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請安就不必了,不過,我這裡的這枚丹藥,你讓你旁邊這老頭服下。」白顏將丹藥遞給了流輕羽,面無表情。


流輕羽之前就將白顏給她服用毒藥的事情告訴了君叔,所以,君叔只是抽搐了幾下嘴角就接受了。

君昊接過丹藥,如壯士斷腕似得服了下去,而後,他用諂媚的笑容看向白顏。

「主人,你喚我君昊就成。」

「嗯,等你們負荊請罪之後,你們就可以回去靈境。」

「回去靈境?」流輕羽大驚失色,臉色煞白,「主人,我爹來這裡之前,一定會前來打探消息,彼時,肯定就會發現我也來過此處,若讓他知道了,肯定不會放過我,你行行好別趕我走可好?」

若是她突破為神,或許父親會看在她有用的份上放了她,可現在她什麼都沒有得到,如此回去,被他知道了定然難逃一死。

「我相信你有辦法可以矇混過關,而你若這點事都辦不好,我還留你在身邊幹什麼?吃閑飯嗎?」

白顏冷笑著問道。

流輕羽臉色更為慘白:「主人,我很有用的,我實力很強,能夠替主人你戰鬥,而且我還附帶了一個君叔這樣的強者,他可以保護你。」

戎妝 「哦,」白顏的聲音淡然,「保護我,有我夫君就夠了,你們兩個顯得太多餘了。」

帝蒼亦是眉頭輕皺,陰森森的目光瞥向了兩人:「你們是對我媳婦的決定,有意見?」

這一瞬,流輕羽與君昊都是面如死灰,白顏給他們的這個任務,當真是太艱難了……

流輕羽最終一咬牙,屈膝跪地:「輕羽謹遵主人的命令。」

「同意了就好,」白顏的臉色緩和了幾分,她從衣袖裡拿出兩瓶丹藥,「這是供你們一年份的解藥,一年之後你們再來找我,另外,若是你們不相信這毒藥的威力,可以嘗試一下。」 君昊的臉龐露出諂媚的笑容。呵呵笑道:「相信,我們肯定相信,主人,你讓我們回靈境……應該有任務交給我們?」

「任務是有,不過不是現在,不過,靈境若有任何事情,都必須向我通風報信!」

「通風報信?」君昊目瞪口呆,「我們需要如何通風報信?」

「靈境靠近妖界,若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們就去妖界找妖獸前來通知我們,若讓我發現你們沒有向我通風報信,以後的解藥,你們就別想要了。」

一想到腸穿肚爛的後果,君昊打了個寒顫,立馬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主人,你放心,無論有什麼事我們都會來稟報你,我對你的心,絕對的忠誠。」

「馬屁拍夠了嗎?」白顏冷漠的掃了眼君昊,「拍夠了就給我滾去向那些失去家人的人負荊請罪,必須拿出十足的誠意,如若他們不肯原諒你,無論是自殘,還是用寶物收買人心,都看你們自己的能力。」

流輕羽與君昊相視了一眼,面露苦笑。

他們總覺得,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並且這條路,極其的艱難……

「帝蒼,我們去看看師父和外公他們,他們估計還沒有走。」白顏慵懶的伸了個懶腰,說道。

「娘親。」

就在這時,一個小人兒從前方衝來,撞入了白顏的懷中,更是將她撞退了幾步。

白小晨可憐兮兮的拉著白顏的衣袖,大眼中含著淚水:「娘親,昨天爹爹是不是欺負你了? 契約寵媳 晨兒都聽到你叫的很慘烈,可是曾外公曾外祖母他們都不讓晨兒去救你……」

叫的……很慘烈?

白顏臉色一黑,她僵硬的轉過頭看向帝蒼:「我昨天叫的……很慘烈?」

帝蒼點了點頭。

白顏的容顏頓時垮了,如此一來,豈不是整個幻府的人都聽到了……

這……她還怎麼去找外公他們?

「算了,我還是回去繼續睡午覺。」

白顏轉身就想走回屋內。

「娘親,你不要晨兒了嗎?」白小晨看到白顏轉身離開,還以為白顏是因為見到他才如此,一張小臉委屈兮兮的。

白顏轉頭間,就見到了小傢伙委屈可憐的小表情,心頭一軟:「怎麼會?娘親喜歡你還來不及,怎會不要你?」

「那你為何不想看到晨兒?」

「娘不是不想看到你,只是……」

這話一到了口邊,白顏就無法說出來,她用求救的目光看著帝蒼,黑眸中閃著光芒。

「晨兒,你別和你娘胡鬧,」帝蒼的臉色嚴肅,「她現在要去見外公,你攙扶著她些。」

「哦。」

白小晨乖巧的走到白顏身旁,與帝蒼一左一右攙扶住她的手臂。

見自己被這一大一小的兩人包圍在中間,白顏的容顏黑了黑:「你們這是幹什麼?我難不成連路都不會走?」

重返2008年 「那不一樣,也許經過昨晚之後,晨兒就快有個妹妹了,凡事都需要小心一些……」

妹妹?

