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聽說斷魂道友有赤炎參,我想買下,至於代價斷魂道友可以開出,我定當滿足!」洛天開口,直接講明了自己的來意。


「這就是斷魂道人!」

「這個青年是誰,為什麼他也要赤炎參?他剛才聽我們講了醫仙大人的事情,就來這裡,索要赤炎參,是不是跟醫仙大人相識?」三個青年心中疑惑,不過卻並沒有開口說話。

「大人,這斷魂道人性格古怪的狠,聽說這方圓萬里,都是斷魂道人的地盤,根本無人敢進,聽說這斷魂道人在練一套邪功,需要神魂增長他的修為!」為首的青年悄悄的沖著洛天傳音。

洛天聽到青年的話,心中明了,也明白為什麼斷魂道人的神魂開啟來有些不穩定,有些魂力外露的跡象了。

「就是不給,就別怪我了!」洛天心中自語,目光看向洛天。

「哈哈,赤炎參而已,老道我的確擁有,還請道友去我殿中一敘,我將赤炎參送與道友!」 蝕骨閃婚:神秘總裁的私寵 斷魂老道大笑一聲,要請洛天進入自己的住處。

「不了,我在這裡等著斷魂道長就是,我的確需要赤炎參救我朋友的性命,等我朋友性命無礙,改日定當前來拜謝!」洛天輕笑一聲,他雖然自信,但是仙界能人無數,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的自大丟了性命。

