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是什麼扇子?居然是中階的兵器!」高寒驚訝的看著景天手中的扇子問道。


景天看著這幅圖:「這是兇惡圖!」

高寒詫異道:「不會吧,就是因為有一隻老虎還有一條怪魚就是兇惡圖了,你也太誇張了吧!」

景天微微一笑:「就知道你不信,你接下來再看!」

說著,景天真氣爆發,源源不斷的向那柄扇子輸送而去。

在高寒的面前,那個扇子上的圖畫忽然全部變了樣子,本來山上顆顆青松此刻變成了一具具骷髏,人的骷髏。

那獐狍則是兩個鮮活的屍體,還源源不斷的流著鮮血,而那陷入的流向正是剛剛那清明的湖泊。

那水不再是水,而死熊紅的血液,那幾條嬉戲的魚則是沒有被吃完的人手,人腳,是被分屍的人。

光禿禿的山上,那隻老虎變了模樣,雙頭,紅眼,在兩頭之上長著一支角,整個身體冒著黑色的火焰。

而水中的怪魚也不是那副模樣,而變成了一個怪人,他手中拿著一隻人手正啃得起勁。

看到這副圖,高寒渾身感覺全身汗毛都炸開了,這是什麼樣的人才創造出這麼一副圖畫。

景天看到之後,真氣漸漸回收,對高寒講:「這幅圖是否是應對了兇惡圖這個名字?」

當景天真氣收回的時候,那幅圖也重新變回了原來的樣子,一樣的山清水秀,一樣的猛虎下山。

但是,此刻高寒卻不覺得這幅圖美麗了。

在這美麗的外表之下隱藏著那兇惡的場景,令人倒胃。(未完待續。。) 隻手遮天正在隊伍後方關注着場上的局勢,想不到對手不足500人,在藥物不足的情況下,居然與幾方的隊伍鬥了個旗鼓相當,不過還好,勝利的天枰始終向星夜天空傾斜,還是眼看敵人一個個倒下,最後剩下“黃色風暴”一個人了,而自己這邊最少200個人圍着他打。

倒在陳寶昕腳下的屍體至少有50具,隻手遮天看的心驚肉跳:“這還是人嗎?!不會是什麼BOSS僞裝的吧?”

但是隻手遮天也很快看出陳寶昕已經是強弩之末,心裏不由又得意起來:“你利害!你利害!老子200個打你一個!你還是得死在本大爺的神機妙算之下。”

正在這時隻手遮天卻突然發現陳寶昕揮出一片紅霧!

“什麼情況?!”隻手遮天瞪大了眼,然後就眼睜睜看着陳寶昕與周圍上百名星夜天空的戰士同時化爲白光,氣絕身亡。

“我靠!”隻手遮天跳了起來:“BUG!BUG!”

看着剩下不到五十人的隊伍,隻手遮天面色發黑,想不到陳寶昕臨死一擊,居然帶走了上百人。

“老子一定要投訴!”隻手遮天氣急敗壞的下達命令:“給我攻破城門!”

……

情義天下里的幾個小菜鳥本來站在城頭上,看着自己幫派開始時威風八面、氣勢如虹。也興高采烈、眉飛色舞,恨不的自己也衝上去殺上一翻。可是後來卻發現新的敵人又出現了,人數足足是己方的2倍還多。不過就在這時,大家心裏還抱着一線希望,因爲自己幫裏有着“黃色風暴”—-一擊打掉無雙級BOSS半條命的高手。可是當最後發現陳寶昕與多個敵人同時消失的時候,才真正確定,自己幫裏的守城部隊全軍覆沒了。

這些菜鳥聽了消息後,都驚慌失措起來。

“哇!怎麼辦啊!?就剩下我們這點人了,還有五十多個敵人,怎麼擋的住啊!?”

“完了、完了,我們的城要沒有了!?”

“嗚~~~風暴大哥也死了,我們怎麼守的住啊?”

“……”

一個個又哭又叫,急的團團轉。

“夠了!”只聽的一聲大吼,所有人都吃了一驚。只見一個長着一張娃娃臉的人,正怒氣衝衝的望着自己。 失憶后我成了大佬的心上人 “你們都忘了風暴大哥在之前是怎麼吩咐我們的嗎?他說我們是最後的希望,把防守總部的重任交給我們。你們、你們都望了自己是怎麼向風暴大哥發誓的嗎?”

