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諾鳶,這也有我們兩個人的份,你這……就過分了。」閆沉看著滿桌子的美食被這個女人連帶著桌子搬到他們的床鋪邊,氣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


路瑾睨他一眼,說了句,「我又沒攔著你吃,想吃你過來啊」,轉頭,又給鳳弈夾了一大塊肉。

人在屋檐下,就要學會低頭。

就不能向你身邊那位仁兄多學學,明知道是浪費口水的事,就閉上你的嘴。

豪門契約:誘拐小嬌妻 安靜的做個傷員不好嗎?

要不是自己失血過多,閆沉真想噴她一桌子血。

您忘了您剛才的暴行了嗎? ?「婆娑世界?」

阿布陀寺近前,李天眼中卻是露出了詫異之色,更有些許震驚。︽西方靈山中央婆娑世界,在佛經當中乃是佛道之主釋迦牟尼如來所主宰,佛門當中大雷音寺所在之地。

而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與佛道源流西方極樂世界須彌天主阿彌陀佛、東方凈琉璃世界藥師如來並稱橫三世佛。

同時,又與燃燈上古佛,彌勒佛一同,共尊豎三世佛。可以說,在佛道體系當中,本師釋迦牟尼可以與須彌天主阿彌陀佛站在同一個位置。

而婆娑世界便是此佛的佛界,傳言本在極西之地,天竺國靈鷲山,卻沒想到原來婆娑世界便是二十四諸天之一。

旋即,李天卻是又釋然,佛經當中所謂三千大千世界,又有三千小千世界,皆是佛國靈境。

但如今離恨天中,無論在哪一種傳說當中,諸天之數,從不過三十三,甚至不過九。距離那所謂的三千大千、三千小千,差出不可以道里計。

恐怕那所謂的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小千世界,都是附屬在一方真實的大千世界當中,或者是開闢出的秘境、洞天。就如須彌天,又或者眼前的婆娑世界。

這婆娑世界當中,不就有這數不清的秘境,一重套一重。一路走來,李天已然見識了不少,但恐怕還有更多的未知秘境、仙境等待探索。

不過終究還是覺得有些牽強,阿彌陀佛乃是須彌天主,手段驚世,恐怕釋迦牟尼、藥師佛等亦是差不了多少。況且佛門有須彌芥子之說,佛經曾言,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小千世界,都在恆河沙數當中。

李天不曾去過須彌天,亦未曾達到一天之主那等高度,只能夠憑藉自身臆斷去揣測而已。

刷刷!

正在這時候,一陣陣破空聲傳來,十數道身影以一種不可思議之速度,或御器飛行,或駕馭神禽異獸,來到近前。

「李兄!」

一個熟悉的聲音如同銀鈴一般傳來,卻是令得李天微微一愣,卻見那十數道身影當中,有數人竟然是老熟人。

正是在天海城中,曾有過數面之緣的修羅族第一天才赤淼,羅剎族天才幽冥,月犀族少女小玉以及天海城王家二小姐雙兒,天狼族皇女若離五人。

開口說話的正是雙兒那個小丫頭,自從城主府當中,李天,還素二人與其爭奪天地靈粹,仙果靈品,這小丫頭早已在心中將二人給記上了。

「李天大哥!」

見得李天的身影,小玉似乎頗有些激動,眼中帶著微微紅色。不過小丫頭最近似乎過得不錯,一身氣息強盛,已然快要突破洞虛境界,看來在這片秘境當中,收穫不小。

「小玉姑娘,雙兒姑娘!」

微微一笑,李天卻是迎了上去,卻是很高興能夠在此地見到二人。這二人乃是辰曦的跟班,當日在蘭若寺之時,卻未曾見到,倒是令得李天曾微微有些擔心。

「風流成性,沾花惹草。」

一旁的小胖子龍皇見得此景卻是面色微變,頗有些吃味,似乎感覺李天走到哪裡都有妹子跟隨,而且還都是高質量的,輕聲嘀咕。

目光在小玉和雙兒身上微微打量,而後卻是轉向另外幾人,繼而竟然陷入了獃滯當中,瞳孔微縮,似乎望見了何種驚駭的事物一般。

「少見多怪!」

感受到小胖子的異常,金蟾卻是輕聲揶揄,旋即亦是轉頭沿著龍皇的目光朝向前方望去,亦是緊接著目光一凝,盯著那羅剎族幽冥身後一道清麗的身影便不再移開。

「怎麼了?」

眼中露出些許疑惑之色,李天卻是轉頭再次朝向幽冥望去,卻見一道黑色身影正跟隨在幽冥身後,令得李天不覺驚艷。

一身黑紗玲瓏剔透,遮掩住傲然的身姿,身材挺秀,豐腴而圓潤。一張黑色的面紗裹臉,但卻隱約可見那如玉一般的肌膚,一張清秀的瓜子臉,璀璨的眸子如同星辰一般閃耀,令人不敢逼視。