「這位朋友怎麼稱呼?」斷魂道人並沒有絲毫的怒意,反而臉上露出笑容,他對洛天這裡已經產生了貪念,無論是洛天的劍還是洛天的魂,都讓斷魂道人心中痒痒,想要佔為己有。

但是段魂道人生性謹慎,雖然洛天是真仙後期,但是卻敢獨自前來斷魂山,要麼就是沒聽過他斷魂道人,要麼就是實力強悍,斷魂道人顯然相信是後者。

「洛天!」洛天開口,看到了斷魂道人眼中的貪婪,心中暗自嘆息。

「洛天小友,去我那裡坐坐,喝杯茶的時間還是有的吧!」

「赤炎參也是被我放在了住處,這個面子洛天小友不會不給吧!」斷魂道人開口,還是想將洛天拉近自己的大殿,因為大殿之中,有著他的一些手段,讓他的把握更大。

「好吧,既然斷魂道長盛情相邀我若不去倒也顯的小家子氣了!」洛天心中冷笑,隨後沖著那三個青年開口:「你們三個在這裡等我,我去道長那裡討杯茶喝喝,不要走動!」

「是!」三個青年開口,此時他們已經猜出了洛天跟潤宏羽定然是認識的。

「走吧,洛天小友!」斷魂道人心中大喜,伸手一揮,邀請著洛天,朝著斷魂山的方向飛去。

洛天心中譏諷,若不是沒有看到赤炎參,洛天實在是懶得跟斷魂道人廢話。

兩人轉眼間便是進入到了正殿中,大殿一片灰色,有許多枯骨零零散散的灑落在大殿之中,更有一座骨山上面,閃動著陣陣的灰氣。

洛天看著那座骨山,眼中閃過陣陣的殺機,那些骸骨非常小,明顯還是個孩子,這斷魂道人竟然如此殘忍,已經有些觸怒了洛天。

洛天一生殺人不少,但是對於孩子,洛天從未下過狠手,哪怕是斬草除根,洛天對於嬰兒也沒有出過手。

「咣當……」大殿的殿門關閉,斷魂道人臉上露出笑容,這笑容透著強大的自信。

「洛天小友,看看我這大殿怎麼樣,這些白骨都是我之前殺過的人!」

「這具骸骨,是天魂城中一個商戶的女兒,我將其捉來之時,正好十八歲,被我奪了元陰,最後被我抽幹了神魂,我將他的骸骨留下來,當做紀念……」

「這是一個強者,真仙後期啊……被我剝去了神魂……」斷魂道人不斷的開口。

「我這人,最喜神魂,各種神魂,但是偏愛處子還有嬰兒,鮮美無比……」斷魂道人開口,目光一直盯著洛天。

「對於斷道長的愛好我沒有興趣,還請斷道長將赤炎參拿出來,我好回去救我朋友的性命!」洛天心中殺機不斷蔓延,但是聲音卻是平靜無比。「小子,就讓你臨死前看上一眼,讓你死的瞑目一些!」斷魂道人心中自語,伸手一揮,陣陣的熱氣從斷魂道人的手中傳出,紅色的火焰飄蕩在斷魂道人的手中,最後凝聚,化成一根紅色的參,若是不仔細

看根本看不出這是參。

「這就是赤炎參,小友剛才說願意付出代價,還算數么?」斷魂道人坐在了他的椅子上,臉上露出笑意。

這赤炎參乃是天地靈物,對於他來說非常重要,從一開始,斷魂道人就沒想將這赤炎參給洛天。

「什麼要求?」洛天臉上也是露出了笑容,只要看到赤炎參在那裡就好辦了。

「你的命!」斷魂道人伸手一拍自己的椅子,不再隱藏,真仙巔峰的氣勢朝著洛天壓了過去。

「吼……」在斷魂道人手拍像椅子的時候,一道道嘶吼之聲頓時在大殿的八個方向響起,一道道灰色的長龍飛起,朝著洛天的方向沖了過去,化成鎖鏈,刺進洛天的身體,直接纏繞在了洛天的神魂之上。

「小子,你也將成為我的收藏品之一!」斷魂道人慢慢走到了一道鎖鏈的跟前,伸手開始拉動起來。自信,從始至終,斷魂道人都是帶著自信,在仙界之中,能夠直接作用到神魂的東西非常少,斷魂道人也是得到了一個邪修的傳承才能如此,而這些魂鏈也是那傳承中的一個,凡是被魂鏈纏上的人,無法

遁逃。

「這就是你的手段?」洛天眉頭微微一簇,這魂鏈對於其他人來說,或許會有些棘手,但是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弱了……

「哈哈,小子,到現在還在嘴硬……」斷魂道人大笑一聲,將身後灰色的長劍抽了出來,緩緩的朝著洛天走去。

「崩……」不等斷魂道人的話音落下,那讓他自信無比的魂鏈,竟然瞬間崩斷,化成滾滾的灰氣席捲在大殿之中。

「嗡……」黑色的劍芒閃動,洛天抽出了龍淵,朝著斷魂道人斬了過去,冰冷的煞氣席捲,讓斷魂道人打了個寒顫。

「該死!」斷魂道人臉色狂變,看著那力壓而下的黑色大劍,自己失神間,已經失去了先手,想要躲避已經來不及,只能選擇硬捍。

「咔嚓……」灰色額長劍,瞬間迎上了那落下來的黑色大劍,滔天的轟鳴之聲頓時在斷魂道人的頭頂響起,斷魂道人整個人半跪在了地面之上。

「他怎麼可以這麼強!」

「他真的只是真仙後期么?」

斷魂道人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還沒在洛天破解自己魂鏈的震撼中回過神來,就再次被洛天的實力震撼到了。「跟我戰鬥……分神可不太好!」洛天冰冷的聲音響起,讓斷魂道人回過神來。 斷魂山的上空,三名青年站在那裡,眼中帶著期待之色,他們沒想到竟然如此順利。

