話,仔細觀看的羅天大罵一聲:「是烏龜。不對。是青玄。也不對,是玄武。對。是玄武圖案。」

急忙拿出青玄給自己的玄武飛天玉,一對。羅天大罵:「死烏龜,小爺是來找仙藏,不是來找—–」

「不對?」還沒罵完的羅天停止謾罵。回頭仔細一看。靈動的雙眼看著那長蛇竟然出現有冰冷的淚花出現,感覺到冰冷的淚花,一臉苦楚的羅天失色的說道:「你是天舞前輩?」

「啪—-啪—–」

看著落淚的雙眸,挑起的羅天大罵一聲:「奶奶的腿,誰把華夏圖騰變成了石頭。」

「老大,把你手中的玉片放在凹槽看看。」一拍頭的羅天,罵了一句:「奶奶的腿,立刻把玉片放進凹槽,一股逆天的氣息差點沒把羅天壓扁。

逆天的氣息在魔獸森林瀰漫。那不斷聚集的氣息讓羅天產生膜拜的衝動。海面之中,一頭玄龜發出一絲尖叫,不知道方圓千里,多少游魚變成白漂。

萬丈海濤變成萬丈巨浪,那鏈接天際的威壓,在虛空之中一個千萬尺的圖騰出現,那瘋狂的威壓,讓整個大陸的人們跪拜地上。

是神——。不知道誰說了一句。弄的陸立刻都認為有了神出現。

魔心湖的島心,那鏈接虛空的氣息在不斷加強。一個虛無之聲想起,「小子,把你的血放滿凹槽,讓朱雀用火燃燒,本神獸要回歸了。」

「血,放滿半槽,看著那凹槽的深度,羅天搖搖頭,那最少半斤之多,放了血。等下現在出來了,我怎收穫的道。

「小傢伙,別再猶豫了,在猶豫,你想要的仙藏可就沒有了。」虛無的身影說完,羅天一個箭步上去,一邊放血,一邊罵奶:「老傢伙,不早說。」

瘋狂放血的羅天在血滿凹槽之後,小七的朱雀之火爆燃而出,那沸騰的鮮血在朱雀之火煉化后形成一股精氣,直入空中的圖騰之中。

悲鳴的聲音發出,幻化出朱雀之身的小七衝進虛空。頓時,四獸圖騰變成一道天幕,煉化了一股黑煙之氣,落在魔心湖。

看著落在身邊的小七,羅天大嘴一張,出聲罵道:「小七怎變成了悄悄姑娘,這是怎回事。」

一臉鬱悶的羅天還沒罵完,小七的雙眸睜開,那含有天地只威的姿態,讓她眼中多了深邃,少了苦澀。

哈——哈—–

當眼前一個狂笑的男子和一條舞動女子出現,一臉沉悶的羅天撇撇嘴,伸出手,理所當然的說道:「仙藏在那,我可是少了半斤血。」

「仙藏。」

聽了羅天的話。擺脫約束的青玄滾動一下自己的小眼,看著身邊的女子說道:「天舞,這裡真有仙藏嗎?」

「有。我當時來到這裡的時候,看著眾人都在爭奪靈元。我為了恢復元氣。殺了所有人。煉化了靈元。」

聽著天舞的話,羅天移動一下腳步,真想跳湖自殺。看著羅天跳湖的動作,天舞捋捋自己的青絲說道:「湖地有十萬沉屍,你要是喜歡跳,不說我沒提醒你。」

看著一臉沉悶的羅天,天舞散落的髮絲輕輕飛起,落在那魔心湖面,修長的髮絲攪動湖水沸騰的時候,不少湖地的物品一一上岸。

「這些都是那些貪圖靈元的傢伙遺留的東西,那些白骨你要是喜歡,也可以拿去賣錢。」看著天舞撈上的東西,羅天眼前一亮,很多都是難得一見的寶貝,竟然發現有靈寶一件。

一把收起所有的羅天。看著青玄和天舞,小心翼翼的問道:「前輩,你們是打算回仙界嗎?帶我一起去好不好?」

聽了羅天的話,一臉苦笑的青玄罵道:「小兔崽子,回仙界,那有如此簡單,現在我們的實力,別說回仙界,橫渡虛空都難,怎回去?」

「老傢伙,你竟然罵我,要不是我半斤血,你還在海中喝鹽水那?」憤怒的羅天剛剛說完,卻看到青玄手一伸,禁錮了暴跳的羅天。

「小兔崽子,罵你祖宗,信不信我把你甩進湖中給魚吃。」看著滾動小眼睛的青玄手一擺,噗咚一聲,羅天陣被掉進了湖水裡面。

感覺湖水倒灌喉嚨的羅天,調集鴻蒙之後,露出水面,指著青玄:「老傢伙,你忘恩負義,小心遭受天譴。」

