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輕微腦震蕩,膝蓋擦傷,都不嚴重,不用這麼擔心!」醫生突然說道。


「謝謝醫生!」慕易長長吁出一口氣,頓了頓,禮貌地問道:「請問,她什麼時候可以出院?」

醫生將手中的單子輕輕放在桌上,緩緩說道:「醒了就可以出院了,雖然是輕微腦震蕩,也可能會出現昏厥、暫時性失憶、噁心和嘔吐現象,多注意觀察病人的精神狀態!還有,病人明顯營養不良,回家后,多多休息,合理飲食,一周後過來複查!」

「好的!」慕易一顆懸著的心徹底放下,拿起桌上的單子,再次道謝:「謝謝醫生!」說著,轉身離開了值班室……

霍莞伊醒來時,已經是深夜,察覺到周圍環境的陌生,便著急起來,剛坐起來,後腦勺的位置突然傳來一陣劇痛……

「嘶——」霍莞伊疼的齜牙咧嘴,一把捂住了後腦勺。

一直伏在床邊睡覺的慕易聽到動靜,急忙打開了床頭燈。

霍莞伊一直閉著的眼睛突然遇到光亮,頓感不適,下意識地捂住了雙眼……

「餓不餓?」慕易柔聲問道。

「……」霍莞伊一臉懵圈。

慕易將秀氣的俊臉湊到霍莞伊面前,鼻尖幾乎碰到一起,輕聲問道:「還認識我不?」

霍莞伊皺著眉毛往旁邊挪了挪腦袋,也不說話,只是苦著臉靜靜地看著慕易。

慕易突然緊張起來,雙手捧著霍莞伊的小臉,一臉擔憂:「真失憶了?」

「失憶?」霍莞伊疑惑地反問道,頓了三秒鐘,撅著嘴,一臉不滿地嘀咕道:「你才失憶了!我腦袋疼,懶得說話!」

「沒失憶就好!」慕易終於鬆了一口氣,說完,習慣性地拿手摸霍莞伊的腦袋,手掌還沒碰到頭髮,突然想起了什麼,便在霍莞伊的肩膀上輕輕拍了兩下。

霍莞伊雙手抱著腦袋,緊皺著眉毛,苦著小臉問道:「幾點了?」

慕易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輕聲答道:「十一點!」

霍莞伊只覺得腦袋裡一片混亂,心底也有些失落:依稀記得下午過馬路時,有輛黑色的車闖紅燈,自己突然被剮蹭了一下直接摔倒在地上,腦袋碰了一下路面后就沒有知覺了,昏迷前好像看到離自己不遠的地上還躺著兩個人,下午發生在斑馬線上的事絕對是一場交通事故。可是,時間過去了這麼久,為什麼沒人來看自己呢?自己是多餘的那一個么?看是確實多餘,連同寢室的小姐妹們都沒來……

慕易看著霍莞伊逐漸變得失落和悲傷的小臉,不禁有些心疼,輕輕拍了拍霍莞伊的肩膀,柔聲說道:「醫生說,你傷的不重,在家好好休養幾天,一周後來複查!」

「哦!」霍莞伊有氣無力地答道,說完,看著慕易小心翼翼地問道:「你可不可以送我回家?」

「不可以!」慕易語氣堅決。

霍莞伊愣了一下,一臉失落,掙扎著要下床。

慕易雙手按著霍莞伊的雙肩,直接將霍莞伊按了回去,謹慎地看了看門口,俯下身在霍莞伊耳邊輕聲說道:「下午那輛車是故意加速闖紅燈的!在沒弄清楚那輛車的目的是你還是另外兩個人之前,你不能回家!」

「什、什麼?」霍莞伊一臉不可思議,無比震驚,結結巴巴地問道:「你、你的意、意思、是、那輛車可、可能是沖、沖我來的?」

「不排除這個可能!」慕易一臉凝重地說道,說完,拿起霍莞伊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柔聲說道:「事情查清楚之前,你先別回家了,萬一是沖你來的,你又安然無恙地回家了,可能會還會危及到你的家人。在確定你安全之前,你去我家住,你放心,我家還有個姐姐,不會讓你覺得不方便的。總之,你什麼也別想了,老老實實在我家住著,好好養著!」

霍莞伊沒有說話,心情極其複雜…… 面對突如其來的偷襲,並且是一遠一近,克蕾婭和西林先後中招,西林直接被從空中射落,而克蕾婭更是倒霉,被遠近夾擊下幾乎喪了性命。

然而就在她以為自己今天死定了的時候,卻發現被炸飛的自己突然被人抱住,與此同時,眼看要落在她身上的寒光,也被一把巨大鐮刀擋了下來!