他們之前已經有了準備死在斷魂山的準備,段魂道人之前可是凶名在外。

「這青年是誰,說不定是醫仙大人曾經救過這個強者也不一定啊!」三人低聲議論著,等待著洛天出來。

大殿中,洛天長劍橫空,一劍劈出,人劍合一力壓而下,讓斷魂道人臉色狂變,雙手捏印,灰氣縱橫,纏繞在斷魂道人手中的長劍之上。

驚雷再起,龍淵劍同灰色的長劍碰撞在了一起,這一次斷魂道人轟然倒飛,身軀狠狠的撞擊在大殿的牆壁之上。

「轟隆隆……」轟鳴震天,整個大殿在那強大的衝擊力下,轟然崩潰,化成滾滾的煙塵席捲八方。

強烈的轟鳴之聲頓時讓三個青年嚇了個夠嗆,目光看向斷魂山的方向,身軀募然倒退,使其不被那恐怖的波動席捲。

「怎麼回事?」三個青年站定了身軀,看著不斷對碰在一起的洛天和段魂道人。

洛天如同天神下凡,渾身黑氣涌動,舞動著龍淵闊劍,不斷的劈出,每劈出一劍,便是讓段魂道人不斷吐血。

「怎麼還打起來了?竟然還壓制住了斷魂道人!」三個青年失聲開口,看著不斷掄動龍淵劍的洛天。

「斷魂掌!」斷魂道人大吼,手中灰色的長劍不斷的傳出裂痕,眼看著就要崩碎,若是再拼下去,他這把劍就廢了。

「他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真仙後期實力竟然如此強悍!」斷魂道人心中大駭,眼看著就有些堅持不住了。

灰色的漩渦在天空之上升起,隨後華成一張灰色的大手,朝著洛天鎮壓而去。

「真不願意說你,玩神魂,你還差了太多了!」洛天冷笑一聲,張口一吐,神魂之力散發而出,凝聚成一把灰色的魂刀,朝著那灰色的大手斬了過去,而洛天的身形也是再次朝著斷魂道人衝去。

「怎麼可能!」斷魂道人心神巨震,看著洛天凝聚的魂刀,比起他打出的大手強了太多,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

「他剋制我!」斷魂道人心神巨震,看著那再次鎮壓而下的大劍,臉色徹底蒼白起來。

斷魂道人最擅長的就是神魂攻擊,神魂攻擊讓人防不勝防,斷魂道人若是遇到一般的真仙巔峰,都不會如此狼狽,甚至還說不定會佔據上風。

但是遇到了洛天這個在神魂上面大成的鎮魂師,可以說,整個仙界,在神魂方面,能超越洛天的人屈指可數。

兩人不斷的對抗著,斷魂道人漸漸的有些不支起來,實在是自己的攻擊在洛天面前,一無是處。

而斷魂道人的肉身和修為也就一般,在真仙巔峰中,根本不算頂尖,無法同洛天匹敵。

再打下去,不出一刻鐘,自己必然會被洛天斬成兩半,此時斷魂道人也知道,洛天不是他能惹的起的人。

「我給你赤炎參,你走吧!」斷魂道人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憋屈,知道若是再打下去,自己就完了。

「結束吧!」洛天腳下升起陣陣的波動,黃泉步募然施展,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之時,已經來到了斷魂道人的身前,黑色的大劍,彷彿切豆腐一般,刺進了斷魂道人的心臟。

「噗……」龍淵劍那寬大的劍身貫穿了斷魂道人的身軀,鮮血不斷的噴出。

「該死……」斷魂道人懊惱,身軀枯萎,灰色的神魂,竟然掙脫出了肉身,朝著遠處遁去。

「咦?」洛天眼中露出驚訝之色,看向那灰色的神魂,感覺頗為驚奇,他還是第一次在仙界看到有人能分離出自己神魂之人。

「我走……」斷魂道人想都沒想,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變態之人,以真仙後期竟然打的他一個真仙巔峰還不了手。

「想走?不想吞噬我的神魂了?」洛天伸手一抓,神威浩蕩,言出法隨,讓逃走的斷魂道人瞬間定住了身軀,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洛天這一抓,斷魂道人那強悍的神魂,竟沒有絲毫的反抗,也只有變成了神魂,才能知道洛天對於神魂來說有多可怕。

「大人饒命啊!」斷魂道人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驚恐,洛天覺對是他見過的最可怕的人,沒有之一。

