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子悠,曾妮,你們在說什麼?」黃麗梅不解。


曾妮苦笑着和黃麗梅解釋了一下,這一解釋,黃麗梅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剛才是錯怪嚴經緯了,是曾妮的死對頭搭建的這個舞台。

「曾妮,你別自責了。你能請幾個朋友來給我剪綵,我已經很感激了!」夏子悠安慰道。

「是啊,曾妮,這不怪你!」

黃麗梅也連忙開口。

醉仙釀那邊,開始掛各種各樣的條幅,都是某某某,慶祝醉仙釀公司開業的條幅,很快,密密麻麻的條幅就在醉仙釀那邊掛了起來。

對面這麼一搞,駐顏丹方這邊,無論是夏子悠一家人,還是公司的團隊成員,情緒都不太高。

「哈哈……嚴經緯那小子,騎電動車來了!」

「這種場合騎電動車過來,還真有他的!」

「不嫌丟人么?好歹也打車過來吧!」

隨着夏家那邊人的議論,嚴經緯直接把車子騎到了舞台旁邊停下。

「爸,媽,老婆!」

雖然剛才知道自己錯怪嚴經緯,但黃麗梅依舊憤恨的瞪了他一眼,若不是他得罪了京城大家族,至於會出現今天這種場面么?

「經緯,咱們……」夏子悠張了張嘴,又最終沒開口。

看到夏子悠的表情,嚴經緯自然看得出她情緒有多低落,不過他也沒說什麼,今天,他要讓他老婆的駐顏丹方公司舉世矚目。

雙方的開業典禮,都在十點鐘正式舉行。

大約九點鐘左右,醉仙釀公司那邊,一輛mpv緩緩出現,在夏家人的指引下,車子直接開到了廣場上,在一處位置觀看位置極佳的地方停了下來,車停下好一陣之後,車門依舊沒有打開的意思。

車內!

趙馳疆目光掃向駐顏丹方公司那邊,看到曾妮之後,趙馳疆臉上沒有意外,曾妮和夏子悠是閨蜜這件事,他早已知情。

接下來,他會靜靜的坐在車裏,看着好戲的發生。

隨着開業時間的接近,時代金融中心廣場周圍,已經聚集了越來越多的人,絕大多數人,都是來看醉仙釀公司這邊邀請的大明星,各種大人物的。

而醉仙釀公司那邊逐漸有賓客陸陸續續踏上他們鋪設的紅地毯,前來參加他們的開業典禮。

「夏董,恭喜醉仙釀公司開業大吉!」

「夏董,恭喜啊,醉仙釀,恐怕又要成為一大名酒企業!」

昆州市本地的企業家,紛紛上前給夏淵一行人祝賀。

mpv內,趙馳疆看向周雄和周學林父子,道:「你們下車參加典禮吧!」

「是,趙爺!」

周雄和周學林父子快速下車,他們父子二人,也踏上了紅地毯。

周家,是昆州市頂級家族!

周雄和周學林父子倆在昆州名氣很大,所以他們父子倆的出現,一下子就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

「是周家的人!」

「昆州市頂級家族,周家!」

「周雄和周學林,他們父子兩,在昆州黑白通吃,橫著走的存在!」

「聲音小點,小心被他們聽到,惹怒了他們別想在昆州混下去了!」

周雄父子,在圍觀眾人的議論聲中,走向夏淵一行人。

「周老,周總,歡迎歡迎!」夏淵笑臉相迎。

周雄和周學林父子倆,和夏淵握手,寒暄幾句之後,父子倆的目光,幾乎情不禁的看向駐顏丹方公司方向,發現神帥的並沒有看着他們之後,他們才鬆了一口氣。

本來,夏淵還想和他們多聊一陣的,但周雄父子二人怕引起神帥的不快,隨便應付了夏淵幾句后,就走到舞台下的貴賓席找到屬於他兩的位置坐下。

很靠後!

周雄父子,在昆州屬於橫著走的人物。

但他們的位置,在貴賓席當中卻屬於靠後的位置!

「嘶!」

「周家,都坐這麼靠後的位置,醉仙釀公司那邊,究竟請了多少大人物?」

「駐顏丹方公司那邊,好冷清啊!」

「是啊,醉仙釀這邊都來好多個了,他們那邊還一個賓客都沒有!」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

一輛寶馬七系停在駐顏丹方公司這邊鋪設的紅地毯處,一名中間年男子下車。

康輝葯業集團!

劉健聰!

