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說啦!不許笑,再笑,人家小拳頭錘你哦!」說著婭妮舉起了自己的右手,握緊拳頭比劃著,就要砸過來。


「嗯!咳…咳,打住!打住!不笑了!不笑了!」

我和希梅娜一邊躲閃著婭妮的拳頭,一邊勸說婭妮停下自己的瘋狂舉動。

一番打鬧后,接近深夜,期間我查看了下,我們的床鋪,底下鋪的獸皮,看來是為了隔離濕氣用的,上面一層用鳥羽坐的做的床墊,坐上去異常的軟和,躺上去舒服極了,有點像現在的席夢思,換到現在絕對是五星酒店的享受,怪不得婭妮會那麼激動,連我都忍不住想打滾了。

「婭妮!今晚跟老姐擠一張床,怎麼樣?」一邊收拾著被褥,一邊問道。

「我才不要跟你睡一張床呢,今晚我要…」婭妮回頭看了看希梅娜,「我要和希梅娜姐姐一起睡。」

「唔!」

我擺出一副傷心的表情,「小婭妮長大了,開始嫌棄姐姐咯!」

不過深知她老姐什麼德行的婭妮完全不吃這一套,扮作小丑模樣看著我,「略略略!」

無奈哦!兒大不由娘…,額!「呸」不對,是妹大不由姐哦。

和我們相比,婭妮無論身心都是小孩子,幾天的行程估計是累壞了,終於在希梅娜的床上睡著了…

看我站在窗口,眺望遠方,希梅娜走過來與我並肩站立,

「小安娜!你就沒什麼要問的么?」

果然是當過姐姐的人啊!即使我不說,她都能猜到我在想什麼,

「你們之前聊的是什麼?」

「嘿!我就知道你會有疑問的,」希梅娜轉身看著我,「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我是鄰國過來的么?」

「嗯!記得!」

「那個是班圖語!同時也是貝爾瑪王國的通用語,我用家鄉話和他聊了幾句,算是咱們運氣好吧!我們遇到的是圖盧斯人,相比其他兩個部族,圖盧斯人還算是好客的!所以……」

所以,我們才會被收留了么?我試圖在希梅娜的眼睛里找到,哪怕只是一絲謊言的痕迹,但是希梅娜純凈的眼神中看不到一絲的波動!

「看來我讓你失望了,對吧?」

希梅娜再次恢復那種鄰家大姐姐的狀態,扭頭看向遠處,

「懷疑是正常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一切,但是…」

希梅娜再次轉向我,眼神變得無比的堅定,「請你相信我,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是站在你這邊的!無論任何事情。」

「我相信你!」我擺出自己的招牌面容,無害加笑容臉!

「不早了,睡吧!每天還要趕路呢!」

我說著,轉身看了看熟睡中的婭妮,又看了看希梅娜,尷尬中…

「就讓她和我一起睡吧!」

我無奈的說道,「也只能這樣了!」

「晚安!」

「嗯!做個好夢!」

……

我又做夢了,

夢境里是四處熊熊燃燒的大火,我能看清楚的看到就是我叫諾斯瑪爾的地方,先是城鎮,然後是周圍的森林,所有的動物、植物一點一點的枯萎化作灰燼……

我想叫,

我能意識這是夢境,

無比真實的夢境,

我害怕吵醒一床之隔婭妮,

還有希梅娜,

我能感覺火焰的熾熱,

我親眼看到了動物眼裡的絕望。

夢中醒來,我發現自己的床褥完全濕透了,渾身疼痛,就像是被烈火炙烤過一樣,心裡念叨著,「幸好婭妮沒和我一起睡!」

是啊!幸好沒和我一起睡!不然真就解釋不清了!總不能說自己尿床加夢遊了吧?

看看旁邊還在熟睡的兩人,看看窗外還是一片漆黑的夜空,現在漫長的夜,對我來說猶如煎熬…

輾轉反覆,不知何時,我居然再次進入夢鄉,所幸這次沒有噩夢

「早啊!」

睜開眼,映入眼帘的是希梅娜那張沒臉,說實話,如果我還是男兒身的話,我絕對會追求她的。

「嗯?早!」 契約婚寵,秦少的小嬌妻 迷糊中,猛地坐起來。

還好希梅娜反應快,不然我倆就要撞到彼此的額頭了。

起床,梳洗大概收拾了一下,這種地方也沒啥條件,況且一年多的學院生活,也沒有打扮自己的習慣。然後拿出隨身攜帶的地圖,研究起來。

從地圖上畫出的路線看,我們必須要經過斯特魯山脈,才能折返進入諾斯瑪爾,心裡估摸著要不要讓希梅娜和書屋的主人的商量下找個嚮導,這樣會省事不少,想到這我和希梅娜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唔!這個我可以試著跟主家商量下!能不能成就不知道了,」說著,希梅娜解釋道,「班圖人不太喜歡外族人的。」

