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個可能性不是沒有,我都在想,光明教廷這麼強大,那麼光明神是不是沉睡在光明城裡。」三皇子也是笑了笑說道。


「這個可能性不是沒有,對了,維利亞,你與哪一個主神是結成同盟的?」張碩對著大地女神維利亞說道。

大地女神成為了張碩的手下,自然是死神冒險隊中的一名普通成員,可沒有特殊的身份了,雖然三皇子4人對大地女神有些心理崇敬,但因為有張碩在大地女神的上頭,所以大地女神的身份什麼的就沒有以前那麼大了。

「自然女神、水神、戰神、風神,我們5個在沉睡之前就是一個小聯盟。」大地女神維利亞對著張碩道。

「那麼先將他們可能沉睡的地方列出來,然後我們在一個個去找。」張碩點點頭道。

大地女神幾名主神的聯盟屬於中立陣營,與光明神一方、黑暗神一方的爭鬥完全沒有參與,就算這兩方的人來冒犯,他們也都只是打退而不會去深入,就怕捲入了那些大戰當中。

大地女神開始列出了一些記憶中的地方,而再加上三皇子與黛西兩人手中對大陸的一些情報,很快就將4處地方進行了鎖定。

在大陸上,能夠符合的地方真的不少,畢竟很多地方都是被人類以及其他亞人族佔領了,再加上信徒以及環境中蘊含的元素等等因素的原因,自然就有很大的可能確定這些主神的存在。

「精靈森林,風之峽谷、鋼之石林還有海心島,我們先去哪個?團長。」黛西對著張碩問道。

「距離我們這裡最近的是哪一個?」張碩道。

確定的這4個點,自然是要一一去看看的,不過張碩可不想走什麼歪路,反正都要走一遍,那麼哪個近自然是先去哪一個了。

黛西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樣子對著張碩道:「自然是鋼之石林了。」

鋼之石林,是一處鋼鐵與石頭混合的石柱區域,不知道是主神以著土系魔法豎立起來的擎天之柱還是自然形成的原因,很多人都覺得是主神做的,但並沒有直接的證據,所以這片地方也就沒什麼太多的傳聞了。

但這片石林中的每一根擎天之柱都十分的堅硬,不管是人類還是其他種族,甚至是龍族都無法摧毀,這也有了鋼之石林的稱號出來。

「這片區域原本是戰神的一處居所,在那裡有一種特殊的金屬鎮神鋼,連我們這些主神都破壞不了,而戰神就是在那裡每日錘鍊自己的神鬥氣的。」大地女神維利亞對著眾人說道。

「那麼就先去這個鋼之石林看看吧。」 不負時光不負你 張碩說道。

進入沙海之地困難,但出去就十分的容易了,張碩以著任意空間門進行構造,直接就能夠跨越出一個長距離的空間跨越。

從原路返回,張碩構建了上百個任意空間門,用了快一個小時才讓眾人返回到了戰神帝國邊境的小鎮中。

大地女神維利亞對張碩的這項空間能力還是很驚訝的,就算是主神都沒有辦法做到這種空間跳躍,而空間法則屬於非常高端的法則,是元素類法則無法比擬的,就算精靈族與龍族中有修鍊出空間魔法的存在,但等級真的是低得可怕,根本無法與主神的元素魔法相比。

但大地女神可以看得出,張碩的空間能力等級很高,沒有一定的空間法則領悟根本就無法使出這樣的任意空間門出來。

張碩對此並無解釋,卡瑪泰姬的魔法注重在對魔法的理解上,其實也就是在法則的理解上,而空間魔法是卡瑪泰姬中的高級魔法,如果沒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就算空有魔力也都是無法施展得出來的。

一路回來,眾人自然是修整了一番,然後補充物資,在三皇子與七皇子兩名皇子的行動下,戰神帝國內自然是非常容易辦事的,很快就解決了這些問題。

在休息了幾天後,眾人就向著鋼之石林前往了,鋼之石林並不在戰神帝國之中,而是在鄰國奧斯國內。

奧斯國中土元素也非常濃郁,不知道是因為貼著沙海之地的緣故還是其他原因,這個國家中的土系魔法師非常的多。 離渦不著痕迹的收回看向她身後某處的視線,不過也沒錯過她對騰曳的xing暗示,所以離渦再抬眼時的眼神已經變了。

