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老人家,這些大家族的樓船,為何封鎖天河水道,連繞道都不行?」


那名老船工很健談:「少年人有所不知,這亂礁域,是一處秘境的入口,今天夜晚好像是秘境開啟的時辰,所以好幾家大世家,聯合起來,以樓船封鎖水道,不準其他人分一杯羹。不過這些事情,和我們跑商行船的關係不大,等一晚就等一晚吧。」

「許陽,我們真要等到明天嗎?」采籬拽了拽許陽的衣角。

許陽笑道:「我降低速度,只是為了詢問這位老人家,到底出了什麼事情。現在事情問完了,我們走!」

豬婆龍加快速度,划動水波前進。

「唉,年輕人就是年輕人,太過氣盛,不是好事啊。」那名老船工抽著旱煙嘆息。

「行啦老王頭!你少說兩句吧,你不知道那幾個年輕人有多可怕,恐怕不比樓船上的那幾位公子哥兒來頭小。」那條中等客船的船老大斥道。

「怎麼可能,他們坐著的不過一條箭舟……」

「放你閨女的屁,他們坐著的是什麼我沒看清楚,但肯定不是箭舟!」那船老大低聲說道,面露恐懼之色,「好像,好像是一頭大王八!」

「怎麼可能,老大哥你眼睛看花了吧?」老王頭不信,兩人爭辯起來,許陽等人早已離去數百丈。

樓船上的人自然發覺了,那蔣家樓船上,一聲怒斥:「下面的人,找死不成?趕快給我停下來!」

看到許陽等人置之不理,樓船上人更怒,忽然風聲大作,一桿長槍大戟一般的弩箭,破空射來。

「居然是水戰床弩,這種利器倒是少見。」許陽站在豬婆龍背上,微微一笑,操控豬婆龍遊動。

豬婆龍轉出一個靈活的角度,頓時弩箭射空,破開天河水面,激起數丈高的浪花。

「該死,給我射!」不僅是蔣家樓船,其他樓船上也紛紛響起破空聲,頃刻之間,便是數十道弩箭破空來襲。

「好兇橫,好霸道!竟然不給人留絲毫餘地。」許陽微微怒了,騰空而起,大袖飄拂,將射來的數十根弩箭團團一卷,高聲喝道:「來而不往非禮也,原璧奉還!」

蔣家樓船上。

一名管事模樣的人,正在指揮弩手裝載下一根弩箭,卻聽得破空聲猛惡,那架床弩被一根巨型弩箭釘穿,連帶著操控弩箭的弩手也被射穿了肚腹,橫死當場。

其他樓船上,也響起了星星點點的慘叫聲,借著火光看去,那些樓船上,也發生了同樣的狀況。

「該死,快去稟報公子,請坐鎮樓船的客卿供奉,家族宗師,前來斬殺來敵!」那名管事大驚且懼,一疊聲地吩咐道。

許陽等人騎乘豬婆龍,不多時,已經游過最後一艘樓船,正準備向東轉向,突然破空聲大作,好幾個強大的氣機,從不同的樓船上爆發,遙遙向他們這個方向鎖定過來。

許陽微微冷笑,同樣爆發出氣勢。他的大勢已經有了朦朧的雛形,氣機十分強大。

「一個半步玄宗境界的小輩,也敢囂張?」

「待我去將他拿下,聽候公子發落!」(未完待續。。) 「許陽,有人追上來了。」采籬小聲說道。

許陽回頭一看,幾名玄宗駕馭本命玄靈,如風一般追趕過來。他呵呵一笑:「不用著急,我們腳下的這頭大傢伙,速度可不慢。」

