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竟然真的從裡面鑽出了一條神龍…」那女子看著神龍,她說話都有些斷斷續續的。


「方陽,你是怎麼知道會這樣的?」那女子問道,她還記得,方陽曾說過,那黑色石頭或許會有七顆,湊齊七顆之後就會有神龍出現。之前她還有些半信半疑,而眼前的一切卻是告訴她,這些都是真的,真的有神龍出現。

方陽苦笑著搖頭,這該怎麼解釋呢,難不成還能夠說他在另一個世界有見過。

不過,龍珠和神龍的出現,這卻讓得方陽心底的疑雲掃清了一些,但疑雲之後更是重重迷糊,究竟是什麼讓自己變成這樣,讓自己擁有賽亞人血脈。

方陽的腦海中閃過一段段影像。

一是包子山、跟斗雲、金箍棒、比克、貝吉塔,以及佛利薩,那是龍珠世界,他曾在裡面經歷的一切。

二是高樓大廈、街道上賓士的汽車、海中行駛的輪船、如大鳥般在空中的飛機,那裡名叫地球。

在之後的便是這個世界,以及在這個世界中經歷的一切。

這一切究竟是有著什麼關聯,方陽依舊是捉摸不透,或許跟那道雷電,那道金光有關。現在,那道金光都是懸浮在方陽的識海中,就在靈魂旁邊,只是略顯暗淡了一些,也可以隱約間看到,在金光內有著一個閃爍著七彩光芒的晶體。

方陽抬起頭,他跟那神龍對視著,或許,這其中有著關聯。

這時,神龍頭頂上的李澤維痛苦地翻滾起來,幸好,神龍的身軀足夠龐大,只要李澤維不往著一個方向滾動,還是不會掉落下來的。

李澤維的身上燃燒起一股金色的火焰,似乎要將他燃燒殆盡。

「啊!」李澤維痛苦地喊叫著,稚嫩的聲音聽起來讓人覺得揪心,他全身上下已經綳直了,抬起頭,眼眸中竟然有著點點血絲,這痛苦他有些承受不住。

在下方的方陽看到了熟悉的一幕,神龍那血紅色如同晶體般的眼睛亮了起來,在龍珠世界中,這一幕是神龍要實現願望的時候,但方陽他們可都沒有說出願望。

在神龍的眼睛亮起來之後,神龍的身體竟然變得更加的虛幻,有著透明感。

而方陽可以看到,神龍頭頂上的那小男孩身上的金色火焰更甚了,不過,小男孩的臉上卻是少了那絲猙獰,變得平和。

似乎,神龍剛才的願望是對著李澤維而去的,神龍在幫助李澤維。

「再見了,各位!」

神龍的聲音響起,方陽聽得很清晰,但是,隨著這聲音響起,神龍的身軀開始變得透明,最後直接便是消失了。這一點跟龍珠世界的神龍不同,龍珠世界的神龍是化為金光,隨後變回七顆龍珠,飛散開來,前往世界各地。

「神龍…我的願望…」

方陽急速地衝上高空,伸出了手,想要抓住消失的神龍,但是,在他伸出手的那一瞬間,神龍便是消失了,順帶著,七顆龍珠也消失不見,唯一剩餘的便是李澤維,在神龍消失之後,他竟然還在空中,並沒有因此掉落下來。

金色的火焰依舊在燃燒著,裡面的情景已經看不真切,那金色火焰阻隔著一切。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方陽也是皺起了眉頭。

神龍消失,沒有了願望,那…

方陽將頭投往下邊,那女子正站在那裡,她有些失魂落魄,似乎她也已經知道,最後的希望破滅了。

方陽咬了咬牙,看到那女子失魂落魄的樣子,他真的很為難,這希望是他提出來的,可是到最後還是破滅,所謂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神龍真的沒有了!

這時,那金色的火焰中卻是有著一雙眼眸出現,那雙眼眸盯住了方陽。

隨後,金色的火焰中分成了兩團火焰,一團繼續在燃燒著,一團則是悄悄潛行著,朝著方陽的方向。

「呼…」

方陽察覺到了,他眉頭皺起,身形變得模糊,雖然不知道那金色火焰是什麼東西,但方陽卻也不願意被這奇怪的東西纏住。

「嗡嗡…」大概在距離方陽之前站立點數十米處,空氣在波動著,方陽的身軀出現在了那裡。

速度快若閃電!

但是,那團火焰在方陽的身軀出現的時候,也是出現了,而且膨脹起來,幾乎遮天蔽日,滿天都是一片金色。

「方陽,小心。」那女子看到了這一切,她驚叫起來。

不過,方陽也是發現了,但是,金色火焰已經將所有範圍都包裹了,已經無法在閃躲了。

「啊!」

方陽吼叫一聲,他不是束手待斃的人,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強悍的氣勢,紅色的氣焰環繞著他的身軀。

「二十倍的界王拳!」

此刻的方陽太強了,在他的身旁甚至有著一陣陣的勁風產生,旋轉著,只是,那金色火焰像是虛無的一般,那些勁風完全穿透過去了。

不過,沒這麼快完!

