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要出去啦,這真是太好了」戀兒一臉無邪,雖然思想上成熟了一點點,但是還是小孩子那樣清純無邪。


「那就今天動身吧,呵呵,我這個老頭子陪著你們幾個小傢伙在這無聊的呆了三年,不出去鬆鬆經骨,我這把老骨頭快要散架咯」玄老雖然滿頭白髮,但是卻是鶴髮童顏,哪像是散架的老骨頭呀,這話弄得戀兒咯咯的抿嘴笑。

「那老師,我們就去準備一下」

「嗯,去吧,記得把昨天沒吃完的鹿肉帶回去,那鹿肉可是喝酒下菜的好東西,這三年我還沒出夠呢」玄老呵呵的笑道。

……

天奇戀兒,以及貓兒姑娘回到了伊府,而玄老並沒有去伊族,而是去辦些事情去了,玄老的事情不是天奇所能猜測得到的,所以他也不知道玄老乾什麼去了。

但是貓兒姑娘是第一次去伊府,故而免不了有一番介紹。

天奇也有三年沒有回伊族了,這三年來過得辛苦的不只是天奇一個人,伊峰和如霜作為父母,三年不知道自己的兒子過得怎麼樣,在哪裡,吃的好穿的暖不,心裡也滿是思念之情,如霜都不知道在晚上睡覺的時候,哭濕過枕邊多少次了。此次看見自己的兒子回來心裡不知道多高興,也許只種感覺只有身為父母的才能體會到,不是我們自己所能體會到的。

在議事廳上

「貓兒姑娘,這三年裡,還得多謝你對我家犬子的照顧」伊峰歡喜的道。

「伊族長,你言重了,天奇的一切成果都是他自己通過努力得到的,如果說要幫天奇的話,還是天奇的老師幫的最多」貓兒姑娘道。

「貓兒姑娘謙虛了,只是伊某有一事相求」

「伊族長,有什麼要吩咐的,請儘管說」貓兒姑娘風采奕奕,瀟洒脫俗,有自然洒脫。

「恕伊某冒昧,想問一下天奇的老師在哪?我好親自去拜訪一下,以表我對他的感謝之情」,天奇拜師都好幾年了,身為天奇的父親,於情於理都得拜訪一下天奇的老師,但是伊峰連天奇的老師的面都滅有見著,雖然三年前,玄老曾有一絲意念與他交流,但是那只是一絲意念而已,並非玄老的真面目。

「伊族長,天奇的老師說該見面的時候,他自會出來,此時他有要事要辦,希望伊族長能體諒」。

「呵呵,老師有重要的事,自然是要等老師辦完事再說,我等祝願老師早日完事」伊峰不知道天奇老師的名字,為表尊敬,故而跟著天奇叫老師。

其實伊峰也有點好奇,想見見自己兒子的老師是何方強者,只是沒有機會罷了。如今天奇的老師有事也只能作罷了。

·············

一陣歡喜之後,伊峰和如霜的心也總算平靜了下來,開始著手啟靈節的事情。

貓兒姑娘自然也住在伊府,由於貓兒姑娘很少走動,所以伊府的人對她也不是很了解,貓兒姑娘在伊府的這些天,幾乎只與戀兒天奇他們呆在一起。

啟靈節這天,一切都和以前差不多,雖然伊峰曾請貓兒姑娘在啟靈台上座,其中不只是因為她是天奇的朋友,而且更重要的是貓兒姑娘的實力,他們看都看不出來,縱然貓兒姑娘的收斂了威壓,可是他們一靠近貓兒姑娘,依舊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很明顯貓兒姑娘絕對是一個強者,就憑這一點,所有人都對她恭恭敬敬。所以伊峰會請她到啟靈台上座,但是貓兒姑娘卻和天奇,戀兒一起,坐在了下面,對於貓兒姑娘的做法,伊峰也只能順從。

當然貓兒姑娘這樣做也是玄老的意思,因為他們不能引起「某些人」的注意,萬事低調點好。

對於貓兒姑娘來說,她都不知道看過都少啟靈的事件了。這次唯一能引起她的興趣的是戀兒和天奇的啟靈,他想看看天奇和戀兒啟靈時啟靈魔球顯示出來的天賦有多高。

隨著時間的進行,一個又一個少年走上啟靈台,依舊是有的喜有的愁,但是對於天奇和戀兒,貓兒姑娘來說這些只不過是無聊中的一些話題罷了,沒有什麼太在意的。

而他們後面的那群烏月城的人卻早已議論紛紛了。

「看,你看,上去的少年時克雷家族的少子,克雷克,他今年也參加啟靈了,聽說他可是苦行頂峰的境界了,這次啟靈必定成功。」在天奇後面不遠處的中年大漢看見一個約十來歲的穿戴華麗的少年上去啟靈台了,邊對著旁邊的另一群大漢道。