得到了許陽的示意,豬婆龍猛然加快了遊動的速度,如一根利箭,向前方射去,留下兩道水痕,緩緩散開。

後面兩個追逐的玄宗吃了一驚。

「該死的,他們乘坐的是什麼船舶?」

「速度太快了,連我們駕馭本命玄靈都追不上,只能遙遙綴著他們。照這個速度,在我們追上他們之前,那些人肯定已經繞到了亂礁域內部。」

幾名玄宗略一商議,都面露無奈之色。

「趕快回去向公子稟報,免得貽誤了公子的大事。」

嗖嗖,這幾名玄宗紛紛向來時方向飛遁而去。

最中央,一座高大華麗的樓船主艙之中。

賓主之位上,分別擺放著一些珍品靈果、靈酒瓊漿,這座樓船的主人正在待客。

主座上,坐著一個身材略微瘦削的青年人,他臉上微微有些陰翳之色,顧盼之間,隱約一頭惡狼在窺視。

客座分成兩排,分別坐著幾個同樣衣飾華貴的年輕人,在他們的身後,各有數位玄者守護。看那些玄者護衛的實力一個個氣息悠長,如龍似虎,都不是弱手。

「高公子,『水月洞天』再過兩個時辰就要開啟了,我們進入之後,如何分配其中的寶物,需要早些擬定一個章程。」坐在其中一個客座上的一名華服青年,輕輕拈起一枚靈果。遞給一旁的一頭意態神駿的仙鶴。那仙鶴張開口,吞下靈果。

如果許陽在這裡,就能認得出,這個餵養仙鶴的青年,就是在青丘鏡湖,迷宮大陣上見過的北禹城蔣家嫡系子弟。蔣經緯。

聽了蔣經緯的話,那主座上的高公子冷然說道:「蔣兄何必露怯,倒時候你我眾人,各憑本事便可。我太初道場,信譽素著,從來沒有干過什麼強行劫奪的事情。當然,我太初道場拿到的寶物,也不希望有不開眼的人,上來搶奪。」

此人是太初道場的嫡系子弟。和死在許陽手下的高曉柏是本家兄弟。

「高兄這句話說得有理,就該各憑本事,奪取寶物。」

「天下寶物唯強者居之,還定什麼章程?就算弱者一時運氣好,得到了一兩件寶物,我潛流城陸慕遠,有的是辦法讓他把寶物吐出來。」

眾人紛紛色變,潛流城陸慕遠說出這句話。擺明了就是不會承認任何分配規則,一切以實力為先。

「哼。潛流城陸家,好威風好霸氣!我北禹城蔣家,難道怕你不成?」蔣經緯冷哼一聲說道。

「蔣經緯,你就別充大瓣蒜了,要不是你有一頭強力玄宗級別的仙鶴坐騎,你的實力在我們中間。就只能排在末位,」陸慕遠眸光陰冷,直截了當地說道,「聽說你玄靈7變,就再也無法寸進。只能服用丹藥,晉階玄宗?簡直可笑,還比不上滄瀾府的那群次等精英。」

蔣經緯臉色漲紅,暗暗咬牙,他在北禹城蔣家,是家主嫡子,地位何等崇高,哪裡受過這些氣?不過現在,他這口氣卻非得忍下不可。

說話的陸慕遠,玄靈8變晉陞玄宗,養成劍意大勢,非常強大,近一年來,已經擊敗了好幾名老輩宗師,在俊傑榜中,也有一席之地。

坐在主位的陰翳青年高公子,有些不自然地一笑:「陸兄何必如此鋒芒畢露,遊戲規則自然是大家要一起遵守,否則就玩不起來了。你說對不對?」

說話間,幾名玄宗突然沖了進來,其中一名玄宗上前一步,拱手行禮:「稟告公子,我等奉命去擒拿闖陣狂徒,可對方行得太快,我們沒有追上。因為擔心他們會影響公子的計劃,特來稟報。」

