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莫家財力不錯嘛,只是玄甲服穿在你身上,多少有些浪費。」黎澈的興趣在莫羽身上,這是對莫亦奇的嘲諷。


莫亦奇聽不慣這樣的語氣,心裡不服,但更讓他火大的,是莫羽剛才的行為。

借著玄甲服,他毫無顧忌使出連環劍技,每一招都快准狠的,刺向他的心臟處。

莫羽也毫不示弱,將已習得的腿法招式使了個遍。

有幾腿都將目標踢出了十米開外,卻無奈人家有玄甲服加持,長時間的拉鋸戰,讓他消耗太多的魂識。

對方趁著自己魂識虛弱時,使出了靈技,一道落雷,影響了視線。

抓著這個空隙,莫亦奇在他的手臂上,劃出了一道口子,並順勢將其踢開。

這一劍下去,身體的魂識氣息也紊亂了,藍色靈獸受到影響,獸技也被白狼掙脫了。

「什麼玩意兒,還想殺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配不配。」莫亦奇心有餘悸。

剛剛若是沒有玄甲服,恐怕現在倒地的就是自己了。

倒地的莫羽,右臂鮮紅無比,血止不住地滴落著。

體內的異物,在這一刻又開始躁動,促使身體發生異變。

那些本應流出體外的血,正在迴流,眼睛也像中了魔一般,猩紅異常。

異物正在將他的血液,轉化成全新的魂識,這是多麼可怕的行為。 歐陽安琪美眸看着定情石上的八個字:歐陽安琪愛嚴經緯!

片刻之後,她目光落在了嚴經緯的身上,緩緩道:「按照你的說法,我們曾經相愛過,但是由於我失去了和你有關的記憶,導致我記不得你?」

「不錯!」

「呵呵,既然我們相愛過,那我就算記不住,但是我們應該有一起合照,合影,甚至一起的錄像才對,你的手機里有跟我和你的合照么?」

歐陽安琪看着嚴經緯說道。

嚴經緯瞬間噎住了!

他沒有拍照的習慣,他手機里的照片不多,有的就是他和月月,夏子悠的全家福,還有他母親的照片,連他父親嚴開疆的照片都沒有。

雖然和歐陽安琪相處了挺久,但他手機里還真沒有和歐陽安琪的合影。

「呵,說不出來了吧?」

歐陽安琪看到嚴經緯的表情,直接冷笑道。

「我沒有拍照的習慣!」嚴經緯苦笑着搖頭。

「那我的手機呢?我的手機里應該有吧?你敢把我手機還給我么?」歐陽安琪有些憤怒的看着嚴經緯,她的手機一直被嚴經緯拿着,她根本打不了電話。

「行,可以還給你!」

歐陽安琪的手機嚴經緯隨身攜帶,他直接把手機從褲兜里掏出來,還給歐陽安琪。

歐陽安琪的手機嚴經緯已經看過,裏面,沒有關於他的任何照片,這讓嚴經緯有些奇怪,因為他和安琪相處這麼久,知道安琪還是和大部分女人一樣,喜歡沒事拍個照,在雨村的時候,歐陽安琪甚至拍了不少視頻,但是嚴經緯搗鼓了歐陽安琪手機很久,有很多照片,但唯獨沒有他的照片。

還有,他和安琪直接的聊天記錄,也不在了!

這讓嚴經緯有些奇怪,懷疑是不是被歐陽安琪的母親刪除了,對方既然要讓安琪忘記自己,肯定會想到照片這一層,所以直接抹除了和自己有關的痕迹。

嚴經緯猜的其實不差,在慕幼卿對歐陽安琪摘除完記憶后,也檢查了歐陽安琪的手機,目的就是刪除和他有關的痕迹,只不過慕幼卿翻看完相冊,都沒看到和嚴經緯有關的合照,最終她只刪除了和嚴經緯有關的聊天記錄。

至於和嚴經緯有關的照片,在之前就被歐陽安琪合併在一個文件夾中並且隱藏了起來,只有歐陽安琪知道在哪裏,用什麼密碼打開,只不過這些照片是關於嚴經緯的,所以隨着對嚴經緯記憶的缺失,這些事情她早已記不得了!