發現自己被救下,克蕾婭就趕忙回頭,然後她自然就看到了及時趕來的洛奇!

之前說過,當凱爾帶著凶虎小隊一路突進時,洛奇就逐漸被甩開了,孤身一人的他即便在大軍包圍下沒有多少危險,但想向凱爾等人那樣迅猛突進卻是不可能的,沒辦法,周圍的人太多了,就算一個個站著不動讓他殺,他都殺不完,何況帝國軍的空魔戰士還一個個都想要他的命呢。

所以洛奇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裡一直都在苦戰,一直等到聯盟軍的大部隊來了后情況才有所好轉,而等到壓力剛一減輕,他就立刻向著凶虎小隊的方向追了過去。

當然了,他這種舉動自然是又一次讓自己成為了眾矢之的,但洛奇硬是憑藉白惡魔戰甲的強悍實力,生生殺出了一條血路,硬是靠自己一個人一路突破到了整個敵陣!

巧之又巧的是,當洛奇突入到這個位置的時候,就剛巧看到克蕾婭和西林先後遭遇偷襲,這才有了剛剛的一幕,在千鈞一髮間救下了克蕾婭。

當洛奇將克蕾婭救下后,來不及去詢問她的情況就立刻向對面看去,然後就看到他們面前正懸浮著一位威風凜凜的空魔戰士。

此前向克蕾婭撲過來,並險些將她斬落當空的,就是此人!

這個人,穿著一套黑亮黑亮的戰甲,看不出具體型號,但從造型和構造來看必然是五代專用甲,並且很可能是和克蕾婭跟西林的戰甲一樣,都是經過單獨改裝。

「小心點,是帝國騎士團!」

這個時候西林也已經緩解了過來,並且飛到了洛奇和克蕾婭的身邊。

之前他在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射了一箭,傷勢確實很重,當場就被爆炸的衝擊給震暈了,要不是克蕾婭眼疾手快用魔能鞭將他纏住,他很可能就在昏迷中直接墜落了。

就算是現在已經恢復過來,其後背的戰甲也出現了大面積破損,明顯是被剛才那一箭給炸的,不僅是他,克蕾婭的戰甲破損也相當嚴重,左肩的戰甲已經看不出樣子了,徹底被炸壞,連帶這胸口和後背的戰甲也遭受了不同程度的破損。

而能讓他們兩個如此狼狽的敵人,在帝國軍中只有一支部隊能做到這一點,那就是與藍色克魯尼齊名的帝國騎士團!

帝國騎士團。

這支部隊雖然叫做騎士團,但當中的成員可和騎士一點關係都沒有,這支部隊是帝國軍最為鋒利的刺刀,只要為了勝利什麼事都能做出來,所以就算頂著如此大的威望,卻干出背後偷襲這種事情,也一點不讓人感到意外。

是這樣嗎?

還真是!

此時出現在洛奇三人面前的黑甲戰士,正是帝國騎士團中的一員!

頂級勢力之間的交戰,並且還是如此規模的大戰,無論天空聯盟還是卡夫卡帝國都是傾盡全力,所以當天空聯盟派出了藍色克魯尼時,卡夫卡帝國自然也派出了自己最精銳的部隊,那就是帝國騎士團。

實際上和凶虎小隊一樣,帝國騎士團的成員早就隨同帝國軍的空魔部隊一同進入了戰場,只不過他們卻並沒有如對方一樣選擇正面戰鬥。

就彷彿凶虎小隊聽說過帝國騎士團一樣,帝國騎士團也深知藍色克魯尼是聯盟最精銳的部隊,面對這種級別的對手,還是在這種規模的戰場上,雙方一旦碰面必然是你死我活的下場,這樣一來無論最後他們誰輸誰贏,各自都會產生不小的傷亡。

這顯然不是帝國騎士團想要看到的結果,所以當他們發現凶虎小隊猶如猛虎下山一般一路突進時,就選擇藏在了眾多普通空魔戰士中,好似一條毒蛇一般在尋找著機會。

而當凱爾讓克蕾婭和西林留下來斷後,自己則帶著其他人突破敵陣時,帝國騎士團就找到了機會!