白小晨的小臉先是一怔,旋即,一抹狂喜出現在他稚嫩的臉龐。 他急忙拉扯住白顏的衣袖,欣喜的道:「娘親,壞蛋爹爹說的是真的嗎?晨兒快有妹妹了?是不是很可愛很漂亮的小妹妹?」

「不錯,和你娘一樣漂亮,一樣可愛。」帝蒼颳了刮白小晨的鼻子,再望向白顏之際,他的眼中滿是寵溺。

白小晨一瞬間把剛才的憂傷拋到了腦後,他高興的手舞足蹈:「晨兒若有這樣漂亮可愛的妹妹,一定會把她捧在手心,以後誰敢欺負我妹妹,我就打斷他的腿!」

白顏嘴角抽了抽,抬手點了點白小晨的腦門:「晨兒,你知道你這算什麼嗎?」

「什麼?」白小晨眨巴著大眼睛,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

「用我家鄉的話來說,你這樣的,就是一個妹控。」

「妹控是什麼?」白小晨萌萌的大眼睛中滿是疑惑。

「妹控的意思就是,你日後會將你妹妹寵成公主,不允許任何懷有壞心的人接近她。」

「娘親你說錯了,不是晨兒將妹妹寵成公主,她本來就是公主,是我們妖界的公主,而且……晨兒想要當妹控,以後晨兒會保護好妹妹,不許任何心懷不軌的人欺負她。」

白小晨的笑容天真可愛,很有感染力,倒是讓白顏的心緒恢復了平穩。

「可惜,你妹妹還沒有出現。」

「不!妹妹會出現的,」白小晨的小臉一片堅定,「晨兒昨兒夢到妹妹了,或許妹妹已經降生了,只是晨兒還沒能見到她,再過一段時日,她肯定會來晨兒身邊……」

望著白小晨這堅決的臉色,白顏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是好。

這小子,想要妹妹真的想要瘋了,他不過做了個夢罷了,妹妹又怎會如此快就出現?

「爹爹,你別忘了,你還答應過我,要再生一個弟弟替你管理妖界,」白小晨撅起可愛的小嘴,「若有弟弟為下任妖王,晨兒就能帶著龍兒妹妹與親妹妹到處遊山玩水。」

別看白小晨年紀小,但他已經知道身為妖王該負擔的責任,所以,為了自己日後的自由,他毫不留情的將未出世的弟弟給坑了……

「顏兒,看來我們再加把勁,再給晨兒生個弟弟,如何?」帝蒼的紅唇湊到白顏耳旁,唇角上揚,那炙熱的溫度打在她的臉上。

她的臉色一紅,瞪了眼帝蒼,轉過頭不再多看他一眼。

連妹妹還沒出生,這父子倆就商討起了弟弟的未來?這……太異想天開了。

「帝蒼,我們去見外公他們。」白顏緩緩的呼出了一口氣,說道。

「你不怕了?」帝蒼淺笑著道。

白顏想到昨晚的動靜,臉色有些難堪:「可終歸是要見的,而且外公他們就要離開幻府了,我有一些東西要交給他們。」

「你不用擔心,造人乃人之常情,他們都是過來人,會理解的。」

人之常情?

過來人?

白顏的眉角抽搐了兩下,果然,帝蒼經常兩句話,都能將人噎死。

幾人邊說著,身影漸行遠去。

流輕羽看著那一家三口離去的畫面,眼中帶有羨慕:「這……才是一家人相處時該有的情景?曾幾何時,我也希望父親與母親這般和睦,可惜……」

可惜,這樣的情景,對於童年的她而言,僅是一種奢望,她拚命的證明自己,也不過是想得到那個男人的認可。 可惜,那與她而言,僅是一場永遠不可能實現的夢……

……

大堂之中,氣氛有些尷尬,尤其是在白顏與帝蒼走入之後,這尷尬越發的明顯。

聞雲峰緊緊的捏著拳頭,那看向帝蒼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敵人。

可不是嗎,對他來說,帝蒼就是誘拐他女兒的敵人!

這讓他如何能不氣惱?

若非是君天月對這個孫女婿很滿意,他不可能會如此快的接受了他……

白顏看到在座諸人的眼神,臉色也不覺有些尷尬:「五位師父,外公,爹,聖主,祖母,祖父,你們昨晚睡得怎麼樣?」

她本來想岔開話題,可當她的話剛出口,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果不其然,聞雲峰黑著一張臉,滿含哀怨的目光掃向帝蒼:「他拐了我的女兒,我能睡得好?」

這一晚上,他一絲一毫都沒有睡著,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會想起自己好不容易找回的女兒,就被這臭小子拐走了。

在這哀憤之下,他能睡得好才怪。

白顏的臉色紅了一下,狠狠的瞪了眼帝蒼,如果不是他昨晚太沒有節制,又太……用力,她也不會鬧得所有人皆知。

然而,面對著岳父的憤恨,白顏的責怪,帝蒼依然不動聲色,毫無情緒波動,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他絲毫沒有為此事感到羞愧。

