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難不成他們二人平分了精核?」


「這,這也太恐怖了吧」

「三弟,看來這個人的強有些離譜啊」那林長生和林風同時對林戰說道。

「確實,他旁邊那個女的雖然也強,但是還沒有到不可抗衡的地步,而這個劍塵連我都沒有把握能擊敗他」林戰說道。

而林長生和林風聽到這句話后也是一陣沉默,連林戰都這麼說了,想來劍塵的實力比他們想象的還要恐怖。

而沈家的那些人卻似乎沒有多少震驚,畢竟他們知道劍塵和舒傲寒光是搶精核就搶了許多,能拿第一也在意料之中。

而劍心和那六合宗的卻是滿臉的不相信。

「不可能,他們兩個怎麼可能並列第一,我不相信」那齊安大聲吼道。

「對,就算他們兩個平分精核,那也不可能超過我們」那劍心附和道。

「你們兩個是在質疑我名劍山莊的弟子,是在質疑我?」說道這那十長老的氣勢頓時如流水般壓在了那兩人身上。

轟,瞬間那兩個人就被壓在到地上,而這時他們兩個也意識到自己的魯莽了。

「十長老,是我們魯莽了,但是這個結果確實匪夷所思,我相信不僅是我,就算是其他人也多少有些懷疑」那劍心立馬說道。

「哼」聽到這話,那十長老才將自己的氣勢收回,沒了那股氣勢的壓制那二人也是大汗淋漓的站了起來。

百兵圖 「也好,我就讓你們輸得心服口服,劍塵,舒傲寒,把你們的儲物袋拿上來」那十長老大聲說道。

其實那十長老一開始聽到這個消息也是一臉的不相信,不過在那弟子的不斷保證后他才打消了懷疑,所以他才敢在這裡讓劍塵和舒傲寒自證。

聽到劍塵的話后,舒傲寒和劍塵便把自己的儲物袋丟了上去。

「看好了!」說完那十長老便把兩個儲物袋打開。

「二百枚玄階五段精核」

「三百枚玄階六段精核」

「三百三十枚玄階七段的精核」

「四百八十枚玄階八段的精核」

「兩百枚玄階九段的精核」

「二十枚半步地階的精核」

看到這絕大多數人已經陷入了獃滯,滿臉的不相信。

然而那一枚精核的出現更是打破了他們的認知。

「地階一段巔峰精核一枚!」

然後那十長老也把另一個儲物袋打開,而那裡面的精核和這儲物袋裡的一模一樣,一枚不多,一枚不少。

看到這那劍心和那齊安臉色皆是變得鐵青,尤其是那地階精核出現的那一刻他們都覺得是自己看錯了。

「你們兩個還有有何話可說?」十長老問道。

「不敢」,聽到那十長老的話劍心和那齊安連忙回道。

「按規定第一名的獎勵是一株地階清魂草,既然你們二人並列第一,那就一人一株!」說完那十長老便把儲物袋還給了他們,隨後又丟出兩個石盒。

劍塵拿到那石盒后連忙打開,在確定是那地階清魂草后才露出滿意的笑容,而舒傲寒自然也是把她那一株送給了劍塵。

而那沈家的人在看到那地階妖獸的精核后皆是一副后怕的表情。

「幸好那時候我們沒對他出手,不然我們的下場會很慘」那沈泉對旁邊二人說道。

「沒想到他連地階妖獸都能斬殺,這戰鬥力也太恐怖了吧」那沈青鳳和沈清同時說道。

「接下來你們可以回客棧休息了,下一場比試我明天會來宣布,沒有進入第二場的也不要太過灰心,我輩修仙本就是逆天而行,這點挫折都受不了還談什麼修行」說完那十長老又火急火燎的離開了這裡。

在那十長老走後,場下的人也是陸陸續續的離開了這。

然而這時劍塵卻大聲問道:「誰有第地階清魂草」。

然而人家只是看了看他便不在理會。

而那劍心和六合宗的人則是冷哼了一聲,隨後便消失在了人海中。

而那沈家的人在猶豫了一會後終於走向了劍塵。

「劍塵公子,我沈家有兩珠地階清魂草,不知?」那沈泉對著劍塵問道。

「兩株,很好,我都要了」劍塵隨即說道。

而那沈家的卻是被嚇了一跳,他們以為劍塵要搶他們的地階清魂草,隨後便和劍塵拉開了一段距離。

「你們幹什麼,我又不搶你們的,和你們作筆交易如何?」劍塵看著他們問道。

「什麼交易」聽到劍塵的話呢沈泉才放下心來問道。

「我用一顆地靈丹換你們兩株清魂草如何?」劍塵問道。

聽到這話后那沈家的人也是臉色一凝,有了這一顆地靈丹他們這很大可能就可以誕生一個真正的地階強者,原本他們在打開那兩個石盒后都是一臉的沮喪,因為別的家族至有都是一顆地靈丹。