之前說過,凱爾帶著其他人突破了敵陣,克蕾婭僅僅只是阻擋了追擊部隊片刻,隨後就任由帝國軍的空魔小隊去追擊了,因為在她看來只需要片刻時間,凱爾他們就足以拉開距離,讓追擊的小隊徹底追不上。

可是她卻不知道,在追擊小隊當中藏著一支來自於帝國騎士團的空魔小隊!

並且和凱爾的選擇一樣,這支小隊的隊長同樣選擇了分兵,將小隊中的兩名隊員留在了戰場上,這樣做的目也的很簡單,就是讓這兩名隊員在機會出現后將克蕾婭和西林絕殺,然後再去與小隊會和,這樣一來就能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

在實力基本相當的對決中,一旦己方多出了兩個人,那麼帝國騎士團幾乎就是穩贏的。

所以,當克蕾婭和西林大殺四方的時候,留下來的兩名隊員其實就隱藏在他們周圍,一直都在,並且這兩人還對周圍的帝國軍空魔戰士下達了命令,讓他們不要進攻,只需躲閃,為的就是要讓克蕾婭和西林放鬆警惕,而當兩人真的有了一絲絲鬆懈時,對方就果斷出擊,差一點就讓克蕾婭和西林在沒有任何反抗機會的情況下被擊殺了!

真的,真的只是差了一點點,如果沒有洛奇突然出現,克蕾婭和西林真的已經死了。

但是,洛奇卻出現了!

他的出現絕對是帝國騎士團沒有想到的,也正是因為他的出現,一次必殺的局面付之東流。

不過就算如此,就算有些出乎意料,帝國騎士團的空魔戰士依舊錶現的相當穩健。

面對洛奇、克蕾婭、還有西林,對面黑甲戰士沒有絲毫懼色,甚至在隨後就將長劍交到了另外一隻手上,緊跟著就將空出來的手向三人一指,沖著他們勾了勾手指……! 面對洛奇、克蕾婭、還有西林三個人,黑甲戰士非但沒有絲毫膽怯,反而還衝著三人勾了勾手指,竟然在挑釁他們!

「別上當!」

然而對於這種挑釁,克蕾婭卻是立刻在通訊器里說到:「還有一個人在暗處,他在吸引咱們的注意力!」

畢竟是藍色克魯尼的一員,克蕾婭的素質確實高,一眼就看穿了敵人的詭計!

此時這名黑甲戰士之所以面對他們三個還表現的有恃無恐,甚至主動挑釁,其實是為了吸引注意力,讓他們將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進而給隱藏在暗中的阻擊手製造機會!

實際上從剛才的幾次攻擊來看,隱藏在暗處用弓箭偷襲的阻擊手,才是最危險的敵人,這個人射出的箭羽太過刁鑽,並且威力也太大了,一旦讓對方再度找到機會,那麼克蕾婭和西林當中的某個人,很可能會直接被一箭射死!

所以克蕾婭才會立刻提醒,而她的這番提醒,則明顯是說給洛奇聽的。

西林是凶虎小隊的一員,他是絕對不可能被這種惡劣表演而上當的,克蕾婭怕的是洛奇頭腦發熱而被中了敵人的圈套,畢竟洛奇和白惡魔戰甲的實力都擺在那裡,這種實力很容易會出現頭腦發熱的情況。

「知道。」

聽到克蕾婭的話后,洛奇就答應了一聲,緊跟著還不等他開口,克蕾婭的聲音就又從通訊器內傳來:

「洛奇,你能找到另外一個人嗎?」

「能,但是……你們兩個……」

洛奇當然也知道另外一個隱藏在暗處的敵人才是最危險的,他也相信自己靠著白惡魔戰甲一定能找得到對方,但是他卻不能確定一旦自己離開,克蕾婭和西林能不能抵擋得住黑甲戰士?

