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是消失的渾源之靈光點?怎麼變得這麼小了……」羅征心中一驚。


所有的渾源之靈光點都變得異常小,同時數量變多,元始天尊同樣也是一副完全無法理解的樣子。

這萬劫風暴中的金色液體與降臨之冠有關聯,而降臨之冠又是從與渾源之靈一同降到母世界的,這其中必然有一定的關聯性……

「羅征你可試試這些渾源之靈,是否能幫你承受力量?」元始天尊建議道。

如果是彼岸內的一切都能提供神鈞之力,那麼渾源之靈提供的就是「負」的神鈞之力。

按照元始天尊的理論,彼岸之物都是玄量世界中某些能量的投影,那麼渾源之靈則是相反的,它將吸收的一切能量投影到了玄量世界的某處。

當然,這些推斷都是元始天尊的猜測……

「嗯,我去試試,」羅征點點頭。

他再度踩著骨盤鑽入了萬劫風暴,即使沒有渾源之靈,萬劫風暴的第一層對他也造不成太多傷害,何況他在十六層內修鍊了將近一個月,依靠著自己的劫骨,也能進入七八層的範圍。

不過羅征只是為了測試那些細小的光點,也沒有那個必要。

「噠,噠,噠……」

最外層的藍金色小水滴稀稀疏疏,砸在羅征身上綻放的黑色裂紋威力也小許多。

羅征則密切的關注著那些針尖一般大小的光點!

當第一顆藍金色小水滴在羅征體表綻放的一瞬,針尖般的光點盡數熄滅!

「疲勞了……」

羅征無語的說道。

不過就在那些針尖般的光點疲勞的一瞬,肉身產生的道之真意又在體內流轉,原本疲勞的光點又如滿天星辰一般被點亮,但剛剛點亮的瞬間,又一小水滴砸在羅征身上。

再次疲勞……

這些新誕生的光點,便反反覆復的疲勞,點亮,疲勞,點亮。

羅征大概也想明白了,這渾源境恐怕要重新修鍊了。

「我此前已踏入渾源境後期,難道是將這些渾源之靈壓榨到極限?」羅征說道。

「自然不是,」元始天尊搖搖頭。

母世界中諸多渾源境強者,哪一個人的骨齡都比羅征多上無數倍,這些渾源境強者修鍊到後期,皆停滯不前,並未出現羅征這種狀況。

「那就是需要兩個條件,」羅征又說道:「修鍊到渾源境後期,同時還要接受萬劫風暴的洗鍊?」

「的確有可能,」元始天尊點點頭。

看現在這情況,渾源之靈光點明顯是完成了一次分裂!

這一次分裂后,羅征體內的渾源之靈數量多了許多。

如果這些渾源之靈能再度壯大,羅征再次進入渾源境後期,肉身能承擔的神鈞之力豈不是暴增?

倘若再次修鍊到渾源境後期,再一次進行分裂呢?

元始天尊將這個猜想說給羅征聽后,羅征的眼睛也亮了起來。

真的這樣無限分裂下去,自己肉身強大恐怕能提升到一個可怕的地步!

看樣子自己要在萬劫風暴內,多逗留一段時日了。 劫骨之地開啟一次,就要等候四百個時辰也就是將近一個月時間。

現在還剩下最後二十多個時辰,羅征也不急著洗鍊劫骨了,而是一直呆在萬劫風暴的最邊緣,也就是第一層內。

曾經羅征也用「挨打」的辦法淬鍊過渾源之靈,而渾源之靈成長的速度的確很快,沒過多久羅征便直接踏入渾源境後期。

在萬劫風暴內靠著藍金色的水滴洗鍊,同樣也是一種「挨打」,而這種效果似乎更好!

那些針尖大小的渾源之靈光點不斷地接收洗鍊,不斷地熄滅,亮起,熄滅,亮起,光點也在一點點的變大!

這種感覺很微妙,彷彿體內散播著無數個種子,而種子在道之真意的灌溉下迅速成長。

半日時間,光點就增大了一倍有餘!