「什麼,玄宗都沒有追上?」蔣經緯不屑地說道,「難道闖陣者騎的是凶獸水怪?這也太可笑了。」

高公子擺手說道:「既然有其他人闖入,各位,我們事不宜遲,現在就去水月洞天的門戶之地守候。如果有人敢於闖入,當場擊殺。水月洞天的寶物,一定不能落在其他人手中。」

眾人這一番沒有達成共識,他們都是心高氣傲之輩,不少人都在最近一兩年內,修成了玄宗,誰肯低頭服輸?在暗地裡,都下了決心,就算人捷足先登,得到了寶物,也要搶奪過來,到時候免不了一場大戰。

豬婆龍划動水波,快如利箭,很快繞過了樓船鎖江的範圍。

前方水域,有不少礁石冒出水面,在月光之下投出淡淡的黑影。這裡是天河最淺的地方,但是水流卻最為湍急,幸好有豬婆龍代步,否則換一條中等客船,肯定如臨大敵,要小心翼翼地趨避礁石。

「許陽,我們接下來怎麼辦?」御玄雨問道。

許陽開口了:「既然此處有秘境,而且就在今晚開啟,說明我們與秘境有緣。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我們當然要去探一探這秘境的根底。」

御玄雨自然不怕,采籬卻也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性子,當即拍手叫好。

「只不過,秘境的入口在哪兒?」御玄雨說道,「要不要擒一個人來問問?」

許陽搖頭說道:「不用,這些超級世家的子弟,為了避免有他人私自闖入秘境,肯定在秘境入口布置了不少人看守。我們尋一尋,人多的地方,多半就是秘境的入口了。」

這一片亂礁域,不少地方都有黑沉沉的礁石,有的地方礁石很大,十丈、百丈的比比皆是。

「在哪裡了。」采籬像做小偷一樣,小心翼翼地向一個方位指了過去。許陽等人看去,發現果然有不少人,乘坐小衝鋒舟,在一處百丈左右的礁石附近巡邏。

「別出聲,我們悄悄過去。」許陽微微一笑,水極玄力透體而出,形成了一個寶藍色的護罩。他同時輕敲豬婆龍,示意這頭凶獸下潛。

豬婆龍很聽話,乖乖下潛到了水面下十丈。(未完待續。。) 「天河的水下世界,真漂亮啊。」采籬的眼睛用不過來了。

三人身上罩著一個形如雞蛋的寶藍色罩子,在黑沉沉的天河水下漫遊,不時有不知名的魚類游過,只不過感受到了豬婆龍強橫的氣息,紛紛躲避。

豬婆龍被許陽狠抽一頓打服了,就算回到了熟悉的天河水下,也不敢作祟,它乖乖按照許陽的指示,向那一處有衝鋒舟守護的礁石游去。

游速很快,不多時,就接近了那一處礁石。

「難道秘境的入口,就在這一塊礁石之中?這礁石看起來很普通啊,不像有什麼古怪的樣子。」御玄雨說道。

「看,礁石附近,好像有亮晶晶的東西。」采籬指了指前方。

「那是一塊天然玉石,平滑如鏡,反射了小部分月光,所以顯得很明亮。」許陽看得更加清楚,解釋道。

頭頂數丈,便是衝鋒舟來回巡邏,破開水浪的聲音。許陽玄功聚集在雙耳處,凝神細聽他們的交談。

忽然,許陽神色一動:「那些公子哥兒,都向秘境入口撲來了,應該是時辰快到,他們擔心被我們闖入,先拔頭籌。」

御玄雨和采籬也學著許陽,試著聆聽水面上的人聲。可惜她倆功力稍欠,心神力量也不如許陽強大,只能聽到嘈雜的嗡嗡聲,聽不真切。

水面之上。

「公子!」「少主!」

衝鋒舟上的玄者僕從們,看到了各自主人到來,紛紛見禮。

「免禮!」臉色蒼白的高公子冷冷問道,「可有閑雜人等闖入?」

「稟報公子,屬下一直在此處巡邏,連一隻蒼蠅都不敢飛過來!」一名玄者稟報道。

「很好。」高公子轉過身,向眾位公子哥兒說道,「各位,水月洞天這次開啟,一共能夠容納二十個名額。在場的超級世家,共有五家。那麼。每一家分配四個名額,公平合理。」

蔣經緯道:「我的小鶴兒,應該不佔名額吧?」

其他諸家紛紛冷笑,陸慕遠哼了一聲:「你在說笑?你有那頭仙鶴強么?這水月洞天,在圓月光芒最盛的時候,便會開啟門戶,每一個玄師實力的生靈,都算作一個名額。你除非不帶仙鶴,如果帶它下去的話。就要算作兩個名額!」

