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附近有一位六星毒藥宗師?」藍楓心頭有些興奮起來,想不到剛來蠻州域沒多久,便有機會遇上一位六星毒藥宗師,這對藍楓而言,可是一個極好的消息。


陰翳青年並未注意到藍楓的表情,他看著秦穹幾人,有些不耐煩地說道:「趕緊把東西交出來吧,我的耐心不多了……」

一想到自己即將得到人榜強者謀划已久的寶貝,陰翳青年心頭便是止不住興奮。

他甚至已經預料到,當毒宗其他人得知了這消息,將會如何崇拜、羨慕他。

秦穹冷眼注視著陰翳青年,面色陰沉不定,似乎在分析陰翳青年透露的消息究竟是真是假。

他謀划水魔蛟血液,最終的目的,是為了蠻陸學院,可若是因此而招惹一位六星毒藥宗師,導致整個蠻陸學院被毀滅,那無疑是得不償失。

可若是讓他就這麼放棄,他心頭終是有些不甘。

「看來你們是打算負隅頑抗了!」許久都沒等來滿意的回答,陰翳青年的耐心似乎已經耗盡,他將右掌伸入左手的袖口中,緩緩掏出一個翠綠的瓶子,那瓶子中,盛放著一團灰紅的液體,即使隔著瓶子,那灰紅液體散發的氣息,依舊讓人感到一陣心悸。

無盡流域 那是……六品毒藥!

秦穹眼瞳微縮,眼神中滿是忌憚:「六品毒藥!」

「什麼……六品毒藥?」其身旁的四位青年學員,臉色頓時狂變,幾乎本能地往後退了幾步。

瞧著幾人的反應,陰翳青年十分滿意,這可是他老師莫問賜給他保命的寶貝,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輕易拿出來。

只是當目光掃過藍楓時,陰翳青年卻是微微皺眉,因為他在藍楓的臉上,沒有瞧見絲毫的畏懼與忌憚,反而有著一抹莫名其妙的笑意。

那是一種……猶如獵人發現獵物后不經意露出的會心笑意!

「錯覺,一定是錯覺。」陰翳青年狠狠甩了甩頭。

當陰翳青年重新定神,耳邊卻是傳來一道平靜的聲音:「你剛才說,讓我把妖丹交出來?」

抬起頭,陰翳青年注視著藍楓,瞧著藍楓平靜的面孔,不由冷哼一聲:「不錯,如果你不想嘗試六星毒藥的滋味的話,最好乖乖按照我說的辦!」

秦穹幾人則是疑惑地看著藍楓,不明白藍楓此舉何意。

無視了秦穹幾人的目光,藍楓繼續問道:「看你這駕輕就熟的模樣,估計這種事你已經做過不少次了吧?」

「那又如何!」陰翳青年有些惱了,眼中閃過一抹凶光,「別廢話了,我的耐心有限!」

「很好,謝謝你的配合。這樣一來,我也就可以心安理得地殺你了。」藍楓點了點頭,然後在陰翳青年驚愕目光中,微笑說道。

沒等陰翳青年反應過來,兩股截然相反的力量,幾乎同時籠罩在陰翳青年身上。

「嘭!」

下一刻,陰翳青年的身體,瞬間炸開,化為一團血霧,而原本握在其掌心的翠綠瓶子,則是在一股未知力量的牽引下,緩緩飛向藍楓,最終落入藍楓的手裡。

「你,你殺了他!」四位青年學員震驚地看著藍楓,有種天即將塌下來的感覺。

那可是毒宗三長老莫問的弟子啊!

他們該如何應對一位六星毒藥宗師的怒火?

不同的是,秦穹絲毫沒有在意陰翳青年的身死,反而如遭雷擊般,整個身子,都是僵住了,帶著一絲顫抖的沙啞聲音從他嗓子里傳出:「領……領域!那是領域的力量!」雖然很少與神級強者打交道,可秦穹對領域力量,卻是絕不陌生。在藍楓展開重力領域,將兩股方向截然相反的重力施加在陰翳青年身上時,秦穹便認出了這兩股力量。

聞言,上一刻還對藍楓怒目而視的四位青年學員,也是陡然睜大了眼睛,舌頭不禁打起哆嗦:「什麼!領領領領領……領域!」

狠狠抽了幾口冷氣,秦穹望著藍楓那張年輕得有些過分的臉龐,神色變得前所未有的複雜:「想不到,你竟是神級強者!」

搖了搖頭,藍楓將儲存毒藥的翠綠瓶子收進空間指環,然後微笑看向秦穹,以及四位青年學員:「雖然我掌握了領域的力量,但我並不是神級強者。」說話間,藍楓揮了揮袖口,將瀰漫在四周的充滿了血腥味的血霧驅散,然後繼續說道:「要知道,領域,可不是神級強者的專屬!」 「掌握了領域力量,卻不是神級強者……」