「岳父,我和顏兒連晨兒都有了,若說拐走,在六年前,我就已經將他拐走了,你現在來說這話太晚了。」

聞雲峰的臉色僵硬了一下,他的心中有些惱怒,當然這惱怒並不是針對白顏與帝蒼,而是對自己。

如果不是當年,他被偏回了幻府,白顏就不會出生在白家那個地方,更是被白家那賤人所害,未婚先孕。

若她不曾未婚先孕,就不會有帝蒼什麼事。

同樣的,她沒有懷孕的話,也不會有晨兒這般乖巧可愛的外孫……

聞雲峰本來滿是怨憤的容顏,再看到白小晨的一剎那糾結了起來,他不願承認帝蒼,但……卻捨不得這個外孫。

罷了罷了,木已成舟,想再多的事情也沒有用。

「帝蒼,我不管你什麼身份,我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你日後必須好好待她,不許傷她的心,更需要謹遵我們幻府家規。」

聞雲峰的眼神驟然變得凌厲萬分,神色凝重的道。

帝蒼淡然淺笑:「岳父大人請說。」

「第一,不許納妾,我幻府的家規,必定是一生一世一雙人,若是你做不到,那我為了女兒,肯定會棒打鴛鴦,就算顏兒不認我這個父親,我也會拆散你們!」

「岳父放心,此生,我只有白顏一個女人,不會容許任何人插足,若有痴心妄想者,我會親自操刀,不需要我媳婦費心費神。」

聞雲峰滿意的點了點頭:「第二,她讓你往東,你不許往西,她要幹什麼,你不但不能阻止,還必須無條件支持她!」

他明白,白顏與帝蒼的路都不會在這個地方,在他們離開前,他需要將所有的規定都告訴他,若是帝蒼違反規定,他傾其所有,都不會放過他! 「咳咳!」聞尋歡乾咳了兩聲,「大哥,我們幻府什麼時候有這……」

規定?

他話音未落,聞雲峰冷眸掃向聞尋歡,那帶著刀子的眼神嚇得聞尋歡立馬閉上了嘴。

聞無為在一旁幸災樂禍,在別人教導女婿的時候你偏偏要去插一嘴,這不是找死不成?

好在帝蒼並沒有理會聞無為的話,鳳眸中一片堅定:「除了她想要納男妾之外,其他要求,我都可以答應,她想要殺的人,不問緣由,不問對錯,我會為她提刀殺人,她想要護的人,即便是惡貫滿盈的天下惡人,我也會為她相護。」

聞雲峰的臉色緩緩放鬆,眼神終於不再似最初的敵視。

「第三,不管顏兒日後前往何處,你都需要在旁為她保駕護航,如果你覺得你能做到這些,我可以放心的將顏兒交給你,並且,你需要對天發誓,你可願意?」

在這個擁有天道的大陸之上,世人還是很相信誓言,一般立下的誓言,都不會違背,否則,必將遭遇天譴。

「爹!」白顏眉頭輕蹙,正想要制止聞雲峰。

這時候,帝蒼已經鬆開了他的手,緩步上前:「我帝蒼,可以以妖王之名啟誓,此後再無一房一妾,為顏兒征戰的途中保駕護航,並且……她說的任何話,我都會聽,她想要做的任何事情,我都會去幫她。」

「若有違背此誓,我甘願入永生地獄,承受烈火焚身之苦,一生一世不得安寧!」

男人的聲音霸道有力,卻讓白顏的心臟驀地一縮。

許是察覺到身後女子的情緒,帝蒼又回身握住了她的手:「顏兒,你不用擔心,我不背叛誓言,就不會有任何問題,所以這句誓言對我而言,並不算什麼。」

確實,誓言雖毒了些,但若是不違背誓言,這等同於僅是一句話罷了……

「我女婿說的對,只要不違背誓言,任何毒誓都不成問題,」聞雲峰哈哈大笑了兩聲,他也不再似最初板著那張臉,「他都給了我這三個承諾,那這女婿我聞雲峰也認了,顏兒,你比你娘運氣好多了,他勇敢霸氣,不像你爹我,愚蠢不可及。」

當年,他被騙回了幻府,就失去了聯繫,他能夠想象得到,當時的寧兒是多麼的無助與恐慌。

一想到曾經的情景,聞雲峰就揪心的疼,他每次閉上眼睛,都會見到白寧滿身是血的像他求救……

「雲峰……」聞無為看到聞雲峰痛苦的表情,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蒼老的臉龐露出一抹苦笑,「是我對不起你。」

「爹,這不都是你的錯,我自己也有過錯,我千不該萬不該在那種時候回來幻府,否則,我的妻女也不會受如此多的委屈。」

他之所以逼帝蒼髮誓,也是不想白顏承受與寧兒一般的痛苦,他好不容易找回的女兒,他怎忍心讓人傷了她?

如果……帝蒼真的違背了承諾,天道沒有懲罰他的話,那他也會讓他付出代價! 他決不允許,任何人傷了他的寶貝女兒。

「咳咳!」白長風輕輕咳嗽了兩聲。

這聞雲峰,不愧是當父親的,他之前也很不滿意帝蒼拐走了外孫女,但沒有如聞雲峰一樣,考慮到如此多的問題。

「顏兒,你來的剛好,你祖母的壽辰已經過完了,我們也該走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