看著在湖水中釋放鴻蒙之氣的羅天,天舞手一擺,把羅天弄到湖面,看著濕漉漉的衣服,一瞬之間,衣服驟然烘乾。

感謝了一下天舞,轉身怒目看著一臉微笑看著自己的青玄,羅天「哼」了一聲說道:「小七,我們走。」

看著轉身要轉身離開的羅天,小七搖搖頭說道:「老大,靈元不拿,就走嗎?」

「靈元,不是被——」想說大白蛇的羅天,為了不在掉進湖水,改口說道:「靈元,不是被天舞前輩煉化了嗎?」

「但是靈根還在啊。」小七說完,傳音給羅天說到:「別忘了我們有鴻蒙之氣,帶上靈根,半年就能滋潤出靈元。」

「額—–」

露出一臉狂喜的羅天在小七的指點下,猛然撲向剛剛天舞被壓制的地方,朝著那靈根一抱,猛然爆發出朱雀之火,靈根,是我的了。

看著要毀滅靈根的羅天,想要阻攔的天舞卻被小七阻攔下來,不讓她上前。

「這靈根和天舞多年,已經是具有靈性的生物。感覺有危險的靈根剛要逃走。卻發現眼前的傢伙竟然發出一團火焰讓自己忌憚。

「老大,灌輸鴻蒙給靈根,看它能不能產生靈元,如若不行,我們就煉化了它,當作補藥吃了。」

為了得到靈根的羅天,不要命的朝著靈根灌輸鴻蒙,這種灌輸的方法,讓青玄和天舞嘴巴張大,元氣鴻蒙。這傢伙身上怎會有這種寶藏,難怪朱雀能破殼重生。原來如此。

不得不說,小七的這種方法很管用,鴻蒙出來,那靈根不但沒有掙扎,還伸個懶腰,任由羅天抱著,片刻只后,竟然有如同火焰元氣冒出。

「靈元。」

大笑一聲的羅天,剛要用手去抓,卻看到天舞急忙說道:「不可,這這樣做會毀了靈元,靈元乃是元氣所化,這是反覆之手,一旦碰到,它立刻機會消失了。」

那該怎樣擁有它。看著一臉焦急的羅天,天舞笑笑說道:「你既然有元氣在身,靈根就會把你當作一個靈地。有靈根在,靈元,你還怕它跑了不成。」

「看來是收到刺激太大了點,要不然也不失態成如此。」

「你滴血在靈根上,它會幻化成一個符文在你手心,等半年後,你就能煉化靈元歸你所用。」天舞說完。

急忙的羅天滴血一看,果真如此。靈根竟然變成了符文和手紋融合,隱身在羅天的手心,任誰都想不到,那潔白的手心竟然有靈根在哪裡。

「謝謝,天舞前輩。」謝過天舞的羅天,看著一雙小眼頂著自己的青玄,哼了一聲,表達自己對他的不滿。

一臉愜意的青玄看這羅天一臉憤恨的看著自己,嘿嘿一笑說道:「小傢伙,喝點水對你有好處。」

羅天撇撇嘴,鄙視的看來他一眼,轉身看著魔心湖說道:「小七,我們走。」

離開魔心湖的羅天走到湖岸,卻看到青玄和天舞跟在自己的後邊。「靠,這老傢伙不會賴上自己了把。」

一臉鬱悶的羅天停止腳步,苦逼的說道:「前輩,我可是窮人,你跟著我,我可沒錢養你,我不受小三。你投靠別人好了。」

頭大的羅天剛剛說完。青玄小眼一瞪,不滿的說道:「我是你的神獸圖騰,你的信仰奉養老人是傳統美德?」

「老祖宗,你還是找別人吧,我可沒那福氣。」鐵了心的羅天死活不讓玄武跟著自己。

看著羅天的表情。天舞微笑的說道:「你別逗他了。我來說好了。」

「羅天,我需要你身體中的元氣。只有元氣才能幫我們恢復玄武之境。也只有那樣,我們才能離開這個二次空間。」

看著沉思的羅天,天舞說出讓羅天無法拒絕的條件——

看著手臂多了一個玄武圖案,一臉苦楚的羅天沉悶的說道:「前輩,你餓了說一聲,千萬不要喝我的血。」

「廢話,你當你的血是仙藏聖水啊。」沒好氣的青玄說道,傳音給羅天說道:「我估計要沉睡百年,你小子要好好活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