那少年正是天奇的好友克雷克,天奇聽到,也不由得把目光看向啟靈台,只見克雷克手有些顫抖的輕輕放在啟靈魔球上面,天奇有些不滿的暗自笑道「有必要這麼緊張嗎」。

不過還好,克雷克啟靈成功了,天賦一般,為藍色,但是這對於一般人來說這已經很好了。

當克雷克啟靈成功的那一刻,克雷克家族的一些家丁等便歡呼雀躍了。

「哈哈,我們家少爺就是強,啟靈一下子就成功了,少爺少爺,你最牛,少爺少爺,你最棒」甚至克雷克的一些家丁在下面手舞足蹈,「大放厥詞」。

這些令得一些旁邊人不滿了,其中有一個老年人道「一個少爺啟靈成功用得著這麼興奮嗎」

「老頭,你知道啥,我們少爺可是修靈天才」一個克雷克家族的家丁反駁道。

而另一個旁邊人也看不過去了,道:「此次啟靈可不是你們少爺做主角,你難道不知道此次啟靈,伊族族長之子以及他收養的一個女兒也會參加,他們才是看點,你們少爺,哼,簡直是一邊去」普通人都對戀兒不熟悉,以為是伊峰收的收養女或是童養媳。所以才會這樣說。

「你···你···」克雷克家族的這些家丁頓時無言反駁了,畢竟天奇和戀兒是公認的天才。

天奇聽的感覺有些好笑,什麼看點不看點的,一切還不是自己努力來的成果。只是他也有些期待自己的天賦會有多高。

接下來也有好幾個少年少女上去測試了,但是只有一位少女通過了,但是啟靈魔球出現的是橙色,沒有多少天賦,將來修靈的道路不佳。

「接下來,有請戀兒姑娘測試」伊華在一個少年測試失敗后,對著大眾道。

「天奇哥哥,我先上去咯」戀兒依舊一臉平靜,俏臉蛋兒沖著天奇淺淺一笑才上去,旁邊一些少年看得戀兒莞爾一笑的那一抹美麗,各個都驚呆了。

天奇也只是對著戀兒微微一笑,目送她上去,此時說真的天奇有些緊張。

戀兒上去后輕輕把手放在啟靈魔球上,那一刻幾乎所有人的心思都凝固了,誰都想知道這女神般美的完美無瑕的少女會有多大的天賦。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天奇的心都擔心到嗓子眼裡了,大約有幾個呼吸的時間過去了,那啟靈魔球開始有變化了,只要產生顏色變化,則說明啟靈成功,所以戀兒的啟靈成功了,天奇也放下一些心。

接下來就看戀兒的天賦有多高了,只見魔球的顏色從紅色刷刷的變化著,橙色,黃色,·······淺紫,此時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淺紫,竟然是淺紫」一個老者大驚失色道,但是卻沒有人怪他這麼大驚小怪。因為所有人也都驚呆了,只是他們驚呆的說不出話來了。

出現淺紫說明什麼,淺紫就是一個坎,天賦達到靛紫的人可以說,烏月城一百年至少是一兩個,但是對於淺紫,烏月城從建立城池以來,只傳聞幾百年前才出現過一位天賦達到淺紫修靈者,而戀兒卻在次讓烏月城出現淺紫,這連伊峰都差點沒有坐住椅子。

「你們看,那,那顏色好像還在變化,沒有停下來呀,還沒有停啊!」站在較為靠前的一位少年驚呼道,使得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的呼吸聲影響到了啟靈魔球的顏色變化。

啟靈魔球的確沒有停下來,只是變化速度沒有開始時這麼快罷了,只見顏色慢慢的變為了中紫,這時全場成千上百的人沒有一個說出話來了,鴉雀無聲,連螞蟻的行走聲都聽得清楚。

不說下面的普通人是如何「呆若木雞」了,就連啟靈台上的那些權勢之人都傻眼了。

靛紫到淺紫是一個坎,可是淺紫之後,每進一階,難度都成對數增長!

但是!變化顏色變化依舊未停,中紫還在慢慢變深,在越來越深,越來越深,終於在千百人屏息注視下,完完全全的變成了深紫,真正的深紫啊!