纖肢細腰,盈盈可堪一握,一頭秀髮青絲飛揚,直垂到腰際。神色冷清,似乎正在觀察著不遠處的阿布陀寺,眼中閃過些許疑惑之色。

的確是一個令人驚艷的女子,倒是令得李天微微意外,目光一放即收,轉頭開始朝向另外幾人望去,此時這些人都已來到近前。

只是似乎有些顧忌,並未上前,都遠遠的觀察著阿布陀寺的情況。當然,也在暗中觀察著大門前的李天等人。

「這位,想來就是李兄!」

一陣悅耳的聲音傳來,正是那幽冥身後的黑衣少女,緩緩走上前來,對著李天微微一笑。

「幽若姐姐!」

小玉兒趕忙開口,很顯然二人應該是跟隨著黑衣女子一起來的,因為方才李天第一眼望見時,兩個小丫頭便是與幽冥站在一起,是見到了李天之後才上前一見。

倒是令得李天微微有些意外,心中震動不已,這女子一身氣息晦澀,修為深不可測。更是竟然就是那號稱羅剎族第一天才,羅剎族聖女幽若。

「見過幽若聖女。」

微微一笑,李天卻是不敢怠慢,對於這樣一個看不出深淺的天驕女子,李天卻是頗有些敬佩。早有傳言羅剎聖女不弱辰曦,看來傳言所言非虛。

「見,見過李兄!」

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幽冥卻是走上前來,對著李天微微一禮。

在大荒間二人曾有過一戰,當時修為相當的幽冥完敗於李天,所以幽冥卻是一直對此事耿耿於懷,一直刻意避開李天。

此時見得往日的對手再現,並且修為更是遠遠超過自己,幽冥心中卻是打翻了五味瓶。若非見得幽若上前,恐怕幽冥會直接轉身,頭也不回的離去。

「幽冥兄,好久不見。」

面帶笑意,李天卻是微微點頭示意,雖然二者之間曾有過不小的衝突,但在天海城中被幽明月從一枝花手中解救出來,卻是令得李天對羅剎族生出不小的好感。

此時見得幽冥現身,心中卻並無任何不快,畢竟那已經過去了,況且如今的幽冥早已不是自己對手。不過雖然不是自己對手,李天亦是心驚不已,卻是因為幽冥的成長著實不小。

數月未見,自己奇遇連連,如今達到了洞虛四重天,這幽冥竟然也破入了洞虛境界,達到了二重天之境。

眼中閃過些許詫異,但卻並未開口詢問,只是細細打量著眼前的幽冥與幽若二人,心中暗自猜測著二人的關係。

「見過李兄!」

赤淼的聲音傳來,火紅的身影已然在近前,在天海城中,二人曾前後有過數次爭鬥,各有勝負。如今卻似乎已然放下各自的成見,更多的是一種彼此欣賞與惺惺相惜。

「赤淼兄看來氣色不錯,修為大有進步。」

李天微微點頭,與赤淼見禮,卻是看出赤淼一身精氣神飽滿,隱約間有萬道血光,千重火氣從那天靈蓋當中透出,令得李天感到微微心驚。

「近日來這遺迹當中早已傳的沸沸揚揚,都說李天兄弟進入通天之門,離開了這一界,卻沒想到竟然能夠在這裡遇見。」

一道紫色身影翩然而至,卻是一個絕美的女子,一身紫色宮裝,華美非常。姿容絕世,恍若神仙妃子,光彩奪目。

「見過柳姐姐。」

見得來人,幽若等三女卻是趕忙轉身見禮。很顯然,這女子便是近些時日在這婆娑世界當中傳的沸沸揚揚的絕代佳人,閉月羞花殿傳人柳如是。

「哦?」

聞得柳如是之言,李天卻是微微一愣,卻是不知其何出此言。按理說通天之門隔絕神念,任由天仙亦是難以探尋其中虛實,除非是像死胖子那般有著秘寶。