渾源之靈光點增大后,能夠承擔的神鈞之力更多,羅征自然而然向前一步,踏入二層範圍。

羅征的這種舉動,再度引起那些彼岸生靈們的好奇。

在十六層內呆了一個月後,第一層,第二層內的洗鍊,對羅征的效果可以說是微乎其微,它們完全無法理解羅征這種行為。

羅征自然不跟他們有著半點解釋,而是自顧自的接收接收洗鍊,一步步的前進之下,光點也一點點增大。

在光點增大到一定的地步后,羅征也仔仔細細的數了一遍,體內的渾源之靈光點從兩百沒變成了六百枚,數量多了三倍多……

「一般渾源之靈能夠吸納上萬神鈞之力,等到我再度修鍊到渾源境後期,單憑渾源之靈,就能抵擋三萬多神鈞之力的攻擊……」

看著渾源之靈一點點的變大,羅征心中也充滿了欣喜。

入劫骨之地的目的,只是練就萬劫之體,這對於羅征算是意外的收穫了。

剩下的二十多個時辰里,羅征便從二層進入了第三層,那些渾源之靈光點也從針尖大小慢慢增長為螞蟻大小。

時間到了之後,萬劫風暴慢慢的停歇下來……

藍色的避魂水和金色液體各自回歸,與此同時,周圍那避魂水形成的牆壁之中,游弋出大量的怪物。

除了鬼手蟲之外,還有其他形狀莫名的生靈,它們都虎視眈眈的注視著這內部空間中的彼岸生靈們。

「萬劫風暴已停,快快離開!」

「這些海水會收攏,落入海里就慘了……」

「上去吧……」

周圍的海水慢慢朝中央擠壓,遲早會將這一片空間填滿。

看這架勢,就和魂城一樣,在關閉期間是不允許外來人呆在這裡的。

羅征亦在骨盤上輕輕點腳,徑自飛上那骨質階梯。

至於那些劫骨,依舊是一動不動端坐在骨盤上,最終被避魂水所淹沒。

等羅征和彼岸生靈們從那巨大頭顱口中走出來后,頭顱的鶚骨再次發出「咔咔咔」的聲音,嘴巴關閉,頭顱下降,最終只留下一個頭蓋骨在外面。

經過一輪洗鍊后,那些彼岸生靈們對羅征的敵意也下降了許多,有些彼岸生靈臉上甚至流露出善意。

它們很想了解,羅徵到底是運用什麼煉體的手段……

羅征並未告知其中詳情,何況告知也是無用。

渾源之靈在彼岸內的形態,與在母世界的形態完全不同。

在彼岸內的渾源之靈,不過是一種比較普通的生靈,即使母世界的人承載這件輔助類的彼岸信物,能力也十分尋常。

真正讓渾源之靈發生變化的是渾源之靈繁衍后的結果,繁衍后的渾源之靈處於彼岸與母世界之間的生命形態,它們既沒有違背真理,也能在母世界內好好待著。

而取自它們體內的渾源之靈晶體,才擁有了吸納能量,承擔傷害的效果,這些彼岸生靈們根本無法見到渾源之靈晶體,何況它們也沒有承載一說。

這些彼岸生靈們無法退出彼岸,接下來的四百個時辰,它們便老老實實在骨島上呆著。那應牛族人在地面上劃出了一個古怪的法陣后,坐在其中修鍊了某種煉體功法,那隻蜈蚣擇鑽入骨島上的一截空心骨骼中呼呼大睡,那心環護體似乎對精神的消耗極大,在萬劫風暴中呆了一個月後自

然需要靜養。

羅征等避魂水的效果散去后,則退出彼岸了解一下近況。

最近一個月時間,母世界內還算風平浪靜,不過李杯雪似乎碰到了一些麻煩,她並未前往三十二重天。

據她所說,梵度天內通向最上層的骨骼似乎被破壞了,這種破壞應該是與梵度天內的變故有關。

無奈之下,她只能退回最大的骨腔中,然後選擇暫且離開彼岸。

在梵度天內李杯雪也指望不上誰,只能無奈的等候,也許等到羅征通過劫骨之地后,才會迎來轉機。

另一方面,鳳女也在三十重天內站穩了腳跟。

鳳女原本想要召集金烏族的聖魂境強者從三十二重天趕赴下來,同時也知會了太一天宮,甘高寒等人聞言也是大喜,三十重天的地理位置極為重要,若人族能把控這一層天,其中的好處不言而喻。

可人族那些聖魂境強者們興緻勃勃從三十二重天內趕下來時,才碰到與李杯雪一模一樣的問題,梵度天內的骨骼出現問題,無法通行!