“逍遙小和尚”,68級,正是陳寶昕以前在燕子洞幫過的那個新人,此時正激動的渾身發抖。

“不讓敵人靠近總部一步!這是我們剛剛發下的誓言!你們都忘了,可是我還記得。你、你、還有你,上次你們被麒麟幫的殺了,誰幫你們報的仇。你、上次在燕子洞被人家搶怪,又是誰來幫的你。。。。。。”一翻話說的所有人都低下頭,慚愧不已。

“你們都走好了,我一個人留下來防守!”逍遙小和尚一副慷慨赴死的氣概。

“小和尚,你說的對!我們不能辜負風暴大哥的期望,我們跟你一起,趕走星夜天空的人。”

“對!”

“對!”

“大不了跟他們拼了!”

所有人眼裏都閃着堅定的目光。

“好、好兄弟,不過,我們要講一下策略,不能跟他們硬拼。”小和尚道

“不錯,現在離攻城結束還有30分鐘,只要我們能拖住他們,讓他們打不下總部,我們就贏了!”

“對。我們這裏一共28個人,戰士7人,仙俠5人,弓箭手6人,刺客4人,武僧3人,道士3人,我們這樣安排……”

……

“上!”隨着隻手遮天一聲令下,五十多個戰士涌向無人防守的城門,向城門發出猛烈的衝擊。雖然敵人的最後反抗拖延了太多時間,不過隻手遮天相信勝利最終依然是自己的。正當星夜天空的戰士攻擊城門的時候,突然城頭上冒出一羣人,箭雨、暗器和法術雨點一般落在下面毫無防備的戰士身上,頓時最前面的幾個戰士,化爲了白光。

隻手遮天大吃一驚,趕忙叫人後退。“難道情義天下的人留有後着?不可能呀,自己派到情義天下的間諜明明跟自己說情義的人全出城防守了。”

這是一羣菜鳥制定的戰略,把人均分爲5隊,每隊看準一個人打,雖然自己級低,但5個打一個,還是沒有問題的。

“沒時間了!”隻手遮天來不及細想,剛纔對方的人好象並沒有多少“不要怕,大家頂着上!對方沒多少人,只要攻破城門,他們就完了。”

一羣人又再次衝向城門,城頭上馬上又是一陣攻擊下來,星夜天空的全是戰士,射程夠不上城頭,只能頂着硬挨,藥水又在剛纔的攻擊中耗的差不多了,所以不斷有人慘叫着回程。

隻手遮天這時總算是看清楚了,對方也就二十來個菜鳥,同時也後悔的要命,要是帶幾個僧人來,也不會將這些菜鳥的攻擊放在眼裏啊。

在損失了二十個人後,城門還是被攻破了,城頭上的菜鳥頓時一鬨而散。還有15分鐘!

“衝啊!攻陷情義天下的總部,城就是我們的了!”隻手遮天帶頭衝進了城。

情義天下的總部位於大理城的最中心,距離城門約十分鐘的路程。但是這段路程卻成了星夜天空的噩夢。  每當星夜天空的人前進的時候,那羣菜鳥又從他們背後衝了出來,一陣狂攻,又帶走幾條人命。隻手遮天氣的七竅生煙,手中長劍射出一片銀光,一個菜鳥小隊頓時被秒。其餘的大驚,又一下子溜的不見人影。可是一會兒又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這次所有的攻擊都集中在隻手遮天身上,一下子把隻手遮天殺的措手不及,差點掛了,連忙狼狽的退進戰士羣裏,一羣菜鳥又馬上四散逃開。可是不久又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對着敵人就是一翻攻擊,然後又跑開,總之就是不讓星夜天空的人順利的前進。

隻手遮天最後一咬牙,作出了一個後來令他後悔莫及的決定:從隊伍裏又分出十個人,出去殲滅敵人。可是自己這邊的人剛剛派出去,敵人就出現在了自己面前。

現在是情義天下20人,全菜鳥,不過藥物充足,還有僧人。星夜天空10人,全是戰士,沒有藥水。

時間剩餘5分鐘。

“現在時間剩餘也不多了,能多拖住敵人一分鐘,那我們就多一分勝算。”大家心理都回蕩着小和尚的話。

“衝啊!勝敗在此一舉!”小和尚高叫。

一羣人一邊狂灌藥物,一邊衝向敵人。而星夜天空的人這時是不得不應戰,兩羣人很快碰在了一起,開始了混戰。

由於星夜沒有僧人和藥水,所以在殺死一個敵人的同時,馬上就被另一個敵人殺死。而情義的人則是給每個戰士配一個僧人,所以等級雖然比較低,卻一時半會也不會那麼快被殺光。

不過等級的差距太大,最後,情義天下的人還是被消滅待盡。風雨同路剩餘2人,還有10人在外邊到處尋找敵人。

“快!快去情義天下總部!”隻手遮天瘋狂的叫喊道。

不過這時候傳來的系統提示卻徹底斷絕了隻手遮天最後的希望: “攻城時間結束,星夜天空未能在規定時間內攻陷情義天下總部,守方情義天下獲勝,繼續佔領大理城。”