秦穹的臉龐,爬上一抹難以置信,嘴裡用著震驚的語氣,略微艱難地擠出幾個字:「天級極限?」

相對於神級強者,天級極限無疑更加傳奇。

每一個天級極限,都是打破規則的妖孽天才,他們擁有著可以媲美神級強者的實力,卻又比一般的神級強者更有潛力……

迄今為止,青州大陸雖然有著那麼幾個疑似天級極限的天才強者,可皆未得到證實。可以說,天級極限,對大陸修鍊者們而言,幾乎只存在於傳說中。

而現在,一個真正的天級極限,卻是活生生出現在秦穹的眼前,無怪乎他如此震驚。

戀清 「想不到我秦穹居然看走眼了……」秦穹唇角掛著一抹自嘲,語氣也是充滿了苦澀。

他終於明白藍楓為何如此有恃無恐,的確,一個天級極限,似乎並不需要忌憚一個六星毒藥宗師,別說六星毒藥宗師,就是整個毒宗傾巢而出,藍楓恐怕也不需要太過忌憚。

畢竟,就算藍楓打不過,大不了一跑了之。

毒宗雖然勢大,但所依靠的,乃是一個個毒藥師所煉製的毒藥,他們本身的實力,卻是不見得有多厲害,若是藍楓存心要逃,毒宗還真奈何不得藍楓。

除非……

除非毒宗那位傳說中的七星毒聖親自出手!

「你們走吧,這水魔蛟身上最珍貴之物既然被我所得,後續的麻煩,自然也該由我來解決。」斜瞥了秦穹與幾位青年學員一眼,藍楓淡然說道:「我自從進入蠻州域以來,就經常聽到別人談論毒宗之人是如何的霸道。我倒是想看看,他們到底能霸道到什麼地步!」

言語之間,藍楓並沒有將毒宗太過放在眼裡。

若是荊棘谷、流雲宗等大陸一流勢力,藍楓或許會有所忌憚,然而面對依靠毒藥起家的毒宗,藍楓心頭卻是充滿了自信。

他最不怕的,便是毒藥。

「那就麻煩藍楓先生了。」秦穹張了張口,最終輕吐了一口氣,十分鄭重地抬了抬手,原本對藍楓的稱呼,也是從『小兄弟』變成了『藍楓先生』,至於『小兄弟』這稱呼,他無論如何都是再也喊不出口的。

擺了擺手,藍楓催促道:「趕緊走吧。」

頓了頓,他望了湖面一眼:「對了,別忘了收取水魔蛟的血液。」

秦穹點點頭,他當然不會忘記收取水魔蛟的血液,因為這本就是他們此行的目的。

片刻后,秦穹將水魔蛟的屍體一併收進空間手鐲,然後帶著四位青年學員,告辭離去:「藍楓先生,我們先走了,保重!」

「一路順風。」藍楓也是抬了抬手。

就在藍楓話音剛落之時,遠方的半空傳來一道蒼老的暴喝聲:「走?今日在場之人,一個都別想活著離開!」

隨著這一道蒼老聲音落下之時,一個布滿周圍的白髮老者,極速掠閃而來。

幾乎瞬息之間,此人便是出現在藍楓等人的上空,滿是陰霾的臉龐,神色陰沉無比。

「你們殺了我弟子?」白髮老者面色陰沉,語氣也是十分陰冷,令人極不舒服。

白髮老者的氣息並不強大,只是普通的天級後期強者,比之秦穹還差了不少,可在瞧見他的時候,秦穹與四位青年學員,卻是臉色巨變,眼神變得前所謂的凝重。

毒宗三長老—莫問!

仍然是你 毫無疑問,莫問一句話便已經隱隱透露出了他的身份。

「你們走吧,此人奈何不了我。」無視了莫問那囂張的話語,藍楓平靜地朝著秦穹幾人說道。

區區一個天級後期強者罷了,沒了毒藥的威脅,藍楓要殺他,簡直易如反掌。

聞言,秦穹遲疑了下,旋即點頭說道:「藍楓先生小心一點。」

話畢,秦穹毫不猶豫帶著四位青年學員朝著血月森林外的方向邁步而去。

半空中,莫問臉龐已經徹底黑了下來,身為毒宗三長老,六星毒藥宗師,他何曾被人如此無視過?