但李天不知道的是,那進入藥師如來仙宮的人當中,眾人都知道李天活著,並且肯定得了大造化,當日李天卻是最先進入仙宮的一人。

而在血海秘境關閉之後,眾人被自動傳送出仙宮,活著的人都出現在了蘭若寺後院當中。卻唯獨少了李天,如此那開啟通天之門的人的身份卻是再清楚不過了。

「看來李兄還不知道。」

眼中露出些許意外,柳如是卻是展顏一笑,一種天然魅惑之氣悄然而至,卻是本身極致魅惑的自然外放。

沉魚落雁宮、閉月羞花殿以及湘玉所在的藏樂坊,乃是這離恨天中無數男子所嚮往過的溫柔鄉。

柳如是身為閉月羞花殿傳人,未來殿主,雖然不似一般的煙花女子,但對那魅惑之道恐怕更加擅長。更是其本身所修鍊的**當中就帶著惑心之術,能夠平添一份女子的魅力。

便是同樣身為女子見了她,亦是會心中驚詫,暗自驚艷。更別說尋常男子見了,恐怕早已丟了魂兒,放棄一切抵抗。

好在李天並非尋常男子,在其周旁的赤淼、幽冥、阿飛亦是如此,雖然感受到那股氣息,但並未受到多大影響,更別說道行精深的申西豹和徐秋官。

呃,除了小胖子龍皇以外,此時見得接二連三出現一個個名動離恨天的美人,小胖子卻是早已連魂兒都丟了。

一副豬哥像,目光直直的在眾女之間來回,看了又看,似乎想要看穿一般。嘴角似乎還掛著不明液體,晶瑩透亮拉著長絲。

「哎呀,死胖子,你不是說你媳婦兒也叫幽若么?」

正在這時候,一個刺耳的聲音響起,李天頭頂的金蟾卻是轉頭望向身後的龍皇,咧嘴一笑。 ?「死胖子,你不是說你媳婦兒也叫幽若?」

阿布陀寺大門前,一個有違和諧的聲音響起,令得眾人微微一愣。◎聲音尖細,並不算大,但卻清晰地傳遍了場中所有人的耳朵。

所謂不作死就不會死,而常人所謂作死者,就比如金蟾,比如小道士龍皇,就是此中佼佼者。

庶女毒後 此時知曉了那氣質與辰曦極其相似,而修為更是絲毫不輸的黑衣少女正是羅剎一族聖女。金蟾卻是發出這樣一聲質問,令得眾人震動,聲音雖輕,但如同晴天霹靂擊在了眾人的心間。

嘩!

一道道目光瞬間轉向了場中,那一個並不出眾的小胖子。相較於眉目清秀,聲名在外的李天,小胖子龍皇的確不算太出眾。

肉肉的臉膛上,濃眉大眼,仔細看也的確有著幾分氣質,身形挺拔,透出一股不凡氣勢。氣息晦澀,顯然也有著不俗的修為,令人不敢小覷。

只是笑起來時肥肉顫動,眼睛閉成一條線,面對女孩子時候,更是嘴角滴涎。卻是將那不凡的氣勢盡數抹去,更顯得極度猥瑣。

「你再說一遍?」

Personal 羅剎族天才幽冥眼中露出些許精光,帶著不善的神色,朝向小胖子望去。目光如同刀劍一般銳利,透出寒冽氣息,似乎欲要將小胖子凌遲。

幽若乃是羅剎族中聖女,同時亦是羅剎族第一天才,被外界傳作仙子一般的存在,在羅剎族內部更是有著不小的威信。

而作為羅剎族第二天才的幽冥,與幽若之間的感情卻是極好,如同兄妹一般。二人自小便一起接受幽冥天子幽明月的教授,說起來更是同門師兄妹。

「是,我,我媳婦兒是羅剎族聖女幽若。」

感受到幽冥的敵意,小胖子如同被冷風吹了一口一般,微微打了個寒顫。而後卻是面容微微惶恐,帶著些許顫音開口。

刷!

