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聽到了吧?現在還有什麼話說?」蔡永勝眯著眼盯著徐寬,「就你這種執法的態度,等我回去告訴我們家老爺,你等著後續吃官司吧!」


蔡永勝毫不客氣的聲音讓徐寬心裡一頓,這他媽都是什麼事……若不是剛剛了解了秦毅一下,就憑這些話,他當場就能給他一槍子。

偏偏多問了幾句這還招惹了蔡家,他不過是個小小的總局,哪能經得起蔡家折騰?

「那你過來找我是幹什麼?聽說你有事想跟我談?」徐局強壓著心中的震怒,繼續問道,他要搞清楚,才能下決定。

「對,我是想通知你一下,這兩天我可能會把蔡家那個大少爺也幹掉,到時候你不用出警了,免得我讓你們總局尷尬。」秦毅說道。 「你說什麼?」

徐寬跟蔡永勝兩人同時站了起來。

兩對目光直愣愣的不可置信的盯著秦毅,宛如在看著一個瘋子、傻子!

蔡家被蔡從國承認的兩個嫡系子嗣,一個蔡光輝一個蔡光榮。

跟蔡光榮不同,蔡光榮還是學生,雖然沒兩年就要畢業,但是相比較蔡光輝差的不是一星半點,蔡光輝已經在接手家族的事業,擁有了家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蔡從國的目的也是準備把他培養成新一代娛樂圈巨頭。

現在很明顯的已經有了起色,蔡光輝沒有讓他失望。

因此這才讓蔡光輝跟鳳凰區的另一巨頭,藍家聯姻,藍家作為線下實體產業超級巨頭,更是經營著國內無數家汽車公司,手中握著國內合資車行業的命脈,也是不容小覷的存在。

而娶了藍沁竹,他們兩家就是強強聯合,除了地位不可撼動的前三家族,其他都不可比擬。

蔡光輝要是死了,蔡家真的就翻天了!

然而這小子卻說了,這兩天要把蔡光輝也給幹掉……他是不是瘋了?

「我說,我要殺了蔡家的大少爺,蔡光輝。」秦毅目光掃了兩人一眼。

徐寬身體都在顫抖。

「這裡是總局!鳳凰區警察總局!」徐寬再次強調。

他覺得今天是他這輩子最沒有威嚴的一次,不止一次的被人忽視身份……快要崩潰了,第一次感覺做個局長居然做的這麼窩囊,直接被無視。

「我知道,所以我過來知會你一聲,不然容易讓你這兩天不好做。」秦毅望著徐寬。

「哈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徐局,真是太有趣了,我生平第一次見到如此狂妄跋扈的宵小,絲毫不把我蔡家放在眼裡就算了,謀殺了我蔡家二公子,還揚言要殺我蔡家大公子,可笑可恨可悲可憐可憎!」

「你這種人我們蔡家若是不能挫骨揚灰,也沒必要在這天都市立足了。」

蔡永勝仰天大笑,宛如聽到了這輩子最好笑的笑話,當前之局他都必死無疑,居然還要再惹更大的禍事?莫不是梁靜茹唱給他的勇氣?

「你說的對,我本來就沒打算讓你蔡家在天都市立足。」秦毅點頭。

蔡永勝幾乎是被氣的吐血。

正是秦毅這種雲淡風輕,好似不懂蔡家有多強大的態度,讓蔡永勝抓狂到了極致,迫切想要給他解釋蔡家多麼多麼強大,在這天都市影響力多麼多麼恐怖,擁有何等讓人畏懼的力量,你應該怎樣怎樣的膜拜,但卻就是不知道從何說起。

每每自信之時,被對方一句話駁回,不按照套路出牌,讓人氣憤欲死。

「住口!」

「給我抓……抓……」徐寬咬著牙,指著秦毅,想要說抓住他……但是後面兩個字硬是沒有說出來……他的腦袋裡回想的還是之前看到的有關於秦毅的資料。

對方這種波瀾不驚的態度,真的是唬他了,他害怕秦毅真有什麼手段,讓他們整個總局都遭殃,看到對方對付海外龍堂的殘忍果決的手段,他不敢賭。

「徐局長,你在猶豫?你不敢抓我?你知道我的什麼秘密?」秦毅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齒。

被秦毅的話弄得面色一僵。

「我不想為難你,你只要聽我的話就行,這件事的後果我一力承擔,所有的麻煩不會有一絲一毫落在你身上,前提就是你不要出警給我搗亂。」

「畢竟我不想殺你的人,但我也不想忍受你的人不停騷擾我。」

秦毅淡淡說道。

徐寬一張臉都黑了,他多少次想發怒,都是拚命忍住了。

而對面,蔡永勝被無視,他大口喘著粗氣。

「真是反了天了,反了天了!我這就回去告訴老爺,竟然有人殺了二少爺還想殺大少爺,對於這種人總局還不敢抓,沒王法,真是沒王法!」

」我告訴你徐寬,你這個局長做到頭了!」

臨走前,蔡永勝惡狠狠地說道。

他剛推開門,幾道人影站在面前,讓得他的腳步一頓。

領頭那女子紅衣紅裙,如同古代俠客,後面兩人都穿著軍裝,像是職業軍人。

「你是?」蔡永勝面色疑惑地盯著眼前女子。

「讓開。」

女子聲音冷漠,讓得蔡永勝下意識的讓開了身子,然而他讓開之後才猛地眉頭皺起,想要動怒。

這他媽世道真是變了,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沖著自己吼了?一個小女孩也能嚇住自己?什麼玩意?