「不管了!試試,不行我們再另想辦法!」

這時,婭妮睡醒了!迷迷糊糊的起床,湊過來看著我倆…… 「不行!絕對不行,正因為你的身份特殊,我才不能答應你的的請求…」這是屋主的聲音。

因為我本身不太善於與人交際的關係,並沒有與希梅娜一起去找屋主,而是留在卧室,站在窗戶前拿著地圖和窗外的景象對照著,算是臨陣磨槍吧,不管結果如何,我都得有兩手的準備。

可能是意識我能聽到他們的談話,很快兩人的談話變成了班圖語,雖然爭吵還是很激烈,貌似我一句也聽不懂,索性放棄偷聽他們談話的內容吧!

收起地圖,順著窗戶就準備爬出去…

「姐!你這是…」婭妮因為我突然的動作感到好奇。

「嗯?」停下手裡的動作,轉身對著婭妮,伸出手指朝上指了指,「到上面去!」

說完后,繼續剛才的動作,此時我的身體已經全部到了窗外了,就像是壁虎一樣,整個貼在外壁上,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把頭再次伸到屋子裡。

「對了,婭妮,等會兒有結果了喊我!」

說完,雙手抓住一根粗樹枝,拽了拽,感覺挺牢靠,然後雙手同時發力,縱身向上一躍…

「嗖…!」

安全著陸,雖然姿勢不太優美,差點摔倒,第一次踩樹木的枝丫上,發顫的樹枝讓人很難控制力度。

調整了下身體的姿勢,感受著在樹枝上那種顫悠悠的感覺,慢慢適應它,然後繼續往上爬,準確說是跳躍,介于飛和跳之間,貌似還能找到點傳說中輕功的感覺,說起來小時候我還崇拜武俠小說里,那些飛來飛去的大俠的,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做到,想想就美極了!

「呼…呼…!」

一個深呼吸,森林裡的空氣果然清新,空氣中都帶著生命的氣息,這種感覺只要經歷過pm2.5的人才會懂。

感受了一下大自然的氣息,舉手遠眺,整座森林的形狀有點像現世的亞馬遜叢林,蜿蜒崎嶇的盤在斯特魯山脈的山腳下,而我們穿越的地方正好是這座森林地帶最窄的地方,樹屋的位置正好卡在正中間,但即使是最窄的地方,沒有人引導,你依然會迷失在森林裡,除非你的運氣好到爆棚,能找到樹屋,不然一輩子都無法走出去。

這裡,一旦進入這座森林,就會失去方向感,所有獵人的知識都不派不上用場,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樣,從空中居然無法看透森林的內部。

到達樹頂后,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事情,森林的天空和地上,完全是兩個世界,上層空間的動物完全不會到達地面,而地面的動物,及時是生活在樹上的小動物們,也絕對不會爬到上層空間,當然我這裡說的是森林空間的上層,而不是說樹木的頂端,並不是所有的樹都可以直穿雲霄的。

翻看了下地圖,發現完全沒有參照物可以對比,地圖上從我們發現木屋的位置開始,一直到雪山腳下,這一塊區域完全是一個空白,MMP的我之前居然沒有發現這一點,想想就后怕,如果不是木屋主收留我們,我們真的可能走失在森林裡。

想到這,我突然想起一個件事,一個我現在嚴重忽略的問題,我現在的位置,地上的人,怎麼喊我都是聽不到的,想到這,趕緊收起地圖,開始原路返回,相比往上,往下就要輕鬆很多。

找好落腳點縱身往下跳就行,手腳並用,一根樹杈,一個枝丫,一個爛掉的樹洞,老樹皮的裂縫,都能成為著力點。

果然下到樹屋的高度就聽到婭妮在下面大聲呼喊著,

「姐,姐!」

由上往下,遠遠的就看到婭妮雙手握成人造喇叭的樣子,

「老姐,你再不出現,我就嗓子就廢了!」

我的絕色明星老婆 看來是喊了好久了,剩下離地接近五米高的距離,想到沒想就直接跳了下去,

「呼!」

這一次自我感覺,相當帥氣,落點瞬間掀起一陣風。

「老姐!你可算是下來了。」婭妮拍了拍胸口。

沒等婭妮繼續說話,站在一旁的蕾娜插嘴道,「你們做我的護衛吧!」

「嗯?」我愣了一下,護衛是什麼鬼?