只是,不熟悉她的喬絲和場上的眾人沒有察覺,除了元羽沁。

那端被場上大多男人羨慕艷福的騰曳只覺想嘔吐的噁心,就是那種像被什麼惡濁不堪的髒東西碰了一樣,覺得自己渾身都被玷污了。

一時間,騰曳體內的暴躁因子驟然升起,死死盯著尚不知情背對他的喬絲。

唯願與你終老 站在騰曳旁邊的葉尤稀也罕見的斂起溫潤,冷凝著俊臉,盯著喬絲的眼神少了情緒。

「我只想你誠實的告訴我,到底哪家精神病院放假,放你在這瘋瘋癲癲的。你趕緊看下信息,你院長該叫你回去把脈了,回去后也趕緊的申請測測腦電波,哪裡不對治哪裡。反正你應該住了挺久,是VIP花不了幾個錢。」元羽沁放下翹著的腿,坐直身子歪著腦袋認真看她。

『噗』不知誰一時忍不住笑了出來,立馬又捂住低頭忍笑。不止這人,宴會上的人包括各家長輩們都抿嘴忍笑,有些段數沒練到家的憋得臉通紅。

景加躍一眾公子哥們沒給面子,捶桌捶椅的直接爆笑出聲。

不過雖好笑,但全場無論男人女人都覺得喬絲腦子有坑,好端端的人家把自己的男人雙手送你?更別提是騰曳這種無數女人等著爭、等著搶的男人。而且人整天撒狗糧、感情好得過火,你是腦子病得多重才會說這樣的白痴話?

喬絲怎麼不知道周圍的人的視線,緊了緊拳頭,深呼吸:「在我眼裡這不是瘋癲,是瘋狂,為愛瘋狂。為了看中的男人而瘋狂一回,這是浪漫刺激而又值得紀念的事。」

元羽沁贊同點頭:「我也正在經歷同樣難忘的事。因為一個神經病在我面前裝正常人,這是多麼浪漫刺激而又值得紀念的事。」

接到眾人似有似無掃來的好笑目光,元家的三人無語得嘴角抽搐,這女兒(妹妹)的毒舌是遺傳了誰?光靠一張嘴都能把人氣死!

而舒瀰漫要不是被騰天煜拽住,她興沖沖的也想上去加入懟妖精陣容,這狐狸精竟敢看上她寶貝兒媳婦兒的男人,簡直想死!

見喬絲又面色僵硬,這回輪到元羽沁嬌笑了:「那你是想怎麼讓她雙手奉上自己的男人呢?你說說,我聽下哪裡有問題給你整改整改。」

轉回自己想要的話題,喬絲又風情妖嬈的笑著倚向沙發背,左腿輕巧的搭上右腿:「那,就要問醉小姐了。要命?還是要男人呢?」

她話音剛落,『咔嚓』槍上膛的聲音響在偌大的宴會廳里。明明這裡人數眾多,按理說不可能聽到小小的上膛聲音,可偏偏安靜的宴會廳里,每個人都清晰聽見了。

一個保鏢似的男人不知什麼時候站在醉離渦的斜後方,手上拿著剛剛上膛的手槍貼著離渦的腦袋指著,男人眼睛看著喬絲,似乎在等著她隨時下命令。

正是跟著喬絲進來的兩個保鏢之一的男人,剩下的一個站在喬絲的沙發後面,低著頭讓人看不清樣貌。

頓時,全場幽寂,女人們捂住嘴,忍下想大喊出聲的尖叫。

所有人瞪大眼睛看著,有點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敢在『今迷』動槍,而且槍口對準的還是騰家少爺的女朋友、背後是雄厚財富家族的全球知名的天才珠寶設計師『Z』。

騰家、韓家、葉家、元家幾家的人,還有那端沙發上坐著的所有公子哥們的家族人猛的冷沉下臉色,心裡猛的一緊,又驚又怒又擔憂。尤其騰見軍、舒瀰漫、騰天煜三人,心頭髮緊,面色緊繃眼睛緊緊盯著那邊。