深紫,是什麼概念,不光是烏月城,,就是整個天靈大陸,恐怕萬千年來都沒有出現一個天才能使啟靈魔球變成深紫的,對於天靈大陸的人來說,深紫就是個傳說,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存在。

實際上,戀兒也滿臉震驚,她從沒有想到自己的天賦竟有如此之高,但是,她一個呼吸間就從震驚中走了出來,臉上依舊沖著還有些未反應過來的天奇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輕輕縱身一躍,便回到了在天奇旁邊的座位上。

不過天奇和戀兒呆在一起了有一段時間了,知道戀兒的天賦異常的好,所以天奇也在戀兒下來的那一刻,回過神來了,對著戀兒微微笑呵道:「丫頭,你可真行!」。

「呵呵,天奇哥哥說笑了,要不是天奇哥哥吉言,戀兒從不能有深紫的天賦呢,」戀兒俏皮一笑,以前在啟靈節的時候,天奇就曾半開玩笑的說戀兒能是深紫天賦之人,這回還真是被天奇說中了,可是在戀兒的眼裡,天奇才是最強的,「天奇哥哥才是最有天賦的呢」。

貓兒姑娘沒有感到多少驚奇,好像她知道戀兒的天賦有這麼高似地,她聽出天奇對戀兒的贊言中流露出的一絲自慚的味道,故而安慰天奇道:「戀兒說的對,天奇你是玄老看中的人,自然是人中之龍了,要知道玄老活了一萬多年,這一萬多年的時間裡,他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找徒弟上,可是這萬年來你是唯一讓他看得上眼的人」。

「貓兒說的對,天奇哥哥才是最棒的,天奇哥哥下個就輪到你咯,你也一定是深紫的,有可能你你還更有天賦」戀兒主動拉著天奇的小手,鼓勵道。

天奇沖著戀兒微微一笑道:「呵呵,托你吉言,只是你看上面的人全都被你的表現給震驚了,還不叫下一個上去測試哦。」

天奇微微一笑,可是心裡卻暗嘆:「哪有比深紫還更高級的顏色啊,深紫是代表最有天賦的人了」。 第三十三章靈珠

許久,上面都還沒有傳來叫下一個的聲音,這完全是被戀兒的啟靈過程所震驚住了。

天奇知道,這無疑是個晴天霹靂,但事實是如此,他也為戀兒的天賦感到高興,同時心裡卻升起一絲絲自慚起來了,但是這份自慚瞬間又被天奇給打滅了,這三年來,他通過刻苦訓練不是一樣達到了和戀兒一樣的水平嗎,所以只要努力,再沒有天賦的人都可以變得很強,與有天賦的人一樣持平。所以天奇仔細想了一下之後更自信了,因為他知道了什麼才是在修靈過程中起決定作用的。那就是努力。

鳳逆驚天:特工王妃很囂張 正當天奇還沉浸在自己頓悟中之時,啟靈台上傳來了「下一位,有請伊天奇少爺測試。」

天奇由於想開了,便也沒有什麼緊張了,直徑走上去,開始啟靈。反而除了天奇外,此時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他們可一直認為天奇也是個天賦異常高之人,既然戀兒的天賦如此之高,天奇會不會也有這麽高嗎?大家都期待這個問題呀。

天奇輕輕把手放在啟靈魔球上,但是啟靈魔球一直沒有什麼變化,一般啟靈魔球一分鐘沒有什麼反應的話,則啟靈失敗,眼看時間就要到了,但是啟靈魔球也就沒有變化,戀兒急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天奇心裡也是無限凄涼,「啟靈未成功?未成功就未成功吧反正我努力了,也儘力了,問心無愧」。

但是就在所有人都認為天奇不能啟靈成功,對天奇失望了時,啟靈魔球顏色變化了。但是不是像一般人那樣由紅色慢慢變成橙色,黃色····而是直接變成了黑紫,比深紫還更進一步紫,這可是沒有出現過的現象啊,這是怎麼個情況,所有人都納悶了,可情況又有變化,黑紫又只持續不到一個呼吸就消失了,一切有歸附了原樣。

這有是怎麼回事?要不是所有人都看見剛才明明出現了黑紫,恐怕這些人會怪自己眼花了。出現黑紫已經是出乎常理了,但是顏色居然還會消失,這又是怎麼回事?所有人不再是納悶了,而是傻眼了。

在場的沒有一個人不嘴巴變成「o」形,唯有在廣場邊的一位穿著黑衣的老頭嘴角露出了一絲滿意的微笑。

天奇也是納悶的很,自己明顯感覺到自己已經能掌控天地靈氣了,每個呼吸都好像在吸收天地靈氣,這說明啟靈成功了,但是為什麼會這樣,他一臉的迷惑。

「啟靈成功啦?」伊峰關心的問道。

「嗯,成功了」,天奇點了點頭。

伊峰雖然對天奇啟靈時出現的狀況不甚明白,雖然有些擔心,可自己還要主持啟靈儀式,現在不是問這個問題的時候,只要啟靈成功就好。

震驚歸震驚,以前也出現過一些意外,此次雖然太過於不可思議了,但是啟靈還得繼續下去,不能因為一兩個人的啟靈出現一些異常就停止,所以,當人們平靜了心情之後,啟靈依舊繼續。