這兩個人的實力自然是不用多說,但他們兩個從開始到現在可是一直都在戰鬥,至始至終都沒有停下來過,更為重要的是兩人現在都帶著傷,無論自身還是戰甲都狀態極差,如果一來要是沒有了自己,洛奇真害怕他們死在黑甲戰士手裡。

「不用管我們。」

這一次回答他的是西林:「洛奇,找到另一個人,不用管我們。」

三人當中,西林的狀態是最糟糕的,但他的表現卻是最為堅決的。

如此一來,洛奇也就不再多說了,現在可是在戰場上,容不得你推我讓,更容不得婆婆媽媽,所以在確定了接下來的行動后他們就立刻將目光對準了黑甲戰士,緊跟著就一同沖了出去!

三個人,猶如三道流星,瞬間就沖向了黑甲戰士,克蕾婭和西林位於左右兩邊,洛奇則位於正中,他的速度也是最快的,幾乎一個加速間就超越了克蕾婭和西林,撲倒了黑甲戰士的面前。

在接近對方的同時,洛奇舉起手中鐮刀就是一記豎砍,帶著凌厲寒光的鐮刀從敵人的頭頂瞬間落下,如果這一擊能夠砍中,那麼這場戰鬥就結束了,對方必然會被劈成兩半。

但哪裡會如此容易?

雖然說帝國騎士團的成員一直都在暗中觀察著凶虎小隊,但他們同樣沒有忽略洛奇的存在。

一來,是因為在戰鬥當中洛奇的表現一點不比凶虎小隊差,如果單論個人的能力和個人的戰績,洛奇的表現甚至比凶虎小隊還要亮眼,所以不可能不被注意到。

二來,則是因為白惡魔戰甲的知名度太高了,當洛奇在戰場上大殺四方的時候,帝國騎士團的眾人早已認出了他究竟是誰,而對於洛奇,帝國軍也是從各個方面,尤其是從反抗軍手中收集了情報,很清楚他的底細。

在這種情況下,面對落下來的鐮刀,黑甲戰士明白自己不能硬抗,否則就等於落敗了,但同樣,黑甲戰士雖然知道自己不能硬抗這一招,表現的卻是不慌不忙,當鐮刀已然落到頭頂時,他微微測過身形,然後就聽見唰的一聲,就讓鐮刀幾乎擦著自己的黑色戰甲劃了過去,但卻是毫髮無損!

而緊跟著,就在鐮刀落空的一瞬間,黑甲戰士便陡然加速,一個眨眼的功夫過去就逼近了洛奇,同時倒握長劍,手臂揮舞下直奔洛奇的脖子就是一劍!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黑甲戰士僅僅用一個照面,就證明了帝國騎士團的實力絕對不在藍色克魯尼之下,更不在洛奇之下。

他這一守一攻的時機簡直就是太準確了,一個回合之間就展現出了自己豐富的戰鬥經驗。

同時他接下來的應對也讓人無可挑剔。

魔牙鐮刀是典型的長兵器,威力強,範圍廣,所以黑甲戰士在躲開攻擊后立刻選擇了近身,如此一來,在近距離尤其是在貼身的小範圍戰鬥中,魔牙鐮刀的作用就會大打折扣,洛奇的優勢也就難以發揮了。

並且隨著他貼近了洛奇展開攻擊,克蕾婭和西林的支援也受到了極大的限制。

克蕾婭用的是鞭子,同樣屬於長兵器,面對貼身戰鬥的兩人她很難找到合適的機會出手,至於西林就更不用說了,他現在只有一對魔能炮可以用,偏偏魔能炮又是範圍性的武器,一炮轟過去肯定會傷到洛奇。

所以當洛奇和敵人鬥成一團時,克蕾婭偶爾還能找到機會抽上兩鞭子,西林卻是完全沒辦法開炮,只能幹著急。

而就在這個時候,就在三個人與黑甲戰士鬥成了一團時,在距離他們很遠的地方,已經有人悄無聲息的拉開了手中的長弓,緊跟著在片刻的瞄準過後,就一箭射了出去!

被射出來的箭羽速度飛快,並且彷彿長了眼睛似得,直接穿過了無數人的阻擋,從無數空魔戰士所產生的一個微小縫隙間絲毫不差的穿了過去,直奔西林的背後而去!

剎那過後,箭羽就無聲無息的到了西林身後!