騰曳更不用說了,已經處於戾氣爆發的邊緣,想過去卻被離渦若有似無的眼神止住。

葉尤稀眸底結冰,卻隱隱可見眼睛深處『咯噔』一下的擔憂。

景加躍他們愣了一下后,面色冷肅卻不敢輕易妄動,槍指著的是離渦的腦袋,動則隨時沒命。

沙發上的元羽沁看著離渦後腦的那把槍,唇畔的無所謂笑容一點一點斂起,沒幾秒漂亮的臉上已經陰鷙得駭人。

她順著槍慢慢往上看,每挪一寸眼底的寒冷刺骨更多一分,最後盯著拿槍指著離渦的男人時,眸色已經跟沒有血肉的機器人一樣冰冷無緒。

看到眾人的反應,喬絲終於覺得一晚的憋悶氣憤消失得乾乾淨淨。

她笑容嫵媚看著離渦:「我很期待醉小姐的選擇呢,是保命呢?還是……西裝褲下死,做鬼也風流?」說罷她捂嘴嬌笑,發出銀鈴般的清脆的笑聲。

很快,她再次開口的語氣是憐憫:「其實,我老實告訴你吧,不管你選什麼結果都一樣,最後都是要死。跟我喬絲搶男人的都沒有好下場,而且你還玷污了我的男人、讓他有了瑕疵?我捨不得算在他身上,那就只好拿你來開刀了。」

「那看來,我們的想法一致。」元羽沁聲音平淡到沒有感情,「無論他放不放下槍,都、得、死!包括你喬絲。」

她的聲音讓宴會上所有人不論老不論少甚至喬絲,竟然都狠狠打了個寒顫。

而在沙發對面的景加躍一眾公子哥們親眼所見元羽沁此時的駭人神色和眼底的刺骨冰冷,一時怔住了。

元家三人看不到元羽沁的神情,聽到她的話和聲音卻怔愕,還沒來得及多想她又開口了。

元羽沁唇邊慢慢是沒有笑意的輕笑,「要不要試試,看是他的槍快還是我手上的玻璃快?」

喬絲一愣,下意識看向元羽沁手裡,景加躍他們也是。

沒等看清她手裡拿的,喬絲猛地抬頭想吩咐開槍,卻無端驚駭發現對面一直被槍指著腦袋的離渦竟然依舊不慌不亂抿著手上的水杯,視線平靜的看向自己身後站著的人。

發現她的目光,離渦才將淡漠如水的視線移到喬絲的身上,粉唇慢慢清淺上揚。

即使最脆弱的腦袋被最冷酷無情的武器指著都引不來她眸底的細波動、泛不起她眼裡的薄漣漪。

不畏不懼而沉穩霸氣,翻手雲、覆手雨的實力,掌控一切卻不自傲,周身縈繞的氣息淡然也尊貴,這是……喬絲瞬間驚恐睜大眼睛,這是屬於……上位者的姿態,跟她爺爺也就是Z國喬家的最高掌權人喬華南一樣的姿態。

來不及思考,她已經尖聲喊出口:「殺了她。」

喬絲的驚聲尖叫驚醒了宴會上同樣留意到這樣的離渦而發怔的眾人,下意識看向男人搭在槍上扳機的食指,指尖一動,眾人也跟著驚恐的睜大眼睛。 在來到了奧斯國內,張碩等人就在冒險者公會將沙海之地的探索任務提交了上去,雖然提交的任務中並沒有提到大地女神,但還是將沙海之地深處的分層提交了上去,至於冒險者公會怎麼處理,張碩就沒有再多問了。

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張碩還需要冒險者公會提供的情報,但現在有了大地女神的加入,張碩自然也不需要什麼太多的情報了。

執子之手,將子扛走 一路奔行,死神冒險隊很快就來到了鋼之石林,經過了無數年的歲月侵襲,鋼之石林還是一點樣子都沒有變,至少很大程度上還是保留著當年的模樣。

「這些鎮神鋼,真的是連歲月都能夠抵抗。」大地女神將手放在了一根巨大的石柱上感應道。

鎮神鋼,連主神都無法破壞的金屬,張碩自然也是非常感興趣的,主神雖然是這個世界最強的存在,但在張碩眼中並不是無敵的,而鎮神鋼可能也不是最強的金屬,但在這個世界也絕對是難得的金屬材料了。

「收集一些回去研究研究。」張碩直接拔出了紅姬。

「卍解!!觀音開紅姬改!!」

一道巨大的傀儡出現在了張碩的身後,而後張碩周圍的規則開始被修改了,以著張碩此時的實力,能夠修改的規則自然是與之相等的,鎮神鋼比主神強,但不見得就比張碩強。

規則之力發動,張碩很快就發現了這鎮神鋼的神奇之處,就算是在觀音開紅姬改的規則之下,想要改變它的形態都有些困難。

「團長,你居然能夠融化它?」大地女神看到張碩將鎮神鋼漸漸融化也是一副有些驚駭的樣子。

鎮神鋼就算是各路主神都無法做到破壞,更別說融化掉它了,想要融化掉鎮神鋼真的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張碩的實力很強,這一點大地女神也是肯定的,但張碩的實力要破壞鎮神鋼就顯得有些不足了,這點是大地女神對張碩實力的評估。