“撲通”一聲,隻手遮天跪在了地上,“完了、一切都完了。。。。。。。。。”

而在城外的情義天下的所有人都驚呆了:這怎麼可能? 最後一層,也就是第四層的時候,在門口處高寒卻被一處禁止擋住了,高寒隨手一揮,那力量居然沒有消失。

高寒立刻詫異起來:「什麼東西,居然有這麼強的禁制,難不成這藏書閣之中也有好東西?」

景天將手中的那把剛剛得到的扇子打開,扇了兩扇子:「火雲山莊是曾經第一大門派,其中肯定是有一些好寶貝的,咱們打開看看就好了!」

說著,景天手中的摺扇開始向那禁制攻擊而去。

扇子節節合璧上,空間的震蕩也越來越厲害,再加上景天現在用的這把扇子是中階的兵器,威力增加了很多。

當全部的扇子合上的時候,下面那幾層樓已經消失不見了,成為了一堆廢墟。

高寒與景天從廢墟之中出來,但是最上面那個樓層卻完好如初,一絲損壞的跡象都沒有。

「這個禁制真的好強,我剛才的確是用了全力,在加上這柄扇子,即使是合靈強也只能避而非能硬抗!」景天打開自己的扇子,驚訝的說道。

「那你用用雷雲怒試試!」高寒在旁邊提議。

雷雲怒就是景天最強一招,曾經將縹緲峰一掌劈開兩半的掌法。

景天的功法說白了就分兩部分,一部分是浮雲淡,另一部分則是雷雲怒。

雖然只是兩部分,但是卻可以分為好多部分,就比如說景天的浮雲淡。

可以分為身法,扇法,掌法,輕功之類的,而雷雲怒則是景天突破合靈境之時領悟的一招。

現在雷雲怒只是一掌,就是那風輕雲淡的一劈,以後的招數有待於景天自己研究了。

他是靠著那強大的雲之意境為基礎,而創造出來的雲之兩態。

「好。那我就試試吧!」說著,景天將手中的扇子放在自己的右手,雙眼忽然變得通紅,渾身的氣勢開始凌亂起來。

強大暴虐的氣勢席捲四方,整個空間都開始震動起來,景天的頭髮開始根根倒立,一掃之前的瀟洒姿態。

如同天上的雷雲出現一般,四周的氣氛死氣沉沉的,讓人感覺十分的壓抑。

「雷雲怒!」

景天忽然吼道,右手變成了鐵黑色。然後毫無花俏的劈在最後一層的閣樓上面。

那閣樓忽然向地下沉去,被這股強大的力量劈向了地下,高寒雙眼一寒。

「冰牆……」

在哪閣樓之下迅速長出一層厚厚的冰牆,阻止那閣樓向地下沉去。

那閣樓受到這麼強大的打擊,開始震動起來,但是並沒有破碎的表現。

「冰龍……」

高寒繼續說道,手一抖,一條冰龍便出現在空中,向那閣樓最後一層飛去。

對那層閣樓不斷的撞擊。對那層閣樓來說,簡直就是雪上加霜。

本來,景天的力量那層禁制就勉強能夠承受,現在高寒的這條冰龍等於是壓掉了最後一根稻草。

整個閣樓轟的一聲破碎了。木屑橫飛,那條冰龍卻飛了進去,

「不好……」

高寒再想控制已經來不及了,那條冰龍轟的一聲向裡面衝去。

但是最令高寒奇怪的是。那條冰龍進入之後,那裡面忽然爆發出一道赤光,竟然硬生生的將那條冰龍退出數百米。

高寒趁此機會。一揮手,那條冰龍就化成團團寒氣,進入到高寒的體內。

「什麼力量,居然這麼強大,令我的冰龍都退後了!」高寒驚訝的說道,他知道自己的冰龍蘊含著自己的冰意。

那冰意的強度足可以冰封合靈三重的武者,但是這次卻被迫退後了。

高寒的身體化成一道殘影,進入其中,可是再也沒出來過。

看到高寒沒過來,景天也非常奇怪,進入其中看了看,但是同樣的他也驚呆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