站停在門口,蔡永勝目光冰冷的朝著屋中望去。

這個時候徐寬站了起來,他可不像蔡永勝那麼沒眼光,不說這個女孩,就後面那兩名軍人肩扛的軍銜,都是少校啊。

帶著少校當手下,可想而知這女孩什麼身份?

「您是?」徐寬面色疑惑。

但是女孩沒有先看向徐寬,而是目光望著秦毅,帶著一絲無奈。

絕情總裁的報復 「秦先生,您能少惹點事嗎……這事兒鬧的軍區都知道了……」當著這些警察的面,朱小雀並沒有稱呼秦毅為秦尊者。

她十分頭疼,因為跟秦毅關係不錯,她現在是焱龍部唯一跟秦毅的接頭人,基本上關於秦毅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她出面幫忙處理了。

「你知道我的脾氣才是。」秦毅不咸不淡的說道,這朱小雀動作挺快的,不到一個小時功夫就過來了。

秦毅不知道的是,朱小雀本身就在天都市,聽到消息自然是第一時間趕過來,生怕秦毅惹出更大的禍事……

單單蔡家麻煩倒是不大,關鍵還有個陳家……

朱小雀嘆了口氣,是啊,她知道秦毅的脾氣,可以一怒之下衝出海外,毀了龍堂的人,這脾氣……所以她來收拾爛攤子來了。

「徐寬對吧?我是焱龍軍區少將朱小雀,這是我的證件。」朱小雀遞上自己紅色燙著金星的證件,證明自己身份。

站在門口沒有離開的蔡永勝聽到這話差點沒站穩跌坐地上。

少將?這麼年輕的少將?扯淡吧?

徐寬只是簡單的翻看了證件,隨即吞了口唾沫,有些顫抖的將證件遞給朱小雀。

「你……你好,朱將軍,不知道你過來是……?」徐局小心翼翼的問道,他沒想到這麼一件事把將軍都給牽扯過來了。

「處理這件事,現在我們軍區正式接手,你們總局可以不用管了。」朱小雀淡淡說道。

「授權令稍後就會傳過來,你自然會收到。」

徐寬聞言面色一喜,「朱將軍放心,既然你們軍區要管,我自然是不會繼續插手。」

天吶,終於是解脫了,他快要被蔡家跟這個小子折騰瘋了,真不知道繼續下去,還會鬧出什麼事情……

「這位小姐你什麼意思?你們軍區接手? 陸先生的小可愛又調皮了 這種事還需要換人接手?他殺害我們家少爺乃是不爭的事實,只需要處決他就行,哪來這麼多麻煩事?」蔡永勝急了,怎麼感覺事情越發展越不對勁?

而且看這女孩剛來跟秦毅說話的態度,明顯是認識啊?

「這種事你沒有資格管。」朱小雀淡淡望了對方一眼。

「我沒有資格管?死者是我們蔡家少爺,我憑什麼沒資格?你們這是蔑視法律!」

「法律?法律對於你們蔡家來說不算什麼事,隨意可以違背,對於我們焱龍軍區來說更不是什麼事,這個回答你可滿意?」朱小雀臉上有著一絲嘲諷。

「你!」蔡永勝語結。

是啊,他們蔡家無視法律,有錢可以為所欲為,然而軍區的背景可不是一個區區家族能比的……

「你別忘了他還殺了陳家的陳祥瑞!」

「陳家背後乃是天北軍區,你拿什麼跟人家交代?」蔡永勝急眼道。

「陳家在你眼中高不可攀,在我眼中如同狗屎,這個回答你可滿意?」秦毅臉上也掛出了一絲嘲諷。 朱小雀轉頭望著秦毅,眼皮抽了抽……這傢伙……

徐寬擦了擦額頭的汗。

「你記住你這句話,我保證陳家會知道!」宛如要跟老師告狀的小學生,蔡永勝面色陰冷,威脅說道。

「我記住了,你也記住這兩天幫你們家大少爺收屍。」秦毅笑著說道。

「哦對了,不用了,我出手一般沒有屍體。」

秦毅補充了一句,讓朱小雀差點嗆死。

徐寬翻了個白眼,這傢伙不會是來真的吧?也說不準,這種瘋子什麼不敢幹?

不過好在軍區把這件事攬了過去,他倒是不用操心了……

不過好奇心趨勢,他肯定會關注一下這件事進展……

他很好奇,這個叫秦毅的跟軍區又是什麼關係?他不是退役了嗎?