但張碩靠著觀音開紅姬改對周圍環境的修改,讓鎮神鋼產生了變化,這讓大地女神就覺得很震動。

「這鎮神鋼的強度居然這麼厲害。」張碩此刻也有些震動,雖然通過紅姬卍解而融化了鎮神鋼,但張碩知道其中的難度。

靈壓在快速的消耗,而鎮神鋼卻是融化得並不是很快,可以說這樣的融化,讓張碩僅僅只能收集到一小塊鎮神鋼出來,靈壓就已經有些不足以支持了。

沒有了靈壓的支持,觀音開紅姬改立即就解除了卍解狀態而恢復到了普通的斬魄刀形態。

「這鎮神鋼,看來是個好材料呢。」張碩微微一笑道,讓眾人原地休息,而張碩帶著鎮神鋼返回到了地球蜂巢中。

王語嫣此刻正在蜂巢內做著實驗,以著保護傘公司的生物技術,王語嫣可以聯合幾個世界獲取到的一些優秀基因樣本,直接克隆出一些體質十分強大的戰士出來,而後通過黑客帝國位面的記憶灌輸技術與保護傘公司的記憶灌輸技術相結合,灌輸給了這些克隆人想要的記憶,讓他們完全的臣服。

這一技術是專門針對張碩人手不足的情況來進行研製的,不管是末日世界還是武俠世界亦或是生物世界,張碩都有人手不足的情況。

隨著3個世界的同時開發,人手不足的情況越來越明顯,就算是武俠世界中並不算太亂的環境,想要一下子補充大量的人口進入軍隊中,也都需要一個生育時間。

「少爺,你又帶了什麼好東西回來了?」王語嫣看到張碩的出現,馬上就知道張碩回來找她的目的了。

張碩平時拿到點什麼好東西,或者是什麼奇怪的東西,總是直接帶回來交給她進行研究,而有著對事物進行研究異能的王語嫣,自然也見識到了各個世界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這枚金屬你看怎麼樣?如果加入武器中或者做成護甲,效果如何?」張碩拿出了那一小枚鎮神鋼說道。

能夠連主神攻擊都能夠擋住的金屬,自然也不可能是什麼普通的金屬了,張碩相信,如果將它利用起來,絕對能夠打造出一大利器出來。

王語嫣接過了鎮神鋼,通過異能進行觀察了起來,鎮神鋼很堅硬,堅硬程度超乎想象,就算是王語嫣見過的一些強大金屬都沒有鎮神鋼堅硬。

「這種金屬的堅硬超乎想象,不過如果做成武器的話,對武器來說並不是什麼好的情況,它有種隔絕能量的特性。」王語嫣說道。

隔絕能量,雖然可以擋住一些能量武器的攻擊,但相對的自己使用能量攻擊的話,也會被削弱。

「隔絕能量嗎?怪不得能擋得住主神的攻擊。」張碩心中想道。

「而且不僅僅是隔絕能量,在物理防禦上也非常高,如果是修鍊外功的人用來做武器,單單靠力量來進行攻擊,可能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但對於修鍊了真氣和其他能量的修鍊者來說,這樣的選擇就不是最好的了,而且用來做護甲也不適合,這種金屬最適合做的東西其實還是囚牢或者是枷鎖。」王語嫣看向了張碩道。

在經過了異能的檢測后,王語嫣自然很清楚這種鎮神鋼的特性,鎮神鋼基本上極難破壞,所以一旦做成囚牢或者特殊枷鎖,不是高手中的高高手,基本上是別想將它破壞掉的了,而一旦被鎮神鋼囚禁,沒有外力或者外人的幫助,王語嫣還真想不出誰能夠自己解開的。

「那做成枷鎖,我拿去試試效果。」張碩說道。

做成囚牢還不夠,這麼一小塊鎮神鋼根本不足以做成囚牢,如果硬要做的話,太纖細的鎮神鋼很難擋得住一些高手的攻擊。

而做成手銬之類的枷鎖還是可以的,在王語嫣的異能中可以看得到,這樣的材料做成的手銬,估計張碩的靈壓都被封閉,到時就算觀音開紅姬改的能力可以融化鎮神鋼都因為沒有靈壓而無法進行卍解。