下車之後,劉健聰快步順着紅地毯,走向嚴經緯一家所在的位置。

「嚴少,嚴夫人!」

走過去之後,劉健聰連忙客氣的打招呼。

「劉總,歡迎!」

夏子悠一家,都有些受寵若驚,沒想到劉健聰,竟然還敢來參加他們的開業 兜里沒錢,只能把周扒皮進行到底了。

至於以後會不會被迪力熱說出去,當做段子,說他摳門,沈翌並不是很在意。

娛樂圈摳門的明星多了,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要是他摳門的名聲能夠傳出去,那以後還能省點麻煩,這樣別人就不會來找他借錢了。

別以為明星身邊的人都很有錢!

連小明哥都說了,他借錢給別人,最後連借給誰都不記得了,如果借的人少,小明哥會不記得誰找他借過錢嗎?

很明顯,是借錢的人太多了,今天一個,明天兩個,久而久之,小明哥自己也記不起來了。

說實話,沈翌不喜歡借錢給別人。

同樣的,他也不喜歡向別人借錢。

見沈翌死不開口,迪力熱吧沒辦法了。

碰到這樣一個死摳,她能怎麼辦?總不能真的不拍了吧?她人都已經被叫過來了。

迪力熱吧:「至少要兩頓,地點由我選。」

「這個沒問題!」沈翌這下答應的很痛快。

吃飯沒問題,再貴他也請得起。

當然了,肯定不是現在就請,得等他有錢了之後,如果是路邊的麻辣燙,那就不用等以後了。

不過,吃麻辣燙,這顯然不太可能,以迪力熱吧的性格,不狠狠敲他一次,氣絕對消不了。

迪力熱吧見狀,白了其一眼,沒好氣道:「下次再有這種事情,你別想我再過來幫你。」

沈翌隨口敷衍道:「下次再說!」

任何事情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那裏是說不幫就不幫的,像迪力熱吧這麼好看的花瓶,其他地方可不好找,自己家裏有,經濟又實惠。

他又不傻,能用幹嘛不用。

迪力熱吧見沈翌沒有把她的話放在心上,氣的伸手把沙發上的抱枕拿起來,就要打人。

「好好說話,別動手,我不打女人。」

沈翌不說還好,一說迪力熱吧直接真打了。

「喂,你還真打啊!」

「停下,再不停下,我反擊了。」

「我真的動手了!」

「沃靠,力氣這麼大。」

「熱吧,你吃什麼長大的。」

前世網上就有傳聞,迪力熱吧不僅重,力氣還很大,不知道是不是從小吃酸奶疙瘩的原因。

他兩隻手都用上勁了,迪力熱吧還能反抗,打鬧了一會兒,兩人都有些累了。

一起倒在沙發上,繼續僵持着!

被沈翌壓着,雙手使不上力氣,迪力熱吧只好使出必殺技,張嘴向沈翌手臂咬去。

「你屬狗的,怎麼還想咬人。」沈翌嚇了一跳,抓着迪力熱吧手腕的手連忙躲開。

最後的反擊,沒有成功,迪力熱吧有氣無力道:「不玩了,放開我,我沒力氣了。」

沈翌不為所動,女人的嘴,騙人的鬼。

他才不相信迪力熱吧的鬼話!

見沈翌不理自己,迪力熱吧氣的牙牙癢,想要開口求饒,但又說不出口,只能硬撐著。

又過了一會兒,迪力熱吧感覺身體有些異樣,整個人不敢再動了,紅著臉小聲道:「你快放開我,一會兒佳姐他們進來了。」

兩人現在身體貼在一塊兒,時間長了…

沈翌也感覺到了一絲異樣,想要順勢放開迪力熱吧,但又怕對方起來繼續跟他鬧,警告道:「放開你可以,但你要保證,不能再動手了。」

迪力熱吧急道:「我保證,你趕緊起來。」

見她答應了的這麼乾脆,沈翌有些猶豫,接着繼續道:「也不準動口咬人!」

「我保證不咬人!」迪力熱吧感覺自己一點力氣也沒有了,身體溫度越來越高。

沈翌低頭看去,發現迪力熱吧臉好像越來越紅了,水汪汪的眼睛裏閃過一絲迷離。

這麼一個大美女近在咫尺,沈翌那裏還忍得住,四目相對下,迪力熱吧似乎明白他想做什麼,心裏緊張的不行,直接把眼睛閉了起來。

這下,沈翌徹底沒有了顧慮。

……

下午五點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