「再見!」洛天冷聲開口,伸手一捏,斷魂道人那灰色的神魂,直接被洛天捏爆,化成道道的神魂之力消失在洛天的指尖。

「斷……斷魂道人被殺了!」三個青年顫聲開口,看著那抓住斷魂道人儲物戒指的洛天。

「小七!」洛天雙手飛動,九色的火龍從洛天手中飛出,焚天離火陣施展出來,九色的火海席捲,將整個斷魂山化成了灰燼。

「走吧!」 總裁的天價丑妻 洛天輕描淡寫,沖著有些呆傻的三個青年開口,讓三人指路,朝著天魂城的方向飛去。

一個時辰的時間,洛天四人便是到了天魂城。

天魂城乃是一座大城,天魂城的背後更是中三天排名第七的宗門九幽島的附屬城池,而且跟補天城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繫,若是補天城敗,便會退到天魂城來。

高聳的城牆,一進入天魂城,便是再也沒有了鬼氣,天空也是徹底變成了藍色,烈日當頭,跟城外完全是兩個世界。

「呼……」洛天長長的舒了口氣,這還是這些年,洛天第一看到如此好的天氣,讓洛天心中舒爽了許多,但是身上卻是有些不舒服,因為洛天身體之中流淌的是鬼氣。

寬敞的街道之上,人流不息,整個天魂城熱鬧無比,而且其中不乏強者,洛天四人並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

「潤宏羽在哪裡住?」洛天臉上帶著笑意,沖著三個青年開口,一路之上,洛天也是知道了三個青年姓名的來歷。

三人是兄弟,老大名叫司空樂,老二名叫司空伯,老三名叫司空童,三人今年已經兩百多歲,已經到了真仙初期,資質在仙界算是不錯了。

三人世代在天魂城中居住,祖上曾也是天魂城的一股強大的勢力,不過隨著時間推移,一代不如一代,到了他們三個這一代家業已經沒剩下多少,三人也是經常出去尋找機緣,才能有現在的實力。

而之所以認識潤宏羽,自然是因為潤宏羽的醫術,三人之前受傷,被潤宏羽救好,對潤宏羽佩服有加,天魂城中還有不少人跟三人一樣,對於潤宏羽非常尊重。

司空樂聽到洛天的話,連忙帶著洛天朝著潤宏羽的住處走去。

穿過街道,三人帶著洛天來到了一處幽靜的院落,不過雖然幽靜,但是此時院落外卻是圍滿了人。

「潤宏羽,你之前不是一直不要報酬的給人治病么,我弟弟生病了,你給治一下啊!」

「今天你要是治不好我弟弟,我打斷你的腿!」叫罵之聲響起,人洛天的臉色陰沉起來。

圍觀的人們眼中也是憤怒無比,不過卻沒有人敢上前去阻止。

「讓一讓!」司空樂大吼一聲,撥開了人群,同洛天一起走到了院落之中。

幽靜的小院之中一片狼藉,一個青年躺在地面之上,渾身是血,而另外一個青年則是跳腳大罵著,身後跟著兩個真仙中期的強者,指著對面一身白衣,臉色蒼白的青年。

「洛天!」

「潤宏羽!」洛天瞬間便是認出了潤宏羽,潤宏羽也是看到了洛天,眼中先是震驚,之後便是狂喜。

看到潤宏羽的臉色蒼白,洛天眼中閃過陣陣的殺機,邁步朝著那個跳腳的青年走去。

「他是誰?」洛天沖著司空樂開口,伸手一指那個不斷大罵的青年。

「天魂城,冥家少族長,冥霸,躺著的那個是他的弟弟,冥絕!」司空樂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憤怒。

「沒錯,是我!」冥霸臉上帶著得意,目光看向洛天,感覺洛天身上氣勢很強,但這裡畢竟是天魂城,他們冥家在天魂城中勢力通天,僅在天魂城主之下。

「嘎巴……」冥霸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隻大手便是掐在了冥霸的脖子上,洛天冰冷的雙眼讓冥霸直打哆嗦。