蔣經緯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時辰快到了,」高公子冷硬的聲音響起,「月上中天,便是門戶開啟之時。」

在這一塊礁石的周圍的水底,有二十塊天然玉盤,呈環狀排列,將蘊含水月洞天門戶的那塊百丈礁石圍了起來。反射著圓月光輝。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了,月光也愈發明亮。二十塊玉盤反射的月光,也愈加明亮,將礁石周圍映照得如同白晝。

「時辰到了!」蔣經緯凌空站在仙鶴的背上,精神一振,只見月光如水,這塊礁石周圍響起浪潮呼嘯之聲。一**天河水,在明亮月光清輝的映照下,拍打在礁石之上,彷彿應和某個天地生成的陣法。

「咦,那是什麼東西?」水底天然玉石映照的月光越發明亮。原本看不真切的河底也漸漸清晰,眾人驚訝地發現,有一個巨大的黑影,潛伏在水底,長數十丈,寬數丈,有頭有爪,分明是一頭水生凶獸!

「該死的,這是一頭成了精的豬婆龍,它要搶佔水月洞天的名額!」高公子怒道,「快些出手,將它殺掉!」

轟隆一響,那二十塊天然玉石鏡子,各自射出一道精純的月光精華,在礁石上方環繞交織,在那塊礁石上猛然擴張,形成了一個方圓百丈的巨大門戶,純由月亮的清輝映照構成,美輪美奐,好似天宮門戶,不是人間氣象。

高公子的聲音淹沒在隆隆震響中,有人大喊:「水月洞天!水月洞天的門戶開啟了。」

水面上陡然鼓起一個巨大的水泡,下一刻,一頭豬婆龍衝天而起,徑直鑽入了那方圓百丈的巨大門戶之中。雖然有反應快的人,甩出玄術,但都被一層寶藍色的水幕擋下。

啪啪啪啪啪,隨著豬婆龍的闖入,礁石周圍的二十塊天然玉石鏡子,竟然有5塊失去了光芒,黯淡下來。那巨大的百丈門戶,迅速縮小了四分之一。

「該死,那頭豬婆龍身上,居然還有其他生靈,它們佔據了5個名額!」有超級世家的子弟怒吼道。

「現在只剩下15個名額了,怎麼辦?」人們議論紛紛。

轟轟!

一瞬間數十道玄宗氣機爆發,不少人趁亂向水月洞天的門戶搶了過去。現在被一頭豬婆龍攪局,之前談定的協議肯定會作廢。五大家族,不管是誰,搶先進入足夠多的人才是正道,難道其他家族還能讓進入者出來不成?

「給我讓開!」一道劍氣嘶空,潛流城陸慕遠乘風御劍,撞開兩名玄宗,如一道驚虹,射入水月洞天門戶。

他撞開的兩人,其中一個正是蔣經緯,這北禹城蔣家家主嫡子眼中煞氣一閃,仙鶴長聲唳叫,載著他化身一道狂風,猛然撞入門戶之中。

隨著這兩人的進入,水月洞天的門戶再度縮小,又有兩塊天然玉石寶鏡黯淡下來,不再放射光華。

高公子背後青木虛影滾動,籠罩全場,一時間大木參天,將其他人悉數隔開。

「太初道場聽令,隨我進入水月洞天!」高公子劈手劃出一道青色玄力長索,將七八名下屬玄宗全都拖曳而來,飛快撲進秘境之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