方陽連續的釋放出能量球,可是,那一些能量球卻是都穿透了那一層金色火焰,到了外邊。

「轟!」「轟!」…

一顆顆能量球轟炸開來,將地面轟出一個個深坑,就是在下邊那女子身旁都是有著一顆能量球落下,狂亂的氣流將那女子掀翻,栽倒在地面上。

「這火焰…」

這時,金色火焰已經將方陽包裹了,被金色火焰接觸到,方陽竟然感覺不到一絲的灼熱,反倒有些冰涼。

而且,這金色火焰都滲透進了方陽的身軀中,而且前仆後繼。

另一邊,包裹著李澤維的金色火焰也發生了變化,燃燒得更加的劇烈,而且,李澤維的變化也發生了。

李澤維的身體變得凝實,不再是跟之前那般虛幻,現在的他才像是有血有肉的人,而且,李澤維的頸椎底部凸起,有著東西要生長出來。

那東西開始在生長了,那是一條尾巴,與方陽的尾巴極其的相似! (番外3,小傢伙也在看著呢。)

金色的火焰依舊在燃燒著,李澤維的異變依舊在持續,而另一邊,方陽身旁的金色火焰消失了,都順著方陽的毛孔,鑽到了方陽的體內。

方陽略微感應了一下。

「沒有…體內沒有發現那火焰…」

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方陽再沒有發現一點痕迹,而另一邊,李澤維身上的金色火焰更加凝實,竟然像是將融入方陽體內的火焰給重新吸收回去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就是方陽自己都有些疑惑了,他的身上並沒有損失什麼。

身體完好無損,衣服也沒被燒毀。

方陽的精神力侵入空間戒指內,空間戒指內東西還在,也都沒問題。

「方陽,你沒有問題吧?」在下邊,那女子詢問道。

方陽搖了搖頭,道:「沒有問題,你先不要上來。」

聽到方陽的話,那女子才是停下嬌軀,她本來想要上去幫忙的。

說完,方陽將目光投向了那一團燃燒的金色火焰中,方陽認為,這一切都與那金色火焰中的小男孩有關,神龍的消失,金色火焰的燃燒。

過了有十幾秒鐘,金色火焰在褪去,開始被火焰內的李澤維吸收。

李澤維的身軀開始顯露出來,不再具備虛幻感,之前的他只是靈魂體,而現在的他卻已經擁有了肉身,更為奇特的是,李澤維身上的衣服竟然和方陽的衣服一樣,只是縮小版的。

方陽看了過去,當他看到李澤維的身後時,他愣住了。

那是一條尾巴,跟方陽的一模一樣,在李澤維的身後擺動著。

「尾巴?猴族?」

方陽的第一感覺是這樣的,但很快他卻是搖頭否定。

「不對,這不是猴族的氣息。」

猴族的氣息有一點飄渺的感覺,而面前那小男孩的則是不同,這股氣息,方陽覺得很熟悉。

方陽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身體。

「對,這一股氣息跟自己的完全一樣,這是賽亞人!」

這股氣息很純正,是有著純正血脈的賽亞人!

方陽真的震驚了,賽亞人血脈,這是只有方陽才擁有的,就連他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能夠擁有賽亞人血脈,即便是已經有了另一股記憶也一樣。

這一直是方陽無法參透的迷!

可是,現在在方陽的面前卻是出現了另一個賽亞人,這件事情充滿了震撼性。

下邊那女子也是看到了李澤維身後擺動的尾巴。

「方陽,那尾巴…」

在第一次看到方陽的尾巴時,那女子驚奇得很,曾以為方陽是怪物,而現在,竟然出現了一個跟方陽長著一樣尾巴的小男孩,而且,那兩股氣息完全的相同,就像是兩個方陽一樣,只是一個是縮小版的。

這一點,方陽也是察覺到了。

「那氣息…」方陽喃喃道,隨後,方陽想到了一個東西,之前那鑽入自己身體的金色火焰。

「難道,那一股火焰將我的血脈都複製過去了,傳輸在那個小男孩身上?」

一想到這個可能,一切就都豁然開朗了,為何那金色火焰鑽入方陽的體內后就消失了,為何那小男孩擁有尾巴,這一切都是由於那團金色火焰。

而且,那團金色火焰不止複製了方陽的血脈,還構造出一個血肉之軀,讓得李澤維的靈魂進入,這是化腐朽為神奇,活生生造出一個人,那人還是賽亞人。

「這一些…或許…」方陽的腦海中閃現出那消失的神龍。

「都是它做的。」

或許,真的就只有這個可能了,只是,面前這小男孩又是誰,又扮演著什麼角色?

這時,金色火焰徹底消失了,李澤維的身軀完全顯露出來。

身軀並不龐大,就跟他之前的靈魂顯露出來的那般,是一個十來歲的小男孩,胖嘟嘟的,看起來挺有肉的。

李澤維睜開眼睛,眼眸中竟然有著一道金光閃過,隨後便是恢復了正常。

李澤維睜開眼睛的第一眼便是看到了方陽,隨後,李澤維的臉色變得有些猙獰。

「是你,將我的靈魂分割,將我囚禁起來,讓我在不見天日的空間中生存千萬年的…是你…」李澤維稚嫩的聲音響徹在空中,他的聲音中滿是怨恨。任誰像他那般,靈魂被分割為七份,整天在黑暗中承受著痛苦,無法看到哪怕一絲的光明,都會這樣的。

大唐孽子 現在,李澤維好不容易出來了,他想要報仇。

李澤維全然不顧得其他了,其實,他是沒有了記憶的,才會將第一眼看到的方陽認為是敵人,也才會沒有感應到自己的氣息跟方陽的一模一樣。

現在的李澤維只想要報仇,他只想要知道,方陽為什麼要囚禁他千萬年。

「轟!」

李澤維停留處的空氣極具的波動,隨後更是爆炸開來,而李澤維的身軀消失了。

「分割靈魂、囚禁…這到底怎麼一回事?」

方陽都還沒反應過來,一個看起來挺小的拳頭便是砸在了方陽的臉頰上,拳頭雖小,但力道卻十足,這就是賽亞人。

李澤維的身軀出現在了方陽的身前,那小小的拳頭正是他的。

Leave a Reply