「能殺么?」洛天目光看向潤宏羽,輕笑一聲,他知道潤宏羽比較仁慈,醫者父母心,不忍殺人,否則這一個小小的冥霸,潤宏羽雖然看起來有傷在身,也不會拿不下。

「你現在是什麼實力?」潤宏羽臉色蒼白,輕聲開口,兩人的眼神對視在一起,他也看出了洛天同自己一樣是真仙後期,但是他明白洛天的戰力不能看等級。

「可斬真仙巔峰!」洛天輕聲開口,聲音落下,讓周圍的人們頓時嘩然起來。

「這人是誰?好大的口氣啊,竟然敢說以真仙後期,斬殺真仙巔峰!」人們眼頓時看向洛天。

「那你隨便吧!」潤宏羽輕聲開口,轉身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這個你拿著!」洛天伸手一拋將斷魂道人的儲物戒指扔到了潤宏羽那裡。

「我就不客氣了!」「司空樂,記住打掃一下院落!」潤宏羽輕笑一聲,邁步走進了房間。 看著潤宏羽進入到房間之中,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看著被他抓到手中的冥霸。

「你要幹什麼?我……」冥霸想要開口,但是洛天卻根本不給冥霸機會,伸手一抓,直接捏碎了冥霸的咽喉。

清脆的響聲在冥霸的脖子上響起,洛天隨手扔出了冥霸,而同時冥霸的生機也是消失不見。

「殺了,真的殺了!」人們轟亂,目光看向倒在地面上死的不能再死的冥霸。

「還在這裝死?」洛天目光看向了倒在地面之上的渾身是血的冥絕,一腳朝著冥絕踩了過去。

「找死!」就在洛天的大腳即將踩在冥絕身上的時候,一道流光瞬間從人群之中飛出,朝著洛天飛了過來。

「呦?這麼快就來老的了?」洛天冷笑一聲,伸手一抓,直接抓住了那道流光。

「崩……」金色的長劍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刺耳的嗡鳴聲在人們的耳中響起,長劍快要刺到洛天身體的時候停止了下來。

與此同時一道身影也是出現在了洛天的對面,眼中露出驚駭之色,中年的面孔,黑色的鬍鬚遍布在中年人的臉上,身上泛著強大的氣息。

「冥濤!」人們驚呼,認出了中年人正是天魂城中,地位僅次於天魂城主的冥家家主,而冥家則是天魂城主的忠實的走狗,因此才能有如今的勢力。

「中品仙器?」洛天臉上露出不屑,這種品級的長劍在一個真仙後期的手中施展出來,想要傷到他,還是比較難的。

而就在洛天冷笑之時,那個躺在地面上的渾身是血的冥絕,也是軲轆到了遠處站起身來,擦了擦臉上的鮮血,眼中露出驚恐之色。

「爹,他殺了大哥!」冥絕大喊,顫音響起,此時洛天在他的眼中就是魔鬼,他大哥彷彿小雞崽子一般,被洛天捏死了。

「老子知道!」冥濤心中大喊,他此時已經是自身難保,看著臉上帶著笑意的洛天。

「可怕,此人明明是真仙後期,為什麼我的劍傷不到他,我已經是劍道第一個層次,我也是真仙後期啊!」冥濤心中驚駭,想要抽劍,卻發現自己手中的劍不聽使喚,根本抽不出來。

「劍不是你這麼用的!」洛天一手抓著長劍,另外一隻手握拳轟向冥濤。

「嘭……」在人們驚駭的目光下,冥濤的身軀轟然倒飛,胸口塌陷的跌落在地面之上。

「嗡……」就在人們驚駭間,洛天鬆開了那刺向他的長劍,長劍彷彿有些靈性一般,竟然圍繞在洛天旋轉起來,隨後顫抖。

洛天知道,這是對於龍淵的懼怕,龍淵乃是七大凶劍,對於其他的劍能夠壓制。

洛天伸手一點,人劍分離,那原本屬於冥濤的劍發出陣陣的爆音,朝著冥濤的方向飛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