豪門小萌貨 一道道目光如同天刀一般,帶著一種清冷氣息,似乎要將小胖子肢解一般。眾人眼中帶著疑惑,帶著好奇,更有帶著敵意,不一而足。

「你,找,死!」

幽冥臉色發白,起初見得小道士膽怯,還以為他不過是一個普通人,此時卻是清晰的望見小胖子眼底,那一抹狡猾的精芒。敢情這天殺的小胖子是在戲耍自己,卻是令得幽冥心中怒火中燒。

心中的火焰如同火山噴發一般洶湧而出,幽若冰清玉潔,在羅剎族年輕一輩當中恍若神聖,豈容外人玷污?

轟!

一道黑色冥火,從幽冥的雙眼當中飛出,直直撲向了那不遠處的龍皇,一道道空間漣漪蕩漾,陰寒氣息傳遍十方。令得眾人詫異,不少人卻是暗中震動,沒想到這幽冥進步如此巨大。

「打就打,誰怕誰!」

龍皇見此,卻是並不膽怯,眼中帶著些許凝重之色,一片氤氳水汽在其體道袍表浮現而出。隱約間似乎有陣陣龍吟傳出,有一道道雲霧翻騰,一道道細小的虛影在其中穿梭。

啵!

一陣水聲輕響,一條金色鯉魚從那雲霧當中躍出,神異非常,瞬息間化為銀色,沒入了另外一朵水雲當中,盪起道道漣漪。

「龍鯉一族?」

一聲驚呼傳來,卻是有人看出了小胖子所施展法術的跟腳,正是那東海龍鯉一族最擅長的水道神通。

「哼,不過一條小魚,也敢口出狂言,馬上讓你變烤魚,拿來宴請諸位。」

幽冥見此,亦是面色微變,不過旋即卻是露出些許輕蔑之色,瞳孔當中,一道淡淡符文閃耀,那黑色的冥火忽而點亮化作銀光璀璨。

嘩啦啦!

如同捲軸一般展開,如同星辰海一般,朝向龍皇籠罩而去,卻是要強勢的以火破水。

嗡!

正在這時候,一道淡淡波動傳出,一道身影出現在龍皇近前,一片星光燦爛,一道巨大星河橫空。億萬星輝如同瀑流墜落而下,截斷了幽冥所發的冥火,更是快速將其澆滅。一道道煙塵飄散,李天的身影出現在了二人中間。

「你,你這是何意?」

面色微變,幽冥眼中閃過些許忌憚之色。很顯然,雖然自己近幾個月來進步不小,甚至可以用突飛猛進來形容,但距離李天卻是仍有不小的差距。

「龍皇道友不過是開個玩笑而已,幽冥兄又何必計較?」

面上帶著微微笑意,李天卻是開口,雖然知道幽冥不一定能夠傷到龍皇,但總不能眼看著二人爭鬥,坐視不理。

「是你!」

而這時,一旁的幽若眼中卻是露出些許詫異,一雙美眸當中閃過異色,望向那場中的小道士。很顯然卻是認出了小道士的身份,面上露出些許洒然的笑意,令得天光忽而明亮了不少。

「沒想到你竟然在這裡,那麼說我族的化龍池也在這裡。」

呵氣如蘭,對於小胖子的出言調戲似乎絲毫不見氣,幽若卻是開口。很顯然對於蘭若寺當中發生的事情卻是再清楚不過,至少知曉在蘭若寺之時,曾有這樣一個小道士,在眾目睽睽之下帶走了化龍池。

「什麼?化龍池!」

聞得這話,一旁眾人卻是神色震動,連日來,婆娑世界當中卻是風雲震動。特別是關於蘭若寺一役當中出現的化龍池,通天之門二物。

最震動人心的自然是通天之門,一道沒有被封印,還能夠動用的通天之門,若是傳出去恐怕早已使得萬族瘋狂。

而同樣,化龍池乃是混沌至寶,恐怕如今的離恨天當中,未必有著完整的混沌至寶存在,誰人若是能夠將其得到手。那麼那個人所在的種族恐怕能夠瞬間成為離恨天第一強族。

更令人震動的是,傳言那通天之門藏於一方壁畫幻境當中,唯有動用化龍池才能夠打開通往那幻境的通道。

這下子婆娑世界當中卻是炸了鍋了,離恨天萬族卻似乎打了雞血一般,開始瘋狂的尋找一個少年,就是那個在數萬強者注視下,抱著化龍池跑路的小子。

「你就是那個偷了化龍池的傢伙?」

一個婉轉的聲音響起,原本一直在遠處觀望的天狼族皇女若離卻是來到近前,眼中露出好奇之色。

「若離姐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