歐陽安琪接過自己的手機,就立即打開了相冊,刷刷刷的瀏覽了下去。

「我手機里,也沒有和你有關的照片!」

歐陽安琪直接冷哼了一聲,緊接着,她美眸直接瞪向嚴經緯:「嚴經緯,你搞這麼多花樣,偽造我的筆跡在定情石上刻字,是為了追求我?」

歐陽安琪這番話,讓嚴經緯心中直接苦笑起來。

看來,此行定情崖,並沒有讓安琪記起什麼來,反而讓她覺得這一切都是自己偽造的,而自己偽造這一切的目的,就是為了追求她。

「怎麼不說話了?」

歐陽安琪見嚴經緯沒吱聲,不由得冷笑道。

「是,我是要追求你!」

嚴經緯的目光看向歐陽安琪,透著溫柔,道:「我會儘力幫你找回記憶,如果實在做不到,那我會再次把你追到手!」

「呵!」

歐陽安琪直接將俏臉轉到一旁,什麼關於自己缺失的事,她是一點也不相信,她心裏覺得嚴經緯搞這麼多花樣,目的就是為了追求她。

歐陽安琪重新走到懸崖邊,靜靜的坐下,現在夜幕已經降臨,從這裏看過去,只能看到零星的燈塔在閃爍著光芒。

嚴經緯也走到歐陽安琪身邊坐下。

感受着微風拂面,歐陽安琪緩緩道:「嚴經緯,其實,你做的這些,站在一個女人的角度,不是不可以理解,但……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嚴經緯哭笑不得:「我怎麼就不是你喜歡的類型了?我長得丑?」

歐陽安琪轉過俏臉看向嚴經緯,緩緩搖頭道:「不醜!」

「那我怎麼就不是你喜歡的類型?」嚴經緯有些好笑道,他記得剛剛和歐陽安琪認識的時候,對方好像對她也有些不怎麼感冒,其實,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安琪到底是什麼時候愛上自己的!

但肯定不會是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反正你不是我的菜!」

歐陽安琪搖頭道。

嚴經緯沒說什麼,他直接這麼躺在了懸崖邊的上,看着滿天繁星的夜空,緩緩道:「安琪,在你之前,我經歷過兩段感情。第一段感情是初戀,我以為,我這輩 說著孫珊珊把頭向陸征湊近了一些說道:「陸征,反正你現在是土豪大款,不如投資一部戲,把她捧紅怎麼樣!」

「少來!」陸征沒好氣的白了孫珊珊一眼,這小妮子簡直想一出是一出。

也虧得她沒有遇到李林芝,不然兩人湊在一起,肯定不只是一加一等於二這麼簡單,而是一加一等於二百五,絕對是要鬧翻天的。

「切,守財奴!」孫珊珊擺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這麼好的胚子,你就忍心浪費?萬一她被哪個無良導演盯上,這輩子都要毀了。」