三十二重天的聖魂們下不來,但二十八、二十九重天的聖魂則能上去,雖說都留在二十八,二十九重天的聖魂不多,但足以上去輔佐鳳女了。

期間元靈一族也曾從上層天降臨五行靈奴,但皆被光頭巨人波凡擊殺。

而鳳女佔據了冰城后,要求三十重天所有的彼岸生靈臣服於她。

鳳女在金烏族內就是神巢之主,當然明白威逼利誘的手段,生存在三十重天的彼岸生靈沒有太多的選擇,要麼離開,要麼臣服……

總之,這一個月時間,原本一片混亂的三十重天,已經被鳳女整理的七七八八。這些消息是鳳女委託其他人傳給羅征的,這段時間她基本都在彼岸內,完全沒有時間離開彼岸。 無法進入劫骨之地的時間裡,除了繼續領悟真悟篇之外,羅征亦化身內化身前去體內世界。

元始天尊對體內世界的改造依舊繼續著,在體內世界中出現了更多奇怪的東西……

聽完一陣雲山霧罩的講解后,羅征便去往仙府。

溪幼琴養胎數月後,腹部也一天天的隆起。

仙府內的照料也是細緻入微,自然不會有什麼意外。

若按凡人體質,再有四月便是誕期,溪幼琴便約定羅征屆時一定回歸,於是多數時間羅征都陪在仙府中。

……

一月時間,轉瞬便過。

羅征再以肉身入彼岸,原封不動的出現在骨島中。

那些彼岸生靈們基本都是彼岸內的原生種族,它們知道彼岸之下有一個母世界存在,不過因為元靈一族的關係一直對母世界來者很敵視。

現在看到羅征忽然一下出現,有了一個了解的機會,還是非常好奇。

「這位人族兄弟,你穿梭回來,身體能承受住嗎?」那應牛族人好奇的問道。

「我不是穿梭過來的,」羅征回答。

「不是穿梭,那是什麼?」另外一名彼岸生靈問道。

羅征思索了一下,「大約是重新創造一個本體吧……」

彼岸與母世界中的兩個形態是什麼關係,現在都是眾說紛紜,但有一個主流的看法就是彼岸內其實是創造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分身。

「創造了本體?那另外一個本體可以動彈嗎?」

羅征被這些奇怪的問題問的一陣頭疼,隨便敷衍了幾句后,這些彼岸生靈們也知趣不再詢問。

等了一段時間后,那怪物頭顱再度升起,鶚骨打開,顯露出骨質階梯……

入了小島下面的洞天後,萬劫風暴再度旋轉起來,所有人也是各就各位,踩著骨盤鑽入萬劫風暴中。

羅征也直接進入萬劫風暴的第三層,接受小水滴的洗鍊。

應牛族人對羅征的好奇心最甚,它可以停留在羅征旁邊提醒道:「你已在十六層洗鍊一個月,在這裡洗鍊沒有太大意義,最好是進十七層,雖說那對於你太難了一些……」

它看羅征在十六層能呆一個月,便估計十六層就是羅征的極限,十七層對羅征而言應該是一個不錯的挑戰。

面對應牛族人善意的提醒,羅征也沒有太多回應。

應牛族人見狀聳了聳肩膀,一邊嘀咕著一邊踩著骨盤離開了。

在渾源之靈有了螞蟻一般大小后,成長的速度越來越快。

隨著羅征快速推進到四層,五層,六層,七層……

螞蟻般的光點逐漸長大,變作綠豆一般大小,再如蠶豆一般大小。

不久之後,羅征便再度回到十六層。

上次抵達十六層時已經是羅征的極限。

但這一次情況已改變,體內的渾源之靈還有增強的空間!

在十六層內呆了十多個時辰后,渾源之靈光點已有兩粒蠶豆大小,那已經是正常的渾源之靈大小,不過數量多了三倍,可承擔的傷害自然也增強了三倍。

這等於羅征在短短時間內,從渾源境後期跌落到渾源境初期,再從初期修鍊到了後期!

他將骨盤微微傾斜,正準備進入十七層時,旁邊的「蜈蚣」忽然說道:「人族的朋友,你不要聽應牛族的那傢伙的,十七層比十六層恐怖許多,我建議你還是在十六層內多呆幾年再說。」

萬劫風暴二十層,越是向內承受的撕裂之力越恐怖。

蜈蚣雖然很佩服羅征,但它也明白,無論是誰成長的速度終歸是有限的。

十六層原本就是羅征的極限,想要在極限上再突破,哪有這麼容易?

「謝謝你的提醒。」

羅征朝蜈蚣頷首一笑,依舊進入了十七層中,他是真的急於看看提升了三倍的渾源之靈有何效果。

「噠噠噠……」

在小水滴的撕扯之下,羅征體內六百枚光點迅速開始疲勞,而道之真意依舊不斷地修復渾源之靈!

「承受住了!」

羅征嘴角一翹,目光忽然落在對面的劫骨身上,眉頭下意識的皺了一下。

十七層內的水滴的撕裂之力,恐怕也被這劫骨承擔了一部分,這並非羅征所希望的,他恐怕是第一個嫌棄自己劫骨的人。

「真,真的能頂住?」

蜈蚣看到這一幕,再度失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