雖然那地階清魂草也能用來修鍊,但是那效果比起地靈丹卻是差了很多,不過他們還是處於猶豫之中。

「雖然這地靈丹可以讓我們誕生一位真正的地階,但是那兩株清魂草使用得當,我們這便可以誕生兩位地階強者,」那沈泉在心中琢磨道。

(本章完) 看著那有些猶豫的沈泉,劍塵接著說道:「看在你那天沒對我出手的份上,再加兩枚半步地階的精核」。

「好,成交!」聽到這那沈泉立馬答應下來。

隨後劍塵便把那地靈丹和兩枚半步地階妖獸的精核丟給了沈泉,而沈泉也丟給了劍塵兩個石盒。

打開看了看確定是地階清魂草后劍塵才轉身消失在人群中。

「劍塵哥哥,為什麼你連地靈丹都拿出去交換了,那地靈丹對你突破地階可是有很大的幫助啊」舒傲寒不解道。

「那地靈丹雖好,但是只要有足夠多的地階精核我也能突破到地階,而那地階清魂草我卻不知在哪裡尋得,誰讓這清魂草對我卻無比重要呢」劍塵解釋道。

「劍塵哥哥,到底是什麼需要這清魂草啊」舒傲寒終於把內心的疑問問了出來。

「傲寒,有些事還是不要知道的好,你只要知道我很需要對靈魂有益的東西就好了」劍塵突然停下身對舒傲寒說道。

十二星座:起源與重現 「嗯」,舒傲寒低著頭輕聲回答道,雖然劍塵沒有告訴她究竟是為什麼,但她卻沒有任何不滿,她相信劍塵絕對不會騙她,更不會害她。

看著舒傲寒這個樣子,劍塵摸了摸她的頭,隨後將她的手握在掌心。

感受到掌心傳來的熱量,舒傲寒終於抬起了頭露出了開心的笑容,隨後他們便消失在這黑夜裡。

而在黑夜的另一端,在一間不算寬敞的房間里,一位身穿白色道服的中年男子正背對著房門,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而過了一段時間后,那門上突然傳來陣陣敲門聲。

「進來吧」,在聽到敲門聲后,那中年男子淡淡地說到。

嘎吱,隨著木門被逐漸推開,一道身穿白色道服的老者走了進來,當那老者抬起頭來后就可以發覺,此人正是主持此次名劍山莊比賽的十長老。

「莊主」只見那在幾千人面前威嚴無比的十長老竟彎腰對前方的那個人影說道,而那人正是名劍山莊的莊主!

「如何?」只見那名劍山莊的莊主淡淡地說道。

「情況比想象中好很多,您絕對會感到驚喜」那十長老說道。

「哦?說來聽聽」聽到十長老這麼說那名劍山莊的莊主也是來了興趣。

「此次六合宗帶隊的人名為齊安,這次他不僅沒能在比賽中位列第一,連第二都沒有,只取得了第三名」那十長老興奮地說道。

「前面兩名叫什麼名字,是何來歷?」那名劍山莊的莊主依舊淡淡地問道。

「這次比賽出現了兩個第一名,一個名為劍塵,雖自稱散修,但卻是劍閣的少閣主,而另一名是一位女子,名為舒傲寒,寫的是散修,而在這一帶確實沒聽過和她有關的任何消息,想來就是散修無疑」那十長老恭恭敬敬的說道。

「兩個第一名,倒是有趣,修為,戰力如何?」那名劍山莊的莊主接著問道。

「今天出來時,那劍塵的修為應當在玄階八段,那舒傲寒的修為則是玄階九段」

「修為怎麼這麼低?他們是怎麼奪得第一的,難不成他們都有跨段戰鬥的實力?」聽到這那名劍山莊的莊主也是十分詫異。

「不錯,這二人皆有跨段戰鬥的實力,尤其是那劍塵」那十長老說道。

「都說說吧」

「經過手下的弟子多次打聽,那名為舒傲寒的女子,在地階洞府的時候還是玄階八段的修為,但是面對數位玄階九段的妖獸仍然遊刃有餘,絲毫不落下風,同階妖獸根本不是她的一合之將」那十長老如實說道。

「這等戰力已經十分恐怖了,就是地榜那前幾名也不過如此了」那名劍山莊的莊主肯定道。

「而那名為劍塵的男子更是恐怖,莊主你可別被嚇一跳」此時那十長老也是十分激動。

「在這一片我什麼沒見過,說吧」

「那劍塵在玄階四段的時候,哦對了,還是重傷的時候一劍斬殺六名玄階七段的人,而且那六人還是六合宗的人」

「咳咳,十長老你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好吧」那名劍山莊的莊主輕聲咳道。

「嘿嘿嘿,莊主我就說讓你別太驚訝,這是我們弟子親眼所見絕對屬實,而他接下來的戰績還要恐怖,你做好準備」那十長老笑道。

「咳咳,你接著說吧,我聽著」聽到十長老的保證他也是相信了。

「其他繁瑣的戰績就不說了,像什麼跨越三個段斬殺妖獸的事例太多了,數不勝數,我就不說了」說到這那十長老還刻意停了一下。

「嗯嗯,你接著說吧」雖然這名劍山莊的莊主表面上看起來一點不在意,但是心裡卻是滿滿的震驚。

「據說,那劍塵在進地階洞府時還是玄階七段,但是卻一人獨戰整個六合宗和半個劍閣數百人而不落下風,最後還是他殺出一條血路,終於跑了出來,而那六合宗和劍閣中人出來后也是渾身是傷,甚至有些人差點當場隕落」