「來了!」

可就在這時候,就在這一箭即將射中的時候,西林卻猛然轉過身,在大叫一聲的同時用手護住了胸口,然後就聽見轟的一聲,整個人都被炸飛了。

也正是在同一刻,和黑甲戰士纏鬥的洛奇突然向上猛竄,瞬間飛到高空立刻直角變相,以最快速度向箭羽飛來的方向沖了過去! 一番深思熟慮后,一個大膽的計劃在慕易的腦海中浮現了……

吃過午飯,慕易看著坐在沙發上玩手機的霍莞伊,狠了狠心,輕聲問道:「莞伊,你想出去逛逛么?」

「出去?」霍莞伊一聽到出去逛逛,高興的直接從沙發上跳了下來,兩眼放光地嚷嚷道:「想!可想了!這幾天憋壞我了!」

「噓——」慕易將修長的手指放在唇邊「噓」了一下,示意霍莞伊小聲點。

霍莞伊瞬間會意,湊到慕易旁邊,小聲說道:「去哪裡逛?」

慕易警惕地看了看雲朵的卧室門口,附在霍莞伊耳邊,小聲說道:「等我姐出門了,咱倆偷偷溜出去,只在附近的超市逛逛,逛完就回來,你不說,我不說,我姐不會知道的!」

「嗯!」霍莞伊說著,一臉笑意地沖慕易做了一個「OK」的手勢。

雲朵午休醒來后,見霍莞伊和慕易並排在沙發上坐著,一臉乖巧地看著電視,便十分放心地出門了……

慕易估摸著雲朵走遠了,扭頭沖等待多時的霍莞伊一挑眉:「行動!」

話音剛落,霍莞伊和慕易便鑽進了各自的房間……

半小時后,一身休閑小西裝的慕易挽著一身淡紫色旗袍的霍莞伊出現在小區附近最大的一家超市門口。倆人在超市門口對視一笑,在眾人的注目下走進了超市……

慕易原本就因為長相酷似當下正紅的實力偶像雲熙,走到哪裡都是眾人注目的焦點,再加上那一身修身旗袍將校花級的霍莞伊修飾得更加玲瓏有致,倆人走在超市裡格外的引人注目,幾乎是每走一步,就有不少人頻頻回頭「欣賞」這一對俊男靚女。

「莞伊,你穿旗袍也挺好看的!就是我姐的這件旗袍穿你身上有點大,一會兒帶你去旗袍店買兩件合身的!」慕易輕聲說道。

「嗯!我們先買些零食吧!」霍莞伊望著一排排的零食,兩眼放光。

「你挑吧!」慕易有些尷尬地說道:「我沒來過超市!」

「啊?」霍莞伊以為自己聽錯了,一臉不可思議地問道:「你說什麼?你沒來過超市?你長這麼大,沒來過超市?」

慕易尷尬地點了點頭。

「哇!好神奇!」霍莞伊驚訝之餘,還不忘上下打量著慕易,彷彿在看一個外星生物。

慕易的俊臉上浮上一層憂傷,語氣也變得悲涼:「我來X國之前,一直在家族的基地里訓練,這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出門,還是出遠門!」

「基地?家族的基地?」霍莞伊一臉詫異。

慕易注意到自己多嘴了,隨即改口說道:「家族的農場,你聽錯了!我家有很大很大一片農場。」

「再大的農場也不能不出去轉轉啊!」霍莞伊小聲說道。

「農場里什麼都有,而且,太大了,騎著馬要一天才能到頭!」慕易如實說道。

隱婚蜜愛:黎先生獨寵鮮妻 「騎馬?」霍莞伊兩眼放光,一臉崇拜:「你家真有錢啊!說真的,你是我見過的最有錢的一個了!和你家的馬一比,我認識的那些富家公子哥名下的豪車簡直LOW爆了!」

「只是土地多而已!」慕易輕輕地說道。

「這年頭,土地比金子貴啊!土豪,我要抱緊你的大腿!」霍莞伊說著一把抱住了慕易的胳膊,腦袋一歪,靠在慕易的肩膀上,笑嘻嘻地說道:「先抱土豪的胳膊!」

慕易抬起另一隻手,輕輕撫了撫霍莞伊的頭髮,心裡一陣苦笑:整個倫爾多山谷都是弗朗巴特家族的地盤,能不大么?和自由比起來,不過是一個大籠子罷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