說話間,孫珊珊絮絮叨叨,把她不知道在哪聽到的所謂的「娛樂圈黑幕」如數家珍的告訴給了江曉。

只聽的江曉是目瞪口呆,再看那白裙女孩的眼神,竟然隱約有了幾分同情。

不過對於兩女的說法,陸征自然是嗤之以鼻。

這白裙女孩的底子江曉和孫珊珊看不出來,卻根本瞞不過陸征,如果某天真有哪個無良導演把主意打到她身上。

真正需要同情的,恐怕是那個導演才對。

到時候那導演就會明白,這哪裡是什麼天山雪蓮,分明是個帶刺的玫瑰才對,而且是刺上被塗了毒的那種。

三人的小聲議論,自然沒能引起田蓓和卓然的注意。

此時舞台上的兩人,終於有了一絲緊張的情緒,雖然觀眾不多,可是這種近乎於面對面的獻唱,更像是某種考核一般。

而且這裡十分的安靜,沒有了酒吧里的推杯換盞,高呼吶喊,任何一個細小的音調唱錯,都可能被察覺。

萬一要在這裡被轟下台,那損失可就大了。

兩女略作商議,最終決定,還是由田蓓先來。

當即就見她坐在鋼琴前,輕輕試了兩個音階,而後一曲美妙的音樂,便在她的指尖流淌開來。

作為年輕人,陸征,江曉還有孫珊珊,自然也有接觸過音樂,什麼流行的古典的嘻哈的搖滾的,就算沒有特意買來聽,也會從各種渠道接觸到。

不過像今天這種,在現場聆聽演奏,對於三人來說,還是第一次。

「怪不得有錢人都要去聽演奏會,這種感覺還真是新奇。」孫珊珊流露出陶醉的神色,跟著音樂小聲的哼唱著。

江曉也聽的十分入迷,雙手合十,似乎被音樂深深吸引。

「昨夜清風入夢,夢醒轉頭空……」田蓓朱唇輕啟,唱了一首偏古風的歌曲,歌曲的內容倒也簡單,和大部分情歌一樣,講述的都是痴男怨女的故事。

一曲終了,江曉和孫珊珊都已經是眼眶含淚,彷彿沉浸在歌聲之中,完成了一場唯美之戀一般。

「太好聽了!」孫珊珊帶頭鼓掌,江曉也是連連點頭,對田蓓的表演,表示肯定。

「謝謝!」田蓓起身提起裙擺,行禮示意。

而另外一邊,卓然也從工作人員的手中接來了一把吉他,開始了第二輪的演奏。

和她誇張的服飾打扮不同,卓然唱歌的時候,竟然相當的安靜。

木吉的簡單伴奏,搭配著一首悠揚的民謠,把三人又帶進了一個完全不同的音樂世界。

陸征並不太懂音樂,也沒有辦法用專業的知識,來點評兩人的水平高低。

不過陸征能夠感覺的到,聽兩人唱歌,十分的舒服。

以前總看到有人形容,聽歌曲時,就像暢遊在音樂的海洋中,這次陸征總算是也體會到這種感覺了。

「陸先生?」就在這時,總經理滿臉堆笑的湊到陸征面前:「陸先生,不知道你還有什麼想聽的,可以指定歌曲,讓她們表演的。」

「暫時不用了!」陸征深深的看了兩女一眼:「不過我對她們有些興趣,你幫我問問看,能不能留下她們的聯繫方式!」

「好的,好的,沒問題!」總經理,臉上幾乎要了出花了:「能被陸先生看中,是她們的福氣。」

「不要誤會!」看著總經理眼紅那一抹猥瑣的笑意,陸征立刻擺手:「我只是對她們的才藝感興趣,你在轉述的時候,不要引起誤會。」

「呃……」總經理連連點頭,心中卻不由的冷汗直冒,還好陸征在後面加了一句,不然的話樂子可就大了。

陸征卻懶得去管這總經理到底在盤算著些什麼,起身帶著已經吃飽喝足的江曉和孫珊珊離開,送她們回去休息。

而後,他便找到亮子,驅車前往沈家老宅「收賬」

想來如果沈家老爺子沈成功,沒有昏頭,現在應該已經準備好賠償了吧。

餐廳里田蓓和卓然看到陸征他們離開,不由的面面相覷,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些什麼。

倒是那總經理捏著一疊錢,笑眯眯的走過來:「太棒了,兩位的表演頗具水平,陸先生很滿意,這是你們的酬勞,兩萬華幣,你們點一點!」

「哇!」田蓓和卓然齊齊露出吃驚的神色。

剛剛總經理許諾的五位數酬勞,她們認為最多也就一萬華幣而已。

畢竟只是在這裡表演兩首歌,前後總共用了不到二十分鐘。

按照她們之前駐唱的價碼,兩百塊錢妥妥搞定,沒想到現在竟然收入兩萬華幣,這讓兩女如何能不驚喜。

「當然,還有一個小要求!」總經理將錢和一個筆記本一起遞給兩女:「陸先生對你們的表演很感興趣,想要二位的聯繫方式,你們將電話號碼寫在這裡。」

「留電話?」田蓓和卓然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表情里的古怪。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一個富二代,多金公子,問她們要電話,這背後代表著什麼,不言而喻。

「放心!」看出二女的猶豫,總經理沒好氣的說道:「陸先生看中的不是你們的身子,而是你們的才藝,實話告訴你們吧,你們這是要走大運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