「找死!」冷哼了一聲,莫問雙手手掌攤開,兩個翠綠的瓶子出現在掌心,瞥了一眼已經走出數十丈距離的秦穹幾人,隨即咬了咬牙,準備釋放毒藥。

可他還未來得及動手,耳邊便是傳來了藍楓的冰冷聲音:「找死的是你!」

緊接著,莫問只感覺一股恐怖的力量,瞬間將他籠罩了進去,那是一股極為驚人的吸扯力,彷彿要將他體內的血液都要吸扯而出一般,在這股恐怖的吸扯力之下,他的身體不受控制地朝著藍楓的方向移去,五臟六腑也是生生移位,雖未直接崩潰,可也差不了多少了。

感受著這一股略微熟悉的氣息,以及瀕臨崩潰的身體,莫問臉色不由大變:「領域!」

相對於秦穹,莫問無疑對領域的氣息更加熟悉,也更加明白領域的恐怖。

而藍楓所施展的重力領域,即便在無數種領域中,也是絕對屬於最恐怖的領域之一。

那無處不在,可隨藍楓心意而變化的重力,令人防不勝防,別說莫問毫無防備,就算給他一天的準備時間,他也是絲毫無法抵抗。

「住,住手,我是毒宗三長老,你不能殺我!」在自以為明白了藍楓的實力之後,莫問頓時有些驚恐地說道:「若殺了我,你將遭受毒宗不死不休的追殺!」雖然藍楓的容貌年輕得有些過分,根本就不該是神級強者該有的年輕,但那熟悉的領域氣息,卻是清楚地告訴莫問,這一切都是真的,眼前這一個頂多不超過三十歲的青年,真的是一個神級強者。

藍楓的眼神依舊冰冷,根本沒興趣再聽他多說。

感受到藍楓投來的冰冷目光,莫問頓時有種不妙的感覺,他以為自己說出身份便可以打消藍楓的念頭,但結果似乎與他預料中有些不同。

與此同時,他心頭也是極為後悔,在沒有搞明白藍楓的實力之前,便撕破了臉皮,這顯然是極不理智的行為。

「不行,決不能坐以待斃。」莫問絕不甘心就這麼死去,他還有著許多的願望還沒有達成,而其中最大的願望,便是成為一名七星毒聖,那是他此生的追求。

就在不久前,他終於接觸到一點關於晉陞七星毒聖的秘密,看到了一絲希望……

所以,他更不能死了!

莫問死死咬著牙,強忍著身體傳來的猶如被無數只螞蟻啃食的陣陣劇痛,運轉體內的元力,分成兩股,一股朝著手掌涌去,另一股則是朝著喉嚨涌去。

「羅兄,救我!」忽然間,一道焦急而洪亮的聲音,從莫問喉嚨間傳了出來,那聲音經過他的元力加持,不僅音量更大,穿透力更驚人,而且速度也彷彿比尋常音速快得多,幾乎瞬息的功夫,便已傳到了極遠的地方,就連數十公里之外,都是能夠清晰地聽到。

聽得這聲音,藍楓眉頭一皺,旋即陡然將重力提高到極限。

重力領域—極限吸力!

本來他還想暫時留莫問一命,然後想辦法從這傢伙嘴裡套出一點毒宗內部的消息,可莫問的舉動,卻是令藍楓打消了這念頭。

「嘭!」

在藍楓陡然施加極限吸力之後,莫問眼睛猛睜了一下,正準備揮動的手掌,僵在半空,然後整個身體驟然炸開,化為一團血霧,步上他那位弟子的後塵。這位令無數人忌憚的六星毒藥宗師,在最強重力狀態下,甚至連半個呼吸的功夫都沒能堅持過……

半空中,兩個翠綠瓶子,以及空間手鐲,在藍楓刻意避免下,未受到絲毫的損壞。

「十多瓶六品毒藥,二十多瓶五品毒藥,雖然比吉拉斯多年的收藏還差不少,但收穫還算不錯,只是……可惜了。」仔細檢查了戰利品之後,藍楓面龐露出一絲微笑,但話到最後,卻又有些遺憾地搖頭。

他本來還想從莫問嘴裡套出一些有用的消息,但計劃往往趕不上變化,令得他不得不打消原本的念頭。

由於不知道莫問口中的羅兄是誰,擁有著何等實力,是否還有著別的同伴,因此藍楓在收取完戰利品之後,並未在湖泊附近停留,而是以極快的速度離開了戰場。

在沒有足夠把握的情況,藍楓可不會與莫問的幫手硬拼……

畢竟,莫問在略微感受過他實力的情況下,還向那人求救,無疑證明,那人的實力,絕對達到了神級,至於是神級初期,還是神級中期,藍楓暫時也猜不出結果,但在沒必要的情況下,藍楓可不會去賭。