「對了,那數百人人有著四名半步地階,玄階九段也有好幾位」那十長老補充道。

聽到這那名劍山莊的莊主幾乎是用顫抖地聲音問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句句屬實,而且那劍塵還將那兩頭地階風魔妖虎給斬殺了,我看過他的儲物袋,就是那地階風魔妖虎無疑」十長老接著說道。

「真的是天助我名劍山莊啊,哈哈哈」聽到這那名劍山莊的莊主直接笑了出來。

「莊主放心,我和九長老這幾天時刻在暗中觀察,若是有天階強者闖入,我們第一時間就可以發現,數年前的事情絕對不會重演,至於地階巔峰,我派了地榜那幾位弟子看著,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

「不錯,安排的很妥當,幾年前若不是他們暗中將我們的天才斬殺,現在根本輪不到他們在我們面前這麼囂張!」

「這個劍塵我們一定會保護好,哼,那六合宗的人越來越囂張了,以前來參加我們的選拔他們還是用散修的身份,現在他們甚至都不再掩飾,直接用六合宗的身份」說到這那十長老也是生氣。

「他們六合宗的野心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他沒突破到那個境界,他們六合宗永遠也吞併不了我們名劍山莊」那名劍山莊的莊主朗聲說道。

「莊主,可有突破的跡象?」那十長老問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剛突破到這個境界才沒多久,哪有這麼容易到那個境界」說到這那名劍山莊的莊主嘆息道。

「接下來的比賽全權交給你了」說完那名劍山莊的莊主則是消失在原地。

在名劍山莊莊主走後,那十長老也是消失在原地,這裡再次變得寂靜,似乎沒人來過。

(本章完) 清晨,一道響徹雲霄的聲音打破了這片天地的寂靜。

「參賽選手前來集合」

聽到這道聲響后,成百上千的人都往那裡集合,這裡面有參賽者也有觀看者。

等他們到達那裡后他們發現昨天那塊地方不知道什麼時候搭了一個戰鬥場,一個足夠容下百人的戰鬥場。

「參賽者進入紅圈內,圍觀者退出紅圈外」只聽那十長老朗聲說道。

隨後人們也是分成兩撥,一撥人走向紅圈內,一撥人走到紅圈外。

看到所有參賽者都進入到紅圈后那十長老接著說道:「今天的比賽是一場淘汰賽,你們之中最終只有一百人能夠進入我們名劍山莊,這意味著剩下的九百人都要被淘汰」那十長老說道。

「劍塵哥哥」聽到這句話后舒傲寒下意識地喊了喊劍塵的名字。

而劍塵直接握住了她的手說道:「傲寒,別怕,相信自己」。

聽到劍塵這樣說,舒傲寒才慢慢將自己地心情平復下來。

「十長老請說規則吧」

「是啊,快說規則吧,十長老」

……

底下的人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觀看這場比賽了。

仙靈花圃 聽到人群中傳來的聲音,那十長老才接著說道:「本次比賽是為挑戰賽,既然要挑戰那就挑戰一些強悍的對手,昨天你們已經排出排名,按排名先後進行挑戰賽」。

「那是怎麼挑戰呢?挑戰誰呢?」

聽完十長老的話,底下的人又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問得好,此次比賽有幾個規則,第一,你可以選擇挑戰比自己排名靠前的遠親,但是對方的修為不能比你低,第二,你還可以挑戰同階的名劍山莊的弟子,甚至可以挑戰比自己修為高的,第三,那就是可以排名高的不能主動挑戰排名比自己低的,除非對方同意,最後一條,本次比賽點到即止,不可傷人性命。」那十長老說道。

「那萬一一輪下來挑戰成功的人超過一百人怎麼辦?」底下又有人問道。

「那就繼續挑戰,直到場中只剩下一百人,你們都聽明白了沒?聽明白了現在休息一刻鐘,一刻鐘后比賽正式開始!」那十長老大聲說道。

「劍塵哥哥,同階之內你就是無敵的存在,這場比賽對你來說簡直是太簡單了」舒傲寒在一旁說道。

「在玄階九段能讓你全力出手的也沒有幾個,就算是那名劍山莊的弟子也不行」劍塵說道。

說實話劍塵聽到這個規則的時候是十分開心的,他和舒傲寒雖然修為低,但是戰鬥力卻是高的離譜,在同階內幾乎沒有人能和他們抗衡。

「好了,現在比賽正式開始」一刻鐘后,那十長老大聲說道。

「第一千名,辛元,上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