戀兒看到天奇的啟靈狀況之後,不知道其中的原委,有些擔心,可是見到天奇下來的時候,對她擺了擺手,示意她不要多問,戀兒也不好多問了。

對於天奇等人已經沒有心思放在接下來的啟靈事宜了,天奇知道唯一可能解自己迷惑的人恐怕就是玄老了,想回去問問玄老。

天奇下來后便帶著戀兒、貓兒姑娘直接離開了啟靈會場。

旁晚,天奇一個人在自己的房間里,想著今天啟靈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正愁眉苦展時,「咯吱」一聲,門輕輕被打開了,一個穿著黑衣老頭走了進來,此人正是站在廣場邊上的那位老頭,也是天奇的老師,玄老。

「老師,你這些天到哪去了,你知不知道,今天我啟靈發生了一件怪事?我百思不得其解,正想問你呢」天奇急急的道。

「呵呵,天奇,你是不是今天啟靈的時候,啟靈魔球顯示了『黑紫』,而且黑紫還只持續了一會兒便消失了?」玄老把門輕輕關上,天奇挪了一張椅子讓玄老坐下。

「老師,你怎麼知道?你去了啟靈廣場?」天奇有些興喜,玄老這樣說,不是明擺著他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嗯,我去了,而且我看到了一切,不過這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

「老師,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天奇興奮的從凳子上跳起來了。

「那是因為你不同於一般人,這也是我為什麼會選你作為徒弟,要知道我這千萬年來可沒有收過一個徒弟。你是唯一一個」玄老有些悵然道。

「老師,那到底是為什麼呀,你快說呀」

「這事還得從你出生說起,」玄老開始緩緩講來,而天奇則認真的聽著。

「你出生時東方天空中出現過紫氣,我們通常叫做『紫氣東來』」

「什麼,我居然是一個引起紫氣東來的人,不會吧,我記得雲爺爺曾跟我講過一個關於『紫氣東來』的故事,他說曾有一人也出生時有『紫氣東來』,後來這人變成了無敵的存在了」

「什麼無敵的存在啥,這萬多年來,應該還只有我一個人出生時有『紫氣東來』,當然你是我所知道的第二個。」玄老呵呵得道,很明顯,玄老自認為自己是天奇的雲爺爺口中的那個有『紫氣東來』的人。

「老師,你也是有『紫氣東來』的人?」天奇滿臉驚奇,心裡嘀咕著自己怎麼這麼好運,居然碰上一個如此具有傳奇色彩的老師,要是自己也能像老師那樣叱吒風雲,自製空間,眨眼萬里該多好啊,將來就可以到處遊歷,就不用在蝸居在這小小的烏月城了,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樣的,真是期待。

「嗯,我和你一樣,都是有紫氣東來的人,那年我在你們後山看到了,一眼便看出你是『紫氣東來』之人,所以我收了你為徒弟」

「原來是這樣」天奇有些明白了。

「至於你所說的那個今天所發生的事,我以前啟靈時也有過,開始時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後來我才摸索出其中的原因,那是因為我們啟靈時運用的不是天地靈氣,而是一種高於一切修靈之氣的紫氣,這種紫氣是天地靈氣的根本,所以你啟靈時會出現高於深紫的黑紫。但是由於你在啟靈時消耗的是那片天地的紫氣,可是這啟靈廣場的紫氣可沒有多少,所以只一個呼吸間就被你消耗完了,故而啟靈魔球的黑紫也馬上又消失了。」

「原來是這樣啊」天奇這才放心心懷,開心的一笑。

「對了,啟靈之後,你有沒有感覺到什麼,或是感應到什麼?」玄老表情有些嚴肅的道。

「沒有啊,老師,怎麼了?」天奇有些疑惑的道。

「不應該呀」玄老頓時有些不知所措的道。

「難道你沒有感覺到一丁點不對勁?」玄老想再次確認一下,

「老師,真的沒有」天奇堅定地道,根本不像撒謊,

「以我的經歷,在我啟靈之後,我曾感覺到天地間曾存在八顆靈珠」。

「靈珠?那是什麼東西」天奇從來沒有聽過什麼靈珠。

「對,就八顆靈珠,不過這事還得從很據以前說起。」玄老開始講述著。

「傳聞這八顆靈珠是很久很久以前,具體是多久以前,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上千萬年以前吧,有一位帝靈巔峰的強者發現了天地間的帝之本源正在逐漸消融為天地靈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