就在藍楓離去片刻之後,湖泊附近,響起幾道破風之聲。

只見三道散發著強大氣息的身影,懸浮在湖泊上空,臉色陰沉地打量著四周。

為首的是一個看上去二十七八歲的青年男子,他臉色陰沉地說道:「我們來晚了!」

「少爺,莫問那傢伙,恐怕已經遭遇了不幸。」

一位滿頭銀髮的老者,一邊打量著四周,一邊凝重地分析道:「能在這麼快的時間裡擊殺莫問,此人的實力顯然極不簡單,很可能已經達到了神級。」

因為,只有神級強者,才能夠如此輕易斬殺莫問,並且不受莫問煉製的毒藥的威脅。

站在青年身旁的一位雍容華貴的女子也是輕蹙眉頭:「莫問是毒宗三長老,對方這麼做,難道就不怕得罪整個毒宗么?」 「得罪?」青年男子搖了搖頭:「血月森林這麼大,他隨便往哪地方一藏,誰能知道人是他殺的?」說話間,他的眉頭微微皺起,莫問死了,他的麻煩也是不小。

銀髮老者也是點頭說道:「喚魂之術只有神級後期強者才能勉強施展,毒宗雖強,可絕不會存在神級後期強者。」

喚魂之術,可以在極其短暫的時間裡,強行凝聚死者靈魂,是一種極為逆天的秘術。

「不過,以毒宗的風格,恐怕根本不會在意殺人的是誰,而是將血月森林內所有人都抓起來,一一檢查,凡是有嫌疑的,一個都逃不掉……」銀髮老者神情淡漠地說道。

這種事情,毒宗已經做過了許多次,銀髮老者根本不用猜,就能夠知道結果。

聞言,青年男子深深地點了點頭:「不錯,毒宗以往的作風,皆是如此。」

毒宗的作風太霸道了,而且膽大包天,除了極少數身份不凡之人,其餘幾乎沒有他們不敢招惹的人。

甩了甩頭,青年男子收回目光,沉聲說道:「莫問的事情,我們還是好好想一想,該如何跟毒宗解釋……」

要知道,莫問是毒宗宗主派來幫他們的,如今他們分毫無損,莫問卻死在了這裡,若是講不出一個令人信服的理由,恐怕他們也將遭到毒宗的報復。

「毒宗宗主可是知道老師您身份的,他們再怎麼大膽,也不至於對您出手吧?」青年身旁的氣質雍容華貴的女子,忍不住吃驚地說道。

銀髮老者眉頭深深皺起,對於這一點,他也是沒有一點把握。

「那些傢伙全都是瘋子,惹急了他們,他們什麼可都做得出來!」青年男子凝重地說道:「雖然我不怕他們,但若真的動起手來,終究有些麻煩。何況,莫問死了,我們需要另一位六星毒藥師來幫忙,若是不給他們一個滿意的答覆,他們豈會答應?」

對於青年男子而言,沒有什麼比他此次的任務更加重要了。

輕吐了一口氣,青年男子目光環視了一圈,旋即緊握拳頭,冷聲喃喃:「最好不要讓我知道是誰殺的莫問,否則,我必讓你生不如死!」

眼眸中閃過一抹凌厲的鋒芒,青年男子冷哼了一聲,旋即轉身朝著來時的方向走去:「我們走。」

銀髮老者與雍容華貴的女子互相對視了一眼,旋即紛紛恭敬地跟在青年男子身後。

數十公里之外,藍楓釋放著靈魂感知,一邊前行,一邊查探四周的凶獸。

地級凶獸與天級凶獸很多,數以萬計,但那只是針對整個凶獸一族的龐大數量而言,實際上分散在各個地方的地級凶獸與天級凶獸,十分罕見。

另外,血月森林只是凶獸的聚集區域之一,而非唯一存在凶獸的地方。

因此,想要在廣博無邊的血月森林中找到地級之上的凶獸,也是需要一些運氣……

儘管藍楓的靈魂感知範圍極大,但想在短時間內再度找到一頭地級之上的凶獸,也是有些困難的。

所幸,藍楓的時間還多,沒有太過著急,而且,越是靠近血月森林的中心,遇上地級凶獸與天級凶獸的概率,便會越高。

一天時間很快便過去了。

霸王一統諸天萬界從楚漢爭霸開始 當一輪彎月懸挂高空,藍楓的搜捕行動也是停了下來。

在一座小山山腰上,藍楓盤膝而坐,細數著一天的收穫:「十二瓶六品毒藥,二十三瓶五品毒藥,一枚天級後期凶獸妖丹,一枚天級初期凶獸妖丹,一枚地級後期凶獸妖丹,三枚地級初期凶獸妖丹,四份王器材料,十三份靈器材料……」

這些東西的價值,幾乎堪比一個天榜強者一生的收藏了。

而藍楓,卻是僅僅只花了一天時間,便將它們收集到手。

是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