「好好好,看看看誰給誰收屍!」

蔡永勝憤而轉身,大步朝著外面離開。

「那徐局,我就不打擾了,反正這事兒我交代到這裡。」秦毅起身,雙手插在口袋也是朝著門口走去。

朱小雀嘆了口氣,跟徐寬簡單說了兩句隨即跟上。

到了外面朱小雀快速追趕上了秦毅。

「秦毅?你不是認真的吧?」

「你說什麼?」秦毅走在前面,頭都沒回。

「我說你,你說你要殺了蔡家大少爺,是開玩笑的吧?」朱小雀擰著眉毛問道。

「我何時開過玩笑?」秦毅忽然頓住腳步,微微側頭望著朱小雀。

朱小雀面色一僵。

「為什麼?你要把蔡家逼瘋?他們雖然只是世俗家族,可善於操控輿論力量,這股力量你要是小覷那就大錯特錯了,即便是我們焱龍軍區出面,想要擺平這你剛剛闖下的禍都比較麻煩。」朱小雀死死地皺著眉頭。

「需要原因是嗎?」

「好,第一他窺覬我身上的寶物,第二他挑釁於我,但這都不重要。」

「他最不該是跟藍家聯姻,不該動了娶藍沁竹的念頭。」秦毅臉上表情一點點沉了下來。

「聯姻?蔡家?藍家?可他們明天就要結婚了啊!」朱小雀下意識的說道,這件事上層圈子很少有不知道的,她以為秦毅也知道了,看到秦毅臉上驚訝的表情才知道自己說漏了嘴。

「明天啊,太好了,時間還趕得及。」秦毅點了點頭。

「藍沁竹是你朋友?她不願意聯姻?所以你才要殺了蔡家大少爺?」朱小雀狐疑的說道。

秦毅搖了搖頭,「因為她是我的女人,容不得其他人染指。」

朱小雀張著嘴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怎麼藍家大小姐也成了他女人?他從沒聽說過她兩有什麼交集啊?

「可是……可你若是殺了蔡家大少爺,蔡家一旦真正發瘋,利用輿論力量去對付你,怕是你根本沒辦法應付啊……」

「再者現在陳家還沒有動手,他們兩家若是聯合起來對付你,你孤身一人在天都市根本沒法立足。」

朱小雀由衷說道,作為天都市最大的家族,陳家一旦出手,可以說是就沒有他們這個總局什麼事了,他們會直接動用軍區的力量。

總裁的專屬甜心 「不殺蔡光輝也行。」秦毅點了點頭。

朱小雀心中一喜。

「你讓陳家把落落還給我,我可以不動蔡光輝。」

剛剛有點歡喜起來的朱小雀整張臉都垮了下來。

「秦毅,韓落落的作用還要比我想象中還要大得多,這段時間我國對外信息戰幾乎零失敗,那小丫頭太厲害了,別國安全網防禦在她面前幾乎是形同虛設,天北軍區不可能還回來的。」朱小雀當即是搖頭說道。

「她厲害,所以他就是天北軍區的工具?有沒有問過她的意願?」秦毅心底有一股無名怒火。

天才本身是錯嗎?

「她雖然不願意,但是也沒辦法,至少我們焱龍軍區無能為力。」朱小雀搖頭。

「無能為力?所以,你現在沒資格阻止我殺蔡家人,我可以看在你們焱龍部的面子上暫時不去找陳家麻煩,不過若是他們主動來找我,我亦是不會客氣!」

「大不了我滅了他陳家而後躲進都市中,你大可以尋找這天下間最厲害的高手,讓他們來取我性命試試。」

「若是我秦毅退後一步,便自折這三尺青鋒。」不知何時飲邪劍落入秦毅手中,迸射出鋒芒,而後又突然消失。

秦毅躲進都市中大國力量便無從發揮作用,畢竟那種武器會對普通人造成毀滅性的傷害,國家肯定不可能為了對付秦毅而毀滅一個市區乃至更大的地方,這造成的影響太恐怖了,國家承擔不起。

而要對付秦毅這種高手,必須要同樣是武者的高手出馬,暗中滅了他。

可偌大華國?能找出幾人去對付秦毅?難不成請出他們焱龍部的老爺子?

朱小雀緊緊咬著嘴唇。

確實,她們無法對秦毅提供絲毫幫助,自然也沒有資格去勸他或者是約束他做什麼。

「我知道了,韓落落你就不要想了,她現在是國家重要資源,我們老爺子出面都不好使。」

「蔡家,你隨意吧……希望你不要太過分……」

朱小雀無奈了,她能力有限,關於韓落落的事情肯定是無能為力,而秦毅又是一個極度固執的人,讓他放棄某件事簡直比登天還難。

在陳家跟蔡家之間,朱小雀寧願選擇讓秦毅得罪蔡家,畢竟蔡家以他們焱龍部的力量還能勉強壓住。

秦毅聞言轉身,身影漸漸消失在鳳凰區總局之內。

「哎……要出大麻煩了……希望仙門開啟之前,不要掀起太大的風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