「我需要3天的時間,到時少爺你在來取。」王語嫣點頭說道。 那端軍綠色長風衣的離渦粉唇輕抿,面色淡然緩步往『今迷』走去,眸底是淡淡的涼薄。

這時,外套口袋的手機震動,她拿出正好看到上面一連串的未接來電,來不及看只能接通輕輕貼在耳邊。

「好久不見,有十年了吧?我們醉家…小少主。」電話那端是女人詭譎陰森的聲音。

聽到她的聲音,離渦緩緩停住腳步,沉冷的眸里微閃,舉著手機卻不言語。

女人發出讓人顫慄的一聲冷笑:「今天之前不是還很怕死東躲西藏臉都不敢露?怎麼?現在不怕死了?還是認為…十年期限到了我奈你不何?」

離渦抿唇,握著手機的指尖微動,把另一隻手放進外套口袋。

「不愧是她教出來的繼承人,總是該死的淡然處之。你猜的沒錯,我正在看著你呢,你的一舉一動我都在盯著,因為…你的命總是那麼地、那麼地吸引我。」女人最後一句語氣很輕,輕得讓人毛骨悚然。

良久,離渦緩緩斂下眼皮終於開口,聲音平靜淡漠:「我說過,我給你十年。十年之後,我的命再吸引你,也要你有本事。」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我不會再貓逗老鼠似的跟你慢慢玩,好不容易熬過十年呢。我最喜歡看到的就是你剛碰到希望的邊緣,然後把你的希望狠狠雜碎的場景。」然後又是女人詭譎的笑聲,

「欠我的,我一定會拿回屬於我的補償!」說到這,女人的聲音瞬間陰狠。

離渦神色依舊涼漠,斂下的眼皮蓋住眸底的複雜,靜默了幾秒,緩慢而清晰:「從來就沒有人欠你。」

女人發出詭異的笑聲,好半響:「對了,今天的風衣不錯就是顏色不大好,跟等會的紅色不搭配,如果換成白色就更亮眼了。因為,暗紅妖艷的鮮血完全玷染了整件雪白衣服,那該…多讓人有成就感!」

這時,離渦抬眼恰巧看到騰曳死死盯著她一臉隱忍暴怒的從『今迷』走出,後面熙熙攘攘跟了一大群人。

她專註的凝視他,漸漸的唇邊牽起一絲極薄的笑意,對著電話粉唇微啟:「那就試試,我倒覺得今天的軍綠色選得不錯。你說的對,它跟紅色不搭配,所以我今天沒打算讓它染上半滴不搭配的顏色。」

說完不等對方的回應,她就按斷了電話站在原地安靜淺笑的看著遠處那怒不可遏的男人,看到他想朝她衝來的身形,才緩步向前。

騰曳那邊,他一出了『今迷』目不斜視要往她那邊疾步而去,他沒有忘記呂一說的近千人包圍了『今迷』。然而,她正不知危不知險的站在原地接電話還笑意盈盈看著他,恍若在等他帶她回來。

舒瀰漫、元羽沁幾人也緊緊跟在他身後,然而這時……

「天、天、天吶!」一個人群中的千金驚恐的睜大眼睛捂嘴。

「離渦小姐身上的,那是不是…..」一個公子哥獃滯的猜測。

舒瀰漫、元羽沁幾人聽到後面的聲音,頓時猛地抬頭往離渦看去。

只一眼,瞳孔驟然緊縮,呼吸停止、心臟停跳。

而跨在最前面的騰曳怔然止步,只覺心被狠狠剜出然後毫不留情的扔進寒潭,駭人的寒氣攜著驚慌以恐怖的速度急劇蔓延全身。

因為,百來米外安靜站著的他的女孩,身上鋪滿了紅色點點光亮。數量之多讓人頭皮發麻,竟把長至小腿的軍綠色風衣密密麻麻全部鋪滿,一眼望去,近乎數百上千個小紅點。

那是……狙擊步槍的瞄準紅點。

『啊』女人們腿軟的驚慌高聲尖叫。

一時間機械站著的所有人不知是恐慌過度還是怎麼,竟沒有人躲避退後,都驚懼懵了一樣站在『今迷』門口無法思考的看著那個向來淡然的女孩。

她身上隨便一個紅點都能致她死命,然而上千個紅點呢?

百來米外的離渦雙手放進外套口袋慢慢向前走著,看到他們的反應和神情隨著他們的視線低頭看向自,入眼的一瞬她澄凈的眸底有淡淡的怔然。

仍然是你 隨即她平靜抬頭,看不出情緒的眸緩緩掃過周邊可隱匿的高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