「我今天會回到斯頓雪原,也算是同路,你們做我護衛,羅姆爺就不用太操勞了!」蕾娜解釋著,「順便一提,出了森林便是沃克族衛隊的駐地,有我在的話,你們可以省去一些麻煩!」

「這樣啊!好吧!成交!」

回頭看了看,被蕾娜稱作羅姆爺的木屋主人,此時身高接近兩米,渾身肌肉發達的羅姆爺,雙手抱胸擺著一張臭臉,看起來一臉的不高興,但是又對蕾娜無可奈何。

「現在就走么?」接過婭妮遞過來的佩劍,背到背上。

蕾娜回頭恭恭敬敬的給羅姆鞠了個躬,「羅姆爺,那我就回去了,過段時間我還會來看你的!」

一臉不高興的羅姆,單手擺了擺,

「走吧!走吧!就知道給我添麻煩!」

「那我走了!」

蕾娜說走,轉身帶頭出發了…

看到蕾娜上路了,我急忙追上去,回頭看了看,羅姆居然一邊擦拭著眼睛,一邊朝著我們離開的方向揮手。

嘿!可愛的老爺子… 「班圖」源於班圖族的古代英雄,他是最早翻越冰冷的斯特魯山脈,並在北邊建立了新國家的傳奇人物,他所建立的國家也就是現在貝爾瑪公國的前身。

從某種意義來看,班圖族和貝爾瑪的關係,有點像現世里內蒙與外蒙的關係,同屬一個名族,卻不屬於一個國家。

而現在留在帝國境內的班圖族,已經分裂成幾個小的部族,這些部族間的關係並不是很和睦,不過一旦遭遇劫難的時候,比如飢荒,百年難遇的大暴雪之類的,幾個部族就會團結起來,將族人們安全的轉送到森林附近…

因為常年待在雪山上,班圖族人大多都身強力壯,因為常年生活在寒冷艱苦的惡劣環境中,他們的性格粗暴、嗜好烈酒,且戰鬥慾望非常旺盛。

班圖人,有崇拜牛圖騰以力大為尊的圖盧斯族,也有崇拜狼圖騰以速度為信仰的沃克族,更有崇拜兔圖騰崇尚自然之力的庫妮族。

隱婚老公①老婆快到碗裏來 其中身材嬌小性格溫順的庫妮族人,在班圖族中擁有很高的社會地位,因為他們天生具有超強的感知能力,可以與大自然產生共鳴,解讀其中蘊含的信息,預測天氣、感知危險,甚至是窺探未來…,所以他們主要擔任部族的薩滿,負責占卜組人的吉凶,還能利用自身的感召力製作一些保護符咒等小飾品。

…….

一路上,蕾娜給我們講解著關於班圖的眾多事情,比如哪個族有哪些禁忌,族人各自的分部之類的,很難想象頭天晚上不願意多說一句話的人,隔天像是換了個人似的,滔滔不絕。

「所以呢?」中途我停下腳步,認真的看著蕾娜,從她的外裝打扮上看,應該是庫妮族的,

「我說小丫頭,你這樣把自己老底兒全抖出來,就不怕我是帝國的姦細。」

說這句話的時候,雖然我盡量讓自己裝的嚴肅點,但是心裡一直在笑,為啥呢?因為我只是外邊看起來大而已,這幅身體的年齡實際上也就6歲。

果然……

「我只是外貌長的嬌小而已,我都13歲了,不是小丫頭!」蕾娜一副憤怒的表情,如果再來點張牙舞爪的動作,簡直就是憤怒的小獅子轉世了,

「還有,我給你占卜過,你不是壞人,想堅信這一點,只是……」

「只是什麼?」

占卜,一下子提起了我的興趣。

「只是憑我的能力,只能看到你的過去,居然看不清你的未來,這也是我讓你跟我一起的原因,」說著蕾娜伸手示意我附耳到她嘴邊。

「我知道你是精靈後裔,精靈族沒有壞人。」

就這樣簡單?老娘可是在從小在人類社會長大的,你確定我不會近墨者黑?算了!還是不嚇唬她了。

「這樣啊!」

我擺出一副吃驚的表情,原本我對自身的身世就有所懷疑,看來這次有可能知道一些關於自己的事情。

「嗯哼!」蕾娜擺出一副我很牛逼的表情。

好吧!繼續趕路,有本地人帶路,速度上快了不少,趕路這種事,對於我和婭妮來說完全是小K思,蕾娜呢!是從小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身體素質不是一般的強,只是希梅娜慢慢開始有點受不住了,只好不停的停下休息、休息、再休息。

「呼…呼…」

希梅娜一邊喘氣,一邊說著,「不…不好意思,我…拖累你們了。」

「沒有的事!我本來也準備要休息一下的。」我搖搖頭安慰道。

「嗖!」利器劃破空氣的聲音。

正在和希梅娜說話的我急忙從背上取下長劍,

「叮!」

是羽箭,正好射在劍身上,從我聽到聲音,到用長劍格擋,前後不會超過三秒,我在驚訝自己的反應的速度的時候,也在驚訝射箭之人的力量之大,以至於能將我持劍的手震麻。

「好強的力道!」

這時婭妮也做出了反應,快速擋在蕾娜的身前,

「什麼人?滾出來!暗箭傷人算什麼本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